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秘宠上瘾:娇妻哪里跑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009:到我身边来

    沈易南和姜以安的婚礼,很风光,还未开始,百家媒T已经在外等候,豪门盛事本就让人瞩目。</p>

    各种赞美的通稿,在上已经全面覆盖。这两人都出自豪门之家,沈易南巨鄂之子,姜以安银行行长千金,家里的一坨R都是一笔巨款。</p>

    这两人的结合,外人哪管这其中的利益和商业链条,只看他们俩的颜值便足够,俊男配美nv,自古以为,都是情ai佳话。</p>

    幕Se降临。</p>

    城市的辉煌渲染着这城市的姹紫嫣红,酒店内灯火如豆。</p>

    宾客云集,均是盛装出席。</p>

    沐芷安缩在角落里很麻木的咬着吸管,里面的饮料她一口都没有喝进去,像毒,她不敢入口,怕毒到心脉无法呼吸。到底还是来了,到底还是想让自己的心,最后再狠狠的死一死。</p>

    眼神没什么焦距,前方来来往往的人,浮燥的像只麻雀,她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回到家抱着枕头,一梦到底。</p>

    八点婚礼准时开始。</p>

    前面的各种戏M沐芷安都没有心情去听,直到环绕立T的音箱里响起主婚人的声音:“有请新郎入场!”</p>

    那一瞬间,沐芷安听到了自己脑子里的筋,砰地一下断裂的声音。那么清脆,就像巨人的巴掌煽打在她的脸上,她P开R绽的都是鲜血淋漓。太沉闷,闷得喘不了气,再没看一眼,疯似的跑了出去。</p>

    台上,身着燕尾F的新郎,忽然转了头,朝门口看去……深Se的眸,微沉,但不过一瞬,便回了头,伸手从岳父手里接着新娘柔柔的小手。</p>

    ……</p>

    其实这种戏M,每天都在上演。</p>

    心ai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她。</p>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还小不是,23岁不到,正值芳华,有大把大把的青年才俊等着她。沐芷安头抵在花园里的榕树G上,这样安W着自己。可眼泪还是受不住的往下掉,啪嗒、啪嗒……像坏了的水龙头,停不下来。</p>

    她没有哭出声,无声的,心痛到了极致,也发不出什么声音来。</p>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沐芷安仰头擦尽了脸上的泪水,不可以这么没出息。这时,她感觉到有一G深沉的视线朝她S过来,她顺着视线看去,便看到这颗大榕树的那一头的男人,西装革履,长身玉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看样子,不知看了她有多久。</p>

    沐芷安有些难堪,哭成这样被人目睹,总归是有些没面子。</p>

    她揉揉发胀的眼晴,开口:“不好……”意思。</p>

    “到我身边来。”</p>

    她才刚刚张口,那男人便已经发话。</p>

    低冷的男低音,是成熟男人的魄力,只是平淡一句,便把她震慑住。沐芷安移了过去,离得近了,她才看到他的真实面目。</p>

    顿时倒chou一口气,伸着细细的手指,指着他的脸,“你是那个……那个姓左的?”没办法,她只知道他姓左,名字也不知道,只能这么称呼。时隔三年,他的音容相貌,她还是记得那么清楚。</p>

    一眼万年。</p>

    男人深遂的眼晴在她的身上兜兜转转,最后落在那张哭得发白的脸上,启唇:“我叫左煜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