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15章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所有人都匆忙的离开了,花园内,只能听到风吹动花瓣的声音。

    腓腓愣了好一会儿,才喃喃的说道:“郁澈,我们,好像被发现了哎。”

    郁澈见她懵懂的小模样,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她软软的脸蛋儿,有些不满:“你就只关心这个吗?”

    腓腓抬头看着他。

    郁澈笑着说,“刚才,我吻你了。”

    腓腓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唇,她抿着唇,因为身高的原因,她仰着头看他。

    郁澈低下头,与她对视,声音温柔,“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了。”

    腓腓问:“吻一下就是女朋友了吗?”

    郁澈低声道:“难不成,你还想要更深层次的证明?”

    腓腓被他说的一张小脸涨得通红,骂道:“郁澈,你流氓。”

    说完,转身往举行庆功宴的方向走。

    郁澈哪里肯让她得逞,长臂一伸,从身后拉住她的衣领,将她拽了回来。

    腓腓整个人被郁澈圈在怀里,显得愈加娇小了。

    腓腓在郁澈的怀里抬头看他:“干嘛?”

    郁澈说:“你还没答应我呢。”

    腓腓咬着唇不说话。

    郁澈说:“父母都知道了,你必须给我个名分。”

    腓腓:·······

    一个大男人,居然往她要名分。

    郁澈见腓腓不说话,低头又要吻下去,“答不答应,嗯?答不答应?还想跑?说,答不答应?”

    腓腓被郁澈整个人圈在怀里,动又动不了,躲也躲不开,只好求饶:“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

    郁澈却并没有打算放开她,他一只手捏起腓腓的下巴,垂眸看着她,腓腓被他看的有些害羞,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就像蝴蝶的翅膀。

    郁澈眼神一沉,声音暗哑,他说:“腓腓,你真漂亮。”

    腓腓心想你也好好看啊,只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已经被郁澈吞进了进去。

    这次的吻跟刚才的不一样,如果说刚才是浅尝即止的话,那么这次就是细细品尝了。

    腓腓没接过吻,但是男人似乎对这个有种天生,无师自通的天性,察觉到腓腓在自己的怀里越来越软,郁澈好心情的勾起唇角,亲着她的嘴角低声道,“小傻瓜,换气。”

    半个小时后,腓腓重新换了一条玫红色短款小礼服,小巧漂亮的耳朵上带着同色系的海星款式的耳钉,调皮可爱又不失优雅。

    她挽着郁澈的手一出现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天之骄女,说的就是腓腓这种女孩子。

    唐软兴奋的握着谢允儿的手臂,“允妃,陛下今天好漂亮啊,啊啊啊,我都忍不住想跟她交往了。”

    谢允儿白她一眼,“陛下不是一直很漂亮吗,你今天才知道啊。”

    唐软:“今天尤其漂亮啊。”

    谢允儿问:“这几天赵子昕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唐软说:“好好的提她干什么,晦气,那女人脑子就是有病,这几天一直给我打电话,居然让我带她来庆功宴,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谢允儿说:“她也给我打了,也是想要让我带她来这里,我觉得她是不是想来这里傍个大款什么的啊?”她说着,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这里的人,除了咱们几个同学,跟其他的几个运动员,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啊。”

    唐软点点头:“那倒也是,这么想着,那女人还真不简单。”

    谢允儿赞同的点头。

    腓腓跟众人打完招呼,端着一杯香槟朝这边走了过来。

    腓腓:“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唐软:“说赵子昕那个女人呢,陛下这几天你有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腓腓点了点头,心想她不但给我打了电话,被我拒绝后,还亲自去游泳馆拦过我呢,她喝了一口香槟,点了点头:“恩怎么了?也给你们打过?”

    唐软于是就把这事跟腓腓说了一遍,又说了自己的猜想。

    腓腓冷笑了一声。

    这个赵子昕未免太高看她自己了,他们这种阶层的人,如果不是有人领路,就像赵子昕那种女人,连这个阶层人的玩物都不配做。

    腓腓倒是没在意这些,她想自己作死,就作吧,她可没那么好的心来拦着。

    很快三个人就换了话题,谢允儿用胳膊肘轻轻动了一下腓腓,低声问:“陛下,你跟郁学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腓腓有些不好意思:“什么什么时候。”

    谢允儿说:“你还装傻,我们明明都看到了,对吧软妃。”

    唐软狂点头。

    腓腓:“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喽,我们刚刚确定关系。”

    唐软问:“所以,你们感情的升温,就是在澳洲的时候吧?”

    腓腓点了点头:“算是吧。”

    这时候,郁澈端着一杯香槟走过来,先朝唐软跟谢允儿两个人笑了笑,又对腓腓说:“栾教练在找你。”

    腓腓把酒杯递给郁澈:“那我过去一下。”

    腓腓离开后,唐软跟谢允儿目露凶光的盯着郁澈。

    郁澈笑了一下:“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唐软:“大神,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大神,我就会对你客气,如果你以后敢对陛下不好,你将会被我拉入黑名单,然后会被我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谢允儿用同样的语气说道:“对,狠狠的摩擦,我可告诉你,我们软妃可是学过武术的,女子散打冠军。”

    唐软举了举自己的小拳头。

    郁澈笑道:“没想到,我离开后,腓腓居然交到了你们两个好朋友。”

    唐软:“你离开后?”

    郁澈说:“腓腓没有跟你们说过吗?你们都是我的后辈?”

    唐软跟谢允儿异口同声道:“哈?”

    郁澈骄傲的挑了挑眉:“这个事情,还是让你们陛下亲口告诉你们吧,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你们之前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关系会这么好?”

    虽然郁澈从小在外人面前就比较高冷,但是他这个人从小聪明,很多事情看的比谁都清楚明白,就比如一些女孩子之间的塑料姐妹花的情谊。

    但是他也看得不出来,腓腓跟唐软还有谢允儿三个人,完全不是这种关系。

    她们之间是真的铁。

    唐软说:“我先说,我跟陛下其实是在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从小挑食,所以虽然已经上了初中,但是我长得又瘦又小,我爸妈那时候正在创业,就把我扔给了爷爷奶奶,我奶奶特别重男轻女,每次无论有什么好吃好玩儿,都给我大伯家的哥哥弟弟,我本来就挑食,后来就有些营养不良,所以就成了一些人欺负的对象,一开始的时候,她们只是骂我几句,或者嘲笑我几句,后来我妈妈知道我奶奶对我不好,于是就把我接回了新房子里,请了保姆专门照顾我,每个月也会给我很多零花钱。”

    “有一次我去买东西的时候,被其中一个校霸看到了,她们就抢我的钱,我不给她们就动手打我,那次她们在学校后面动手打我的时候,被陛下碰到了,于是陛下录下了她们打我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后来那些人就勒令退学了。”

    郁澈点点头:“怪不得,这确实是腓腓能干出来的事情。”

    唐软忙点头:“嗯,陛下好厉害的。”

    郁澈笑着看向不远处正被几个人围在一圈的腓腓,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谢允儿说:“我跟陛下认识就简单多了,我们是在游泳馆认识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子长得好漂亮啊,我一定要做她的朋友,这样就可以天天和她在一起了。”

    郁澈:······

    这是个情敌,得小心。

    庆功宴结束后,腓腓跟郁澈算是真正的在一起了。

    两家父母倒是没有过多的干涉,毕竟两个孩子都还小,干涉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倒是穆延霆,没事就在家骂郁澈几句小混蛋,说他拐跑了他的小棉袄。

    在澳洲举行的世界女子游泳锦标赛让腓腓名声大噪的同时,也让腓腓更加的忙碌了起来。

    各种大小型的比赛,再加上比之前更紧凑的训练,腓腓甚至连学习的时间都被压缩了一些。

    不过虽然这样,跟郁澈见面的时间倒是没有少。

    因为腓腓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国家队,她留在了俱乐部,虽然机会没有那么多,但是更自由一些。

    甚至是以后腓腓每一次的比赛,都能见到郁澈的身影,他或者是坐在观众席上,或者拿着摄像机,跟众多记者站在一起,只专注的拍腓腓。

    有一次,腓腓进郁澈的办公室,在他的办公室内发现了一张辞退书。

    她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到了上面的“赵子昕”三个字。

    她倒是没多想,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吃饭的时候,反倒是唐软先提起了这件事,她说:“陛下,你知道吗?我听贺宇凡说,赵子昕被俱乐部给开除了。”

    腓腓淡淡道:“是吗?”

    唐软点点头,她看着郁澈:“嗯呢,大神,这件事,你应该也知道的吗?”

    郁澈给夹了一块鱼肉给腓腓,笑道:“对,我上午的时候已经签字同意了。”

    谢允儿咬着筷子问:“问什么被开除了呀?”

    唐软吐槽道:“不干正事,本来就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名气,却嫌弃俱乐部不给她安排广告代言,我感觉她是想钱想疯了,俱乐部不满足她的条件,她居然为了拿到什么代言去主动卖身,结果被人老婆给抓了个正着,你说恶不恶心?据说当时闹的特别难看,本来她游的就一般般,又不肯安分守己,出了这种事俱乐部哪还能要她啊?她算是彻底的毁了。”

    唐软说了几句,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谢允儿问:“陛下,备战奥运准备的怎么样了?”

    腓腓吃着牛肉,指了指郁澈。

    那意思是,这件事问郁澈就好了。

    果然,郁澈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都准备好了,到时候要不要帮你们两个人也准备两张机票,一起去看?”

    唐软跟谢允儿都有些心动。

    唐软:“不会打扰到大神跟陛下的二人世界吧?”

    郁澈看了眼腓腓,她正在跟盘子里的牛排作斗争,他嘴角微勾,把自己的那份端到腓腓面前,声音温柔,“吃我的,我的已经切好了。”

    唐软捂住脸,没眼看,“不经意的撒狗粮,最为致命。”

    郁澈都被她们吐槽习惯了,也不反驳,继续道:“没关系,比赛期间,腓腓一般都待在酒店。”

    唐软嘿嘿笑了笑:“这个,机票就算了,因为我有一起要去的人选了。”

    谢允儿瞪眼看她:“软妃,你居然敢抛弃我?!”

    唐软继续嘿嘿嘿的笑:“这个也不能说是抛弃,美男在怀,我也不好拒绝,你说是吧?”

    谢允儿朝她翻了个大白眼。

    郁澈完全不在意两个人的胡言乱语,给腓腓夹了一只虾,叮嘱道:“多吃一点,最近联系太苦了。”

    腓腓笑道:“为了奥运冠军,苦点不怕。”

    郁澈伸手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

    谢允儿跟唐软是真看不下了,双双抓起包,准备遁了:“那个,我们两个就不残害自己这双眼睛了,先走一步了。”

    对于她们的反应,郁澈跟腓腓两个人早已经习以为常,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吃完饭,郁澈打算送腓腓回学校,不过今天晚腓腓吃的有点多,两个人手牵着手在马路上溜达。

    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郁澈侧头看她。

    眼神比天空的月亮还要温柔。

    腓腓抬头朝他一笑,“干嘛这么看着我?”

    郁澈停下,拉着腓腓的手,两个人面对面,站在温柔的月光下,他说:“腓腓,等奥运会结束后,我们就订婚吧。”

    腓腓有些吃惊:“那么快啊?”

    郁澈笑道:“不快了。”

    因为我已经等不及,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他说完,低头在腓腓的头顶印下一吻,心想,等他求婚的那一天,一定要让全世界的人一起见证。

    腓腓十九周岁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便一直保持着鼎盛的时期。

    一举拿起女子二百米跟女子四百米自由泳冠军,之后参加的三届奥运会,一次次打破了之前的世界纪录。

    一直到退役,她都是世界女子二百米跟女子四百米自由泳的世界纪录的保持着。

    腓腓第三次站在奥运会的领奖台上的时候,郁澈当着全世界的面,跟腓腓求婚。

    当腓腓握着奖牌,仰着头,迎接郁澈的吻的时候,整个游泳馆都沸腾了,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激动的为两个人送上祝福。

    一吻结束后,两个人额头相抵,郁澈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腓腓:“都知道什么?”

    郁澈笑道:“都知道我爱你。”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