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7章 解药与往事

    王城出现大量的不死魔兽,卡尔向兰斯洛特请假后加快赶往王宫。天一亮就到了,司空凛刚好解决神官郄斯。

    季白将所有的不死魔兽都聚集到关押犯人的地牢里。供卡尔研究,而墨佳瑶也被带到王宫里安置在卡尔的实验室里。

    司空凛从大巫师的府邸里出来,直接赶往卡尔的实验室里。

    看到墨佳瑶,那种虚白的脸庞,司空凛着实是一怔,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墨佳瑶看到司空凛自己也停顿了很久,良久后才扯起唇瓣,微微笑着,“小凛,好久不见了。”司空凛打败了神官郄斯,救了谢里亚?炀欻一事在王国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再加上国王陛下驾鹤仙去,谢里亚?炀欻殿下也因为身受重伤,王室已经衰落,已经有人提出让司空凛当nv王了。

    墨佳瑶自嘲地笑了一下。

    司空凛看着她,很是虚弱的样子,挪挪唇瓣后,还是问道,“你……怎么了?”

    墨佳瑶垂头丧气,“艾里斯带着不死魔兽进攻营地,爷爷受重伤被反噬,我也被爷爷抓伤了。”

    顿了顿,墨佳瑶抹去眼角的泪水,却一直低头看自己的鞋尖,“还以为我死定了,没有想到卡尔先生救了我。”

    说罢,墨佳瑶抬眸看去实验室里,卡尔身穿着白大褂在里面忙活着。

    司空凛顺着视线看去,实验室里面有好J头不死魔兽,眼眸里露出了担忧。

    墨佳瑶看到了,笑了,“不用担心,卡尔先生有解Y。”

    司空凛点头,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墨佳瑶,才说,“你还好吧?”

    墨佳瑶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推动自己身下的轮椅。

    司空凛这才知道墨佳瑶不能走路了。

    墨佳瑶自己推轮椅到门口,然后扭头回去看司空凛,“后背的伤口感染严重了,影响了下身,以后都不能走路了。”

    墨佳瑶说的云淡风轻,司空凛却听得胆战心惊。

    “出来聊一会儿吧,卡尔先生还要好一阵子才有空出来。”

    司空凛走到墨佳瑶的身后,伸手去推轮椅,墨佳瑶知道后便不再自己动手。

    外面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偶尔有清风略过,飞过一两P落下的枯叶。司空凛将墨佳瑶推到大树下,Y光下,树叶摇曳不定。

    斑斑驳驳的影子落到身上,一点一点的,像是一只只飘舞的蝴蝶停落在身上。

    停下来后一阵清风拂面,掠起墨佳瑶散下来的及肩的短发,“小凛……”

    “恩?”

    “你……是不是还在……出卖你的事……”

    “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司空凛打断了墨佳瑶的话。

    “不!”墨佳瑶的双手抓住了轮椅的把手,“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算了。”

    “为什么?”司空凛皱起眉心,作为受害者的自己都不打算追究了,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墨佳瑶的双眼泛红,“小凛,你还记得你五岁那年吗?”

    “我的父母被派遣出去,任务就是刺杀你……”

    司空凛的记忆回到五岁的时候,那一年有很多的刺客,但是每一名刺客都被五岁的自己给反杀了。

    大巫师说了,那时候的自己坠魔力量不稳定,很大一部分就是刺杀导致的。

    司空凛知道其中有墨佳瑶的父母后,沉默了很久,“杀害了你的父母,我很抱歉。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己。

    墨佳瑶苦着脸,笑起来特别难看,“对不起?我不需要。”

    微风阵阵,飘过一朵白云,遮挡住了Y光,地下陷入了一PY影里。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墨佳瑶再次开口打破沉默,“小凛,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好。”司空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墨佳瑶原以为司空凛会委婉地拒绝一下,没有想到,才想起来,司空凛的童年和自己差不多,都是没有家人的关怀,幸好自己还有一个疼惜自己的爷爷,相比司空凛,自己还是幸福的。

    只是为何,泪水会不断地落下?

    墨佳瑶没有伸手去擦掉,就让泪水放肆地滚落下来,滴落在刚刚恢复知觉的双手上,滚烫滚烫的,并在滴落在P肤表层的同时也滴落在心头上,哽咽难受,就要窒息了。

    司空凛的心情也不好,心头上一直有一块石头在压着,闷闷的,而且鼻子酸酸的,想说些什么都无法说出口来。

    两人静静地在树下,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迎面出来的风带着树林的叶子的清香和花朵的芬香,夹杂着泥土的香气。

    过了很久很久,头顶上天空的白云飘走后,又飘来了一朵,然后又飘走了。

    天空上出现了风筝,而后又消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Y已经斜斜地落下了,树的影子也开始慢慢地往东移。

    “回去吧。”墨佳瑶说道,“卡尔先生应该出来了。”

    “恩。”司空凛推着轮椅转身,慢慢地在小路上推着,小路上的石头让这一段路走的不安稳,一颠一颠的,似乎为这段友谊走完最后一程留下最后的纪念。

    到了实验室里,卡尔刚好做完实验出来,看到司空凛并不觉得意外,点点头,推开门进自己的办公室里。

    墨佳瑶自己推动轮椅,离司空凛有了一段距离后,“卡尔先生在等着你,去忙吧。”

    司空凛看着墨佳瑶回房后,径直走向卡尔的办公室。

    推开门,卡尔坐好了,双手托着下巴,小小的眼眸盯着自己。

    “司空小姐?还是称你为坠魔使,好呢?”

    司空凛慢慢地走到卡尔的办公桌前面,来开椅子坐下,紫黑的眼眸看着卡尔的双手,淡淡地开口,”你随意。“

    “哼,”卡尔一贯清高,看不起那些为了争夺名利的人,前段时间,司空凛被大巫师推出来,举荐为nv王的不二人选。给卡尔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还是称呼你为nv王大人比较好吧。”

    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司空凛的心尖上紧了又紧,“卡尔执事太夸奖了,我还是克里顿斯林的学员,怎么可能有能力当nv王大人。”

    听到司婉转的拒绝,卡尔的眉头迅速一皱后舒展回来,将话题引回正轨上,“不知道阁下对不死魔兽有什么看法?”

    司空凛直接G脆地答道,“能不能让不死魔兽为我们所用?”

    卡尔的眉头一挑,不喜欢司空凛的答案,“不死魔兽为自己所用,这与神官郄斯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司空凛一本正经地坐着,给卡尔解释自己的想法,“神官郄斯研究出来的不死魔兽已经很难再救回来,与其大量地花费时间、人力、财力去配置解Y,倒不如将它们驯F为己所用。”

    司空凛的说法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卡尔还是不认同。

    司空凛抿唇,既然达不成一致,也没有办法说F对方,也不想再L费时间,于是起身告辞。

    卡尔看着司空凛远离的背景,在心底下默念着,还是坠魔的思想,怎么可能当好一名nv王,可惜了。真不知道大巫师是怎么想的。

    司空元博得知司空凛去了实验室,特意派人前去找她。

    司空凛又匆匆赶到司空元博的办公室里。

    “父亲大人……”

    “恩。”司空元博好好地端详一番司空凛,发现她又长大了,而且更加沉着了。然后就想到立新王一事,很是担忧,“小凛,你觉得谁有能力去统治一个国家?”

    “我觉得二姐姐不错。”司空凛再次回答。

    司空元博想起自家的二nv儿,就想到了前J天凌文找自己提出想要和二nv儿结亲,一想到这个就头疼,特别是二nv儿反对。

    思路飞离了,司空元博尴尬地咳嗽,“你二姐姐年龄尚浅,资历不够。”

    “……”司空凛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单纯地认为司空茗有责任感,而且愿意为国为民。

    “父亲,你觉得我如何?”既然年龄尚浅,资历够,大巫师又为何推荐自己呢?司空凛想要从司空元博这里得到答案。

    “这……”司空元博语塞了。

    司空元博语塞了,司空凛预想之中,倒是没有再开口问下去,转而去问二十年前的事,“父亲知不知道母亲当年怀Y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司空元博虽然很奇怪司空凛的问题,却是认真地回想,“那时候正忙着宫里的事,倒是没有怎么注意到,有什么事与二十年前有关?”

    “恩。”司空凛点头,“自己是因为喝了妍儿的血才醒来的,我探知了一下妍儿的魔力,倒是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母亲当时怀Y的时候碰了什么,而母亲不知道而已。”

    司空元博听着这个解释还能接受,“但为什么是二十年前?”

    司空凛一下子咽住了,“父亲真的不奇怪我和梦儿长得一模一样吗?”

    司空元博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怀疑过,不过白芷说了可能是坠魔使的力量导致两人的长相相似而已,之后,司空元博真的没有再去怀疑了。

    看着司空凛的模样,司空元博竟然觉得都是自己的nv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