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3章 合作与利用

    天Se渐渐地黯淡下去,墨佳瑶还是不管不顾地骑着独角兽往前飞。

    萧燃眼看着就要越过安全范围,加速飞到墨佳瑶前面拦下,却看到满脸泪痕的墨佳瑶,所有阻拦的话都吞回肚子里。

    墨佳瑶只是停下来一会儿,看了看萧燃,漠视,继续往前飞。

    萧燃知道这个时候,肯定不愿意有人前去打扰的,但又不放心墨佳瑶一人,离她十米远左右,只要墨佳瑶在眼前就好了。

    高高的山隆上,墨佳瑶从独角兽身上下来,蹲坐着,看着太Y最后一点落下,天空陷入了夜Se中,耳边是嗡嗡的虫鸣,面上略过清凉的山风,身下是软绵绵的泥土。

    萧燃走过来。

    墨佳瑶听到脚步声,哭肿了双眼,不想见人,声音哑哑的,“不要过来,我想一个人静静。”

    萧燃停下脚步,“那我在这里。”

    “不用了,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为了爷爷我不会轻生的。”

    萧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墨佳瑶才会哭成这样子,但是话已经这么说了,就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只是把身上带的魔石扔到她脚边,“这个在关键时刻可以保你一命。”

    临走前,墨佳瑶都没有拿起自己给的魔石,叹气,萧燃骑上小母J回去。

    等耳边只剩下风声后,墨佳瑶拿起魔石,再次骑上独角兽,往北边飞去。

    谢里亚?炀欻和半蓝转了好J个弯才把石头怪给甩掉,眨眼间又到了夜晚,没有光,谢里亚?炀欻的能力就用不了。

    自生自灭的能力虽然好,但是最大的坏处就是有些时候比普通人还要惨。比如说现在。

    谢里亚?炀欻身上已经有不少擦伤,衣F也磨损了好J处。半蓝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墨佳瑶从空中飞过,半蓝一眼看到了,知道这是司空凛身边的小跟班,叫墨佳瑶。

    这时立刻跳起来,大喊,“墨佳瑶,看这里!”

    墨佳瑶?谢里亚?炀欻喃喃道,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谢里亚?炀欻皱着眉抬头看天空,陌生的身影,并不认识墨佳瑶,更加没有见过。

    墨佳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回头却看不见人,低眸一看,看到了两个衣衫不齐的男nv,脸蛋瞬间通红了,却也缓缓下降。

    到了后山,算是在安全的范围内,墨佳瑶将谢里亚?炀欻他们放下来。

    一开始还没有认出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毕竟出发前才见过一面,再加上她又是小跟班一个,根本看不到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的正脸。

    等到半蓝说话了,墨佳瑶才知道的。当时只觉得很惊讶,并没有多问。

    王族的事,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为好。

    谢里亚?炀欻一路上盯着墨佳瑶看,脑海里却在翻找着这个人的资料,却一点也没有想起,在哪里见过,但是名字倒是很眼熟。

    谢里亚?炀欻眉心微锁,问道,“你是墨佳瑶?”

    墨佳瑶一惊,立刻点头,没有了司空凛这棵大树,说不准可以抱王子殿下的。

    “我就是。”

    半蓝见谢里亚?炀欻有话要问墨佳瑶,自觉地站到一边,“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可食用的水果,顺便找点水回来。”

    谢里亚?炀欻点头,算是知道半蓝的去处。

    墨佳瑶很规矩礼貌地道谢,尽量显示出大家闺秀的模样。

    倒是把半蓝看的直皱眉。

    半蓝走后,谢里亚?炀欻盘坐坐的正直,“能否告诉我你的家庭情况吗?”

    墨佳瑶一怔一怔的,不知道为什么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会突然这么问。

    谢里亚?炀欻解释,“你的名字好似我在那里见过。想了解一下,是不是在很久之前我们见过?”

    墨佳瑶才知道自己父母的遭遇,忽然之间遇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一字不落地说给了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听。

    谢里亚?炀欻抓住了司空凛这个关键点,想起了当年父王派遣出去的刺客里有墨佳瑶父母的名字,而他们在留言上说过如果未能完成任务,要善待他们的nv儿——墨佳瑶。

    然而,牺牲的刺客们没能完成任务激怒了父王,抚养他们后代的事就不了了之。

    不过,谢里亚?炀欻眼里闪过一丝狡猾,“墨佳瑶,你想不想报仇?”

    墨佳瑶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摇头,报仇这件事从来没有想过,毕竟司空凛救过自己一命,也救过爷爷。

    可是,这不代表可以原谅。

    “不想,我没有想过。”墨佳瑶回答,金Se的眼眸很是平静,虽然很恨,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报F。

    谢里亚?炀欻勾唇,“真大方的nv孩子,可惜了。如果换做是我,不管如何,我也会去找她报F,十J年了……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墨佳瑶沉默了,良久后,“我要怎么做?”

    谢里亚?炀欻邪魅一笑,“很简单,我只要抓住她,司空家现在都是王族擒拿的对象。”

    墨佳瑶咬着唇瓣,“好。”

    夜Se越来越来浓,夜风呼呼地刮过耳边,撩起了丝丝缕缕的碎发,墨佳瑶将吹散的头发捋到后耳朵。站起来谢里亚?炀欻身前,粉唇微微勾起,“这样做,我有什么好处?”

    谢里亚?炀欻挑眉,双手肘放在膝盖上,下巴托在手心上,“哦,你想要什么?”

    墨佳瑶粉唇浅笑,金Se的眼眸微微眯起,“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我想要提高我的魔力,”食指点在粉唇上,“我想这个王子殿下应该很容易就做到的。”

    谢里亚?炀欻冷笑,“要求还挺高的,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你一个可用的人。”

    墨佳瑶立刻变脸,“王子殿下,我要是和司空凛决裂,损益很大的。”

    “哼,”谢里亚?炀欻从鼻子中轻哼出声,“无妨,你做便是。”

    司空凛伸手在石墙前用魔力打开魔法阵,而后缓缓地走进去。

    司空妍听到脚步声,不知道还有谁能够走进来这里,是妈妈吗?扭头看去,是司空凛。

    一模一样的面孔,再扭头看去刚刚醒来非常虚弱的她,司空妍傻傻地看着两个人。

    司空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她,这么多年终于醒过来了,眼泪立刻涌上来,冷不丁地掉落下来,唇瓣颤巍巍,“你醒了……”

    开口就哽咽,司空凛已经站不稳了,缓缓地蹲下来,头埋在双膝之间,忽然之间号啕大哭起来。

    她微眯起双眼,有点点泛红的眼眸瞬间恢复自然棕褐Se,温柔地笑了,虽然现在的身T很是虚弱,但是看到健康的司空凛,眼里更是满满的幸福感,甚至开始逞强说话,“嗯呢,我还活着。”

    很微弱的声音,在司空凛的耳朵里却是比雷鸣还要强,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拥抱住她,泪水鼻涕糊在脸上。

    “谁允许你出来的!”

    “谁允许你推开我的!”

    “谁允许你,到底是谁允许你做这些的!”

    她被司空凛勒住了脖子,虽然很难受,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是幸福的,“如果不这样做,姐姐会死的。”

    司空妍的大脑放空了,看着两个三姐姐,脑袋一下子转不过弯,知道听到其中一个“三姐姐”对另一个“三姐姐”说姐姐,才反应过来,“姐姐,你们是双胞胎吗?那我是小五咯。”

    司空凛这才注意到病床上还有一个人,看着小小的司空妍,觉得不可思议,伸手去揉她的发心,“妍妍,告诉姐姐,你怎么进来的。”

    司空凛说完这句话后顿时一怔,她醒来了,一切都应该还给她的。手突然僵直在半空中。

    她知道司空凛在想什么,伸手去握住司空凛的手,再将手放到司空妍头顶上,“妍妍,你好,我是你的四姐姐,司空梦,和你的三姐姐是双胞胎哦。”

    司空凛浑身一颤,双目瞪大地看着司空梦,“你……”

    司空梦笑了笑,“都是梦一场,会过去的。”

    司空凛伸手去握住司空梦的手,重重地点头,“好,会过去的。”

    司空家的人突然被抓走了,城堡内留下来的食物放的太久都开始腐烂了。

    司空凛找了J样还能吃的水果青菜,做了一顿饭菜。

    闻着香味,司空妍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司空梦很多年都没有闻到过饭菜的香味,此刻大大地吸一口,“姐姐的手艺很好呢。”比起在焰火荒地的C茎,真的好很多了。

    司空凛知道司空梦在想什么,难得温柔地笑了,“这么多年来,我可是有好好练习厨艺的。”

    看着端上来的蔬菜汤,冒出缕缕清香,司空梦也要流口水了。

    司空妍伸手去碰蔬菜汤被司空凛一筷子敲下去,“好好吃饭,不能用手。”

    司空妍委屈巴巴,“是。”

    司空梦尝了一口清汤,满脸的幸福就像一朵粉粉的樱花,似乎所有的活力都补充好了。

    司空凛想到司空梦多年没有进食,生怕一下子接受不来,开口劝道,“不要吃太多,慢慢来。”

    司空梦笑着点头,完全就是一个乖乖的MM。

    司空妍看着司空梦,知道不是三姐姐,虽然没有什么好感,却也没有恶意,但是这样子装乖,那自己是什么,不是好MM咯?

    司空妍嘟了嘟嘴,撒娇道,“三姐姐,我也要。”

    “好。”此时此刻的司空凛很享受这个过程,当一个好姐姐,照顾调P、温柔的MM们。

    多么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永远停住啊。

    汤喝的差不多,司空凛严肃地看着司空梦,可是她的魔力和十四年前一样微弱,深深地叹气后,问:“小梦,你怎么醒过来的?”明明司空元博做了那么多努力,也没能……

    司空梦喝完汤后,揉了揉小肚子,十分地满足,这十J年来,她虽然不能醒过来,但是意识是清楚的。

    司空凛代替自己一事,是知道的,在当时这是多么沉重的打击,甚至赌气地想,要是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就好了。

    想是这样想的,司空梦也没有想到,意识真的就这样了,甚至在神识里创建了一个世界,在里面生活着,还认识了许多朋友,只是没有想到司空妍的到来,会让自己从那个世界里离开,在这里醒来。

    不过,这些事情司空梦都没有打算告诉司空凛,这是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司空梦无所谓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妍妍进来,我就感觉到了,而且妍妍很恶心哎,居然把血流到我嘴里。”

    司空凛看着司空妍的脸上,果然有一道伤口,已经结痂了。

    不过,司空凛还是伸手去愈合伤口,免得以后留疤了,就不好看了。

    魔力痊愈的感觉,暖洋洋的,司空妍立刻伸手去摸自己的脸蛋,“好了!”

    之后,司空凛才去探司空妍的血Y,没有什么不同,右手捏住下巴,喃喃道,“难道只有血Y才能唤醒你么?”

    “怎么可能!”司空梦反驳道,“我又不是吸血鬼!”

    “什么吸血鬼?”谢里斯亚大陆上没有这种生物,司空凛很好奇地看着司空梦,“这是什么物种?你怎么会知道的?”

    司空梦打着哈哈,将问题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