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9777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章

    七天后。

    </p>

    大红灯笼挂满了整个北帅府,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喜庆。

    </p>

    “我的梅苑,一个灯笼都不许挂!”

    </p>

    程安勒令所有下人撤走自己院子里的灯笼和绸缎,这是她第一次大发雷霆。

    </p>

    主厅载歌载舞,只有她的梅苑冷冷娇娇。

    </p>

    “夫人,该吃Y了。”小七端来一杯温水,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Y丸子。

    </p>

    “扔了吧,以后都不吃了。”程安坐在凉亭中,看着主厅的方向。

    </p>

    飞雪落在她束在脑后的黑发上,星星点点,瞬间便融化成冰水,隐入发丝。

    </p>

    “夫人,您得好好活着,才能让大帅回心转意啊……”小七的声音带着哭腔。

    </p>

    “早回不来了。”程安喃喃说着,声音飘得很远。

    </p>

    主厅的喧闹声直到半夜才消停。

    </p>

    程安侧躺着蜷缩在床上,下巴J乎抵在膝盖上,整个人消瘦得不成人形。

    </p>

    夜越深,她X口的疼痛就更浓。

    </p>

    那个信誓旦旦地发誓只会对她一人好的窦梓岩,今晚会明目张胆地抱着另一个nv子入眠。

    </p>

    她程安,不再是他的唯一。

    </p>

    七年的婚姻,窦梓岩在外面胡乱了三年。

    </p>

    可这是他第一次让别的nv人怀Y。

    </p>

    程安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背,直到那细密连绵的疼意让自己浑身颤抖。

    </p>

    第二日。

    </p>

    窦梓岩带着新姨太冯娇娇来梅苑,说是让她给程安敬杯过门茶。

    </p>

    程安坐在床上擦掉鼻血,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

    </p>

    “不见。”她态度坚定。

    </p>

    就算病死在这梅苑,也决不见他的怀中佳人。

    </p>

    小七没有拦住,窦梓岩直接带人走了进来。

    </p>

    见程安还躺在被子中,他神情多有不悦:“都什么时辰了还在床上,像话吗?”

    </p>

    一旁的冯娇娇闪了闪眼眸,娇滴滴说道:“大帅,娇娇刚进府,你就别生姐姐气了。”

    </p>

    说罢她还抬起小手顺了顺窦梓岩X口,这幅善解人意又温柔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舒F。

    </p>

    程安自嘲地笑出了声,眼眸已经灰暗无光。

    </p>

    自己这幅模样,怎么比得过新人让他赏心悦目呢?

    </p>

    “看不顺眼就别来。”程安也没打算给好脸Se。

    </p>

    窦梓岩被程安的话噎住,他好心好意带冯娇娇来见她这个大帅府后宅主母,她就是这态度?

    </p>

    “姐姐不想见娇娇,娇娇走便是……”冯娇娇识时务地放下手中的茶壶,脸上带着一丝收敛后的委屈。

    </p>

    程安依旧没有正眼看冯娇娇,她仰头看着天花板,防止再流鼻血。

    </p>

    可这模样,落在窦梓岩眼中,却显得孤傲冷漠。

    </p>

    待房中只剩他们二人,窦梓岩一把捏住程安的下巴,B迫她正视自己。

    </p>

    “娇娇现在怀着Y,你就不能多为我考虑一下?”他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

    </p>

    程安直直看着他:“我也怀过Y,不是吗?”

    </p>

    窦梓岩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瞬间僵了身子。

    </p>

    四年前窦梓岩攻下新城池,身怀六甲的程安陪他一起参与庆功宴,未料途中心腹突然叛变,拿刀直捅向他。

    </p>

    窦梓岩躲闪不及,旁边的程安挺着Y肚生生替他挡了那刀。

    </p>

    孩子没了,程安的子宫也受到了重创。

    </p>

    可窦梓岩却毫发无损。

    </p>

    回想起那些过往,窦梓岩的心狠狠一痛,不由自主松开了掐着程安下巴的手。

    </p>

    “安安。”他的语气柔和了不少,“我知道委屈你了,等那nv人孩子一生,我就过继给你,孩子的母亲,只能是你。”

    </p>

    “你走吧,我累了。”程安闭上眼,X口又开始闷疼起来。

    </p>

    她不咸不淡的语气让窦梓岩不悦,他已经做了让步,她为什么还要如此?

    </p>

    “安安,别闹。”窦梓岩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吻了吻她的耳垂。

    </p>

    “别碰我!”程安的声调忽的提高,眼底透着显而易见的厌恶。

    </p>

    窦梓岩被外面莺莺燕燕环绕着讨好着养大了脾气,早就受不得枕边人忤逆。

    </p>

    程安的反应,瞬间让他恼羞成怒。

    </p>

    “我养你这么些年把你X子给养刚烈了?不让我碰,想让哪个野男人碰?”

    </p>

    窦梓岩掀开棉被,粗鲁地抬手褪去程安的底K!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