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总裁命里缺我多年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百七十五章 玩笑?!

    两个小时冗长的商业会议结束之后,商业大佬们一个个逐渐离开。

    会议室里一下子恢复了最开始的安静。

    方衍坐在位置上打了个哈欠,惬意的懒腰一伸,歪过头去问方仕清,“小舅,我可以走了吧,允诺还在等着我呢。

    ”

    一旁还没离开的靳薄言听见他的话,脸色一沉,冷了下去,一双黑眸冰凉的抬起来,幽深的盯着他。

    方仕清注意到靳薄言的变化,好整以暇的抱起手臂,唇角翘起,语气唯恐天下不乱不乱似的,斜着眼睛提醒自己的外甥。

    “怎么说话呢?当着人家姜小姐的丈夫的面儿,注意礼貌。

    ”

    方衍那一句“允诺”,别说靳薄言了,就算是方仕清听了,也觉得他叫得实在太暧昧,太亲切了。

    方衍这才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靳薄言,没想到一转头就对上了靳薄言冰凉的视线,他顿时后脊背一凉,摸了摸后脑勺,错开视线嘀咕道,“哦……我还真把这事儿忘了……”

    他下意识的不觉得姜允诺是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

    于是难免有点得意忘形。

    方仕清唇角幸灾乐祸的意味根本收都收不回去,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用一种熟人叙旧的语气道。

    “对了,靳总,不知道姜小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呢?上次在北京,她可是让我印象深刻啊,这么久没见面,也不知道她好不好?”

    他似乎话里有话。

    靳薄言将冰冷的目光从方衍身上转到方仕清身上,视线在方仕清玩味的脸上扫了一圈儿后,森然的勾起了薄唇。

    很好。

    看来姜允诺上次去北京,惹了不少桃花债回来啊,震着了个小的,又冒出来个老的,同样身为男人,靳薄言不难看出方仕清对姜允诺的心思。

    “她很好,正好,快到饭点了,我让人去接她过来,一起吃顿饭,替允诺招待一下二位。

    ”靳薄言语气平淡的站起来。

    方衍有些不情愿的背地里努了努嘴,坐在位置上不想动。

    谁稀罕他招待啊,他希望的明明是和姜允诺单独吃饭玩乐……

    方仕清跟在靳薄言后面出了会议室,漫不经心的叫住他,语气似乎不经意的道,“靳总,您对姜小姐好像很上心啊?”

    靳薄言顿住脚步,西装笔挺的身子回过来,挑起眼皮冷凝了他一眼,“不然呢?”

    方仕清在他的气场威压下不急不躁的抱着手臂,身子往旁边的墙壁上一靠,语气悠闲的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姜小姐是个不错的女人,靳总很有福气,但是

    如果哪天靳总守不住了,说不定我会接替呢?”

    靳薄言的眼睛霎时眯紧,他凝了他几秒,语气沉冷的警告道,“你最好把这句话收回去。

    ”

    方仕清抱着手臂玩味的回视他,两个男人之间的战火在无声中爆发,一个威慑沉冷,一个玩世不恭,但又不失底气。

    气氛僵滞了足足十几秒后,方仕清“啧”了一声,“我就是开个玩笑,靳总,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

    玩笑。

    靳薄言在商业场上混迹这么多年,怎么能不知道,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份?

    他眯了眯眼睛盯着方仕清,似乎要把对方的心思看透。

    方仕清一脸的坦然,勾唇笑了笑。

    但是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

    ——其实,那虽然是玩笑,但也真的不乏几分真心。

    毕竟他纵横商场这样多年,还真的是头一回遇上一个能够让他感兴趣的女人。

    ……

    姜允诺很快被林远接到了靳薄言临时挑选的餐厅。

    是一家装璜很高档的餐厅,无处不透着高级,如果用来招待客户,当然是最好,可是选这个地方用来招待朋友,好像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姜允诺被林远带进餐厅的时候,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几句。

    在这里吃东西,一板一眼,即没有地方特色,还贵,还不能吃尽兴,想想还是不应该把这件事交给靳薄言,毕竟他哪里懂这种招待朋友的小技巧?

    怕不是把这一顿饭当成了商务宴请的感觉。

    看来过两天她还得私下里再补偿方衍一次。

    姜允诺无声的扶了扶额头。

    服务员打开包间的门,坐在里面一开始还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方衍看到她,顿时眼睛一亮,站起来和她打招呼,“允诺姐!你终于来了!”

    他原本想走过去迎接她,接过不小心看到了靳薄言冰冷的眼神,方衍缩了缩脖子,只好悻悻然的坐下。

    但是眼睛还是不停的给姜允诺使着眼色,悄悄拉开自己身旁的座椅,道,“允诺姐,快过来,坐这里。

    ”

    姜允诺没有多想,就准备走过去,只是刚到桌前,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手腕。

    男人面上的神色冷然,削薄的唇抿的很紧。

    直觉上——靳薄言好像是不是特别开心。

    姜允诺诧异了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身子就已经被靳薄言按在了他身边的位置。

    方衍讪讪的坐在另一边。

    他身旁的方仕清则一直默不吭声的来回看着几个人明里暗里的“争斗”,唇角颇有趣味的翘着,感觉姜允诺像一个被人争抢的香饽饽。

    而偏偏,这个香饽饽他也有点兴趣。

    “姜小姐,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方仕清优雅的拿起酒杯,不紧不慢的隔空做了一个虚敬的动作。

    姜允诺自然的端起酒杯回敬了一下,礼貌微笑道,“多谢方总关心,我挺好的。

    ”

    上次在北京谈合作的时候,姜允诺猜想自己让方仕清吃了那么大一个瘪,说不定是结下梁子了,现在看起来,方仕清好像对她的态度也还算友好,或许是看在靳薄言的面子上,不跟她计较?

    姜允诺想不清楚,懒得再去细想,反正能少一个对头,总是好的,她也不想给靳薄言添麻烦。

    既然方仕清对她客气,她当然也不会驳了他的面子,多少都得应付一下。

    方仕清微笑道,“姜小姐离开北京之后的日子似乎过得格外的精彩,我在北京有关注你的新闻,不得不说,姜小姐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

    如果说上次在北京,在姜允诺这儿栽了一下只是让他对她起了兴趣的话,那么之后那些关于姜允诺的新闻,就足够让方仕清对这个女人的看法改观了。

    即便远在北京,只是隔着屏幕看新闻,他也无法不对姜允诺生出些欣赏来,这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摄像头下面,总是冷静的,镇定得出奇,仿佛天塌下来了,她也不会露出惧怕一样。

    这是一种让人惊艳的魄力。

    方仕清这次来靳氏,除了开商业会议以外,他其实和方衍一样,都存着想见姜允诺一面的私心。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总裁命里缺我多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