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谋断星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百七十二章:沉默

    宏伟的真武殿里,宏威皇帝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大殿中间愣愣望着北墙,那里挂着许多皇帝的画像供人瞻仰。

    不是每一个皇帝死后都有资格被挂在那里,只有曾为大魏开疆扩土的帝王去世后,才有资格将画像挂在真武殿里,这既是荣耀,也是功绩,更是宏威皇帝的梦想。

    日头渐渐西斜,金黄的阳光从门廊上照进来,斜斜地拖出老长,就好像两根巨大的时针,慢慢地转动着,记录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宏威皇帝一动不动,仿佛老僧入定,不知道已经枯坐了多久,直到身后传来微弱的脚步声,他才轻轻地抬了抬头。

    “他们等急了?”

    宏威皇帝淡淡地问。

    汪顺面无表情地道:“内阁、六部和五军都督府的重臣们都等了一下午,就连洪广利大都督也到了,另外裕王殿下从早晨等到了现在。”

    宏威皇帝道:“老四还算有些情义,这次来又是为了老六的事吧。”

    汪顺点了点头:“自从肃王被围的消息传来,裕王殿下已经几日几夜没有合眼,看得出来,他憔悴了许多。”

    “其他的皇子呢,他们有什么反应?”

    宏威皇帝问到。

    汪顺道:“没成年的皇子们给肃王殿下抄了祈福的经,辽王殿下请户部增发了援军兵饷,韩王殿下照顾肃王殿下几位生病的表亲。”

    宏威皇帝眉头一皱:“太子呢?他身为监国,就没有什么表示?”

    汪顺顿了顿,道:“太子近来处理国政十分疲累,已经多日没有出东宫了。”

    宏威皇帝冷笑一声:“这点事就能让他疲累到足不出户了?之前在东宫连着搭了三天戏台,招了十五个伶人侍寝,可没听说他有半点疲累吧。”

    汪顺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站在宏威皇帝身后。

    宏威皇帝站起身来,脸上闪过一丝愠怒,轻轻咬牙道:“朕这个太子,或许在他眼里,一处戏都要比弟弟的生死来得重要。”

    说着,他自嘲地笑了起来:“其实朕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些日子以来,朕光想着南朝的事,也没有多关心关心老六,和太子又有什么区别?”

    汪顺劝道:“圣上关心的乃是国朝的未来,与肃王殿下相比,皇子轻而国朝重,奴婢以为即使肃王殿下知道也不会怨恨圣上的。”

    宏威皇帝失笑摇头,摆了摆手:“朕从不给自己找借口,朕不是个好父亲,但朕要做一个好皇帝。

    五百年,大汉分崩离析五百年之后,统一天下的机会终于又重新出现了,这是我大魏无数列祖列宗苦苦等待却求而不得的机会啊。

    朕自打登基以来,这十几年都在咬着牙和武陵小儿斗来斗去,如今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宏威皇帝的目光从挂在墙上的帝王像上一一扫过,双目之中爆发出一阵精芒,可是渐渐的,他眼里的精芒消失不见,神色又重新变得凝重起来。

    “汪顺,你觉得南朝的隆祐皇帝如何?”

    不知为何,宏威皇帝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看似不相干的话。

    汪顺没有丝毫犹豫地说:“手段稚嫩,与吾皇差之远矣。”

    宏威皇帝摇了摇头:“不,他很有勇气,手段也十分果决,换位相处,朕不知道若自己被武陵小儿压制十年,满朝文武都是对方的党羽,还有没有这个胆量密谋反抗。

    只是国政之事绝不会如此简单,那个小皇帝也未能毕全功于一役,眼下武陵王还有数十万精锐在外,南朝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更可怕的是,武陵小儿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头脑,就连他的生死也模模糊糊,着实令人投鼠忌器。”

    宏威皇帝摇了摇头,从帝王像上收回了目光,问道:“之前让几位重臣商议是否出兵南朝,他们可有定计了?”

    汪顺道:“分歧很大,宝亲王一派认为此乃千古未有之机,应该果断出兵,而且刻不容缓;

    黄首辅一派则认为武陵王生死成迷,出兵风险极大,政变发生之后,数十万南朝精锐必定回师,不如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再决定是否出兵。

    双方争执不下,已经吵了好几轮,场面险些失控。”

    “洪大都督呢,他有什么意见?”

    宏威皇帝又问。

    汪顺摇了摇头:“洪大都督虽然现身,却是一言不发,没有表态。”

    宏威皇帝眼珠一转,摇了摇头:“肖进武和刘异的折子呈上来了吗?”

    汪顺点头道:“两位大帅的折子都到了,刘帅极力请求出兵南朝,但肖帅反对,认为应当静观其变。”

    “不出所料……”

    宏威皇帝淡淡道:“就连朕都拿不定主意,他们又能议出个什么结果?”

    他摇了摇头,重新在蒲团上坐了下来,问道:“徐锐呢,他肯定已经知道此事,有没有给朕上折子?”

    汪顺没想到宏威皇帝会突然问到徐锐,稍稍愣了愣才道:“徐大人以数百残兵大破西川二十万大军,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向新长安进发,全面平定西川指日可待。

    不过奴婢没有听说他上过折子,何况西川距离京城太远,就算上了折子,恐怕也得再等上几日才到得了。”

    提起徐锐大破崔家大军之事,宏威皇帝脸上总算露出了一抹笑容。

    “是啊,这小子倒是善于制造惊喜,西川的土鸡瓦狗虽然不足为虑,不过能如此迅速地以数百人大破二十万大军,除了他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吧?”

    汪顺道:“圣上慧眼识珠,于微末之中拔擢良将,有了此子,何愁天下不平?”

    宏威皇帝摇了摇头:“哪有那么简单,如今这小子也学会了圆滑……”

    “圆滑?”

    汪顺疑惑地望向宏威皇帝。

    宏威皇帝笑道:“西川大军战败之后,整个西川其实已经是朕的囊中之物,他自然清楚朕现在最苦恼的是什么事,可他却没有向朕上折子,而是继续朝新长安进发,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恕奴婢愚钝,不知徐大人向新长安进发乃是表明了何种态度?”

    汪顺不解地问。

    宏威皇帝道:“武陵亲军残部围攻冬栏堡,便代表徐锐先一步平定西川,阻断武陵亲军后路的战略计划已经失败,这个时候他若主战,便会立刻回师,要么救援冬栏堡,要么直接杀入南朝国境,用实际行动帮朕下决心。

    可是他却仍旧不疾不徐地往新长安走,便说明他其实并不看好出兵南朝的结局,但是又担心朕经不住一统天下的诱惑,就算上书也会碰个钉子。

    所以他干脆继续在西川周旋,提醒朕应当迅速稳定内政,以免武陵小儿借我军放松警惕之机,放着南朝的纷乱不管,突袭我朝空虚的东南战线。

    可笑的是,他明明就是这份心思,但这些都是朕自己猜出来的,他可一句话都没有说,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谁都找不了他的麻烦,你说这小子圆不圆滑?”

    “武陵王敢在这个时候突袭我国?”

    汪顺难以置信道。

    宏威皇帝沉声道:“武陵小儿行事向来出人意料,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不过这一次南朝动静太大,朕不相信他敢真的放着隆祐那个小皇帝不管。”

    “陛下已经有决断了?”

    汪顺皱眉问到。

    宏威皇帝却摇了摇头:“虽说被徐锐那小子小看了,可不得不承认,一统天下对朕的诱惑实在太大,让朕再想想,再想想吧……”

    说着,他的目光又回到了帝王像上,而这座宏伟的真武大殿却依旧入一头沉默的巨兽,一言不发。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