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章 精灵柒狐

    入夜,凉风习习。

    司空凛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想起下午司空元博和白芷的话,心神不宁,G脆掀被起来。

    司空凛偷偷摸摸地溜进关押精灵的地牢,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司空凛清晰可见精灵的那一双幽蓝Se的眸子。走过去,蹲下来,幽蓝的眸子警惕地盯着她。

    司空凛轻笑,“我知道你很厉害,可还不是我想要的。”见它可ai,司空凛忍不住伸手进去想要摸它,不料却被咬住手指头,精灵的尖牙很快就咬破手指,血Y流了出来。

    司空凛并不在乎,她笑着用另一只手打开铁笼的门,“走吧,以后小心点,不要再被抓住了。”

    精灵松开口,犹豫了一会儿后,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滴滴答答,地牢中的水滴声回荡着。司空凛慢腾腾地回到地面上,果然不出她所料,一行人已经在门口守着她了。

    “精灵呢?”杀手的领头问。

    “放了。”司空凛不想多说,紫眸一瞥,似乎能够看透面纱里的面容。

    “那你拿命来。”杀手领头一声令下,十J人同时朝司空凛施展魔法,一个个魔印在司空凛脚下生成,可司空凛并不会在乎这点魔力。

    一个个魔印接连爆炸,司空凛悬浮在空中,魔印的爆发力竟然能够延伸到空中,司空凛不禁睁大眼眸。

    紧接着领头人也浮起与司空凛平齐,他嗤笑,“你以为还是以前那些没用的人吗?”

    司空凛笑了,“说这话应该把我杀了之后。”

    “如你所愿。”

    两人展开斗搏,不多时就见红了。

    见血的司空凛再次失控了,月Se的遮掩下,这场杀掠更为尽兴。

    再次被惊醒的司空家仆人一次次看到这种场景,一个个更加害怕,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成为司空凛手下的亡魂。

    魔力使用过度的司空凛昏迷,而昏迷前,她的右眼底下赫然多了一个印记,然而这个印记在不久后又隐去。

    昏迷的司空凛浑身被汗水浸S,紧锁着眉头,表情痛苦。

    柒狐完成结契后累得趴在司空凛身上睡着了,接着就进入了司空凛的梦境里,作为一个旁观者看了司空凛的童年。

    柒狐揉着眼坐起来,喃喃道,“她是坠魔使啊,难怪呢。”

    司空凛皱着眉头睁开双眸,“好重。”

    柒狐吓得奓mao。

    司空凛醒来,看到一只mao茸茸的小白狐,怔了一下,又抬起手看手心,赫然多了一个结契的印记,立刻变了脸Se,怒了,“谁允许你结契的!”

    柒狐满腹委屈,跳起来指着她,直冒怒火,“不结契你会死的!”

    司空凛被柒狐的质问给惊讶到了,随即她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些精灵,怒火又燃起,“那是我自己的事!现在立刻马上解除契约!”

    柒狐也火了,跳到司空凛头上,抓她的头发,“你让我解除就解除!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司空凛伸手去抓它,没料到它死死捉住她的头发,“命重要还是面子重着办吧。”最后她妥协了。

    柒狐跳下来,在司空凛面前盘腿坐下,托着下巴,模样极其认真,“你是坠魔使,这个身份我知道。”

    司空凛动容了,“既然如此,又为何?明明互不相识。”就像当年,那个nv孩子奋不顾身地救自己,直到现在也没有醒来,哪怕一次也没有。

    “哼,”柒狐侧头,“万物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这么浅易的道理你居然不懂?!”

    司空凛忽略柒狐的答案,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身T果然好多了,而且T内紊乱的魔力也稳定下来,T内多了一G力量,两G力量相互制衡,嘴角不自然地勾起,“看来你很强。”

    被夸奖的柒狐耳尖抖抖,鼻子翘起来,“那是,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柒狐。”

    “那就来比一场。”司空凛不知何时召唤出魔法杖,霎时就对柒狐攻击。

    柒狐的反应够快,不然就被电熟了,“你有没有搞错!”

    轰的一下,柒狐显出原形,一只庞大的雪狐。它的额际上新印上了坠魔使的印记,柒狐一变身就知道了,还特意转身对着湖面看看,“还不错。”

    司空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只庞大的狐狸,“你是……”千银狐,与千魂蜘蛛一样罕有。在司空家的藏书室里,有见过这类记载,千银狐,无影无踪,皆因它们的X格自由,不愿受约束,因此早早就隐世。

    柒狐转身白了一眼司空凛,“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的,我可不是那什么鬼隐世千银狐,我是柒狐。只是和它们很相似。”

    “没听说过。”司空凛很老实地回答。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族都没有出去过。”柒狐轰的一下又变小了。

    柒狐慢悠悠地走回来,跳到司空凛的肩膀上坐着,“走吧,你的同伴在百花谷,再不去,估计要永世沉睡了。”

    “哪个方向?”

    墨佳瑶累的直接坐在地面上,“我怎么觉得我们一直在绕圈子啊?”

    萧燃也擦一把额头的汗,“自从离开了那P树林,到这边后,我们好像怎么也走不出这P竹林。”

    “再坚持一阵子,万一主席和会长先到了出口,我们未到,不妥。”萧奕如是说道。

    听到司空凛,墨佳瑶立刻精神抖擞,还不忘拍拍萧燃的肩,“走,我们继续!”

    萧燃一眼望去,只觉前路漫漫,困难重重。

    克里顿斯林学院内。

    谢里亚?炀欻在主席室内查阅文件,桌面上堆满了他查看后的文件,有些文件上还有批阅。

    咚咚——

    谢里亚?炀欻揉着太YX,略疲惫道,“进来。”

    褚逸看到桌面上的文件推了推眼镜,温和笑笑,“王子殿下,辛苦您了。不知你找我来是为何事?”

    谢里亚?炀欻摘下眼镜,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上周艾里斯带人袭击学院,那五个孩子没事吧?”

    褚逸先是讶异谢里亚?炀欻知道这件事,而后又儒雅一笑,“王子殿下的消息真灵通。不过,那五个孩子,现在还在康复室里接受治疗。”

    谢里亚?炀欻了然,扬唇笑,“他们身上的魔法精魄拿出来了吗?”

    褚逸猛吸一口冷气,推了一下眼镜,“王子殿下,这些孩子都是东武分队烈士的遗孤……”

    “可他们身上没有学习魔法的资质,留在他们身上只会徒增危险,不是么?”谢里亚?炀欻打断褚逸的话,反问他。

    褚逸知晓谢里亚?炀欻的意思,纵使他多么的不情愿,也不能违抗命令,“属下明白。”

    谢里亚?炀欻这才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浅笑着看褚逸,“部长大人,明天我还你们学生会的会员不太努力工作,有必要换一下了。”

    褚逸一震,“这,恐怕等主席回来后再商议会比较好吧?”

    “褚逸,你别忘了,这主席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谢里亚?炀欻笑着答道。

    褚逸退出去后,眉头紧锁,“得想办法通知季白他们,让他们尽早回来。”

    褚逸本以为谢里亚?炀欻留下来会像以前一样在内部捣乱,捅J个篓子让季白回来收拾,没有想到这一次,他要大换血。

    褚逸匆匆忙忙地走出,没有留意到半蓝在自己走后,入了主席室。

    在意识到不妥后,萧奕就走一路砍一路的空气。现下终于走出那一P云雾萦绕的竹林,而出来后,他们才发现。

    “我们一直在幻境中绕圈子!”墨佳瑶看着幻境破解后,那短短的J十米距离,忽然觉得好心塞。

    “你们快看前面C丛里躺着一个人。”萧燃首先看到昏迷的季白。

    “是主席。”萧奕快步走上前查看。

    墨佳瑶四处查看,而后回到萧燃身旁,摇头说,“没有找到小凛。”

    “她不会丢下主席,自己逃跑了吧。”萧燃脱口而出的话立刻引来墨佳瑶的不满,她立即反驳,“不许胡说,小凛才不是这种人!”

    萧奕第一次赞同墨佳瑶的说法,“我也觉得新会长不会。”

    “那她现在在哪!”萧燃老早就看不顺眼司空凛了,现在他就是一口咬定,司空凛逃跑了。

    “可能在这P森林,我们分头找找。”萧奕并不想有人员伤亡,只希望是最好的结果。

    墨佳瑶第一次提议,“萧燃你留下来照顾主席,我和萧奕出去找小凛。”

    萧燃本来就不想去找什么司空凛,现在不用去,更好。

    “你们小心,注意安全。”虽然是不情愿,萧燃还是出于关心,叮嘱道。

    “嗯。”萧奕冷淡地回答。

    墨佳瑶则是一脸的担忧,“不知道小凛有没有生命危险?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自己?那只千魂蛛现在又在哪里?”

    萧奕一路走来,一路听着墨佳瑶碎碎念,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问:“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墨佳瑶疑H地问道。

    “新会长消失这件事。”萧奕心中有了想法,但是不是很确定,想问问墨佳瑶的看法。

    墨佳瑶相信司空凛绝对不会做出逃跑的事,于是她信誓旦旦地拍X口保证,“小凛绝对不是那种人!”

    看来在墨佳瑶这里得不到有用的建议,萧奕放弃与墨佳瑶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