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爱入深海,薄情不负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14章 国民闺女

    在澳洲玩了两天,栾教练就开始打电话催腓腓回去了。

    腓腓现在在国内的热度,完全超过了任何一位女明星。

    俨然成了国民闺女。

    俱乐部其他几个股东,也不想错过这次赚钱的机会,想要腓腓接一些代言跟广告,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郁澈否决了。

    先不说腓腓会不会同意做这些,即使腓腓同意,恐怕穆叔叔跟许阿姨也不会同意。

    腓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些不解的问郁澈:“我现在开始摇钱树啊,你居然推了?”

    郁澈看她一眼:“我差这点钱?”

    腓腓瘪瘪嘴:“你帮我推了这些广告跟代言,其他的股东得心疼死了吧?”

    郁澈说:“我帮他们赚钱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说心疼。”

    腓腓感叹了一声说:“不过也幸好你帮我推了,但是教练说我明年我可能要进国家队,到时候接广告跟代言,都是集体接的,我不喜欢的话,怎么办啊?”

    郁澈说:“这个简单,签约的时候,先把条件跟队里说明白,实在不行,你留在俱乐部就是了。”

    腓腓摇摇头:“教练的意思是让我签国家队,那里的机会比较多。”

    郁澈说:“嗯,你自己做决定就好。”

    腓腓:“后天我爸爸要给我举行庆功宴,你来不来呀?”

    郁澈低头看她,眼神温柔:“你想不想让我去?”

    腓腓笑嘻嘻的:“不想呀。”

    郁澈伸手捏她的鼻子:“这可由不得你。”

    庆功宴就在锦园举行。

    说是庆功宴,其实就是普通的家宴,唯一的区别就是,腓腓邀请了几个好朋友,又邀请了一起去参加比赛的队长跟几位队员。

    虽然这些人都已经知道了腓腓的身世,但是汽车真到开到锦园的时候,还是被锦园气派给震惊了。

    唐软拉着谢允儿喃喃道:“允妃,这就是传说中的锦园吗?咱们陛下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谢允儿端着香槟,点了点头:“现在知道陛下为什么一直都那么自信了吧?”

    唐软赞同的说道:“果然是我们陛下啊,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谢允儿:“瞧你那点出息,我还是觉得陛下这次游的是真漂亮。”

    唐软:“那当然,唉,陛下呢?我们去找她吧,刚才给她打电话,她说在主楼,可是哪个是主楼啊?”

    庆功宴是在另外一个栋别墅举行的。

    谢允儿有点为难:“这地方太大了,我怕自己迷路,我方向感不行,要不我们找个佣人带我们去吧?”

    唐软点头:“也是,我也挺怕迷路的,那样多给陛下丢脸啊。”

    于是两个人去找了个女佣,带着她们去主楼。

    腓腓确实是在主楼,这会儿人还没到期,也还没到开始的时间,腓腓就躺在床上玩游戏。

    楼下穆延霆跟许念安正在会客。

    虽然庆功宴在另外一栋别墅举行,但是几个亲戚先过来,自然是要先来主楼的。

    腓腓玩着游戏,时不时的侧耳听楼下的动静,郁澈说姜阿姨跟郁叔叔也会过来,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主楼。

    腓腓这么想着,觉得游戏都没之前那么好玩了。

    她退出游戏界面,正要给郁澈打电话,郁澈的电话刚好打过来。

    那边压着声音:“到窗户这里。”

    腓腓愣了一下,然后赤着脚下床,跑到阳台上。

    腓腓的房间在二楼最东边的那一间。

    除了许念安跟穆延霆的主卧,腓腓的卧室是这栋别墅里面阳台最大的那一个,也是阳光最足的那个,视野也好,站在阳台上,就能俯视大半个锦园。

    楼下就是后花园。

    后花园里面,栽满了红玫瑰。

    都是穆延霆为许念安亲手栽下的。

    所以腓腓有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是被自己爸妈的狗粮给喂大的。

    腓腓跑到阳台上,就看到郁澈正站在一片红玫瑰里面,朝着头,朝她微微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腓腓居然突然想到了一个词:人比花娇。

    腓腓对着手机说道:“你等着。”

    说完换上了鞋“蹬蹬蹬”的跑下了楼。

    许念安正在招呼客人,见到腓腓从楼上下来,朝腓腓招招手:“腓腓来,跟长辈们打个招呼。”

    腓腓笑着走过去,礼貌又乖巧的一个个打招呼。

    打完招呼后,许念安问:“宴会要开始了吗?”

    腓腓笑道:“嗯,快了,我想先过去。”

    许念安点点头:“去吧,不要怠慢了人家。”

    腓腓于是又一一跟客厅内的人道别,转身欢快的跑了出去。

    姜初晴看着腓腓的背影,“只是羡慕你。”

    许念安笑道:“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比她的那个哥哥都皮。”

    姜初晴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女孩子的皮,跟男孩子怎么能一样呢,男孩子皮,那才是真皮,不过,腓腓这次可真是给你争光了,心里是不是特骄傲吧?”

    许念安笑着点头,倒是没有否认。

    姜初晴笑着低声问道:“你看我们家小澈怎么样?”

    许念安同样低声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姜初晴:“就凭你们家穆延霆,能看不出我们家那小子的心思?我跟你说,我可是认准了腓腓这个儿媳妇的,行不行,你给个准话,如果可以,我就让郁骁来提亲了,咱们先把事情给定下来,先订婚,等他们什么时候想结婚了,随时都可以结婚。”

    许念安笑道:“你怎么这么着急呢,两个孩子还不到二十岁。”

    姜初晴笑道:“腓腓那么优秀,我不着急,有的是人比我还着急,你就等着吧,这次庆功宴,恐怕整个帝都的有为青年,都会盯着腓腓呢。”

    许念安被她逗笑:“你说的也太夸张了。”

    姜初晴道:“我可一点都没有夸张,你也不看看现在网络上都是怎么夸腓腓的。”

    许念安笑了笑:“我看啊,就你夸的最厉害,不过只要两个人孩子喜欢,我倒是乐见其成。”

    有许念安这句话,姜初晴算是放心了,“那就行。”

    腓腓坐在后花园秋千上,郁澈站在她的身后,轻轻帮她推着。

    腓腓有些不满意,回头跟他说:“郁澈,你把我推高一点。”

    郁澈笑道:“小心摔着。”

    腓腓踢着小腿:“我又不是小孩子,快点快点,推高一点。”

    郁澈笑了笑,“那你抓好了,我可要用力了。”

    腓腓点点头:“嗯,要很高很高的那种。”

    话音刚落,郁澈猛地用力,将腓腓往前一推。

    腓腓抓紧了秋千,两条腿使劲儿往前蹬,高兴的喊道:“哇哦——”

    “高一点。”

    “再高一点。”

    “哇哦,好高啊郁澈。”

    郁澈见她那么高兴,揣着兜转到前面。

    腓腓笑着喊道:“郁澈等会你也来玩儿吧。”

    还没说完,只听到:“砰!”的一声。

    腓腓扬在半空中的脚踢在了郁澈的脸上。

    “郁澈!”

    腓腓连忙从秋千上跳下来,跑到郁澈的面前,“你没事吧?伤到你哪里的?”

    郁澈摸了摸额头,“没事,碰了一下而已。”

    腓腓盯着他额头:“好像破皮了。”

    郁澈笑道:“没有,怎么可能破皮,只是碰了一下而已。”

    腓腓:“你等着我去楼上拿创可贴。”

    郁澈拉住她:“真的没事,没有破皮。”

    腓腓:“你等着,我马上就下来了。”

    为了不惊动客厅里的客人,腓腓从偏门进了别墅,然后到自己的卧室,拿了创可贴,又跑回花园。

    郁澈看着她手上拿着的卡通图案的创可贴,伸手指着笑道:“你确定,真的要给我贴这个?”

    腓腓点了点头:“嗯,你弯一下腰,我够不着。”

    郁澈想起在澳洲的那次,一下子将她抱起,腓腓惊呼一声,垂眸问他:“你要干嘛?”

    郁澈笑道:“不是贴创可贴吗?贴啊。”

    腓腓咬了咬唇,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动作有点莫名的羞耻。

    郁澈又笑了起来:“怎么,害羞了?”

    腓腓抿了抿唇,“才没有。”

    她说着撕开手中的创可贴,身体前倾,仔细看看这郁澈额头上细微的伤口。

    两个人脸几乎贴在一起,两个人几乎能够感受得到彼此面部的温度。

    腓腓的眼神很专注,她的小脑袋轻轻往前凑着,寻找伤口的同时,还在轻声埋怨着,“以后不准再这么不小心了。”

    郁澈垂眸看着眼前的小东西,她嘴角微翘着,涂了一层淡淡的唇彩,就像晶莹的粉红色果冻,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郁澈这么想着,也真的这么做了。

    他一只大手托在腓腓的小屁股上,另外一只大手按着腓腓的腰,微微用力,将她朝自己这边扣过来,低头亲了上去。

    腓腓一愣,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郁澈已经将她抱的更紧,轻轻舔了舔她的唇角。

    这时,唐软跟谢允儿刚好在女佣的指引下朝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场景,唐软猛地拉住了谢允儿。

    谢允儿:“怎么了?”

    唐软没说话,拉着谢允儿就往回走。

    谢允儿,“干嘛呀。”

    唐软低声道:“陛,陛,陛下跟男神在哪里,我们不要打扰他。”

    腓腓跟郁澈听到声音,立刻警觉了起来,两个人一起朝这边看了过去。

    此时,许念安正拉着姜初晴的手往这边走,正要说话,一抬头,就看到腓腓被郁澈抱在怀里,两条又长又直的腿,盘在郁澈的腰间。

    诡异的安静。

    还是唐软喊了一声,“陛下。”

    腓腓猛地惊醒,从郁澈的怀里跳下来。

    谢允儿:“那什么,软妃,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唐软:“好啊好啊。”

    许念安,“我觉得这条项链跟我这条裙子不是很搭,我去换一条。”

    姜初晴:“我陪你。”

    腓腓还处在震惊中。

    郁澈笑着捏了捏腓腓的脸蛋儿,“她们都走了,我们继续?”

    腓腓喃喃的说道:“我们刚才,好像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