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章 我要的东西

    翌日清晨,一队身穿骑士装甲的兵马朝着克里顿斯林学院方向在山间丛林快速奔跑而过。路边野花野C上的露珠因整齐有序的马蹄声而震落,染S了土壤。粉紫Se的蝴蝶在早开的花朵上停下,翅膀轻轻翼动着。马蹄声渐渐远离,山间又恢复寂静。

    司空凛在半蓝的帮助下已经大概了解了学生会会长的职责,此时正在会长室享用早餐。而半蓝也暂时成为了她的助手。

    “会长,这些早点合心意吗?”半蓝彬彬有礼,倒有管家的风范。

    司空凛放下牛N杯,拿起餐巾擦嘴,“还好。”她不挑食,吃什么都无所谓。

    放下餐巾后,司空凛想起了司空家的任务,她已经完成了第一项——让所有人知道司空凛的厉害。接下来是要打入内阁,拿到那样东西。

    想到这一项任务,司空凛稍微出神,脑海里浮现出少nv因长期昏迷而苍白的脸。

    若不是当年她舍命一救,恐怕……就没有现在的司空凛了。

    “会长,”半蓝见司空凛没有反应,提高了声音,“会长?”

    “嗯?”司空凛回神,茫然地看着半蓝。只有在这个时候,半蓝才觉得会长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少nv。

    半蓝推了推镜框,公事化地说,“主席说谢里亚?炀欻王子殿下到了,让你去会议室。”

    “哦,好。”司空凛起身往房间里走。

    司空凛打开衣柜,脱下睡衣扔到床上换上克里顿斯亚的校F,别上会长的徽章。然后对着镜子,系上单马尾,摇摇头,及腰的马尾晃了一下。转身拎起椅子上的公文包,往外走出,看到半蓝还在等着,细眉挑了挑,说,“走吧。”

    “是。”

    嗒嗒,嗒嗒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

    司空凛走在前面,前面的走廊有Y光照落折S出的白光,格外耀眼。司空凛下意识地眯上眼,略慵懒地问道,“王子殿下是什么样的人?”

    “会长,等会见到了你就知道了。”半蓝收到王子殿下的暗示,不能透露信息。半蓝心想,应该是和会长相识。

    到了会议室门口,半蓝先行一步,敲敲门后推开大门,让司空凛进去。

    一阵白光后,司空凛缓一会儿才睁开双眸,只见……

    炀欻坐在了圆桌的主位上,季白坐到了副位上。

    谢里亚?炀欻见司空凛进来后热情地起来走过来,展开双手,想要拥抱她。

    “是你?”司空凛到克里顿斯林学院之前恰好碰到被恶兽围攻的炀欻,顺手救下了他。

    “来来,抱一下。”谢里亚?炀欻靠近来,张开怀抱要抱司空凛。

    但,司空凛面无表情地越过他,走到季白旁边的椅子坐下,“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谢里亚?炀欻扑了个空,尴尬地笑着坐回去。

    这时,内阁成员陆陆续续地到了,每个人按照顺序坐好。

    司空凛这才知道内阁成员有谁。在司空凛对面坐下的是褚逸,学术使,等级为魔战级。

    褚逸坐下,司空凛就一直盯着自己看,忽然感到好笑,也看了一眼司空凛,温和地笑笑,“新会长?”

    司空凛点头,紫眸里透露出想要一战的信息,司空凛很想挑战一下他。

    谢里亚?炀欻见全员到齐后,轻咳J声,严肃地环视一圈,“今天我到这里来是有两个消息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听那个先?”说罢眨巴着星星眼看司空凛,“会长大人想听那个?”

    司空凛没有理睬他。倒是季白咳一声后,问,“王子殿下,请问是什么好消息?”

    谢里亚?炀欻坐正身子,双肘放在椅子边上,双手合拢,狡黠一笑,“你们有新任务了,目的地是恶兽魔窟。”

    褚逸闻言皱了皱眉,提出自己的疑H,“去那里要我们做什么?”

    “这就要告诉你们坏消息了,”谢里亚?炀欻搭起腿,一晃晃的,“王宫的血龙鳞被偷了。”

    什么?!

    在场的人都十分的惊讶。

    季白微乎可微地皱眉,王宫向来把守森严,谁有能力在王城下偷走?

    司空凛听闻血龙鳞被偷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东西不应该放在克里顿斯林学院吗?为什么会在王宫里!

    谢里亚?炀欻很满意在座人的反应,勾唇笑,“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萧燃站起来拍着X脯保证道,“王子殿下放心好了,这件事包在我们身上。”

    萧奕和褚逸同时皱眉,褚逸先开口问,“这么确定是在恶兽魔窟?”

    “会不会有诈?”萧奕接着提出自己的观点。

    谢里亚?炀欻摊手,“血龙鳞最后显示的地方就是恶兽魔窟的焰火荒地。”

    焰火荒地……司空凛一滞,不由得喃喃道。

    “不管如何,我们都。”褚逸分析道。

    “你怎么看?”季白扭头看向司空凛,他注意到司空凛在听到血龙鳞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而刚才听到焰火荒地时的反应更大。

    这个时候,大家都注意到司空凛的脸Se有些苍白,都不由自主地想起司空凛的遭遇,都在猜测,当时五岁的司空凛是怎么走到恶兽魔窟。

    “对的呢。会长大人你怎么看?”谢里亚?炀欻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俯下身子,尽可能地靠近司空凛,微微勾起一边嘴角,眼眸里倒映着司空凛错愕茫然的脸。

    咚咚——

    褚逸的食指一下一下地敲桌面,等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这边时,他推推金框眼镜,温雅一笑,“既然如此,我们来商定出发计划吧。”

    其他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了。谢里亚?炀欻笑着坐回去,双手J叉叠在一起,笑着看褚逸,说,“也是呢,早一秒也是一秒呢。”

    司空凛感谢地看向褚逸,褚逸注意到后颔首笑笑,并不多语。

    …………

    谢里亚?炀欻笑嘻嘻地看着即将出发的六人,“你们放心,学院有我坐镇不会出事的。”

    褚逸习惯X地推眼镜框,略犹豫地问季白,“主席,我觉得我有必要留下来。”

    季白太YX的青筋隐隐暴起,十分头疼地摁太YX,“我也觉得。”

    得到同意后的褚逸推推眼镜框,温柔笑笑,然后对大家说,“这次前往恶兽魔窟,前路凶险,途中危险重重,在下认为不能拖累大家,所以,在征得主席的同意下,在下留守学院,适时给各位提供必要的情报。如何?”

    萧奕点头,“褚逸是学术使,的确不适合外出战斗。”

    萧燃遗憾地拍拍褚逸的肩膀,“可惜了,这么好的历练机会你给错过了。”

    “无关紧要,不耽误行程才是最重要的。”褚逸推推镜框,镜P忽地一闪。

    司空凛的瞳孔倏地一缩,又将视线落在谢里亚?炀欻身上,猛地发现这人闪过诡异的笑。

    “你怎么了?脸Se不太好哎。”墨佳瑶已经成为司空凛正式的搭档了,这次出任务她也必须跟着。

    司空凛斜视一眼她,淡淡地说,“没什么。”

    “哦,好吧。”墨佳瑶忽然发现这位搭档不怎么好相处啊,但是……墨佳瑶抿着唇,目光停在司空凛的柔软的长发上,若不是她,自己估计会没有搭档吧。

    毕竟是最后一名。

    “走吧。”季白J代完事情后,瞄了一眼司空凛,直接无视墨佳瑶,径直往前走。

    墨佳瑶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被萧燃逮着了。墨佳瑶一惊,对他做“嘘”的动作。

    萧燃笑嘻嘻地眨眼,然后拍一下她的后背,双手枕在后脑勺先走了。

    “等等我!”墨佳瑶一人落在后面,然后小跑到司空凛身边,自然而然地挽起她的手臂。

    司空凛吃惊地低眸看一眼,又看看一脸开心的墨佳瑶,不知道如何去拒绝。

    季白率先上马,坐稳后,“第一站,奇幻森林。”

    其他人也陆续上马,季白首先策马走。司空凛紧跟其后。其他人跟在其后,墨佳瑶想追上司空凛,被萧燃拦下,他不满地说,“老是跟着那冰山G嘛?”自从被司空凛打败后,萧燃对她的印象就停留在狂傲、冰冷,特别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自已很强,他特别反感。

    墨佳瑶回想起司空凛救她的一幕,知道司空凛只是表面冷漠而已,其实是一个心底善良的nv孩子。

    墨佳瑶扬唇一笑,狠狠地敲一记萧燃的脑袋瓜子,“她是我搭档,不能说她的不是!”

    季白故意慢下来,等司空凛追上后,瞥一眼墨佳瑶,又看回司空凛,说,“如果她不通过考验,我希望你能考虑我的建议。”

    “她会的。”司空凛望着远方,粉唇张合,下意识地回答。

    “希望如此。”

    等季白一行人走的看不见身影后,谢里亚?炀欻勾唇笑着转身,褚逸同样是温和一笑,“王子殿下,有什么吩咐?”

    “哈,”谢里亚?炀欻大步走过去,搭上褚逸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不多管闲事,就是最好的F从。”

    褚逸一直都是温雅笑着,他推一下镜框,“王子殿下说的是。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好好协助王子殿下的。”

    “哼,”谢里亚?炀欻放下手,往前走,走到一半时,他侧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看着谢里亚?炀欻渐远的背影,褚逸推了一下镜框,转身回去,看季白等人模糊的身影,温雅一笑,“王子殿下说的是。”

    褚逸命人关上克里顿斯林学院的大门,自己也转身回去,接下来的日子会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