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499章 冰蚕美食

    农夫园中,叶飞坐在木桌旁,脸上诧异万分。

    驻颜术在九州大陆不算罕见,很多修为高深的nv子都有修习。可是一千多岁?什么时候一个灵圣三品的nv子也能活三千多岁了?而且还一直保持二十出头的美貌?

    而且反过来说,都活了三千多岁,居然才一个灵圣三品?不说天资聪颖如叶飞自己者,就连龙傲风、温书剑那种二傻都能在三十年之内蹭到灵圣级别,眼前这个小nv子,哦不,大nv子也太垃圾了吧。

    “那,老前辈,刚才那个囚龙阵是怎么回事?”叶飞继续回到刚才的好奇上面。

    啪!

    nv子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看似绵柔的灵力在瞬间便将整张桌子震得粉碎,只留CY和捣Y罐仍选在半空中。在桌子粉碎的瞬间还能保持CY以及罐子纹丝不动,不得不说这灵力的掌握到了一个很玄奥的境界。

    “你敢说我是老前辈?我看起来很老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老了?龙族的圣龙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痴,话都不会说了?”

    她这一巴掌,简直不是拍在桌子上,而是拍在叶飞脸上,让他苦B得紧。明明是自己说的,活了三千岁,那还不是老前辈?难道活一万岁甚至亿万岁才算?真想不到,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在乎别人的称呼,简直跟个小nv孩一样。

    不过这也只是叶飞心里的想法而已。眼下他还得让她治病,无论如何是得罪不起的。

    “大美nv,不好意思,我刚才失言了,你别见怪。”

    nv子闻言,脸Se颇有好转,继续捣Y:“囚龙阵就是用来囚龙的,不过我祖师没学到精髓,只能杀杀一般人,困不住圣龙子。”

    叶飞彻底黑脸了这次。尼玛,还没学到精髓,只能杀杀一般人?刚才这阵法冒出来的明明是灵圣巅峰的气息,你说的一般人指灵神以下吗?

    “那为什么困不住圣龙子?”

    “我怎么知道?这阵法又不是我发明的。”nv子顿了顿,又说道:“灵风雅的伤,需要盘龙香、凝神C和惊雷玉,你们把这三个找齐了就能救她。”

    听到这个信息,叶飞又吃了一惊。这正是水姑姑告诉他的三味Y引,看来这个nv子虽然X格古怪脾气暴躁,心底还是蛮善良的。

    “多谢美nv指点。那我的伤什么时候开始治?”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给你治伤?”nv子抬眼看着叶飞,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想要我帮你治伤,首先你得求我,然后还得为我办一件事。办不到的话,你还是趁早自杀,免受血木毒腐蚀之苦。”

    叶飞简直无语了。这小nv子分明就是个小nv子,如此刁蛮。难怪活了三千多岁还一个人住,这样的nv子谁愿意娶?活该单身到现在。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叶飞嘴上还是抹了一层蜂蜜。

    “好,在下求求大美nv,求你为我疗伤。你人又漂亮,心地又好,医术又高,简直活菩萨下凡。你看这样够了不?”

    nv子被这么一番恭维,忍不住笑了笑。笑靥生花之下,她点点头,吩咐叶飞:“恩,不错。现在我吩咐你做一件事,做成了我就给你治伤。看见最边上那个小围栏了没?里面有J只冰蚕,你去抓一只,然后烤熟了给我吃。”

    “好。”

    叶飞已经被她的古怪整麻木了,实在没心思关心她为何会有这个让人心里发mao的美食ai好。只要能给他疗伤,让他免受脏腑腐蚀之苦,别说烤冰蚕,烤maomao虫烤蚂蚁都行。

    他二话不说,走到农夫园边缘地带的一个小围栏处,往里瞅了瞅,果然发现有J只冰蚕。冰蚕看起来通T白透,寒意彻骨,气息玄奥难辨。叶飞也没多想,伸出手就抓了过去。

    可是刚一伸过手去,手指就被一G凛冽的寒气侵袭,仿佛进入了某种结界一般,顿时失去知觉。不远处正在捣Y的nv子往这边看了看,一阵偷笑。

    “忘记告诉你了,这冰蚕天生冰灵,能够冰锋空间,就连我灵圣三品的灵力都不好对付。你还是小心点,别把手指给弄断了,那可接不回来的。”

    叶飞一听,心里顿时千万只C泥马狂奔不息。这小丫头纯粹是在整人嘛,早点不说,现在手指都冻住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心念起处,他果断爆发出全部的龙元之力,自手掌处爆发恐怖的金Se龙炎。

    金Se龙炎刚一出来,就被玄奥的寒冰气息抵退不少,而冰蚕的寒气也略有退却,看起来二者竟然平分秋Se。脑袋里面想想内府的腐蚀之苦,再想象一下这痛苦消除的快感,叶飞顿时兴奋不已,手中的龙炎之势更甚,缓缓将冰蚕的寒气吞噬一二。

    在如此的自我激励之下,特殊的金Se龙炎逐渐蚕食冰蚕的寒气,向其R身靠近。大概是感受到了恐怖龙炎的威力,其他J只冰蚕仿佛有意识一般,倏地远离开来。

    终于,在T内为数不多的龙元急速消耗之下,叶飞成功将冰蚕抓在手中。冰蚕的身T刚一触碰手心,一G更加强大的寒意便由经脉深入T内,让叶飞通T感受到熟悉而刺骨的寒意。

    这是无名谷山洞宫殿中的寒意?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寒意,同样的感觉,让叶飞心里一惊。看来宫殿里面的寒气,很有可能与这种冰蚕有关。唯一不同的是,冰蚕的寒意与宫殿相比,弱了不止百倍。

    但是尽管如此,这种程度的寒意也足以为油尽灯枯的叶飞雪上加霜,真正的雪上加霜。不到一息的功夫,他身T外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T内饱受腐蚀之苦的脏腑,又平添一份彻骨寒意,让他更加难以忍受。

    索X狂暴战意的效果越发激发,龙元的恢复速度与强度也越来越大,在濒临枯竭的边缘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趁着意识尚清醒,他紧咬牙关,疯狂地chou取丹田中J滴珍贵的龙元Y,将其悉数化作手心的恐怖龙炎。

    一鼓作气之下,龙炎再次B发,吞噬掉手掌的寒气,冰逐渐侵入冰蚕T内。龙炎只一触即P肤,冰蚕冰软的R身便疯狂扭动起来,在叶飞手心拼命挣扎。这种异样的感觉从手心传来,顿时让叶飞心里发mao。

    nv子仔细看了看,眼中大放异彩。她知道既然连囚龙阵都奈何不了,他肯定有特别之处,但是没想到一个灵君三品的境界,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龙炎。看来今天,将是三千多年来她第一次尝到烤熟的冰蝉。

    内府的腐蚀、彻骨的寒意和冰蚕的挣扎,这三种感觉融合在一起,依然到了叶飞能够承受的极限。见手中还闪着龙炎,他肯定以为自己已经被折磨死了。

    良久,冰蝉的挣扎逐渐变缓,然后消失。叶飞此时T内再无任何龙元的痕迹,有的只是更加深刻的腐蚀痛感,以及冰蚕的残留寒意。好在他打开手时,看见的不再是寒气四溢的冰蚕,而是一块烤熟了的蛋白质,柔软晶莹,热气腾腾。

    “天呐,你真的把它烤熟了!”nv子兴奋莫名,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叶飞面前,一把抓起晶莹剔透的蛋白质,嚼都不嚼就吞了下去,脸上尽是愉悦之Se。

    “美nv,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连虫子都吃?还是这么Y寒的虫子。”叶飞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实在搞不懂她的口味怎么会这么重。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nv子一时间心情大好:“这冰蚕天生带着寒冰之灵,吸收天地Y寒精华,能够驻颜保T,是大补之物。”

    “原来如此。那G嘛要烤熟了吃?差点害死我。”

    nv子听到这个问题,突然面Se绯红:“哎呀,这蚕这么Y寒,以前吃下去都要冷肚子的,你还是个小娃娃,不懂。”

    看着她突然如此娇羞的样子,叶飞真有点接受不了:“好了,冰蚕给你烤熟了,按照刚才说的,你现在可以给我疗伤了吧?再不疗伤,我就要死翘翘了。”

    “好吧,现在本姑娘心情好,今天就破例为你疗伤。你先去那间茅C屋里,把衣F脱了,到浴桶里坐着。”

    要放在平时,叶飞肯定又要愣住的。孤男寡nv,你让我脱了衣F泡浴桶?我可不是花心公子。不过眼下T内的痛苦加剧,感觉分分钟就要挂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怎么吩咐怎么做。

    叶飞来到nv子指向的茅C屋里,果然发现有一只大浴桶,里面放了大半桶半透明的绿SeYT,灵气流转奇怪得很。他想都没想,脱了衣F扑通一声就跳了进去。

    刚一进入,那些半透明的绿SeYT仿佛活了过来,剧烈沸腾不已。YT中骤然散发出无数条游丝,直入PR,深及脏腑骨髓,引起一阵新的莫大的痛苦。

    突如其来的新痛,让叶飞再次感到苦B至极,忍不住大叫一声。叫声刚落,茅C屋门口也响起一声尖叫。

    “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