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2章 精魄

    太Y升到了半空,刚开始的暖意到现在已经变成火辣辣的。才走了一会儿,额际上满是汗水,司空凛擦擦从脸颊上滑落下来的汗珠。

    金灿灿的Y光洋洋地洒下来。遍地都是金Se的。

    耀眼的光芒从眼P底下一闪而过,司空凛停下来了脚步,低眸寻找着这耀眼的来源。

    C丛堆里,司空凛看到一颗琥珀Se的水晶,捡起来,在Y光下看,明亮剔透。指尖上还能感觉到微弱的魔力存在。

    季白走在前头,忽然发现身边的人不在了,回头司空凛,结果她拿着一块琥珀Se的精魄。

    “你在哪里得到的?”季白走到身边,拿过精魄仔细地观察。

    “捡来的。”司空凛的目光落在精魄上,看着周围没有发现受伤的精灵。

    季白看着精魄陷入了沉思,随后将精魄放入怀里。

    司空凛看着季白脸SeY沉地走在前面,不由得跟上脚步,问:“季白,你看出什么?“

    “先回去,我们一起讨论。”季白头也不回地说道,似乎这件事挺着急的。

    司空凛等不及了,想到了千魂蛛,脱口而出,“魔兽没有精魄会怎么样?”

    跟千魂蛛决斗的时候,忽然发现千魂蛛对自己十分感兴趣,而且魔力的起伏波动,时缓时急,不像是可以自由C作,而是少了某样东西后造成的。

    会不会就是少了精魄,如果真的是这样,又会是谁能够取出千魂蛛的精魄?

    谢里亚?炀欻?

    司空凛报到之前,在半路上遇到了被蜘蛛怪攻击的谢里亚?炀欻,可是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猛地,司空凛想起了某样东西,就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帮他对付蜘蛛怪时,谢里亚?炀欻明明有使用魔力,但是没有看出他的等级!

    司空凛猛地停住脚步,据她所知,等级高的人可以轻易看出对方的等级,除非对方的等级比自己高。

    可是在谢里亚大陆上,最高级别就是魔战级别了。

    “季白,我是不是可以看出所有人的级别?”

    季白一顿后,停下脚步,回首黑眸盯着司空凛的紫眸,“你想到了什么?”

    “没,”司空凛摇头,“只是忽然之间想起,在学院里没看出谢里亚?炀欻的等级。”

    季白恍然,解释道,“王族的人自然不能轻易被人看出等级,若是像你我一样是魔战级别的,自然乐意让大家知道。但是等级不高,有损王族的威望。所以,王族的人都会使用可以隐藏等级的魔石。”

    趴在司空凛肩上的柒狐发话了,“哼,这种人最讨厌,就会装。”

    司空凛与季白肩并着肩走,季白替柒狐解释,“有些魔战使行事低调,却总在各种比赛上大放光彩,赢得奖励。”

    柒狐接着说,“他们一开始就想迷H对手,以为自己的等级很低,然后对方轻松大意,便可一击即败。

    若是输了,也不会惹人笑话,毕竟等级低。“

    司空凛恍然大悟。

    回到旅馆里,萧奕、萧燃、墨佳瑶已经买好了灵兽,在院子里与旅馆的孩子们逗着玩。

    墨佳瑶见司空凛两手空空地回来,有点失落,“还想看看小凛选了什么灵兽呢。”

    司空凛伸手挑逗自己肩上的柒狐,“还有他呢。”

    老板娘从后厨出来,见司空凛回来后面上带笑,说:“司空小姐,刚才有人送了一头云兽给你。在你房里歇下了。”

    司空凛皱眉,快步走回房里。

    季白随后回到旅馆,同样是两手空空,萧燃就问了,“季白,你也没有买灵兽?”

    “买了。”季白抬头一望,火猎鹰在头顶的那P天空盘旋。

    萧奕仰首,看到火猎鹰,赞叹,“果然好的灵兽都在民间啊。”在王城是不可能看得到的,只要货Se上乘都会优先给王宫贵族挑选,剩下来的就是普通不起眼的。

    萧燃挑了一只火红Se的小母J,正抱在怀里。

    墨佳瑶牵着独角兽,走到萧燃身边,伸出手去戳小母J,反而被啄了一口。

    墨佳瑶收回手,吹吹被啄红的手背,笑着看自己的独角兽,说道,“你瞧瞧,这才是居家必备的灵兽。”

    萧燃不屑,“不就是大一点而已。”

    墨佳瑶不想理会萧燃,转头问萧奕,“买了什么灵兽。”

    萧奕的灵兽银蛇从身后钻出来,脑袋上有一对J乎透明的翅膀微微翼动着。

    银蛇一出来,吓得墨佳瑶脸Se发青,连连后退,诧异到说不出话。

    司空凛从房内出来,腰上环绕着一团白雾。

    墨佳瑶从萧燃身后探头出来,小心翼翼地问,“小凛,你这是什么灵兽?”生怕像萧奕的银蛇一般骇人。

    季白瞧了瞧司空凛腰上的物T,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

    老板娘又从后厨出来,见司空凛腰上的白雾便知道是云兽,笑呵呵道,“送来的人都说,司空小姐肯定喜欢。”司空凛从腰上抓下云兽,扯她出来,然后放到一边,问老板娘,“您知道是谁送的吗?”

    “咦,”老板娘想了一下,“好像是王城军队的人。”

    “王城军队的人?”墨佳瑶喃喃自语。

    “知道了。谢谢老板娘。”司空凛答道。

    季白一听就知道是谁了,不过没有说出来。

    萧燃了解过司空家的背景,恍然大悟,“是司空韵!”

    云兽很喜欢黏在司空凛的腰上,被扯下来后还是笑盈盈地凑到司空凛的肩上,讨好地蹭她的下巴。

    司空家有四个nv儿,大小姐司空韵是东武小分队的队长,火系魔法使,为灵闪等级。

    二小姐司空茗在学院毕业后也投身王宫,在近卫队里虽然没有职位,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弓箭手。

    墨佳瑶靠在自己的独角兽上,羡慕地看着司空凛肩上的云兽,“我也想要这样的姐姐。”

    萧燃敲一记墨佳瑶的脑袋瓜子,“什么你都想要,你怎么不想想好好做自己?”

    “切,”墨佳瑶不F气,“你也有哥哥啊。”

    不知为何,墨佳瑶真的生气了,气呼呼地回房。就连晚餐也不出来吃。

    今夜的月Se依旧明亮,星星依旧闪亮。

    司空凛身边多了云兽后,柒狐也不愿回神识里呆着,G脆躺在云兽里,吃香喝辣。

    云兽居然也乐意为柒狐F务,司空凛真的看不懂精灵们的J流。

    蹬蹬——

    很轻微的脚步声,可在司空凛耳里却是清晰的。从窗台上探头往外看,墨佳瑶一人裹着被单,小心翼翼地跳到屋顶上。

    司空凛想上前的,不料被敲门声打断,只好折返到门口,“谁?”

    “是我。”季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司空凛不疑有他,开门,“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自己挡在房门前,孤男寡nv独处一室,被传出去可不太好。特别是今天早上被误会了。

    司空凛回来后,被老板娘调侃一下,才反应过来,今早大神说的话。奇怪的是,大婶说话时,有些词句,居然没有听到。

    一开始是以为自己心不在焉,可回头想想自己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事。

    季白站在门口,看出司空凛的意图,笑了一下,说道:“在门口被人瞧见了一样会有闲话。”

    司空凛的细眉蹙起,侧过身让他进来,说道:“今早上为什么不解释?”

    季白进来后,挑了张椅子坐下,一眼扫过桌面上的凌乱的零食,似乎知道了什么,恍然地抬头看去司空凛。

    司空凛没有吃过,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继续追问,“为什么不解释?”

    “谁会怀疑学生已经结婚了?”季白飘出答案,“我们现在完成了任务却没有往回赶,王城边境突然出现一行人,王城的人肯定会调查。”

    司空凛没有想得那么深入,季白解释了,也不追究后果,反正……这个身份也不是自己的。

    司空凛突然沉默下来,脸Se不好。季白以为司空凛生气了,接着道,“要是你不喜欢,下次就算了。”

    司空凛瞪大了眼睛,“还有下次?”

    季白笑了,从怀中拿出捡回来的精魄,放到桌面上,又从异空间的储存里放出一只精灵。

    虽然休息了一天,也有充足的食物,可是那只精灵依旧是奄奄一息的。

    司空凛在桌子边上蹲下,伸出手指去触碰精灵,指腹间传来柔软,“怎么还是这样?”

    季白轻轻地叹气,“地牢里的精灵都没有精魄了。”

    司空凛诧异,“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讨论?”

    季白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一直都在怀疑学院里有内鬼。”上次半蓝拿着盒子出现时提到了萧奕,萧燃和萧奕是兄弟,这层关系,复杂无比。

    “你怀疑萧家兄弟?”

    季白摇头,“只是不知道还有谁值得信任。”

    “为什么是我?”司空凛盯着季白的黑眸问道。

    “你是新生,不了解情况,自然合适。”季白回看司空凛的眼眸,想从她平静无波澜的眸子里看出一丝起伏。

    “可我是坠魔使。”司空凛反驳道,语气不善。

    季白浅浅一笑,“魔也分好与坏。”

    司空凛锁紧眉头,回想起被自己杀掉的人,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而且这世上哪有好坏之分,胜者自然就是好人。

    季白言归正传,“不死魔兽我想应该是加入了精灵的精魄。”

    “魔兽也有精魄,为何要取精灵的?”司空凛提出疑问。这时柒狐和云兽从窗外飞进来,柒狐看到桌面上的精魄和精灵,顿时精神了。以为司空凛和季白两人联手取出精灵的精魄。

    柒狐当即怒了,从云兽上下来,跳到零食乱七八糟的桌面上,指控司空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精灵?没有精魄的精灵会死的!”

    司空凛看到激动的柒狐,伸手去安抚他,“精魄是在回来的路上捡到的。而且我们发现地牢里的精灵都没有精魄。在怀疑焰火荒地的不死魔兽是用了精灵的精魄导致的。”

    柒狐暂且相信司空凛的话,不过,他低头去嗅琥珀Se精魄,“魔力已经很微弱了,估计精灵已经死了。”

    司空凛一早就猜到了精灵的结局,只是被人说出来还是有点伤感。

    季白知道柒狐生活在斯亚L赫森林里,森林里的灵气十足,也不知道这些没有精魄的精灵能否生存下去。于是便问柒狐,“在斯亚L赫森林他们能不能活下去?”

    柒狐捏住mao茸茸的下巴想了一下,“若是有安拉大的庇护之力,应该不难。”

    云兽软绵绵地,又想缠在司空凛的腰上,柒狐见了,又将她拉出来,还伸出爪子铺好云兽,自己躺上去。合上眼眸后,说:“今天我乏了,先休息。你们继续。”

    一同讨论的结果已经出来,季白没有理由再待下去。

    等人散了后,司空凛走到窗台前,探头出去望,墨佳瑶已经不在了。而今晚的月Se里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司空凛再仔细瞧瞧,应该是极其淡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