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9章 雷声阵阵

    “怎么样了?”温璞问禾悠,今晚跟踪司空凛有什么收获。

    禾悠已经召回了mao球,对于他们两个的一言一行都被记录下来了。

    禾悠将mao球拿出来放到手心上,嘴里念叨着咒语,然后mao球就开始发亮了,在前面的空旷的地方投影出司空凛和季白背后的影像。

    “你怎么看?”季白的声音骤然响起。

    司空凛微微侧过头看着他,“你说姐姐?”

    “姐姐有没有可能是被威胁的……”季白的话还没有说完,温璞就将mao球收回去了,沉着脸Se,“还有其他的吗?”

    禾悠知道司空凛的等级很高,生怕自己跟踪他们会被发现,特别是今早在远远的巷子里都被发现了。

    想到今早上,禾悠庆幸自己走得快,不然也不知道季白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魔法。

    现在温璞王子殿下要司空凛其他的信息,禾悠屏住了呼吸,“王子殿下,司空凛太厉害了,属下不敢靠太近。”

    听到这个解释温璞先是一怒,而后想到司空凛的实力,眉头蹙起,食指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面,然后眼眸盯着禾悠,“你先看着他们。”

    禾悠点头后恭敬地行李退下。

    温璞的食指依旧一直点着桌面,一下一下的,在寂静的房间内显得特别的大声,似乎能够洞彻人心。

    司空凛和季白已经回到了司家安排的房间里,两人看着一张床面面相觑的。

    “今晚你睡床。”季白看着那张双人床,然后再看着一脸茫然的司空凛。

    “这样不太好吧。”司空凛看着空荡荡的床铺,有些犹豫了。

    季白看着她,忽然起了开玩笑的心,“不然一起?”

    司空凛沉思,想了很久。

    季白以为司空凛真的要答应,连忙开口,“你睡床,我睡沙发就好。”

    司空凛沉默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一夜过后,相安无事。

    等清晨的第一缕Y光映S到房间里,司空凛睁开眼眸,紫黑Se的眼眸里映S出白花花的天花板,然后一侧身就能看到季白熟睡的面孔,面上忽然一热,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脸庞,然后起身。

    等司空凛起来后,季白就睁开了眼眸,黑眸闪亮亮的看着司空凛的背影。

    然后嘴角勾起,淡淡地笑了。

    司空凛忽然一个转身就看到了季白,“醒来了就起来吧。”

    “嗯。”被拆穿后,季白一点都没有感到尴尬或者是其他感觉,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

    司空凛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好温馨,好温暖。

    …………

    司音在客厅里喝着一杯茶,恰好看到司霄云出来,脸Se沉重,“今天哪里都不许去,好好地陪着娇娇。”

    司霄云皱眉,“今天恐怕不行了,王妃要见她的MM司空凛。”

    司空凛听到自己被点名了,惊讶地抬头看着司霄云,“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一点。”司霄云淡淡地回答。

    “可以。”司空凛看了一眼慕天娇,“抱歉了。”

    慕天娇摇头,“没事,nv王的事重要的。”

    “谢谢。”

    …………

    下午一点的时候,司空凛额季白在司家的客厅外的走廊上等候着。

    司霄云姗姗来迟,看到司空凛她们已经在等候着,心里划过一丝笑意,然而脸上却是露出歉意,“不好意思,来迟了。”

    “没事。”司空凛一点都不介意司霄云的挑衅。

    季白就微微挑眉,然后牵起了司空凛的手。

    “走吧。”季白牵着司空凛径直地走到前面。

    司霄云落到了后面。

    看着季白的身影,司霄云回想起在永安国听到关于季白的留言,说他是天之骄子,小小年纪都已经到了魔战灯姐等级,在永安国利J乎没有同年的对手,甚至有些年长的长辈都败在他手上。

    司霄云不屑地看着季白的背影。

    季白猛地回头看一眼他。

    司霄云心底瞬间划过一丝惊讶。

    司空凛见季白忽然回头,也跟着回头看一眼司霄云,“怎么还不走?”

    司霄云怔了一下随后跟上,走在前面带路。

    王宫里司家不远,两刻钟就到了。

    看着富丽堂皇的王宫,金灿灿的城墙,流光闪烁地瓦砾一层层有秩序的叠着。

    穿着整齐的士兵把守着城门,看到司霄云过来都恭敬而且整齐地喊,“队长好!”

    司霄云点点头后带着司空凛和季白走进去。

    走过长长的长廊,转过回廊,再往前走了百米后,终于到了司空韵的宫殿里。

    司空韵午后就一直睡不着,想着司空凛的到来,又想着温璞的警告,在心里深深地叹气。

    “怎么办?”

    然后脑海里回响起温璞的声音,“不可能回去的。”

    司空韵抬头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看着这一P空落落的地方,眼瞳空洞无物。

    温璞在办公室里想着等会司空凛就司空韵,不知道司空韵会不会提出回去?自己是否又舍得让她留在这里,就像行尸走R一般?

    温璞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食指习惯X地点着,房间内再次响起一次次不同的力度的声音。

    想了很久之后,温璞还是起身前往司空韵的房间内。

    司空韵的门外响起敲门声,司空韵以为司空凛来了,立刻整理好着装,理理刘海然后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到温璞,司空韵所有的好心情都收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司空韵冷淡地问道。

    温璞看到瞬间变脸的司空韵忽然感到心伤,眼底里隐藏起丝丝缕缕的忧伤,然后看看怀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你MM还没有来吗?”

    明知故问,司空韵开始怀疑温璞是不是在骗人,审视着他,“温璞,你觉得骗我很好玩吗?”

    温璞错愕地看着她,“司空凛来看你是在骗你?”

    “不然?”司空韵活惯了男X的想法,在这里,被温璞要求穿着nv装,梳着nv生的发型,还要穿着高高的鞋子。

    一次一次的忍耐,已经让司空韵濒临崩溃了。

    温璞的心就像有一千一万支箭S入,鲜血淋漓。

    然而已经没有关系了,温璞扬唇轻笑,“小韵你要走就走吧。这次我不拦你。”

    温璞侧身将路让出来。

    司空韵不可思议地看着温璞,“你确定?”

    “不确定,趁我还没有反悔。”温璞摇头,无可奈何地说着,只是不想去看司空韵的脸,生怕一眼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办法让她离开自己了。

    司空韵犹豫了一会儿,信步走出房间。

    在走之前,司空韵回头看一眼温璞,他的身影很是落寞,司空韵的心骤然一阵落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司空韵感到很不安,有种要坠入深渊的感觉,黑乎乎的,很不安全。

    温璞见司空韵迟迟不走,转身看着她,眸Se里的哀伤再也藏不住了。

    司空韵看了差点忍不住熬主动提出来留下里。可是MM司空茗的永安国正是建国不久,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

    司空韵狠心地扭头,“温璞对不起了。”

    温璞下意识地想到司空韵的意思是想留下来的,然后在司空韵转身离开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腕,“小韵,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司空韵的心脏忽然一个骤停,耳边只听见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声。

    “温璞,我不值得。”

    “我愿意。”

    司空韵眨眼。

    咚咚——咚咚——

    敲门声打破了这房间的P刻沉默。

    司空凛站在房门前,纠结着等会开门的到底是不是姐姐司空韵,扭门声响起。

    司空凛闭上眼眸,深吸一口气,期待着。

    温璞打开门,看到司空凛,同样是一脸的期待变成了失望。

    “你姐姐在里面。”温璞不想打击司空凛,开口提醒一下。

    “谢谢。”司空凛侧身让位置出来,温璞淡笑一下就快步离开了。

    司空凛回头看着温璞,“感觉他很忧伤。”

    季白也回头看一眼,“可能是你姐姐……”

    司空凛回头看一眼,然后快步进房间里。

    “姐姐……”

    司空韵的眼角有点红,声音有些许的哽咽,“小凛,你还好吗?”

    司空韵很想问永安国怎么样了?

    司空茗怎么样了?

    父亲,母亲怎么样?

    司空韵真的真的很想问。

    司空凛看着司空茗,“姐姐,永安国一切都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司空韵第一次这么狼狈,在人前这么的脆弱,然而当她想要在司空凛的面前痛哭一场的时候,看到了季白,疑H地看一眼,问:“小凛,他是?”

    司空凛想了一下,“季白,我的未婚夫。”

    季白这才站到司空凛的身后,然后谦虚弯腰,“姐姐。”

    司空韵一愣,三MM都有未婚夫了,那么二MM呢?

    司空凛似乎看出了司空韵的疑H,解释了一番。

    得知真相的司空韵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心软就答应温璞留下来,看来永安国的确很需要人才,不然一个刚刚兴起的国家很快又要灭亡了,那么接下来将是永无止境的斗争。

    大陆上的资源分配不公平,大国一直想要吞掉小国,增加资源。

    显然刚建立的永安国就是其他三国心里的肥R。

    现在司空凛的婚事就是因为这个。

    司空韵想通了,“小凛,我们什么时候回国?”自然是越快越好。

    看出了司空韵的期待,司空凛犹豫着要不要将来这里寻找魔龙的事情说出来。

    轰隆轰隆轰隆——

    雷声猛地响起。

    司空凛和司空韵都被吓到了。

    季白下意识地拉住司空凛的手。

    司空韵看到了之后,转眸,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