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婚来天成:总裁请深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009章被算计

    那高跟鞋的声音,精准地停在了她这个隔间外。须臾,隔间的门被敲响。“笃、笃、笃。”</p>

    慕夕夕生怕来的是记者,打定主意装死。</p>

    “知道你在里面。我有办法,能送你出去。”</p>

    一听声音,慕夕夕就认出来了,这是陈婧带的另一个明星,安娜。</p>

    她们虽是同一个经纪人,可彼此间的J集并不多,关系更是一言难尽--安娜对慕夕夕,举手投足间都是厌恶,每次见面,偶尔有一两句话,也全是对夕夕的冷嘲热讽。</p>

    见她不说话,安娜又说:“我们好歹都是陈姐的人。砸了她的招牌,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你出来吧!”</p>

    慕夕夕被说动了。</p>

    一开门,安娜就将一件连帽衫连同口罩、墨镜一块丢给她,神Se还是往日里倨傲和厌恶的样子。</p>

    慕夕夕遇上这雪中送碳,心中不由得感慨:这同门师姐,原来是外冷内热啊!之前真是误会了。再看对方那倨傲的眼神,她都能看出温柔来。</p>

    安娜果然带着慕夕夕走了一条没有人的道儿。</p>

    等到了一楼一道安全门边的时候,夕夕十分感动地说:“安娜姐,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原先一直以为你讨厌我……”</p>

    安娜将手放在了门把上冷笑:“我当然讨厌你。论条件,论演技,你哪方面比得过我?可陈婧却只全心全意对你一个人好,完全不管我死活。你说我可能不讨厌你么?”</p>

    慕夕夕被她脸上的怨毒表情镇住了。“安娜姐……”</p>

    “别这么叫我,我换经纪人了,也没你这样的MM。你自求多福吧,希望江湖不见!”</p>

    慕夕夕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可这时安娜已经猛然拉开了门,刺目的闪光灯差点没闪瞎她的眼。</p>

    她下意识地转头要跑。后面却忽然冲上来一个大腹便便的nv人,拎着手包就捶她:“慕夕夕你这个J人,你G引我老公!”</p>

    说实话,慕夕夕是有那么一两秒懵B的。卧槽,这特么谁啊!</p>

    “我不认识你,你放手!”夕夕只觉心中仿佛有千万头羊驼奔腾而过,每一只都呼啸:慕夕夕你完了,你又搞了个大新闻!</p>

    YF一只手捧着肚子,一只手扬着包打她,还扯着嗓子尖叫:“你不认识我,可你睡了我老公卢一凡!”</p>

    “谁?我不认识。”慕夕夕真心觉得没有听过这个名字。</p>

    后面的记者很快为夕夕做出了解答--</p>

    “卢一凡不是《青春飞扬》的编剧么!啧啧……慕夕夕竟然连YF的老公都不放过啊……”</p>

    一时间,更多更难听的话都沸腾起来。</p>

    夕夕脸P再厚,其实内心里还是个小姑娘。不当面听着那些,她尚能自我调节,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这一刻,还真是有些想哭。</p>

    凭什么啊,她到底做错什么了,是个人都出来算计她!</p>

    她倒是想武力突围,可这YF扯着她,让她有些缩手缩脚,根本没法出去。</p>

    马路对面,陈曜面无表情地靠在车里,姿态看似闲散,可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阵急似一阵地敲,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p>

    等了一会儿,他十分不耐地拿起了手机。</p>

    “你们要磨蹭到什么时候!”他语气森冷。真是慢死了,没看到她都快哭了吗!</p>

    在那边诚惶诚恐:“马上,还有二十米就到现场了。”</p>

    陈曜在接到消息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觉得多麻烦,接个人而已,能难到哪里去呢?可没想到,也不知怎么搞的,那蠢nv人竟然直接从记者蹲的最多的门里出来了。他赶紧叫助理过来帮忙。</p>

    “快点!”陈曜C完了就狠狠丢了手机,直接下车。</p>

    等他过马路的时候,人群已经被两个助理分开,不知所措的夕夕终于彻底地暴露在他视线里,满身狼狈,似乎还被泼了水。</p>

    他心口一窒,加快了脚步。轻而易举地突入重围,拨开扯着她的大肚婆,揽她入怀。</p>

    闪光灯连闪不息,却没一个人敢再拦路--这个男人的眼神太锋利了,张扬跋扈的那种睥睨,简直每个眼风都在说“有种你再拦着试试”,再加上额前的绷带,给他添了J许痞气,那眼风就更有说F力了。</p>

    他们是记者,要的只是新闻,又不是急着找揍。</p>

    “你啊,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乖乖跟着走,不就没这茬儿了。”他语带责备,语气却难得的温柔,仿佛有无尽的耐心。</p>

    夕夕低着头,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陈曜就收紧了揽着她的手,想给她多一点的安W。</p>

    “甄鑫他到底什么意思,安排了这些,还故意让你来救我吗?!”这套路,她也是看不明白了。</p>

    陈曜僵了一下,心想:要不还是把这nv人丢回去吧。怎么能蠢成这样。</p>

    可到底是忍住了,他P笑R不笑地说:“因为,你包养我了,给你解围,也属于我的F务范畴。”</p>

    慕夕夕勉强从一团糟的脑洞里回神:“我什么时候包养你了?”</p>

    “一万块。”</p>

    夕夕一脸懵B,她思考了一下到底是回“要不你找钱吧”比较好,还是回“剩下的都算小费”比较好。前者太小气,后者吧……她现在工作都没了,还是真是蛮缺的……</p>

    可就在她挣扎的时候,一辆警车却呼啸着忽然停在了他俩面前。</p>

    上面下来一老一少俩警察,直接在慕夕夕面前站定。</p>

    年少那个二十来岁,刻意绷着脸,但眼里还是亮闪闪的:“你就是慕夕夕吧?!”</p>

    慕夕夕有些茫然地点点头:“对,我就是。”</p>

    “慕小姐,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聚众且收留他人吸食违禁物。我们需要带你以及J位相关的嫌疑人去尿检,请你配合!”</p>

    慕夕夕整个人都懵了:“这怎么可能!”</p>

    年轻那个努力板起了脸,公式化地说:“请你配合!”</p>

    陈曜安W一般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然后对警察说,“这两天夕夕都和我在一起,我也需要配合你们调查吗?”</p>

    年长的那个上下打量了陈曜一眼,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p>

    “陈曜。”</p>

    他想了想,被举报的名单里好像没有这个人。</p>

    见年长的皱眉,那年轻的没好气道:“又不是什么好事,凑什么热闹!”</p>

    陈曜看起来好脾气极了:“我没凑热闹,积极主动配合两位,是公民应尽的义务。”</p>

    “都带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