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三章 母女

    虽说京城这些培养了新爱好,喜欢追捧擂台赛的看客们,对参与擂主之争,甚或已取得擂主之位的女子颇为些轻视,但不得不说,这些女子也算是一朝成名天下皆知。

    杨玉英尚未成为擂主,她以二十六胜,四平的成绩与高云超争夺七擂台擂主的消息一传出,她的名字顿时就上了京城无数权贵人家的案头。

    她的身份背景来历,她的每一个表现,都被人仔仔细细地分析。

    她的母亲姚欢被挖出来。

    她的前夫沈若彬被挖出来。

    她是如何出嫁,如何在沈家过了三年,如何在知道丈夫另娶之后,冲到登州去离婚,都通通被挖掘出来。

    只是时间太短,知道她自己说的那些,隐士高人弟子等等身份的人或者位高权重,或者嘴巴很严,这方面的事只是有些传闻,因为太过夸张,反而不怎么被人相信。

    好多人都觉得这是杨玉英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

    关于鸿鹄班学生们那些或真或假的传闻,杂品多到让人无从分辨的地步。

    一时间各种评论甚嚣尘上。

    别管怎么说,若是杨玉英之前只在鸿鹄班学子中小有名气,如今就成了京城名人。

    荣国府

    姚欢静静地看着窗口一棵老槐树,听妯娌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杨玉英。

    妯娌们一边说,还一边冲她笑。

    看着这些笑,她心里莫名有点烦躁。

    有什么好说的!

    她是好是歹,又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

    难道自己生了她,就非得和她绑在一起?

    杨玉英成了金凤,自己也不会想去沾光!

    若是她落魄了,自己到可能去扶一把,不是因为见了鬼的母爱,纯粹是因为若是不扶她,自己也受牵累。

    有个活得很糟糕的亲生女儿,难道她的面子上会好看?

    但她现在过得这般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搅合进去?

    姚欢从登州回来,也是纠结了些时候,最后依旧觉得她与杨玉英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敬而远之。

    无论旁人想什么,杨玉英对即将到来的擂台赛,还是表现得颇轻松。

    在星际时,星网早就是第二社会,游戏和真实也无甚不同,游戏中的挑战争斗可比现实里多出一千倍,她参加这类争斗比别人少得多,但即便如此,她见识过的场面,也不是当下这类能比。

    到了这日,忽然间浓云密布,狂风怒吼,大雨磅礴。

    虽然天气不好,但校场上依旧人群密集,今日就将决出最后四位擂主。

    第七擂台前面。

    长长的遮雨棚把雨雾阻拦在看台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有好多宁愿站着也不肯离去,明明其它擂台的看台还有不少空席位。

    一开始其实还好,观众坐得较为平均,但等夏志明,夏晓雪,杨景泽,常青等等享誉京城的高手都坐到第七擂台来,其他观众们也都不由自主地向这边转移。

    孙华的位置不错,在第二排正中央,视野很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擂台上的每一块青砖。

    他等得稍稍有点无聊,正想和孙俪说说话,一转头就看到旁边隔着两个位置的地方有张熟面孔,正是他们的继母姚欢。

    孙华顿时意外。

    想想又觉得不必。

    自当日登州迁坟归,他们都对那个女子刮目相看,姚欢却始终淡淡的,只是,孙华到觉得,自家这个继母也并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对她这个女儿,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在意。

    都到了这等地步,杨玉英同人争擂主,这是何等重要的比赛,作为母亲,她怎能不来?

    殊不知,姚欢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

    孙华正胡思乱想,就听旁边有人道:“高云超!”

    高云超踩着青石砖缓缓而至,雨落在他的身上,随即便蒸腾而去,以至于他那身绛紫的长袍上笼罩了一团朦胧的雾气。

    腰悬宝玉,宽袍长袖,周身奢华,手里还提着一盒卿芳斋的点心,不似擂台决战,到似赴约宴饮。

    他身上自有一种睥睨世人的傲气在,让爱者欢腾鼓舞,让恨者心生厌烦。

    “高云超到还是老样子。”

    常青压低声音笑了下。

    “我一直想和他说,其实他把头抬得太高,别人一眼就能看到他两个大鼻孔,一点都不好看,建议他可以对着镜子调整调整自己的仪表。”

    赵彦有些意外:“我记得你和他关系还不错?”

    常青冷笑了三声,却是不说话了。

    赵彦便也不多问。

    此时还不到时间,高云超站在擂台下面,忽然转头对皇城司服饰的裁判道:“我建议你们多找几个大夫。”

    他轻轻一笑:“杨玉英那么漂亮,若是伤了皮肉留下疤,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他似是一叹,有点惋惜:“那样的女子,本该被珍藏在家中,自有我们这些男人为其遮风挡雨,可惜有人不知道珍惜,竟让好好的女子来吃这等苦头。”

    高云超这点怜香惜玉,到是很真情实感。

    “噗!”

    外面看台上,夏晓雪忽然轻笑,“高公子真不愧是能与夏公子并称京城双绝的人物,仪表堂堂,小嘴也很会说话,我看了都颇为喜欢,怎么就没有有眼光的好女子,将你藏于绣楼,细细呵护珍惜?若不然,我来做这个有眼光收藏者如何?”

    高云超并不恼怒,只是颇理所当然地道:“世分阴阳,人有男女,我是男子,生来便该抗风雨,如今好多女子都学会争强好胜,其实又何必?难道好好地做个被男人呵护的珍品,就当真不好?”

    这话仿佛极有道理。

    他表现得也极自信,似乎深信自己所言就是至理名言,他心中当真就是这般想,所以便这般说。

    即便这放在当今朝廷,实在不算政治正确,但他还是这般说,也这般做。

    别说,围观的人还真有不少对他的话颇是赞同。

    不少男人觉得眼下这女子也可抛头露面的世道,简直坏了风气,皇帝哪里都好,就是在这方面让人想不通。

    只看这京城大比,既然朝廷重视,是要遴选人才,那么为何还要女子参加?

    女子难道还能当官不成?

    两句话的工夫,时间差不多要到了,高云超看了看时辰,略一蹙眉:“本还想给美人留些颜面,现在看来怕是不行,舍妹马上考完文试,我要去接她。”

    说着,高云超就一笑,神色顿时柔和,显然对自家妹妹极是看重,也颇是骄傲。

    周围围观的都静了下。

    这位前面刚讽了人家杨玉英一顿,说人家最好待在闺阁里安安生生做个摆件,转头又因自家妹妹参加京城大比而骄傲至此……还真是光明正大地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