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章 焰火荒地

    恶兽魔窟中的焰火荒地。

    这里漫天风沙,寸C不生,有的只是熊熊烈焰,随处可见令人难耐的蒸汽。然而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竟然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小nv孩,她有着及腰的紫Se长发,一双紫眸凛冽地看着这P荒漠,蒸汽拂动了她的发丝。

    忽然前方卷起风沙,劈天盖地向她袭来。随着风沙渐近,还可以清晰地听见嗒嗒的急步声。随着nv孩的视线越来越清晰,只见nv孩眼眸里映出一群凶恶的魔兽龇牙咧嘴狂奔而来。

    nv孩的双手握起,手中凝聚起白Se光团,双眸紧盯着魔兽团,倏地双脚离地似箭般飞出,手中的白Se光团即刻变为光波S线,向冲来的魔兽发起进攻,所击中的魔兽当即化作一团黑雾。

    司空家的花园内,绿C如茵,花团似锦,蜜蜂成群,蝴蝶起舞,鸟鸣蝉鸣相互J错,喷泉在日Se下闪闪发光,泉内的锦鲤时不时跃出水面,溅起晶莹的水珠,在日光的照耀下似一颗颗剔透的水晶。

    司空家的房子是一座欧式城堡,有三层高,白墙绿瓦。而司空凛的房间在二楼。

    “小凛,快点下来玩啊。”司空茗在花园里仰首,向MM司空凛的房间Y台下用力地挥手边大喊着。

    五岁的司空凛听到姐姐的声音,立马从椅子上挪下来P颠P颠地跑到Y台,搬来小椅子踩上去踮起脚尖朝楼下的司空茗挥起小手喊,“姐姐,姐姐。”

    司空茗今年八岁,已经学会简单的召唤术,为了快点见到可ai的MM,司空茗借助魔力一跃而起,途中蹬一脚墙壁,翻身落到Y台内。

    司空凛看到姐姐高兴地手舞足蹈。司空茗开心地抱起司空凛举高高,然后又蹭蹭司空凛的小脸蛋,满足道,“MM越来越可ai了。”

    白芷推门进来,一看到司空茗就知道她又从外面进来,溺笑着责备她,“下次不许再这样子,很危险的。”

    “妈妈,妈妈。”司空凛在司空茗的怀抱里伸手要妈妈抱抱。

    “妈妈。”司空茗不开心地努努嘴,“我才抱一会儿MM,你就来了。”分明就是来争宠的!

    “好了好了,”白芷抱过司空凛,又伸手揉司空茗的发心,“季叔叔带了季白来,去看看吗?”

    司空茗得知小白弟弟来了,高兴地蹦起来,“欧耶。”随即兴奋地跑出去后,出了房门后又跑回来,亲亲司空凛才跑开。

    白芷将司空凛抱回书桌前,微板起脸,数落她刚才贪玩的行为,而后又揉她的,“学会了才可以出去玩知道吗?”

    司空凛似懂非懂地点头,然后拿起书本认真地琢磨书上的咒语。

    白芷满意地点头,对于三个nv儿,她总想给她们最好的,想要她们好好学习,学好本领,才能着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等白芷走后,司空凛从书中看到一个浅显易懂的咒语,于是开口念了一段咒语,顿时脚下亮起一个魔法阵,司空凛被吓到了,下意识地喊,“姐姐。”接着,司空凛在原地消失。

    司空凛蓦然出现在大厅外廊,看到了司空茗正想扬起小手叫姐姐时,白芷就从楼梯上下来。看到妈妈身影的司空凛想到妈妈刚才说的话,想要回去好好学习,霎时,她又消失了。

    而司空茗似乎听到了MM的声音,回头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反而是在她对面的季白看到了,他抿唇什么也不说。他不喜欢司空茗仗着比自己大就叫他弟弟,就蹂-躏他的头发,就捏他的脸……

    司空凛再次回到房间内,觉得好好玩,又埋头于书本中,希望再找一个好玩的咒语。她浑然不知自己脚下出现一个紫Se的魔阵。

    大厅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偌大的城堡只有时钟的回声,显得空虚突兀。墙壁上挂着全家福的油画,在暖Se灯光的照耀下,添了一份温暖的气息。

    司空茗瞧了一眼油画,又看去长长的楼梯,也不知道MM有没有感到孤单?想要人陪伴呢?

    司空茗翘起樱桃小嘴,笑着捏季白的,“小白弟弟,我还有一个MM哦,她比你可ai,也比你讨喜,想不想认识她啊?”

    季白扭过脸,显然不想理会司空茗。不过司空茗并不介意,本来还想逗逗他的,然而,想见MM的心越来越急切。

    司空茗手下一顿,什么也不说,转身跑向楼梯入口处,嗒嗒的往上跑。季白觉得奇怪,也跟着跑上去。

    司空凛趴在书桌上,丝毫不觉脚下的紫Se-魔阵越来越明亮。直到司空茗忽然推门而进,“MM!”司空凛才从书中回神,奇异地看着司空茗,“姐姐?”

    司空茗的心跳很快,而且很不安,但在看到司空凛在房间内猛地放松警惕,悬着的心也安定下来。

    下一秒,司空凛脚下的紫Se-魔阵闪亮了起来,强光笼罩着司空凛,数秒过后司空凛就这样消失在司空茗眼前。

    “MM!”司空茗奋不顾身地扑过去,最后只扑到一抹虚影。

    季白在门口也看到司空凛就这样子消失了,转身就跑下楼,撞到了白芷,仰头看到她后,指着司空凛的房间,说,“阿姨,那个小MM消失了。”

    白芷听闻自家nv儿出事了,一惊,连忙跑过去,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司空茗的哭声,白芷更加紧张了,进了房间,就只看到司空茗一人在椅子上哭,泪水鼻涕沾了一脸。

    司空茗看到妈妈来了,心里所有的防线全部崩溃哭得更加难受,她哽咽道,“妈妈,妈妈……MM,MM,不见了……哇……”

    白芷救nv心切,不由得怒吼一声,“别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下子司空茗哭得更厉害了,G脆死死抱着白芷的大腿。白芷无奈只好转身问季白,“你看见了?”

    季白点头,他还认得那个魔阵是来自哪里的,“阿姨,我知道,那个魔法阵是恶兽魔窟里的入口。”

    什么!白芷如遭雷击,整个人僵Y在原地。

    恶兽魔窟中的焰火荒地,白衣nv孩大汗淋漓的站着,先前的魔兽早已消失不见踪影,HSe的沙地上留下一P漆黑的痕迹。一阵风沙略过,掩盖了黑Se的痕迹,扬起了nv孩的裙摆,撩起了nv孩的发丝。

    静默J秒后,nv孩坐到地面上,而后又躺下来,紫眸仰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蔚蓝的天幕下有J只展翅翱翔的魔兽,然而这里的日光闪耀,并不适合长时间睁眼观看。nv孩只好闭眸平息休养。

    突然紫光一闪,司空凛出现在nv孩身旁,nv孩猛地坐起来,紫眸警惕地盯着司空凛,语气不善,“你是谁?”

    nv孩的声音清脆如山泉流过般悦耳动听,司空凛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随即又看到nv孩的长相,惊讶地拿小手捂住嘴巴,“啊。”

    nv孩的眉头微皱,紫眸一紧,手心凝聚起光团,准备随时一击,“你叫什么?”

    司空凛蹲下来,伸手去摸摸nv孩子的脸,内心一阵满足,也笑开了颜,“好q,好软。”

    nv孩霎时松开的手心,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浅褐Se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模样,紫眸一缩,也伸手去摸司空凛的脸,喃喃自语,“呐,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嗯嗯。”司空凛笑着点头,声音软乎乎的,“我叫司空凛,你呢?”

    “哦,”nv孩子又躺下,双手枕在头下,眼里映过一只飞掠而过的魔兽,想起了自己从有记忆开始就在这里生活,什么是名字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有呢?

    “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

    司空凛也学nv孩,在她旁边躺下,声音甜腻如彩Se糖果,“那你也叫小凛好不好?”

    “随便吧。”nv孩闭上眼眸,不愿再说话。

    可司空凛感到新奇,在nv孩旁边喋喋不休,说了许多她的生活。

    nv孩并没有睡着,她一边听着,一边想象。想象外面的世界,想看绿Se的C,粉Se的花,想吹清爽的风,想要有人陪伴……

    猛地,地面一阵颤抖,尘埃纷纷扬起。司空凛不知所措地坐起来,茫然地看四周,只看到千米远外风沙滚滚,直向这边B来。

    nv孩直觉为风暴来了,二话不说翻身起来,拉着司空凛就向前跑。

    两个小nv孩在一P荒漠化的土地上奔跑,风刮起了沙子,让她们睁不开眼睛。nv孩只能凭感觉拉着司空凛逃跑。直到跑到尽头,底下是百米深的峡谷。nv孩回头一望身后竟然是成群的魔兽。

    可刚刚经历一场恶战的nv孩早已没有精力再去应付,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魔力甚是微弱的司空凛。眼下nv孩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只想着如何能够安全脱身。

    司空凛无助地看着nv孩,这才发现nv孩身上都是伤,有新的,也有旧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nv孩握紧司空凛的手,目Se沉静,问她,“怕吗?”

    司空凛轻轻摇头,虽然内心里害怕得要死,可是又因为有nv孩在,所以她浅笑着回答,“不怕。”

    但nv孩还是注意到司空凛回答的声音都发颤了,抿着唇,额际冷汗直冒,可她依旧很冷静,“相信我,等会我说一二三,然后一起跳下去。”

    司空凛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坚毅地点头。

    “一、

    二、

    三,

    跳!”

    nv孩拉着司空凛转身纵身跃下峡谷,而追来的魔兽在峡谷边缘徘徊,怒吼。

    nv孩快速地贴近墙壁,拉着司空凛往下跑,急速的奔跑,司空凛一下子没有跟上节奏,往前一扑,扑倒了nv孩,两人抱成一团滚落。然而在滚落的过程中,nv孩拼命护着司空凛,不让她受伤。

    然而幸好不到数秒她们就到了平地,两个nv孩晕乎乎地四肢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