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503章 紫漪

    他们俩人现在功力不济——当然,主要是因为农夫子功力不济——根本不是雷姬的对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农夫子见状,凭着残存的境界之力,往传送阵瞬移过去。虽说她也知道以雷姬的功力,要把传送阵停下来并非难事,可是现在别无它法。被恐怖的奔雷掌打中的话,三千多岁的生命就这么没了,还不如趁机进入传送阵,试试运气。

    雷姬在看见叶飞开启传送阵的第一时间,就果断注意到了,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意。别说现在相距只有J十丈,就算J千丈她也有十足的把握停下传送阵。

    只在农夫子闪烁到传送阵的一瞬间,雷姬便悉数爆发境界气息,像传送阵的光柱掠去。光柱纵向延伸了一大半,被这G恐怖的境界之力介入,顿时凝止不前。

    “哼,就这点小把戏也敢在我面前使出来,你把我雷姬当傻子了吗?”

    话音刚落,另一句声音也响起来:“没错,我就是把你当傻子。”

    叶飞甩出一句,功法运转之下,瞬间连连发动冲字诀,一冲千丈十冲万丈地朝农夫园后面的虚空中遁去。如此夸张的逃命之法,他上次使用的时候,还是在苍雷殿被魔剑门高手追杀之时。

    雷姬见此一幕,略微吃惊,不过却根本没放在心里。纵使一连十冲跨越万丈,那又如何?在她灵圣三品的眼里,万丈之远,也不过瞬息之事。

    “臭你蠢,你还真蠢。拿命来!”

    雷姬放下境界之力对传送阵的G扰,悉数爆发T内的浑厚灵力,心念一动,瞬间就赶往万丈之外。叶飞还兀自狂奔,突然被雷姬浑身滋滋作响的雷电之力挡住,一时间好不尴尬。

    不过尴尬之余,他突然咧开嘴笑了笑,临走之前还不忘嘲讽一句:“把你当傻子,你果然是傻子。走咯!”

    话音刚落,不待雷姬反应过来,叶飞将九天龙皇诀运转到极致,只一个回字诀,瞬间回到了传送阵中。此刻,传送阵的光柱刚好闭合,带着他和农夫子一起来带五百里之外的树林边缘。

    俩人刚一传送出来,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连奔带移地赶往农夫城的传送阵。发现他们逃跑之后,雷姬肯定会朝着农夫城传送阵这里追赶。虽然成功发动了千里符,但这里距离农夫园不过五百里而已,以灵圣三品的境界,恐怕十息的功夫就能追来。

    好在连连瞬移之下,他们顷刻间就赶到了传送阵这里。不待农夫子开口,也不待传送师询问,叶飞果断拿出一枚前往无名谷的传送符,将其打入阵中。

    “你要带我去哪里?”农夫子本来想着先去Y老村疗伤的,不料他已经开启了传送。

    他没有回答,准确说是回答被陡然出现在天边的雷姬身影打断了。雷姬极目远视,瞬间锁定俩人,将资深的境界之力爆发到极致,连连踏破虚空而来。

    可惜,又晚了一步。

    嗖的一声,就在雷姬降临的一瞬间,叶飞和农夫子消失在传送阵中。

    对于这次成功逃离,叶飞唯一想说的,可能就是对不起传送师了吧。传送师要是告诉雷姬,他俩没说去哪里,也没找他拿传送符,雷姬是铁定不会相信的。算了,以后有机会再找她报仇就是。

    另一边,无名谷内。

    传送阵骤然触发,两道狼狈的身影出现在阵发中央,浑身都是血迹。这一幕让执勤的伙伴震惊万分。不过就在叶飞看向这位伙伴时,却发现他正傻傻地看着农夫子,一脸陶醉之态。显然,他震惊的不是俩人血迹斑斑的样子,而是农夫子秀美的容颜。

    农夫子全没在意,只四下看了看,想知道叶飞带她来了什么地方。这里有十J个形状各异的府邸,有两个颇具风雅的楼阁,显然都不在她的印象中。不过当她的眼睛看向山谷最深处的山洞时,她突然面Se大惊。

    “这是无名谷?”

    叶飞还正在给那位在传送阵这里执勤的伙伴使眼Se,以免他引起农夫子的愤怒,一听到她的话,顿时也大吃一惊。

    我擦,她怎么知道这里叫无名谷的?先知?这名字可是他亲自取的,目前放眼整个九州之内,恐怕也只有龙域和风月楼这三百个人知晓。真是怪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叫无名谷?”

    农夫子没有回答,反而再次仔细打量四周的建筑。只见西侧十里外的大PC地上,修建着龙族府模样的府邸,周围伴着好J个其他堂府;东侧十里外的湖泊绿洲之上,坐落着两个风月楼模样的楼阁。

    “你们……你们都躲在这里啊?”她终于认出来是龙域和风月楼,不经意间重点强调“这里”。

    “是啊,都在这里。”叶飞以为她指的是清月楼和龙域,重点强调“都”。

    “那后面的山洞,你们……”她又问道,听起来不像是好奇,而是担心。

    “呵呵,你也注意到了啊。里面还有个宫殿,不过很冷,进不去。怎么样,这个地方不错吧?有山有水有C木,空气清新灵力充沛,简直世外桃源啊。”叶飞说着又不忘赞叹一番。

    不知为何,农夫子脸上突然表现出一丝异样的神Se,像是担忧,又像是高兴。走在去风月楼的水桥之上,她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也好,就让你们住在这里吧。”

    不多时,叶飞领着她来到风月楼,介绍给水姑姑他们,并说明刚才遭遇的情况。叶飞本来还打算让水姑姑给农夫子疗伤,可是却引来一阵嘲笑。

    “呵呵,让我给她疗伤?我可不想在她面前丢人现眼。她这点伤势,再过一时半会儿自动就消了。”

    叶飞一听,感到好奇不已:“自动就消了?难道农夫子的身T也会自动恢复?”

    “哎呀,你怎么还在喊人家农夫子?人家有名字的,叫紫漪。她修习《紫兰心法》,这丁点伤不用治就能好。”水姑姑解释道。

    叶飞又受惊了。尼玛,什么叫丁点伤不用治就能好?刚才明明都快要死的样子。这《紫兰心法》难道是龙皇之心的翻版?好吧,九州之大,无奇不有,只怪自己见识短浅,如井底之蛙。

    紫漪看着叶飞的呆傻的样子,一阵好笑。未J,她在萧清雨的带领下,来到风月厢探望灵风雅。灵风雅仍在昏迷之中,气若游丝,脸上的血Se比之前更加少了。

    她在病榻前坐下,伸出两指轻轻按在灵风雅的脉搏之上,把定三息。一旁的水姑姑等人静静地看着,心里忐忑不已。她们希望她看出什么好的迹象,然后为灵风雅找到更好的救治之法,又担心她看出什么不好的迹象,告诉大家灵风雅已经无Y可救。

    这是个沉默的时刻。

    突然,水姑姑开口了。她把让叶飞她们寻找三味Y引的事情,告诉了紫漪,然后征询她的看法。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至少这样一来她们就不用忍受心里的忐忑,忍受压抑的沉默了。

    紫漪略为惊讶地看了看叶飞,明显在质问他为何之前要隐瞒此事。不过不待叶飞回答,她已经转过头去,跟水姑姑分享看法。

    “这三味Y引没错。不过她中噬神蛊的时候,《仙音》与《素心》齐行,功法脉络被烙下了蛊印,音律疗法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等Y引找齐了以后,还是让我用《紫兰心法》给她疗伤吧。”

    水姑姑闻言大喜。她虽然知道要用三种Y引解蛊,可是对噬神蛊的了解不足,具T的解蛊之法一直拿不准,正愁到时候要不要用《仙音大法》来疗伤。这下好了,既然紫漪答应亲自解蛊,那只要顺利找到三种Y引就行。

    “这枚凝神丹是我三百年前留下来的,你们给她炼化了吧。虽然她昏迷不醒,神魂却一直在备受折磨,这凝神丹能稍加缓解她的痛苦。”

    “凝神丹?”水姑姑大吃一惊:“这世上真的有凝神丹?……可是,这不是用来起死回生的吗?”

    听到这里,最吃惊的要数叶飞了。这尼玛,放了三百年,确定还能用不?而且还起死回生?这世上还有起死回生的说法?要不要这么玄乎?

    紫漪笑了笑:“凡Y者,有用为上,合用次之。这凝神丹放了三百年都没用,再放也枉然。无妨。”

    水姑姑谢过,当即将其用音符炼化。一缕缕翠绿的平淡气息,在灵风雅周身散开,渐渐消于无形。除此之外,丹Y的使用再无其他效果。坦白说,叶飞怀疑这个玄乎的丹Y放了太久,已经变成绿Se粉末了。

    不过仔细看向灵风雅时,她的脸Se却有了明显的变化。原本苍白得J无血Se的脸,现在隐隐泛起了一丝红晕。而鼻间的气息,也明显了许多。

    紫漪见灵风雅有所好转,也不再逗留,打算回Y老村。叶飞抱着万分感激的心情将她送到传送阵,目送她离开。

    “你也跟我走一趟,我有东西要给你。”紫漪突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