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从主神空间归来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0119章 严锦绣

    </p>

    我从主神空间归来 作者:悦冬愁夏

    </p>

    0119章 严锦绣</p>

    怎么不把你的室友和朋友都叫上,叔儿我都已经订好大包厢了,二十多人的大桌子,让他们把小nv朋友都带上吧!余叔寒暄两句问了问易扬最近情况后笑着说道。

    叔,那你等会儿,我去把车开着把他们都捎上。想了想,易扬还是答应了下来,对余叔他还是很尊敬的,这位父亲的老战友对自己这样的晚辈确实没话说,对余叔倒真没必要太客气,那样太见外。

    你买车了?余叔惊讶的问道,老战友的家庭情况他还是清楚的,应该不可能做出大学就给儿子买车的事情,再加上他对娱乐新闻真心没兴趣关注,自然忽略了易扬的变化。

    不是我买的,公司的车,寒假给我开。易扬解释道。

    公司?啥公司?你找工作了?余叔很惊讶,显然余淼淼也没跟他说过易扬的事情。

    爸,易扬现在是歌手,已经发专辑的歌手,他签在中和稻田公司的。余淼淼在身后拉了拉老爸的衣角说道。

    嗯啊?余叔目瞪口呆。

    叔,这事儿一会儿跟您解释,我先去把他们叫上!易扬赶忙说道,这事儿又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噢,好。余叔木然的点点头,似乎还在消化老战友儿子身份的变化。

    易扬拉着H欣手赶忙朝寝室走了回去。

    压根不需要他多邀请,也就一句话的事儿,潘俊杨超陈宇和杨睿四个就急急忙忙的跟着他上了车。

    商务车停在奔驰旁边时,余叔已经坐在驾驶位降着车窗等着他们,从车窗看到易扬沉稳老练的坐在驾驶位,瞟了一眼商务车上别克的标志,余叔没有多说,点点头启动车子在前面带路。

    两车顺着尊师路绕到三里棚nv生公寓区,五个年轻nv孩儿已经等在公寓楼门口,见到奔驰车停下就赶忙小跑着过来,应该就是余淼淼的室友和朋友了。

    见到对面的nv孩们小跑着过来,前车里的余淼淼都还没下车,反倒是易扬车里的杨睿率先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这厮下了车还挥着手,大声叫道:严锦绣,这边,坐这边!我在这儿!

    你在这儿算个逑!潘俊坐车上撇撇嘴嘟囔道。

    他的话一出口,满车的人包括H欣都颇为无语的看向他,大家都明白因为简艺的事情这厮最近有些看不惯秀恩ai的场面,只不过易扬身份特殊再加上关系不错才没被怼,此时杨睿那荡漾着春意的表现肯定是刺激到了他。

    老大,你别这样说撒,人家杨睿那是初恋,咱别打击人家!杨超一脸招牌的J笑在旁似打趣事实却是在劝阻潘俊。

    我见过那个严锦绣,喏,就那个长发飘飘的,你们瞧瞧,那是杨睿能搞定的!?陈宇透过车窗指着对面朝杨睿走过来的一nv孩儿说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杨睿的不屑。

    易扬坐在驾驶位上无奈的摇摇头。

    这事儿也怪他。

    若非军训期间在江城演出,他肯定能阻止杨睿带老妈到寝室洗袜子内K的事儿,自然也就不会让杨睿在大家眼里印象如此差。后期自己又很少在寝室里待,杨睿很多Y稚逗比的事儿也没法G预,结果让杨睿的人缘儿如前世一般越来越差。

    若非如此,此时潘俊陈宇哪儿会这么刻意的针对他呢!

    算了,都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后面还要在一起搅合三年多,他那些小恶习咱们以后帮着他改了就是。听着后面陈宇和潘俊越说越起劲,生怕一会儿杨睿带着严锦绣上车闹出尴尬事儿来,易扬赶忙cha话打断了这两人同仇敌忾的话题。

    杨超劝阻无力只能在一旁苦笑不掺和,易扬劝阻效果自然就不一般,毕竟身份摆那里,虽说都是室友朋友加兄弟,可现实身份不同,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就不相同,说出来的话的分量自然也就不一样。比如杨超在潘俊眼中虽说够义气是朋友,但毕竟还靠着大家接济的生活窘境,而他在陈宇眼中就更加不值一提,这样的身份让他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影响到潘俊和陈宇!?

    杨睿在车外跟严锦绣说了J句,易扬没去听,反正就看着严锦绣探着望了一眼车里,接着就小跑着过去又拉了一个人过来,然后杨睿很狗腿的拉开车门让她俩先上车,他最后上车关上车门后,前面余叔的车就再次启动。

    潘俊和陈宇见她两上车自动让到了后座去,将中间的座位让给两nv孩,这点儿风度他们还是会讲的。然后车上的座次就成了严锦绣沈景芳杨睿坐中间,潘俊陈宇杨超坐最后。

    嗨,大明星!你好啊!我叫严锦绣,她是我室友兼闺蜜沈景芳!严锦绣一上车就瞄住了易扬,丝毫不顾给她让座的潘俊陈宇,唯独就跟易扬打了招呼做了自我介绍,顺带着把闺蜜介绍了一遍。

    早就知道她是啥样儿人,易扬压根儿就不想搭理她,闻言带着模式化的微笑轻嗯了一声就发动汽车跟上余叔的车子驶离学校。

    嗨,大明星,我是余淼淼的室友,淼淼老早就在寝室里说你的事儿呐!所以怎么说呢?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了,只不过你成大明星,我们学校里碰上不敢上来跟你打招呼!严锦绣颇为自来熟的在车上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这会儿也不管身边闺蜜了,自顾自的跟易扬套着近乎,更是不理会身旁眼巴巴望着她准备搭话儿的杨睿。

    易扬心底暗自叹口气,就是余淼淼在自己车上也比这鸟嘴好啊!

    再说了,这厮很明显说的就是假话,自己出道成功以前,余淼淼要是在寝室说自己,恐怕也说的都是坏话吧!自己出道成功后,依照余淼淼的X子,那恐怕才不会多说了!此刻她肯定是听说自己跟余淼淼家老相识,这才顺杆儿爬的套起近乎找话题的。

    易扬又不凶,你们有什么不敢的!H欣坐副驾上有点儿懵的反问道。

    你是?严锦绣怎么可能不知道H欣是谁,H欣已经到云安学院住了一周,每天跟风云人物易扬形影不离,易扬又没有刻意隐瞒,J乎所有人都知道H欣是谁,所以她这话问出来就有些不怀好意了。

    我是易扬的nv朋友H欣。nv孩儿虽然能感受到来自对方莫名其妙的敌意,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顺便强调一下易扬的归属权,在事关易扬的方面她表现的一向跟学习一样脑子清明。

    噢,是嘛!严锦绣故作惊讶的说道,接着扭头不理H欣,又来套易扬的话头,易扬你的新专辑一出来,我们就去买回来听过,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喔!

    车子里的气氛瞬间尴尬。

    这一刻,即便是杨睿再单纯再无知,也知道严锦绣对自己无感,反倒是对易扬兴致盎然了。

    好在有一点让他保留了点儿面子,那就是好歹他还没表白,跟严锦绣表面上的关系还仅仅只是发小。

    陈宇颇有深意的望了潘俊一眼,后者会意的一笑,夹在最里面角落的杨超见状望着杨睿的背影暗自叹息——这段ai情还没开始就又结束了。

    谢谢。敷衍的说了一句,易扬望都没朝后望一眼,只是跟H欣眼神互动安Wnv友一下就专心致志的开车前行。

    严锦绣不愧是后来能事业ai情双丰收的nv强人,面对易扬的冷淡态度,人家丝毫不觉着尴尬,反倒是不停的找着话题试图撩易扬。

    易扬,你觉着我这嗓子能唱歌么!?

    易扬,要不哪天约着一起出去唱歌,你帮着瞧瞧我这嗓子行不行呗!

    易扬,你平日喜欢玩儿什么乐器?吉他?手风琴?

    这厮十万个为什么锲而不舍的态度让沈景芳都看不下去了,在一旁扯了扯她衣袖,说道:易扬开车呢!你别打扰人家,得注意安全!

    锦绣,你寒假准备怎么过?要不明天我陪你去公园转转!?杨睿借着沈景芳打断严锦绣唠叨的机会赶忙cha进话来。

    不去!这么冷的天儿,去公园挨冻啊!转过脸儿给了杨睿一个冷冰冰的拒绝,严锦绣变脸的功夫独到的狠!

    电影?或者滑旱冰!杨睿咬定青松不放嘴,颇得任君N我千百遍,依然待君如初恋的精髓。

    不去!严锦绣才不想跟杨睿出去玩儿,丫的又没钱光长得帅有个mao用。

    要不杨睿还待再说,结果严锦绣一瞪眼,这厮缩了,那啥精髓也丢了。

    易扬,你明天啥安排?要不明天我做东,请你和H嗯H欣去唱歌呗!严锦绣不理会一边委屈的画圈圈的杨睿,脸上绽着笑意朝易扬说道。

    没有时间,我明天要带欣儿去江城大学取行李然后一起回家。若非照顾着杨睿的面子,若非要顾及到余叔的盛情,易扬都想把这厮提溜下车。

    江城!?我也去好不好!严锦绣丝毫不觉尴尬,一个nv孩儿竟然深得厚黑学精髓,这面P厚的也是让人醉了。

    人家小两口儿去江城拿行李然后回家,你跟着算啥事儿!?易扬听到身后传来潘俊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

    潘俊早看不惯严锦绣的惺惺作态,更看不惯严锦绣的没脸没P,再则他也不会考虑杨睿的面子,听到严锦绣说这儿,顿时cha嘴给她怼了回去。

    严锦绣扭头本打算狠狠瞪说话人一眼,结果潘俊那张黑猩猩般的凶脸,让她准备飙出口的话全咽了回去,一时间车里总算是清净下来。

    两辆车从三里棚nv生公寓区驶出,穿过学校,从北大门直奔人民东路,停在乾坤大酒店门口。

    一行人在余叔热情招呼下,随着侍者一起走进包厢,富丽堂皇的装修,硕大的餐桌,以及桌上摆放的精美餐具让一众学生惊叹不已。

    其他人看电视的看电视,吃水果点心的吃水果点心,余叔拉着易扬小两口和余淼淼坐到隔间的休憩沙发室沙发上聊了起来。

    等到易扬将自己暑假酒吧打工易妈赴江城跟中和稻田签约以及这学期出专辑的事情一一说完,余叔的嘴就没合拢过。

    余淼淼也是第一次完整的知晓了易扬当歌手的前因后果,一时间心情复杂的不得了。

    回想一下当初在云安市自己和郑阿姨因为看不起易扬易爸,一个劲儿的给各种难堪,殊不知人家其实那时就已经被中和稻田副总张鲁看重签订合约,现在想想,顿觉脸颊发烧。

    随着易扬的讲述,目光一直逡巡在易扬身上的严锦绣早就站一旁听完整个经过,如此传奇如同般经历,让她眼中异彩涟涟,更觉着要找机会做掉H欣好自己上位。

    嗯,很不错,易扬,你让叔叔为你感到骄傲!没想到我这老战友得子如此,呵呵,上次他竟然一直保密着,嘿,等正月份回竹城祭祖时我得好好灌他一次!余叔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边说边笑。

    这一次,余淼淼竟然难得的没有反对自己父亲邀酒的话。

    呵呵,叔您过奖了,正月回竹城,我肯定和我爸一起好好陪您喝一顿。易扬笑眯眯的应承下来,对于前世很关照自己的这位长辈,他把姿态摆的很低。

    不一会儿,酒店包厢F务员进来通知上菜,众人放下手里的事儿纷纷就座。

    余叔当仁不让的坐在上位,易扬和潘俊分列余叔两边,H欣紧挨着易扬坐着,而潘俊身边坐着严锦绣。

    那妞本来原打算厚着脸坐易扬这边,可惜余淼淼不明就里,想着关系较好让她坐在对等H欣的位置上,让她满心不爽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余叔看样子是很想给大家改善下伙食,随着F务员端上一个个普通大学生从未见过的精美菜肴,然后把他带的五粮Y打开为一众男生们斟上酒,大家眼珠子就黏在这些奢侈的酒菜上了。

    大家,一起满饮门杯酒!这是叔叔家乡的规矩,酒席上得先喝门杯才好开席!来,nv孩儿喝饮料,大家男子汉都满饮!余叔等大家的酒水饮料斟上后站起身来,乐呵呵的发起提议。

    这个时候查酒驾基本查不到市区,再则一个,余叔今晚上就住在乾坤大酒店楼上,所以喝起酒来也是毫不避讳。

    易扬这具身T更不用说,甭说这点儿酒,你就是给他灌个J桶进去,除了多上J趟厕所,根本溶不进血Y,更是不惧酒仗!</p>

    0119章 严锦绣</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