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早安,老公大人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七百六十一章 小时候的nv土匪

    不过就这样,慕名而来的孩子也是不在少数,而且托人搞关系的过来上课,这也把这边的经济给带动了起来。

    学校附近都是云倚傲的地方,云倚傲以每年J百亩的收购方式,把学校附近的J个区域都划分了过来,跟国家是申请过的,现在地没有动过,全部都在农民的手里,种着庄稼,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营造出来的是一个和谐的农村风气,这对孩子是好事。

    但这样一来一些开发商也就只能望而却步了,进不来就没办法在这边做什么开发了。

    而那些过来这边要读书上课的孩子,只能借住到有关系的农村家里,这么一来,肯定要付一些费用的,也让一些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可做的老辈子人,能够有点事情给你做,也有把房子租出去的,一年也能换一些钱用。

    以前没有J个老师留在这边,大学生也不愿意下来这边,现在不光有大学生下来这边,也有一些留下来,打算在这边找人成家立业的。

    许荣荣到是没有太多的介意的,就是听人说自己姑爷多好多好的。

    伍灵秀可是觉得脸上有光,要不能把孩子带出去,这里去哪里去么,那不是儿子有本事么。

    “妈的电话?”云倚傲问,战安然看了一眼云倚傲:“那两个小子回来了,生气了,说是你儿子过去不走,要我们带走,说妈不知道去G什么了。”

    战安然那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云倚傲听完就笑了:“这就是生气了,其实哪里都没去,没好意思打扰,你还不知道子枫么,过去之后不回来,妈要去带回来,肯定闹啊,闹得不好还要哭,妈肯定觉得打人脸面。”

    “知道就行了,回家吧。”战安然现在还有一节课,提前就给学生放学了。

    反正成绩上去了,谁也管不着,战安然就有这个本身。

    校长都是他们发薪水,S立学校就是这样的好,他们自己说了算。

    云倚傲没什么课了,摸了一把战安然的大肚子,战安然拍了他的手一下:“你别讨厌,叫人看见。”

    云倚傲笑了笑:“嗯。”

    战安然又怀Y了,云梁都觉得这事不大可能,他们云家,就没有生过多一个的,都是一个孩子,没想到到了这一代真的要多生了。

    伍灵秀别提多高兴了,从当初的一个都没有,变成今天的越来越多,那是个什么概念,简直就无法言喻了。

    战安然现在七个月左右,坐车都是软卧了,为了怀Y的事情,云倚傲特意给换了一台车,乡下这边也不敢太张扬,但是战熠Y说了,没什么事,出生之前都不会有事,胎心很稳。

    云倚傲是特别相信自己这个老岳父了,别的不说,上一个就说胎心很稳,结果就真的稳。

    当初去医院检查的那会,医生怎么说的,那就和给下了死亡通牒了一样,最后还不是好好的么。

    云倚傲是真心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命也好,他父母都说了,一个孩子就行了,云家J代单传,就没有生过第二个,一举得男也是祖辈传。

    到了云倚傲和战安然这一代了,生了第一个这都J年了,确实没有第二个,云倚傲都已经放弃了,反正是有一个了,他还是很容易满足的,哪里知道说有就有了。

    说来也奇怪了,就去年的事情,冬天去山上抓蛇,许荣荣就说了别去了,那都是杀生的事情,云倚傲当时说不去不行,邻村一个大爷等着治病呢。

    后来上去就遇见一窝蛇,云倚傲不是怕,是蛇实在是太小了,母蛇虽然够大,但是就这么把母蛇和小蛇分开,云倚傲有点做不到。

    下来之后云倚傲和战熠Y说了这事,战熠Y说避开秋天,冬天再上山,至于邻村的大爷云倚傲托人从国外给带了两盒Y过来,坚持也是能熬过秋天的。

    初冬云倚傲上山,又去抓蛇,但今年是个暖冬,上去之后又看见有蛇孵化了,就没有抓,又下来了。

    许荣荣都说云倚傲,你这三番两次的,你不如去买一条算了。

    云倚傲到是没有买,但就那J天战安然有的孩子,过后发现怀Y云倚傲就计算日子,就是他去山上那天下来的事情。

    战安然不相信的,说他就是胡说,日子能算的那么准么,云倚傲就一口咬定的就是那天的事情。

    结果……

    两个人前两天去检查,竟然是双胞胎,当时震惊的云倚傲,云倚傲说了,这就是不抓蛇的好处。

    战安然觉得他就是个疯子,想孩子想疯了。

    过后其实许荣荣也觉得,这事没准就是真的呢,而且……

    今年是蛇年,生孩子的日子要是真的没有记错,就是秋天出生,而且日子就在云倚傲第一次上山的那J天,这不是很稀奇么。

    云倚傲一边走一边摸着战安然的肚子,他今年不会再抓蛇了,他家今年就有两条蛇出生了。

    战安然到是听说过,属龙的和属蛇的都是那种漂亮的孩子,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眯着眼睛没有多久就到了家了,下了车战安然朝着许荣荣那边走去,进了门就叫子枫。

    子枫都在里面睡着了,许荣荣出来说:“你们这都J点了,看看你家儿子吧,赶快抱走。”

    云倚傲笑呵呵的进门去了里面,把自己儿子抱了起来,扛在肩上,和小文小景打了个招呼转身回家了。

    战安然看了一眼,和两个人说了J句话,转身也回去了,回去之后就没来过,直到晚上吃晚饭了,云子枫又跑来了,许荣荣心里想着,我不是拍你吃,我是怕你不走,你中午睡到晚上,晚上你要不睡了怎么办?

    大人想什么小孩子哪里知道,还不如妞妞呢,妞妞坐在一边吃饭,可安静了,长大了就不一样了,今年都是十一岁了,小时候可胖了,长大了越长越苗条,个子高不说,脸蛋也是越来越漂亮了。

    许荣荣现在是让吃,但就是不吃,吃点零嘴还行,R什么基本不吃了,说是一看见就不知道饿了。

    许荣荣还能B着吃么,只能哄着了。

    再过J年,和这两个一样,也要走了,想看,还看不到了呢。

    云子枫那就是个刺头,到处的转悠,许荣荣总叫他消停一会,他就不消停,许荣荣就想,这孩子到底像谁了,战安然?

    可能是!

    战安然小时候就这样,长大了希望好一点。

    吃了饭了,都坐在一起了,战熠Y继续下棋,许荣荣就追着战安然和云倚傲回家。

    战安然坐在一边看着云倚傲,这还不明白么,想要他们走的意思。

    “走吧。”起身云倚傲要走,云子枫忙着跑到战熠Y身后去了,说什么也不回家,五岁的一个孩子,心眼多的很,他都看出来了,战熠Y是他的保护伞。

    “过来。”云倚傲走过去要抓,云子枫就喊:“外公,外公救救我。”

    战熠Y伸手把云子枫给带了过去,用手臂搂着一点,许荣荣站在一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气死人了。

    云倚傲只好看许荣荣,许荣荣能说什么,摆了摆手:“走吧。”

    云倚傲和战安然这才走了,回家还说呢,云子枫像谁的事情,战安然看了一眼云倚傲:“你什么意思?”

    战安然瞪了一眼云倚傲,云倚傲怕战安然生气,忙着给赔不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就是随口说说,再说长大了这不是挺端庄秀丽么?”

    战安然白了一眼云倚傲:“你不ai说就别说。”

    “有什么不ai说的,我这一生有你足矣,我还不ai说,我都用实际证明证明了三十年了,再过J年就老了。”

    战安然走着走着看了一眼云倚傲:“好好的说这么煽情,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倚傲都好笑:“都是那些八卦nv老师搅的,弄得教室里面乌烟瘴气的,再这样就都开除好了。”

    战安然没接话,继续刚刚的话题,不允许云倚傲把话题转移。

    “有什么事?”

    云倚傲看她:“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三十年,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就这么高,走起路追着我,云倚傲你给我站住,说你呢,你跑什么?你把你饭盒拿出来我看看。

    你还记得我说什么么?当时的样子?”云倚傲看着战安然问,战安然低了低头:“记得,你把饭盒放到身后,朝着我说,你没跑,但你就是跑了。”

    云倚傲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依旧那么爽朗:“你就好像是个nv土匪一样,可我看见你会紧张。”

    “谁让你好好学校饭不吃,心血来C带一顿饭来的,我能不抢么,我那么馋。”想起来战安然都在笑。

    云倚傲笑着说:“我是故意的,我听说你最ai吃R。”

    “后来因为打架的事情,我跟着姐姐给你道歉,结果把你吓得躲在你舅舅的身后去了。”

    “有你那样给人道歉的么,一上来就喊,就是他,你是去寻仇了。”云倚傲边说边笑,手摸着战安然的肚子,两人一边说一边笑,回去就去休息了。

    伍灵秀问云梁:“你看我孙子回来了么?”

    “你说的哪个孙子,肚子里的还是外面跑的?”云梁都快睡着了,谁让孩子还不回来的。

    “你说的什么废话,我说肚子里的那个,那个用我说么?”伍灵秀也困了,快睡着了,但孙子没回来呢,不能睡,只能等着了,结果这一等,就等了半个晚上,都把人等睡着了,云子枫也没回来,到底还是住到许荣荣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