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2章 来吧,终结2

    夜很黑,风很大。但是司空凛停止使用魔法后,夜幕上密布的乌云已经消散了差不多,露出了皎洁的月Se,洋洋洒洒地落在大地上。

    司空凛一直站在宁心上面直线飞奔着,遇到障碍物都会极速转弯避开或者是擦肩而过。

    每一次都是在眼P底下飞过。司空凛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是很担心宫殿里的季白,不知道这一次谢里亚?炀欻有什么Y谋诡计。

    忽然之间,司空凛的眼眸一瞥,看到一束白光从宫殿里出来飞往西边的夜空。

    司空凛没有多做停留去看那个光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着急地赶去宫殿里。

    一进入宫殿门口,司空凛就看到了季白被三只影子魔兽给团团围住了。

    细密的汗珠子在季白的额头上,刘海已经S哒哒地随意搭在上面,黑Se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跟前的影子魔兽,特别是站在不远处属于自己的影子。

    司空凛进来后,季白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敌人在前,不能够太过放松。

    尤其是自己知道了影子的分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半魔力后,还能有一模一样的能力。而且自己的影子仿佛会读心术一半,每一个动作都会被提前预知一般。

    所有的动作都被限制了,季白微微吐出一口浊气,有意识地握紧手中的龙纹剑,真希望龙纹剑能够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季白低眸看着自己手心里的剑柄,那一抹图案,因为司空凛的缘故已经变得闪亮了许多,但是剑身上的魔力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提升。

    “还是没有认同我吗?“季白喃喃地看着自己的手背。

    精灵子墨已经回去了,见到了司空凛的精灵柒狐后就没有再出来过了。

    司空凛跳下来,握住了飞来的宁心,然后跃到季白的身边,“谢里亚?炀欻呢?”

    季白侧头斜视一眼,“谢里亚?炀欻殿下刚刚走了。”继而又问道,“你没有看到吗?”

    司空凛回想了一下,“是那道光束吗?”

    季白点头。

    ”那现在先解决这个?“司空凛背对着季白,侧过头,紫黑的眼眸里倒映出季白的模样。

    季白一怔后,想将手中的龙纹剑递给她。

    司空凛推开,“我已经有了宁心了。而且,我不是她。”

    司空凛不是那个时候的紫发少nv。

    这句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如果精灵子墨还是不能明白的话,司空凛想季白也没有必要再留着了。

    过了J分钟后,季白的左肩上重新出现了一只精灵。

    右肩上的精灵琪琪格看到了,冷哼着,“要是不情愿的话,我想殿下不介意和你接触契约的。”大不了不要那把剑。

    精灵琪琪格觉得季白拥有自己就足够了,不需要其他的武器。

    精灵子墨沉默了一下,扇子遮挡住自己的脸,而扇子后面勾起一个烈焰红唇,“主人,可以了。”

    季白会心一笑。

    得到了精灵的认可,就差手中的龙纹剑了。

    果然不出所料,司空凛看到了那把剑像是焕然一新,剑身闪亮了许多,同时也锋利了很多。

    司空凛扬唇微笑,自己也挥动起宁心,飞到季白的身前,“你的影子我来对付。”

    最熟悉的影子,可能自己没有办法去应付,但是作为对手的自己,完全可以秒杀啊。

    司空凛很有信心。

    季白也没有拒绝,直接转身去面对艾乐思的影子,虽然与相比于千魂蛛的影子较难对付,但是前面的时候,司空凛已经消耗了不少魔力。

    季白跳到影子艾乐思的身上,忽然挥起龙纹剑,然后凝聚起魔力,一剑cha入影子艾乐思的头顶上。

    一声惨叫从宫殿里传了出来,响彻整个夜空,然而惨叫声没有因此断了。

    季白还用了同样的方法来对付千魂蛛,只有一半魔力的千魂蛛,相对于奇幻森林的时候要容易应付,虽然谢里亚?炀欻加入不少精魄的魔力。

    但是龙纹剑可是封印魔龙的魔器,可不是随便的魔法器。

    对付影子季白,司空凛再次使用了在奇幻森林里对决里没有下文的那招。

    一切都是眨眼之间,可能是影子的原因吧。反应速度没有季白的敏捷。司空凛微微叹气,而后,手刃掉影子。

    一切都结束了。

    司空凛看着那个被破坏的窗户,你说谢里亚?炀欻是要去哪里?”

    “不知道。”季白淡淡地转身,看着身后的一地狼藉,“还有神官郄斯还没有解决。”

    司空凛勾唇笑,“神官郄斯不过是一只小虫子。”

    “我比较好奇谢里亚?炀欻到底要做什么。”

    司空凛回想起那一个棕褐Se的眼眸里倒映出来紫Se,心底就一阵郁闷。

    萧燃带着J个士兵在王宫的东侧门里对付着不死魔兽。正陷入了困境,嚷嚷道,“季白他们怎么还不来啊!”

    萧燃一枪打爆了一头不死魔兽的脑袋后,散架的不死魔兽再次重新组合一起。

    精灵夜蔓采用植物藤条将他们捆住又被扎挣开。

    看的萧燃想起那个晚上被嘲笑,“你看看,我就说吧,你还说不过是J只魔兽而已。”

    刚才,精灵夜蔓看到士兵们被不死魔兽纠缠着,不满地对萧燃说,“作为等级在魔战级别之下的魔战使不能见死不救!”

    被精灵夜蔓一鼓动的萧燃心底上燃烧起名为正义的火焰,立刻召唤出火燚,一枪枪地打倒不死魔兽。

    就在精灵夜蔓赞扬的时候,那些倒下的不死魔兽再次站了起来,不信邪的精灵夜蔓,用藤条绑住了魔兽们,试图用藤条的魔力来钳制它们。

    不曾想到,才过J分钟,那些不死魔兽就一一挣脱,还将藤条扯断。

    为此精灵野蛮损耗了不少魔力。

    萧燃虽然很想很想落井下石,谁让自家小精灵不分青红皂白就怂恿自己来当英雄。

    蹦蹦——

    又是一枪过去,萧燃虽然可以打倒魔兽,却没有办法真正做到杜绝,

    而且那些士兵看到比自己厉害的人来,都忙着逃命去了。

    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人,孤身作战。

    萧燃已经想好了季白他们再不来,自己就要在这里等死了。

    精灵夜蔓气急了,”我怎么知道这些魔兽打不死!!!“

    小嘴嘟起来卖萌的模样,看着萧燃的心底软软的,什么气都消了。

    萧燃无奈地摇头,趁着空档,观察了四周的建造,恰巧看到J米处有移动瞭望塔,再过不远就是宫殿的三楼Y台。

    好了,心底有了主意的萧燃,让精灵夜蔓回到自己的身边,指了指那座瞭望塔,”还有没有藤条,我们需要到那个上面,然后到对面的宫殿里。“

    精灵夜蔓倏地将藤条延伸到瞭望塔塔顶上,然后萧燃抓住藤条,一跃而起。

    不死魔兽们没有反应过来,等回神的时候,萧燃和精灵夜蔓已经到了Y台里,往宫殿里面走去了。

    没有了攻击的对象,不死魔兽们并没有就此停住,而是各自分散,再去寻找新的攻击对象。

    神官郄斯坐在不死魔兽抬着的轿子上,慵懒地看着所有的慌乱,认真地聆听着王宫里任职的人们的尖叫。

    “真的是太美妙了。”

    司空茗和凌文两个人一起到宫殿的最高处,往下俯视着四周,想找出神官郄斯的落脚处。

    司空凛和季白两人在王宫里飞快地奔跑着。

    “有没有感觉到神官郄斯的魔力?”

    司空凛没有见过,根本不知道神官郄斯的魔力气息是什么样的,只能够摇头。

    季白见过一次,但不是很确定,原想着司空凛的魔力比自己深厚,能够准确地判定出方向。

    褚逸一人悄悄地溜进士兵把手的宫殿里。

    长长的走廊里只点燃着稀稀落落的蜡烛,有些昏暗。

    嗒嗒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响着。

    褚逸走着走着,在一扇橘红Se的木门前停下脚步,深褐Se的地毯上留下了新鲜的脚印,褚逸没有注意到,直接将自己的脚踩上去,然后覆盖了那枚脚印,伸手到门把上,轻轻地扭开,推开门。

    吱呀一声,里面流出微弱的灯光。

    褚逸用力地推开门,里面的设施很少,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床边上伏着一个nv人。

    褚逸的眸Se闪了一闪,“王后,国王还好吗?”

    伏在床上的nv人没有应声,褚逸只好迈开脚步走进去,低下头看看。

    只见nv人模样似乎是睡着了,很是安详,若是嘴角边上没有细细的血迹,褚奕会是这样想的。

    伸手到nv人的鼻息下,没有呼吸了。

    褚逸怔住了,“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

    再看去国王陛下,同样也是没有了呼吸。

    褚逸深深地叹气,“能做到这份上,谢里亚?炀欻也是……”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褚逸将王后放到国王的身边躺着,然后再用被子盖住他们两个的面容。

    “安息吧。”

    神官郄斯带着人到了国王陛下的休息的宫殿下。

    褚逸在窗外看到一群群魔兽,苦笑了一下,想必这次要为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替罪了。

    害死国王和王后是什么罪名?

    神官郄斯从轿子上坐起来,洋洋地抬头看去,目光正好落在褚逸所在的房间,“国王陛下,我劝你还是尽早J出王位吧!”

    “我都看到您最最疼ai大的儿子逃跑了。

    不过,您放心,我怎么会舍得让您们一家分开呢?

    我已经让我的部下,啧啧,就是这群可ai的魔兽,去找您的儿子回来了。“

    沉默,沉默,神官郄斯却不在乎,继续说道,“您心心念的不死魔兽,我还真的研究出来了,您肯定没有想过今天,太可惜了。”

    说到往事,神官郄斯的额头上隐隐有怒筋出现,“真是可惜了,这批不死魔兽到了最后竟然成为了毁灭您谢里亚王族建立的王朝……”

    没有人回复,神官郄斯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警告,“国王陛下!”

    不耐烦的神官郄斯挥手让J只不死魔兽进入宫殿里。

    褚逸已经在神官郄斯自言自语的时候,偷偷地离开了,希望不要被发现吧。

    萧燃从宫门前脱身后,无聊至极,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随便走走,碰到了褚逸,上前拍一下褚逸的肩膀。

    褚逸条件反S地一颤,反手抓住自己肩膀上的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萧燃摔倒在地。

    萧燃疼到呲牙,“褚逸,你怎么回事,开个玩笑都不可以!”

    听到萧燃的控诉,褚逸松了一口气,恢复以往的温和,教训起他,“现在的情况不同,你这样子,我会以为是敌人的。”

    萧燃站起来,揉着自己的肩,看不到季白,问道,”季白呢?“

    “不知道。”褚逸追着海洛尹出来后就直接到这一边了,其他什么情况还真的不知道。

    好吧,既然不知道,萧燃也没有什么表示,“神官郄斯已经攻打进来了,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去哪了?”

    褚逸还是摇头。

    好吧,好吧,好吧。萧燃在心里对自己连说三遍,“你有什么是知道的?”

    褚逸想了一下,“海洛尹逃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