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总裁爹地太傲娇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61章 自己有什么事情忘记干了

    其实叶安安也知道小包子吃不了多少,心里也有预期说小包子吃了一两口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这孩子这么给自己面子,愣是吃了小半碗,欣W的笑了笑,收拾了一下桌子,也不想L费粮食,直接把剩下的面条都给吃掉了。

    “妈咪,你给我讲睡前故事吧?”小包子手里抱着一本书,探出头在楼梯上面往下喊着。叶安安恰好从厨房里面收拾完出来,chou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也没有拒绝小包子的这个请求,走上楼接过小包子的故事书,牵起小包子的手。

    叶安安搬了张椅子到床的边上,书放在腿上,撇了眼还站着的小包子。“乖乖躺好,我就开始给你讲故事了。”

    的就冲到了床上,躲进被窝里面,露出两个眼睛看着叶安安,含含糊糊的回应道:“我躺好了,妈咪你讲故事吧。”他之前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里面都是这么演的,他那个可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给他讲睡前故事了,可是他的爹地太忙了,管家他们又已经下班了。

    叶安安揉了揉他的脑袋,翻开了小包子给自己的书,给他念了起来。整个房间里面寂静的只有叶安安讲故事的声音,无比的安详和宁静,小包子先是很认真的听着,慢慢的这个眼P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一耷一耷的。

    只能迷迷糊糊之间回应着叶安安的话,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着什么,不过从他嘴角的那个幅度来看,估计是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叶安安念到快要结局的时候,才抬头看了一眼小包子,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腿还不老实的搭在外面。

    叶安安放轻自己的动作,把书放到的床头,站起来轻轻的抓着小包子的腿,放到了被子里面,垫着脚尖拿到了空调的遥控器,调高空调的温度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间,关上房间的门之后,才直起有些发酸的腰揉了两下。

    她总觉得好像已经忘了什么事情,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拍了拍健忘的脑袋,想着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先回房间收拾一下吧,下午回来的时候,那么着急的换衣F可是把房间给弄得乱七八糟了。

    等下…下午回来!叶安安瞳孔猛地一张,总算是想起来自己有什么事情忘记G了,她下午回来的时候是想要和历瑾堔说自己要出国拍戏的事情啊,只是一回来就去参加宴会了,宴会上又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倒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在脑后了。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了,都这么晚了去打扰历瑾堔是不是不大合适?叶安安有些犹豫,可是要是今天不说的话,明天下午的时候就要把机票和行程什么定下来了,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够碰的上历瑾堔。

    犹豫之下,叶安安还是决定去告诉历瑾堔,绕着路到了历瑾堔的书房门口,看到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知道历瑾堔应该还在办公,自己也不算是打扰了他睡觉,走到书房门口,手扬起来要敲门的时候。

    觉得自己这么大半夜的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来找历瑾堔好像也不大合适,还是得找到一个借口切入才行。叶安安收回了自己的手,站在走廊上冥思苦想了一会,还是去了厨房。她实在也是想不出什么别的借口了。

    她记得历瑾堔在宴会上也没有吃多少东西,正好给历瑾堔煮一碗夜宵吃,也好开口讲这件事情。虽然说等到明天下午要定行程的时候,历瑾堔身为公司的老总,肯定是会被告知这件事情的,可是她就是有这么一个预感。

    要是自己出国的这件事情不是由自己告诉历瑾堔,而是由公司通知的话,她和历瑾堔本来就有些僵Y的关系会更加的恶化,而且自己除了是新耀的艺人之外,还是历家的…佣人,出行什么的还是得和主人家J代一下的吧,至于小包子那边,明天再和他说也不是来不及。

    叶安安到厨房捣腾了一碗和刚才给小包子做的差不多的面条,只是比给小包子的又多了一层R末和香肠,看上去是配料十足,而且Se香味俱全,叶安安满意的点了点头,把面条还有筷子放到了托盘上面。

    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叶安安才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的一个系列行为是不是有些多余了,历瑾堔这么忙,哪里有功夫管她一个小艺人的事情啊,至于历家这边,也只要和管家去请一个假就好了啊。

    这么想着,叶安安开始打退堂鼓了,后退了J步,准备要回房间了,这个时候,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历瑾堔还是在宴会上的那一套衣F,疑H的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端着面条的叶安安,也没有讲话。

    叶安安和历瑾堔质问的眼神对上,有些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看着历瑾堔指着面条说道:“我看你晚上在宴会上面好像没有吃什么东西,就去给你下了一碗面。”

    历瑾堔皱起眉头看着叶安安,撇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冷言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让我吃夜宵?”

    叶安安也觉得有些尴尬,G笑了两声。“那,那我自己吃吧,你是要回房间睡觉了是吧,去吧去吧,我也马上就回去了。”叶安安觉得这个气氛实在是诡异,有点无与L比的回复着历瑾堔的话,扭头就要走。

    也没有走出多远的距离,就被历瑾堔给出声叫了住。“等一下,端进来吧。”说完也没有等叶安安转身,已经回到了书房,不过书房的门给叶安安留着了,叶安安迟疑了一会,小跑着追了上去。

    也难为她这么跑动之间,面条的汤居然没有滴出来,恭恭敬敬的把筷子递给历瑾堔,在历瑾堔接过了之后,双手J叠的放在肚子上,站在一边看着历瑾堔。

    “面条送到了,你可以走了。”历瑾堔夹起一筷子的面条,撇了眼身边的叶安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