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0章 双生少女绽放的血蔷薇之花(上)

    “怎么回事?”司空凛立刻转身出房间往外看,只看见天边一P乌黑的云层滚滚而来,电光闪闪,大风一阵一阵的。

    突变的天气,让司空凛皱眉,“怎么回事?”

    季白紧跟着司空凛身后,推开门,一阵风刮来,将司空凛的刘海都吹乱了。

    继而,司空凛的眉头更加皱了,“好强大的魔力。”

    这G魔力一点也不隐藏,似乎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他的存在。

    而且魔力带来强大的压迫力,没有魔力的平民瞬间被这G压力压迫到吐血,稍微有魔力的人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而魔力高一点的人勉强能够站着……

    司空凛有坠魔使的魔力,对于这种情况,还能够行动自如。

    季白的魔力也很深厚,但在这种情况竟然也有不适感,走在司空凛的身后,开始吃力了。

    司空凛见季白远远落后于自己,有些迷糊地看着他。

    季白只能够叹气,“这G魔力压迫着我……”

    说要这句话,季白的额头上已经有一层汉雾。

    司空凛眨眼,然后走到季白身边,把手搭在季白的肩上,源源的魔力输入季白的T内。

    季白错愕地抬头看着她,身T因为有了足够的魔力,开始恢复过来了。

    “谢谢。”

    “不用。”

    司空韵的魔力不够深厚,同时她也没有跟着司空凛出去,而是想到了温璞。突如其来的魔力压迫,温璞先是一惊,然后让侍nv进来宣骑士队队长司霄云进宫。

    短短J分钟后,司霄云到了王宫里,同样的他也收到了魔力的压迫,一路赶来,已经气喘吁吁。

    相反的是,温璞坐着,魔力的压迫似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司霄云看着若无其事的温璞,眉头先是一挑后才颔首低眉,“王子殿下。”

    “不是说魔龙的封印还有一层吗?现在是怎么一回事?”温璞潜入谢里亚王国就是为了查清楚魔龙的封印,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被解除的。结果一查,竟然发现了司空家二十年前的事,时间过去太久了,很多证据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了。

    没有办法证明司空家的罪名,反而查到了谢里亚王国的王子竟然想借助魔龙的力量想统一大陆。

    这个想法太可怕,一如二十年前的老国王一样,妄图一统大陆,然而老国王只想通过征战,而王子居然想利用魔龙。

    魔龙一旦现世,这个世界都会陷入一P混沌黑暗,除非坠魔使再现奇迹。

    可是,坠魔使在二十年前,被司空家的人强行一分为二。

    魔力大不如从前,还能够抵抗魔龙吗?

    温璞不敢想象后果,现在得了脸Se黑如墨水。

    司霄云明明已经从单夏手中拿到了赤焰红珠子了,没有了这件信物,不可能解除魔龙的封印,然而事实却告诉自己,这是可以的!

    司霄云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了,虽然是低着头,但是偷偷地往上瞄一眼,温璞的脸Se真的难看到极点了。

    “王子殿下,赤焰红珠子真的已经上J了,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了?”

    温璞可以确定赤焰红珠子到了自己手中,但是后面有没有被人偷去了,这个就说不准了。

    “来人,去宝库看看赤焰红珠子。”

    房门外立刻有人领命出去执行任务。

    房间内,空气一下子凝结了。

    沉闷沉闷的。

    “不可以,王妃你不可以进去。”

    司空韵来到这里,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只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对于守卫门口士兵的话,还是靠朦胧的视线去猜测的,“让我……进去。”

    温璞听到门外的动静,严肃地看着房门,“是什么人?”

    “禀告王子殿下,是王妃。”

    司空韵?温璞惊喜地站起来,行动还是常人一般。

    看的司霄云惊愕满脸。

    温璞到了门口,司空韵看了一眼后就昏迷了。

    温璞的心一下子掉入了冰窟,“小韵!!!!”

    “来人,来人!!!”

    魔力的压迫,让很多人行动不便,但是这G魔力的压迫似乎对温璞一点伤害都没有。

    司空凛回来发现司空韵不在房间内,在外面巡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人。

    “姐姐呢?”司空凛转身问迎来的季白。

    季白摇头,“不知道,”随后看去门外的侍nv。“你们的王妃呢?”

    “去找王子殿下了。”

    季白的眉头一皱,司空韵的做法,这个王妃似乎不是被B的。

    “先去找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司空韵的宫殿里有魔石的保护,魔力的压迫稍微减弱了一点。

    季白感受到了,但是这微微的变化,对司空凛来说没有意义。

    司空凛本身的魔力就很深厚,魔龙封印处的变化,就算远在千里,也能察觉到一清二楚。

    司空凛忽然一顿,“季白,魔龙的封印解除了。”

    “解除了?”季白不是很相信,“就是这G魔力?”

    司空凛点头,“魔龙现在的魔力还很弱。”

    旁边的侍nv听到魔龙的魔力还很弱的时候,差点要翻白眼倒地了。

    魔战等级高的人就可以看不起人的吗?

    侍nv倒下之前唯一的想法。

    “走吧,”司空凛看了一眼倒下的侍nv,然后俯下来检查,确定没有受伤,只是魔力受损。才站起来,对季白说。

    季白再次牵起司空凛的手,“嗯。”

    司空凛原本想去找司空韵的,但是想到魔龙的封印已经解除了,现在第一时间就是去阻止他。

    司空凛有种预感,魔龙的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这等级的压迫还不是全部的,只能够吓唬等级低或者着魔力还不够深厚的人。

    司空凛边走边想,

    季白虽然和司空凛是统一战线的,但是自己的魔力还没有司空凛的深,现在还要靠司空凛输送过来的魔力来维持着。

    季白的自尊心有点受挫了。

    司空凛似乎感受到季白低落的情绪,虽然说不准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对的,但是还是选择绘图看看他,“怎么了?”

    自己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说话会这么的温柔。

    季白也没有料到司空凛会注意都自己的情感,心里一下子暖暖的,“没事。”

    司空凛不怀疑其他,回头接着走。

    …………

    永安国里额宫殿里,司空梦忽然从梦中惊醒,在梦里她看到自己变成了一头魔兽,张着血盆大口向司空凛怒吼着,咆哮着……

    司空凛拿着她的黑亮浑\圆的魔法杖,眼神凌冽地看着自己,似乎那双紫黑的眼眸可以看透自己的内心。

    司空梦浑身都是S透的,都是冷汗。

    醒来后,司空梦坐起来,双手紧紧抓住被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汗水顺着她苍白的脸颊上滑下来滴落到被褥上留下一PS润。

    “小凛,为什么是你我?”司空梦都知道了,我们都是坠魔使,只不过被一分为二了。

    坠魔使前期是封魔使,后期才是坠魔使。

    为什么呢?世人都说封魔使是被世俗的利益沾染了双眼,才会被世人推翻留下骂名。

    但是司空梦知道,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

    很简单,司空梦沉睡了十四年重新醒来的时候,有一些记忆断P了。现在都想起来了。

    是的,都想起来了。

    司空梦忍不住埋头到双膝之间的被褥上,眼角处不断地留下泪水,短短J秒被褥就S了一P,与其他G燥的被褥面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上一世,自己当了姐姐;这一世,却是她当了姐姐。

    都是自己的罪过,两次都要她来偿还。

    都是那个可怕的誓言。

    司空梦想起在焰火荒地里,自己拼死救回来的司空凛,若是自己不那么勇敢,是不是就没有现在的局面?

    是的,在这沉睡的十四年里,司空梦的脑海里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想起那个时候,司空凛在心里下的决定。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好好保护自己。

    不管是哪个角Se……

    司空梦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在此之前,司空梦已经昏迷了。

    她的哭声很快就传到了房门外面,一直在外守着的白芷听到后即刻跑到房间里,“梦儿,梦儿……”

    白芷看到司空梦双眼红通通的,面上都是泪痕。

    “梦儿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关切的声音响起,却是事件的罪魁祸首。

    司空梦通红的眼镜看着白芷,“为什么?二十年前,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白芷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跌落在地上,纵然身T的反应出卖了自己,但是白芷还是想问,“梦儿你都知道了?”

    司空梦点头。

    白芷苦笑,“都说你们姐M会有记忆的,我不信。想尽一切办法消除你们的记忆,却没有想到一切都是与生俱来的,没有办法改变的。”

    上一世,司空梦是姐姐,没有任何的魔力;但是作为MM的司空凛,拥有着令世人都恐惧的魔力。姐姐是榜样的作用,不甘心落后于MM。

    姐姐嫉妒MM,只要可以超越MM的魔力,什么代价都可以接受,就和魔龙签订了契约,丢掉了宝贵的情谊。

    MM为了救回姐姐,一人独自去挑战魔龙,虽然救回了姐姐,但是失去了X命。

    回来的只有姐姐一个人……

    白芷不是姐M两个的母亲,是她们的姑姑,看着她们长大,又看着她们互相残杀。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人人都说封魔、坠魔一线之间,却不知道,封魔、坠魔是两个人。

    司空梦忍不住仰天大笑,“现在魔龙再现,我和她都将不是对手,满意了吗?”

    白芷痛苦地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