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405章 天魔入侵

    两人并排而来,一步十里。

    素净的白Se衣角,在空中齐齐飞舞。玄妙的灵力,化作层层灵动的浮光,在夕Y中闪动。nv子纤指落处,一个个无比悦耳的玄妙音符自古琴飞出,在空中画出半隐的优美弧线,没入男子X口。

    显然,俩人已经和好了。也显然,灵风雅并没把握好分寸,此刻正在为他弹琴疗伤。叶飞等人绷紧了脸,一阵无语。

    这才多久?两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就结束了?可惜原本热情高涨的数万人,都在刚才四散逃走,一个不剩,不然俩人转眼和好的这件事,绝对会成为九州奇闻。

    俩人不经意间连破虚空,转眼便降临风月楼前。灵风雅看见大家脸上“我懂”的表情,脸上不觉C红四起。胡月行也倍感尴尬,对着大伙呵呵一笑。

    “哦,对了,这是我——我们的儿子,小胡。”

    他笑完心念一起,单手一挥,只见身前凭空出现一个入口,看起来像是一方空间之术。更让人惊讶的是,入口里面是一间砖瓦房,房间里面竟然走出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定睛一看,正是叶飞上次在他家里遇见的那个。当时他还很好奇,为什么苍月尊者会带着一个小孩子,现在看来,这小孩分明就是俩人“失足”所生。

    灵风雅全然没料到他会来这一出,一时间尴尬无比。但一看见当初呱呱啼叫的婴儿,J年不见,如今已长成活蹦乱跳的小孩,却又喜出望外。仔细看了J眼,她不禁落下J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大伙看着此番煽情的场景,纷纷经受不住,感动不已。

    良久,大伙才慢慢回过神来。灵风雅和胡月行带着小孩子上楼,叶飞等人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厢房。

    这J天折腾下来,叶飞总算是成了月月的守护使。风月楼古塔禁制被破,《素心琴诀》重见天日,清月琴也再回风月楼。灵风雅的心事,也随着守护使的选出,以及胡月行的出现而落下。

    叶飞刚一回屋,便开始打坐疗养。有了《回春功法》的加持,功力的恢复速度也快得惊人。期间胡月行也前来探望一次,为了表示歉意,给他灌入不少灵力,助其恢复。

    次日,经过一夜的调养,叶飞的伤势已经全好,功力也恢复了到了七八成。他站起来照了照镜子,发现脸上的那道剑痕也消失无踪,这才放下心来。

    司马灵素和龙武天两人的伤势和功力,也早已经完全恢复。三人商议了一番,决定不再叨扰风月楼,准备启程回龙域,找龙武权清算。

    至于萧清雨,灵风雅已经将清月琴和《素心琴诀》传给她,也可以先跟着叶飞回一趟龙域。修行上的事情,以后再隔三差五到风月楼,找灵风雅请教即可。

    四人商议好了之后,来到风月厢,跟其他人知会。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苍月尊者却出来阻拦。

    “老胡,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伤势完全好了,没必要留在这里。龙武权那个混蛋,残害傲天,这笔账必须跟他算!”

    “龙武权势力庞大,你们势单力薄,恐怕吃不到好处。不过,我劝阻你们,并不是因为这一点。”胡月行神Se凝重地看着众人:“我来之前,从师父那里得知消息,天魔大军已经B近九州守护大阵,明日将至。”

    “什么!”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失Se。虽然之前已经多次被告知,天魔不久便会再次入侵,但并未言明日期。这段时间,他们三人一直在疗伤,伤势好了之后又适逢守护使选拔,J乎快忘了这件事。

    此时此刻从尊者口中得知明日将至,对三人而言,特别是对司马灵素而言,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不行,这样一来,我更要回去了。天儿,你和四叔留先在这里吧,娘必须回去一趟。”

    龙武天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不肯退让“大嫂,我也要回去,大哥他……”

    叶飞又一次听他们提起自己的父亲来,而且从这次的情形看,似乎父亲失踪的地方,和天魔入侵有关。

    “娘,我爹的下落,是不是跟天魔入侵有关?”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

    事已至此,司马灵素也不再奢望龙武河能主动回来,不再相瞒:“天儿,你父亲在二十七年前,被余家老祖陷害,打落到九州豁口之中。”

    “九州豁口?”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看着司马灵素伤心的样子,胡月行帮她作了解释:“九州豁口,便在灵海深处,是上古天魔入侵时的入口。龙族先祖们击退天魔之后,布下阵法封印,你父亲就是落入其中,下落不明。”

    原来龙武河被暗算之处,正是九州豁口。难怪以司马灵素半神之境的实力,都无从搜寻。甚至很可能,龙武河已经死了。毕竟,封印九州豁口的上古阵法,非同小可。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一起回去。我龙族之人,势要抵御天魔,绝不做贪生怕死之辈。”叶飞义正辞严地说道。

    司马灵素和龙武天自然想劝阻一番,不肯让他回去跟着冒险,可是当他们看向叶飞坚毅的眼神时,心里众多劝说之词顿时变得苍白无力。他们知道,这是龙族血脉中生来就有的勇武刚毅,不惧天魔。

    胡月行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的好意已表,出现这样的结果,却也在意料之中。

    “也罢。明日我师父和九大尊者,以及其他各州至尊,将会齐至灵海对抗天魔,到时候你们量力而行吧。要是龙武权那时还存S心,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叶飞等人点点头,心里感到些许安W,但忧虑犹存。天魔入侵,届时必定有魔神降临,如果只是个先锋队,应该强不到哪里去。可如果是一P大军,魔神有好J个甚至更多,真不知最后大战的结果如何。

    商议过后,众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各自散去。叶飞四人简单地收拾一下,然后和大伙告别,从上次出来时的山顶传送阵回去。

    阵法开闭之间,四人已经身处龙域祖坛。

    古朴的图腾柱端庄肃穆,四周花C树木繁茂招展;J只鸟儿叽叽喳喳飞来飞去,却愈显宁静。浓郁温和的灵力气息,一如既往地氤氲天地。

    萧清雨还是头一回步入灵海龙域,免不得为四周仙境般的景致和氛围折F,好生喜ai。只是,这流传亿万年的灵海龙域,不久怕是要面临一场浩劫了。

    叶飞看着安静无异的图腾柱,内心不禁泛起一丝涟漪。里面的龙,到底是何方神圣,是正是邪?天魔再次入侵九州,龙域能否躲过此劫?

    未来之事,无法预测,没人能给他答案。

    诸天万界遭到天魔入侵,诸多亲友落难,自己实力不济,以致只能抱头鼠窜。如今,龙武权一心残害同族,天魔又再侵九州,为数不多的亲友们又将何去何从?自己又将何去何从?

    思绪飘飞间,他只觉得一阵莫大的哀伤和愤怒,涌上心头。

    是力量!一切都是因为力量!如果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就能保护亲友,除尽天魔,除尽一切艰险歹毒之辈。只要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就不会再承受无情的折磨和压迫,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也不会再遭痛苦。

    他重重地一拳打在图腾柱上,眼中充满无奈的狂怒。这狂怒带着冰冷的沉默,穿透石柱,穿透灵海,穿透幽暗的虚空,S向无穷无尽之地。

    四人回到院落里,稍加打扫。司马灵素坐了一会儿,又开始做饭。她知道,明天以后,灵海将不一样,龙域也将不一样,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陪着叶飞。

    龙武天本来想趁着还有点时间,去通知龙武权等人天魔入侵的消息,但转念一想,凌云之主肯定早就有所告知,便改变方向。

    他先去了龙傲冰那里,欣喜地发现她并没有被关起来,便通知她叶飞回龙域的消息。同时又继续折了J个地方,照叶飞说的把龙傲齐、H天星也接了过来,让大家在院子里聚一聚。

    自从上次离开龙域到现在,叶飞已经一个多月没和他们见面,怪想念的——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

    他们三个人到来时,脸Se分外沉重,显然也已经知道了天魔入侵之事。不过好在他们看上去都别来无恙,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见到叶飞J人,一阵欣喜。

    龙傲齐气息一新,俨然已经重塑修为,而且突破桎梏,步入灵圣一品的境界。H天星虽然还在灵君巅峰,但也精神抖擞。

    当大家发现传闻已久的萧清雨也出现在这里时,一时间兴奋不已,对其美貌气质大加赞赏外一番。只不过刚一夸完,众人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带着尴尬的神情怯怯地看向龙傲冰。

    毕竟,在叶飞的未婚Q面前,夸他的心上人,而且还是nv人的美貌气质之类,这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