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0章 谁比谁狠心?

    司空凛的眉头微微蹙起来,伸手去轻抚司空妍的发心,脸上柔和了许多,“妍儿,告诉姐姐,梦儿姐姐什么时候眼眸的颜Se会变成暗红Se?”

    司空妍回想了一下,司空梦眼眸变Se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且时间也越来越短了,“第一次见到是在地牢里,四姐姐的眼眸那时候是极红的,还很吓人。”

    司空凛抿唇,想起了司空梦醒来的缘故,又低眸看着司空妍,“妍儿,那天你是怎么到密室里的?”

    密室是要经过很多层魔法阵的,单是靠司空妍的魔力……司空凛不是很相信。

    司空妍撇撇嘴,“我见过姐姐你进去,偷偷记下了解开魔法阵的步骤。”

    司空凛明白了,因为司空妍破坏了魔法阵,才会导致那两个人进去的。

    “那你又为什么没有去碰那个机关?”

    司空凛回想了一下,若是司空妍碰了那个机关,司空梦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心底下一阵惊寒。

    司空妍皱眉,连鼻子都要皱起来了,闷闷地说,“我也想的,但是我不够高,够不着。”

    “……”司空凛看着小小的司空妍,发现自己的疏忽,愧疚地笑了,幸好当时把机关放高了。

    忽然想起巨响,司空凛抬头看天空,白天下的烟花一闪而过,司空妍开心地跳起来,司空凛就将她抱起,“二姐姐的登基仪式开始了,我们去看看?”

    说着就迈步朝宫殿方向走去。

    司空妍还没有点头就看着三姐姐走去了,非但没有生气,还乐呵呵地抱着司空凛的脖子。

    司空凛脸上带笑抱着司空妍走进宫殿里,白芷看到司空妍傻乐的样子,恨nv儿不成气候,还和司空凛走的近,脸Se当即不好。

    司空茗当做没有看到白芷的脸Se,淡笑着看司空凛走进来,又朝着司空妍眨眼,“妍儿,外面好玩吗?”

    司空妍偷偷地瞄一眼司空梦,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暗红Se眼眸,心中的石头终于安稳了。

    司空妍点了点头,“外面很好玩啊,三姐姐很好。”

    白芷脸Se不好,冷冷地看着司空凛,又看去司空茗,“茗儿,时间到了。”

    司空茗走在前面,白芷跟在后面,司空梦与白芷并肩。司空凛牵着司空妍的小手跟在她们后面。

    一出宫殿的大门,司空元博就在门口等候着,恭敬地给司茗行礼,“nv王。”

    季翰林也随司空元博一同行礼,司空茗见过太多的宫里的规矩,也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同了,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有胆量到议员会议上举荐自己?

    是因为看到过太多的不公平吗?所以自己才会去想维护王国的公平。

    司空茗淡漠地点头,让众人起身,淡定地走上那个面向全百姓的Y台,接受嘉仪。

    季白看了一眼今天柔和了许多的司空凛,在看看她手里牵着的小nv孩,什么都没有说,跟在季翰林身后。

    司空凛瞧见了季白,微微颔首后跟在司空茗的身后。

    司空茗深吸一口气,酝酿了良久后踏出第一步,下面的百姓看到新王无一不是欢呼的。

    大巫师随后跟上,在百姓面前念宣布就任的致词,随后给司空茗戴上王冠。

    司空茗在百姓面前当众宣誓,“我——司空茗从今天起就任永宁国的nv王,从此以后一心一意为国为民,若有半点违背,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司空凛看着司空茗宣誓的模样,心底里翻酸。一刹那,司空凛猛地抬眸,甩开司空妍的手,冲到Y台上。

    白芷以为司空凛要反悔,当即转身挡住司空凛的去路,“你想做什么?反悔吗?”

    司空凛冷眼看一眼白芷,径直推开白芷。

    被推开的白芷高呼,“司空凛造反!”

    声音一起,立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季白当即冲过去,白芷像是看到救星,将季白退出去,站在司空凛的跟前。

    “怎么?你想挡住我?”

    季白侧身让司空凛过去,看的白芷气的翻白眼,差点晕过去。

    司空茗还在外面宣誓,一点都没有受里面影响。

    司空元博和季翰林赶来,司空元博问白芷发生了什么事。

    白芷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司空凛。

    司空元博不相信白芷,转头看去自己的nv儿,司空梦则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司空妍更加。

    季翰林从儿子这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转身对司空元博说道,“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三小姐才会……”

    一刹那,季白忽然感受到什么,也随着司空凛的脚步跟了出去。

    司空元博看到季白突然慌张的神Se,魔力一感应,有十J道魔力在周围起伏。

    季翰林感觉事态严重,摆手,“送夫人她们回去,再让禁卫军过来。”

    白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司空元博与季翰林调兵过来是要抓拿司空凛,心下一高兴,忍不住喜上眉梢,“没想到这人竟然忘恩负义。”

    司空梦也感觉到周围的魔力波动,有些奇怪,想情况,却被白芷拉扯着离开。

    司空凛一出去就召唤出宁心,魔法杖一挥动,在Y台下布下结界。

    司空茗看着突变,惊异地看着司空凛。

    随后十J个身着黑Se衣F,蒙着脸的隐者出现,对下面的百姓进行屠杀。

    司空茗握紧了拳头,召唤出银噬,一弓五箭,瞄准了隐者,嗖嗖地发S出去。

    一箭一个人,却也是伤了PR。

    司空茗深知自己的魔力,绝对不可能只伤到PR,诧异过后,司空凛已经到下面,与隐者搏斗。

    与此同时,季白也冲了出来,一跃而下,到司空凛的身后。

    十J个隐者围着司空凛和季白两人。

    两人背对着背,隐者一动,司空凛当即冲出去,嘴里念着咒语,宁心跟随着挥动,冰冻魔法随之出现平民人多,而且四处逃乱,司空凛没有办法用火焰魔法或者雷电魔法。

    季白开了J个异空间的通道,将身边的百姓送到安全的地方。J次下来,百姓已经不在。

    司空茗看着百姓已经被安全送走,在Y台上,拉弓,瞄准了其中一个隐者。

    而司空凛没有了后顾之忧,宁心一闪,所有的隐者都被冰封起来,只露出一个脑袋。

    速度之快是所有隐者预想不到了。

    而司空茗的银噬的箭发S出来,从隐者的首领的眼角处划过,没有伤害到司空凛的冰封魔法,箭头落地后就化作一团云雾消散了。

    司空茗的眼眸紧紧盯着隐者,“谁让你们来的?”

    隐者中没有一个人说话。

    司空茗在发S一箭,这一次,没有从眼角处擦过,而是在他的发顶上,没有擦伤,却也将那人吓到了。

    “说不说?“

    还是没有人说话,司空茗再次拉弓,换了一个人瞄准。

    那人当即吓坏了,可是冰冻住了全身,颤抖都不明显,却能看到面罩下的颤抖。

    司空凛原以为二姐姐的心不狠,没有想到……想来也是在王宫里的那些年早就练就了一颗冰冷的心。

    就像……司空凛的目光落在远处正在赶来的凌文身上。

    季白顺着司空凛的视线望去,看到一个着急赶来的少年,眉心一皱,微乎可微地偷瞄一眼司空凛。

    司空凛看了一眼后,将视线放回到隐者身上。

    赶到的凌文看到所有的隐者都被抓住了,对司空凛拱手道,”多谢了。“

    “不必。”

    正常的对话,在季白的听来总有一点味道。

    这时,宋祁也来了,不过她他不在街道上,而是在司空茗的身边。

    凌文看到后,即刻将视线落回到隐者身上,而后又问司空凛,“可有什么线索?”

    “二姐姐再问着。”

    嗖的一下,一箭S出。

    凌文回头看到箭穿过其中一个隐者的头顶上,还是那种B问的方式,凌文不自觉地扬起唇,又想到司空元博委婉地表达司空茗的意思,眸Se又沉了下去,没有言语,就将所有的隐者押送。

    司空茗看到凌文到了,没有再拉弦,默默地看一眼后,转身发现宋祁在身后。

    宋祁尴尬地挠头,“nv王……”

    司空茗深深地看一眼宋祁,点点头,“走吧。”

    “是。”

    宋祁有好多话想要和司空茗说,但至少不是现在。

    司空凛看着凌文离去,默默地叹气。

    季白看了一眼后,问,“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司空凛摇头,“不清楚,但是少了一个人。”或许对方也察觉到自己发现了,没有时间让手下收手,只好自己在一边看着。

    司空凛往一处高楼上看望,只有一P蔚蓝大的天幕和J朵缥缈的白云。

    旅店里,有两人,一主一仆,年轻的少年嘴角轻泯着,神Se凝重地坐在椅子上,眼前是一张四方桌子,桌面上摆着一壶茶,一个杯子,两盘点心。

    仆人站在一边,低头顺眉的。

    少年一口气喝完一杯茶,“去查查那个少nv。”

    “是,王子殿下。”

    那个少nv竟然能够探知到自己准备使用魔力,还及时出手阻止了,魔力等级定然在魔战级别。

    “有趣。”少年懒洋洋地往后靠着,粉Se的唇瓣勾起邪魅地笑了,“不知道议亲,会如何?”

    这么说罢少年自己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