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391章 幻阵之破

    “我擦,你脑子进水了吧?”

    叶飞心里简直无语到了极点:“在第七层的时候,你怀疑我排挤竞争对手,欺骗你们,我可以理解。现在你尝到苦头,胳膊都断了一根,居然还要上去?”

    “朋友,你现在不回去,等下就不只是断一根胳膊的事情了,小命都要玩完的。”

    那名男子嘴巴哆嗦了一下,低下头去。不过很快,他又抬起头来,眼中尽显坚毅之Se:“我不走。为了小圣nv,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叶飞带着看神一样的眼神,仔细打量,这才发现他就是在进第七层的时候,说什么“为了月月”的那个书生。显然,此人已经Se迷心窍,无Y可救了。

    再看向众人,原本脸上的恐惧之Se,纷纷消散,已然被这个二货愚蠢的痴情煽动。甚至不少人都带着钦佩的眼光看着他,以示支持。不消说,这些人也都是好Se之徒。

    “少侠,我意已决!”

    “对,我的意也已决!”

    ……

    看来X命和美Se,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是个问题。世人愚蠢之极,叶飞纵然有悲天悯人之心,有意劝生,却无力明智。

    “好好好,你们的意都已经决了。”叶飞不以为意地点点头,心想:“你们的小命也决了。”

    “那我们就一起前往第九层吧。”

    叶飞走到中央,站在众人面前,开始J代注意事项。

    “第九层——恩?断臂书生呢?”

    众人看向书生原来的地方,也发现不见人影。

    “尼玛,我都还没J代,这就跑去送死了……”

    叶飞心神一凛,当即封了两处经脉,用灵力覆盖眉心之处,瞬间来到第九层的幻阵之中。

    刚一入阵,一G难以言状的绵软雾气就侵袭全身,似乎在噬咬经脉。而空气中散发的阵阵清香,也萦绕四周,不止口鼻,连P肤都隐隐难以阻挡。

    最让人难以抵挡的,是五丈见方的塔室中央昏暗的灯光。这灯光看起来将灭不灭,即使闭着双眼,也一瞬间摄入心神,诡异非常。

    进入之前,他已经颇有准备。但被这光线一照,依然感觉神情恍惚,心智不定。

    隐约中,断臂书生就在自己眼前不远处,正拿出腰间的佩剑,准备自刎。

    叶飞见状,吓了一跳,连忙瞬移过去。由于心神受到影响,第一次竟然只移了一半距离,慌忙之下,他以冲字诀再次前进,好容易才赶在书生抹脖子之前将其封住。

    “回!”

    叶飞死死抓住他,聚精会神地全力运转九天龙皇诀。俩人在幻境之中,身形一闪,直接回到了刚才所在的第八层。

    这一去一回,不过P刻之间。书生被带回来后,依然被封住,脸上涕泪纵横悲情莫名,右手上的宝剑已经出鞘,剑锋正架在脖子寸许之外,俨然准备殉情的节奏。

    众人见此一景,纷纷大惊失Se。乖乖,这才上去多久,竟然开始抹脖子了。他好歹也是个灵君七品,上面到底是什么幻境,这么厉害?

    叶飞抹了一把汗,拿掉他手上的剑,心念一动,解开封印。封印刚一解开,书生的右手还惯X地往右一拉,差点没捶到叶飞。

    “我这是……我刚才……我……”

    书生愣了良久,方才缓缓回过神来。看着地上自己的佩剑,一时胆战心惊。

    “情圣,”叶飞觉得这个称号可以让给他了,“你先听我J代清楚,再去送死,好吗?”

    “额……”

    有J个人止不住好奇心,问起他在幻境里面看见什么,书生尴尬得白脸通红。和圣nv成婚,然后被抛弃,以致自刎,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呢?

    “好了,大家听我说。”叶飞可没心思听这些,开始J代。

    “第九层的幻境是一直开启的,并且包容整个塔室。里面有雾气、香气和灯光三种陷阱,雾气侵蚀经脉丹田,香气侵蚀血R骨骼,灯光迷H心智。

    雾气由灵力幻化,非灵君六品境界不能抵抗。香气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据说非灵君八品不能抵抗。至于灯光,非灵君巅峰不能抵抗。

    当然啦,我这里有些方法可以稍微克制。大家要记清楚了。”

    接着他就将抵抗雾气的经脉之法,抵抗香气的气血之法,以及抵抗光线的心神之法,纷纷教给大伙。

    这些玄妙的方法,对于深谙阵法的他来说,也是深奥非常。若不是修罗之子当时耐心解释,他怕是也难以领会其中奥义。

    不过虽然有克制之法,但无奈众人修为太低,难以发挥充分的功效。就拿他自己来说,境界已达灵君三品,而龙元实力更是步入灵圣门槛,但刚才只进去一小会儿,便明显受到了影响,整个人都感到不舒F。

    方法分享过后,他还是再三劝阻了一遍。个别人心有所动,但偏偏依仗有了克制之法,抱着侥幸心理,不肯退出。对这班蠢货,叶飞表示无奈,心里连祈祷都懒得给他们做。

    “把灯摧毁,就能破阵。”

    他说完话,做好准备,再次回到第九层的幻境之中。其余众人也紧随其后。

    幻境这种东西,跟修为最是关系密切。修为高者,手幻境侵蚀作用小,能呆的时间长,能发挥的作用也越大。

    温公子和牛公子都在灵圣初期之境,按照叶飞所授的方法稍加防御,对幻境的迷H作用已经有了很强的抵抗。这次进入阵中之后,作为摧毁油灯的主力人员。

    俩人稍加适应,便毫不疑迟,展开浑身解数攻击油灯。说也奇怪,油灯昏昏暗暗,看似老旧平凡,却在一连串的轰击下安然无恙,怪异之极。

    叶飞也勉强支撑着,和另外J个灵君巅峰的考生一起帮忙。众多形式各异的攻击,再次集中在油灯之上,噼里啪啦仿佛放鞭P一样。

    可是过了一会儿,有人开始不淡定了:“少侠,你确定这油灯能摧毁?轰得这么凶,座子都没烂一点。”

    “这是受阵眼加持,但阵眼灵力有限。相信我,继续轰。”

    大伙没有他法,只得继续埋头苦G。果然,良久之后,油灯稍稍出现一丝裂纹。

    众多疲惫的脸上,稍稍现出一丝欣喜之Se,连忙C促其他人赶过来帮忙。转眼看去,纷纷大吃一惊。

    塔室四周,修为较低的两个考生已经打了起来,找找凶狠,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俩人脚下还躺着一人,不知是死是活。至于其他的J个,一脸苦B的样子,还在苦苦抵抗幻境的侵蚀。

    “不用管他们,我们集中精力破阵要紧。”温公子斜睥了一眼,满不在乎。不过话音未落,叶飞已经跑了过去。

    一来到两个打架斗殴的人面前,他二话不说,封字诀使出,将其定住,然后左右各夹着一个,带到第八层。接着又回到幻境,将倒在地上那人也带下去。

    仔细看时,这人只是受了重伤,昏过去了。不用想,打昏他的人,肯定就是两名斗殴者之一。

    三人醒悟过来,对叶飞一阵感谢。叶飞看都不看,转身回第九层,继续破阵。

    可是,刚一回来,又有两个人出事了。一人站着傻笑,另一人居然顿时爆发出超越灵圣的煞气,俨然准备自爆。叶飞不敢耽误,如法P制,将这两人送回第八层。

    接下来的情况,简直让他哭笑不得。每次回去,总有一两个人深陷幻境,无法自拔。甚至还有一人攻击正在破阵的温公子,亏得叶飞及时,才没让温公子送他上路。

    不久,灵君巅峰以下的杂兵蟹将们,悉数被他送回第八层。

    叶飞本身境界不够,经过多番折腾,再次回到幻境中时,已经疲惫不堪。他定了定神,缓步走向塔室中央,准备再助一臂之力。

    “快拦住他们!”两位公子突然异口同声地喊道。

    叶飞定睛一看,尼玛,那两个灵君巅峰的伙计,竟然也被幻境侵蚀,开始攻击自己人来了。

    “封!”

    他毫不犹豫。有了刚才的一番折腾,他感觉自己对封字诀的领悟都上升了不少。T内的狂暴战意也越发强大,灵力恢复也越来越快。

    嗖的一声,他将其中一人送到下面,然后又极速回来。再封,再嗖的一声,送回去,再回来。

    叶飞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亢奋之中了,仿佛在借此修炼狂暴战意一般。

    还有谁不行了?牛公子?封!

    境界不够,定的时间太短?再封!送下去!

    温公子也不行了?封!再封!再封!送——

    等等,这个不能送下去,要是都下去了,幻境重启,那就真是日了狗了。

    不得不说,这上古幻境确实厉害。众人进来破阵的时间,也不算久,连灵圣初期都扛不住了。而且只要油灯一直存在,恐怕再高的境界也迟早遭殃。自己虽然进入了短暂的亢奋之态,龙元依然充足,但心神已经倍感迷乱,隐隐不支。

    叶飞努力地屏蔽耳中各种奇怪的声音,集中精神,朝油灯走去。身后的温公子,已经破开封印,再次御出宝剑分身,朝叶飞S了过去。

    塔室中央,油灯灯架已散,歪歪斜斜地杵着,显然只等着补最后一刀了。

    “啪!”

    叶飞接着最后一丝清醒,果断一巴掌拍下去。油灯嘎啦一声,四分五裂,玄妙的灯光骤然熄灭。

    灯灭,阵破。

    温公子登时清醒过来,眼见自己正控着灵君五品的分身剑,S向叶飞,一时大喜。

    “这个臭小子被幻境迷H,阻拦我破阵,为大局着想,我不得已杀之。”这样的理由,任谁都没话说吧。

    念及此,他不禁加大了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