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无双贵公子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6章 自不量力

    曹坚带着陈欢和韩清雪径直上了二楼,只见正对楼梯的一间大厅里正开着门,大厅中央围满了人,喧哗议论声不绝于耳。

    从这帮人华贵的衣着来看,这帮人身份不低,而且大部分都是些年轻人,多半是些富二代、世家子之流。

    一旁站着J个身形壮硕,穿着蓝Se外套的工作人员,地上摆放着一座切割机,切割机下面铺着防水膜,残留着一些积水和碎石。

    赌石?

    陈欢挑了挑眉头,立马便判断出这帮人是聚在这里赌石。

    作为君许珠宝的负责人,他以前也没少参加这种活动,只不过跟这种小打小闹不同的是,他和国内J家大珠宝商的老总聚在一起赌的都是五六百万起步的石头。

    走进大厅,陈欢便看到大厅临时搭起的案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青褐Se的原石,大多都是保龄球或者篮球般大小,偶有一两块大一些的,也不过行李箱般大小。

    一群人围在这些原石跟前议论纷纷,时不时用手指点,猜测着哪块能见绿,哪块能大涨。

    韩清雪从没来过这种场合,也从没见过这么多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神情间闪过一丝拘谨,心里蓦地有些自卑,气势上不觉矮了半截。

    以她的家庭出身和现在的社会地位,跟这帮人着实还差得远。

    “韩总,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先去跟杨大少打个招呼!”

    曹坚示意韩清雪和陈欢别再上前,站在原地等候,自己则跑到了人群中一个身着酒红Se西F的男子跟前,低声说道,“杨大少,我跟你说过的韩总过来……”

    “让他们等着!”

    杨舜没等曹坚说完,便没好气的打断了他,转头冲身边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骂道,“你不是说这块石头能开出玻璃种吗?怎么垮了?!”

    “这个……这个不应该啊,像这种P壳含Se的H梨P赌涨率很高的啊……”

    中年男子面Se泛白,有些紧张的说道。

    “废物,这次我自己来!”

    杨舜怒骂了一声,接着眼睛仔细的扫着台子上的一块块石头,随后他眼前一亮,指着台子中间一块T型硕大,P壳黝黑的黑乌沙料子说道,“它,就它了!”

    他话音一落,众人顿时哗然一P,他们同样也都觉得这料子好,出绿的J率很大,但是同样,价格也十分的高昂,而且因为没开窗口,所以一直没人敢出手,见杨舜选下了这块料子,好多先前犹豫的人暗自懊恼,后悔没早下手。

    “杨大少好眼力啊!”

    主办方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管事立马讨好的冲杨舜竖着大拇指笑道,“这可是我从老帕敢场口弄来的上等好料!标价两百二十万,既然是杨大少要,那我就给您抹个零头,凑个整,两百万!”

    杨舜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切吧!”

    “切了就垮了!”

    这时杨舜身边突然悠悠响起一个不大的声音。

    他眉头一蹙,有些恼怒的转头一看,只见他旁边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帅气男子,正是陈欢。

    陈欢见到赌石心中也不由有些痒痒,忍不住凑上来看了眼这批石头,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批石头有些差强人意,哪怕是杨舜选中的这块表P品相相当不错的黑乌沙,也不过是徒有其表,内里根本没多少绿。

    “你说什么?!”

    杨舜眉头一蹙,有些恼怒的冲陈欢喝道,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放眼整个平江,还没人敢如此咒他?!

    站在杨舜身旁的曹坚同样也听到了陈欢的话,见陈欢竟然擅自凑了过来,而且还说出这种丧气的话 ,他神Se瞬间一变,吓得脸都白了。

    好在这时八字胡突然冲杨舜喊道,“杨大少,麻烦您来划个线吧,我们好根据线来解石!”

    杨舜这才没跟陈欢计较,冷哼一声,转身朝着那块黑乌沙走去。

    曹坚急忙拽了陈欢衣袖一把,急声道,“我不是让你在那边等着呢,你怎么过来了?而且你怎么还胡言乱语呢?差点惹恼了杨大少!”

    “我没有胡言乱语道!”

    陈欢淡淡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

    “陈欢?谁让你过去的?!”

    韩清雪此时才发现方才站在自己身后的陈欢竟然不知何时走到了人群中,立马恼怒的呵斥一声,接着快步上前,抓着陈欢的胳膊没好气的把他拉了回来,沉声喝道,“你什么都不懂,上去瞎看什么,惹恼了人家怎么办?!”

    我不懂?!

    陈欢不由摇头笑了笑,想当初他跟着缅甸“玉王”学断石的时候,这帮富家子还不知道在哪打架泡妞呢。

    “轰——吱——”

    这时一阵巨大的机器运作声响起,杨舜在那块黑乌沙中间划好线后,J个工作人员便启动切割机解起了石头,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白Se的粉末从锯条中迅速迸出,形成了一道白雾。

    围观的众人一边捂着嘴,一边睁大了眼睛满脸期待的盯着这块原石。

    “出绿了!”

    人群中突然有个富家子兴奋的喊了一声,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石头外缘的一抹青绿。

    众人闻言更加的激动,期待着今天能大开眼界,杨舜脸上也闪过一丝得Se,不自觉的挺了挺X脯。

    随着锯条越来越深入,切割声音也越来越刺耳,咔吧一声,整块石头瞬间一分为二,露出了两个灰白Se的切面,仅仅外围带着半圈窄窄的青绿Se,是常见的油青种,而且还带有裂痕,根本无法取料,十足的废料。

    “垮了?!我的天,这么好的料子竟然垮了?!”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显然也不可置信,有人失落,同样也有人幸灾乐祸。

    杨舜瞬间也脸Se剧变,急声道,“这怎么可能?解,再解!”

    工作人员赶紧按照他的吩咐将剩下的两半石头解成四份,然后又将这四份解成了八份,仍旧只见灰白Se的切面,不见丝毫绿Se,可谓垮的彻底。

    “垮的这么厉害,白瞎了这副品相了!”

    “幸亏我稳得住,刚才没出手!”

    “这次可赔大发了啊!”

    人群议论纷纷,皆都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出手。

    杨舜脸Se铁青,握着的拳头微微发颤,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知道,这石头是自己选的,也没法往人家八字胡头上赖。

    一旁跟着他的中年男子也满脸苦相,没敢说话。

    经过这次教训,杨舜再没敢贸然出手,站在一旁看着别人选石解石。

    曹坚见杨大少选的石头垮掉,知道杨大少定然内心恼怒,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跟韩清雪商量道,“韩总,杨大少赔了钱,这会儿心情肯定不好,要不我们改天再来吧……”

    韩清雪抿了抿嘴唇,没有答话,有些不甘心,因为她知道,像她们这种小公司,接触杨舜的机会并不多,这次要是谈不上,下次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可能到时候代理权早就被别人抢走了,但是她也不好意思坚持让曹坚帮忙,说不定会害的人家上去挨顿骂。

    “改什么改,现在杨大少赌石赔了钱,而我们是来跟他合作,给他送钱的,所以现在谈生意正是时候!”

    陈欢笑眯眯的冲曹坚说道。

    “是啊,曹经理,到时候要是我们跟杨大少谈成了,肯定少不了你的红包!”

    韩清雪也急忙说道。

    曹坚咬了咬牙,说道,“那好吧,你们稍等!”

    说着曹坚转身再次走到了杨舜跟前,弓着身子讨好道,“杨大少,韩总还在旁边等您呢,要不……您先见见她?”

    杨舜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道,“行,让她过来吧!”

    他爸时常嘱咐他,做生意最讲究的便是诚信,所以既然他答应了人家见面,自然得见一面。

    “好嘞!”

    曹坚面Se一喜,急忙转头冲韩清雪招了招手。

    韩清雪神Se一振,赶紧整理了下衣F,迈步走了过去,陈欢也不动声Se的跟了上去。

    “杨总,您好,我是韩清雪!”

    韩清雪到了跟前冲杨舜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伸出手作势想跟杨舜握手。

    但是杨舜压根没有理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两只眼睛仍旧好奇的打量着台子上的原石,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你们是什么公司来着?”

    韩清雪赶紧挺了挺身子,自信道: “云海市清雅美颜!”

    “云海?”

    杨舜闻言微微一怔,这才转头扫了眼韩清雪,看到韩清雪精致的容颜后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恢复如常,继续转头望着那堆原石,笑道,“去云海做化妆品,给陈彻当P灰吗?!”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有些愤恨,他们杨家之所以放弃奢菲儿,就是因为G不过陈彻创办的万生源。

    韩清雪闻言脸Se变了变,有些无言以对。

    “你们公司年销售额是多少?”

    杨舜语气平淡的问道。

    “嗯……”

    韩清雪顿时有些紧张,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说道,“去年,去年一年是八百万……”

    “多少?!”

    杨舜突然嗤笑了一声,转过头满是讥笑的望着韩清雪问道,这一年的销售额,都不够他买辆跑车的。

    韩清雪顿时被他这嘲讽的语气问的有些难堪,咬了咬牙,Y着头P说道,“杨总,我知道我们公司规模小,但是……”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你走吧!”

    杨舜忍俊不禁,一边笑着一边转过头嘲讽道,“真是笑死老子了,天底下不自量力的人还真是多,P大点的公司都敢来找我谈生意了!”

    韩清雪瞬间满脸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她一个nv生被人如此当众羞辱,想死的心都有了,眼眶中都不由隐隐溢出了泪水。

    “可不是,天底下自不量力的人着实不少!”

    这时韩清雪身后的陈欢突然冷哼一声,一步护到了韩清雪身旁,望着杨舜不紧不慢的讥讽道,“你这种连原石都不懂的蠢货都敢来这里赌石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来谈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