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萌妻来袭,总裁宠上天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9章:夸张的求

    第9章:夸张的求ai</p>

    秦洛愣了那么J秒,咔嚓一声神经回神,看着封川易的眼神便是古怪又奇特。</p>

    他家表哥据他所知,无比洁身自好,除了大学时期J过一个nv朋友外,从来没有找过nv人,就像是一个赚钱机器,只知道工作,现在主动和自己要av,说真的,他很震惊。</p>

    那天晚上是发错了视频,但他也无法想象,这个尊贵优雅如同神祗的哥哥看……av的样子。</p>

    不过转而又想,其实也不是没道理,毕竟他也是男人嘛!</p>

    于是连连点头,“当然还有,难道表哥你还要?”</p>

    “要的。”封川易点头。</p>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要欧美的有日韩的?如果你重口味的我还有人兽的!”秦洛立即在口袋里面摸,“我随身携带一个108g的盘,以便不时之需,没想到这次真的派上用场了哈哈哈哈!”</p>

    “嗯,很好,回去后把家里的那些东西也给我的打包送来吧。”封川易点点头,然后两只手捏着盘,忽然用力。</p>

    咔嚓一声,断了。</p>

    “啊!!!!”秦洛五雷轰顶,“杀人了啊!!!”</p>

    封川易手指一弹扔进垃圾桶,脸上依旧笑得优雅无害,“乖,这些东西对身T没有害无利,表哥我这是为你好,去把家里的那些也给扔掉,然后收拾东西去北非和塞卡一起管理分公司你。”</p>

    “表哥!”秦洛崩溃,去北非那种落后地方他一天都活不下去,更不要说监督修筑水利的工程,没个三年五年可是回不来的啊!</p>

    门无声无息被推开,一道长长的威猛的黑影时出现在门口,秦洛只觉得后背发凉,一回头便对上了威斯曼一双充满犀利和威严的眼睛,顿时吓得汗mao翘起来,立马躲到了封川易身后。</p>

    威斯曼从还是狮崽的时候便在封川易身边,到现在已经养成了一头成年狮,T长170,T重180,头项、颈部、肩部都披拂着长长的深褐Se鬃mao,一派丛林之王的气息,虽说不是第一次见到它,然而每次秦洛都吓得躲到封川易身后,看都不敢去看威斯曼一眼。</p>

    威斯曼对秦洛这种存在是拉低人类智商水平的人没什么兴趣,摇晃着尾巴迈着小猫步走到封川易的脚下趴着,封川易微微弯腰挠挠它的下巴,后者舒F地抬起头,封川易瞥了一眼秦洛“不想去北非?”</p>

    “当然不想!”</p>

    “不想去可以,去给我查这个nv人的详细背景资料,如果得到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就送你去中非。”顿了顿,封川易又笑了,“听说那里隔三差五还会有战争。”</p>

    秦洛颤抖着拿过相P,发现竟然是今天和表哥相亲的那个nv人,有些意外也有些惊讶,“查她?为什么?”</p>

    威斯曼忽然站起来,盯着秦洛。</p>

    “是!”秦洛魂飞魄散,C起相P就跑,长长的走廊上只剩下他的脚步回音。</p>

    封川易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威斯曼的脑袋,目光落在了文件上职业的一项。</p>

    “美华F装公司设计师助理……那个nv人的身手,绝对不会只是一个什么设计师助理,既然你们都不说,我便自己来查!”</p>

    ……</p>

    美华F装有限公司是国内一个F装品牌,不算大牌,但名气也不小。</p>

    而冉小萌就在这家公司里,她虽然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但关键时刻脑子还是很灵光的,学习能力也很强。</p>

    这F装设计她其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因为闺蜜是学F装在这个公司工作,自己为了陪她,就去读了一年的专业,了解了一点基本知识和理论之后买了一本毕业证书就去应聘了,面试的时候凭着自己的聪明头脑也就混过关的。</p>

    闺蜜复姓乐正,单字一个语,自从跟着爷爷远涉重洋来到a市,至今为止的十五年记忆中都有她,是她最亲密的人,现在是她的上司,她就是她的助理。</p>

    “小萌,乐总监的文件忘记带了,你赶紧追上去给她送去。”因为‘乐正’这个复姓比较奇葩,所以公司里的人一般都是喊‘乐总监’。</p>

    冉小萌哦了一声,拿着文件就跑入电梯,她才刚刚走入电梯,另一条电梯内走出一个捧着一大束鲜花的快递哥哥进来,“你好,请问冉小萌冉小姐是你们办公室的吗?”</p>

    冉小萌跑出公司,一眼便看到了停在公司门口的大货车,有好J个工作人员在上上下下搬运东西,出于好奇便凑过去看了一眼,竟然就看到了,车厢内竟然都是姬金鱼C,那数量少说也有一千朵吧!</p>

    冉小萌顿时眼冒粉红心——哪个痴情汉啊?姬金鱼C可是告白的名花啊,而且还是雪青Se的,真是深情啊!</p>

    “漂亮吗?”</p>

    “漂亮漂亮!”</p>

    “喜欢吗?”</p>

    “喜欢喜欢!”</p>

    “愿意了吗?”</p>

    “愿意愿……愿意什么?”冉小萌茫然眨眼,后知后觉想起另一件事——谁在和她说话啊?</p>

    这这这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这这这语调听起来怎么那么是熟悉?</p>

    冉小萌背脊一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