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375章 余家老祖

    叶飞看到她惊慌的表情,一脸诧然:“娘,谁来了?”

    龙武天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不过并不明确,一时间也并未立刻执行。

    “是余家老祖!事不宜迟,速去传送阵!”

    刚才叶飞所感受到的那一G身T的痛感,和心神的压抑,并不是来自新修功法的副作用,而是来自天边的一G杀意。这是数万里之外的缥缈气息,却已经让他这个灵尊五品感到不适了。

    俩人一听是余家老祖,内心震撼不已,万没想到他竟然追查到了他们的踪迹。眼下的情势已经不是如何战斗,或者要不要战斗的问题了,而是如何尽快脱身的问题。

    对司马灵素而言,她暗修禁术,已至半神之境,但莫说此时灵力虚弱,就算平时正常状态下,也没多少把握能战胜余家老祖。之前的J次主动寻仇,不过出于自己将不久人世的无奈。

    而且最重要的是,受伤的龙武天和龙傲天也在这里,若是等余家老祖降临,他二人肯定瞬间就被灭杀,毫无反抗之力。

    三人一时间百感J集,甚至可以说提心吊胆。作为天星洲一州之主,余家老祖的实力早已达到灵神境,真真正正的深不可测。

    司马灵素还好,知道他此刻在数万里之外,而且这里毕竟是天冰州,他灵神之境也要十息的时间才能降临这里。可是龙武天和叶飞就无从知晓了,有一种指不准眨眼之间余家老祖就一巴掌拍过来的担忧,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

    十息的功夫,那是J个眨眼的事情,可是对于他们三人而言,倒也不是渺茫无望。这家野店离州界传送阵不过三百里,对于他们而言,即使此时状态很差,也有把握在十息之内穿越虚空而至。

    说时迟那时快,司马灵素和龙武天顾不得刚才修炼功法所带来的疼痛,立刻C动T内的灵力,极力发挥境界之势,带着叶飞连连穿越虚空,直朝州界传送门赶去。

    三百里不算长,放在平时,司马灵素心念一动,瞬间也就到了。龙武天也能在一息之间穿越这段距离。就连叶飞,在一连串的“冲”字诀以及破空之下,也能在十多息完成。

    可是现在,这段渺小的路,好长。这咫尺之间的虚空,好长,似天地之距,似日月之离。十息而已,仿佛胜过年月,让人备受煎熬。

    不只是心理上感到越发沉重,伴随着越来越近的无形气息,三人的身T也更加沉重。疼痛之感渐渐被莫名其状的窒息之感取代。

    窒息,莫大的窒息。身T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鲜血,每一根骨骼都感到难言的窒息。这便是神灵之威。

    司马灵素紧咬牙关,抓紧叶飞,全力飞跃。也不知过了多久,传送阵就在眼前,看起来相差不过五十里。

    龙武天前J天受到的伤,虽然不像叶飞那样重,但灵力大为耗损,此时全速破空之余,已经气喘吁吁了。叶飞更是面Se煞白——尽管司马灵素一直用灵力带着他飞奔。俩人看见传送阵,心里闪过一丝庆幸之Se。

    不过,这一丝庆幸如白驹过隙,顷刻便被一G陡然增强的威压盖住。他们还没有回头看,但直觉已经表明,余家老祖降临了。

    这奇重无比的威压,不似刚才奔走间所感受到的那样,自身后侵袭而来,有明显的方向X,而是重若泰山,笼罩在每一分每一寸的空间之中,仿佛弥漫在四周的无形空气。

    除了叶飞有生以来遭受到的最恐怖的威压,笼罩全场的,还有真切实在的神之气息。这气息里面,有两分他略微熟悉,那便是来天冰州之前,在传送阵发动的那一刻所感受到的无上力量。

    不过剩下的八分,可不是如传送阵里面那般“强大而温和”,而是钻心的冰冷杀意。这杀意之强大沉重,是他从未T验过的,也是龙武天从未经历过的。

    叶飞仿佛置身一P漫天浓雾之中,周围的空气都变成白Se雾气,被自己吸入肺中。又或者像一P白Se烟雾,在吸入时引起阵阵咳嗽。他感觉要吐血。

    然后,他真的吐血了。虚弱的身T经受不住无形的压抑,坚毅的心神也抵抗不住偌重的杀意,仿佛要支离破碎。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一声怪笑。

    怪笑声音调不高,很响亮,却又透露着一丝奇特的尖细,让人听了很不舒F。当然,让他们三个不舒F的,还有声音中饱含万分肃杀的惊人灵力。

    “你们先走!”

    司马灵素带着命令的口吻,语气坚定地沉声说道,同时两手灵力一出,将他们推送出去。俩人无形之中,仿佛游弋于扭曲空间,瞬间便来到传送阵前。

    可是脚还没站稳,赫然立在眼前的传送阵,突然如幻境般波动起来,变得越来越远。

    “哼,在我面前,你们还想离开?”那个怪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一刻,叶飞和龙武天又回到司马灵素身边了。不同的是,俩人现在终于转过身来,看见了这个怪异声音的发声器。

    余家老祖果然是个“老”祖,白发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剩稀稀疏疏的J根左右耷拉着,露出大部分光亮的头顶。额头上横着川字皱纹,眉mao灰白,和头发一样所剩无J。

    在难以辨认的眉mao之下,一双深凹的眼睛冷若泉眼。眼下是一张长脸,PR松弛,麻点密布,小鼻大嘴。

    不过让叶飞印象最深的,是他一身的行头。

    余家老祖站在前面,右手摇着一把羽mao如头发般稀少的蒲扇,上身穿着一件泛H的白Se背心,下面穿一条未及膝盖的皱巴巴的黑Se短K,脚上着一双木屐。

    坦白说,叶飞还是头一回看见这种打扮的老者。平日里,就比如说龙域那些长老们吧,都是一身白Se灰Se或者黑Se长袍,像极了庙里和尚道家真人。

    不得不说,虽然此刻仅仅在对方的威压之下,他就口吐鲜血窒息至极,但看着余家老祖的一身行头,叶飞有那么一瞬间——只一瞬间而已,是分了神的。

    “这个老人家和别的老人家,有点不同,看起来想一个很有个X的丐帮长老。不过诡异的声音和Y冷的眼神,充斥着浓浓的邪气。”他想道。

    司马灵素发现余家老祖一动未动,只神念一起就把他俩拉了回来,心里一惊。危急关头,她柳眉紧扣,眼中光芒大盛,玉手凭空一捏,一G玄妙的灵力荡开,瞬间破除了这一方空间的扭曲封锁。

    接着,她再次两手一推,将二人送到传送阵处,同时心念暴涨,放出碧灵剑,直S余家老祖,为他二人争取时间。

    余老头儿显然有些吃惊,没想到J年不见,眼前这个龙域长房夫人,竟然已经到了半神之境。而且,S过来的这只不起眼的碧绿小剑,仿佛无视空间规则,直锁心神。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天级灵器,碧灵剑吗?难怪侄儿被她所杀,倒也不足为怪了。”

    念及此,余家老祖G瘦的脸上,泛起一丝不似微笑的微笑,以表不屑。只见他轻轻推出右手,半途作爪状,正面借助碧灵剑的一击。

    爪心所及,碧灵剑应力而止,发出嘤嘤地哀鸣之声。

    “这上古天级灵器,也不过如此。”余老头随手接住,心里对其不以为然。

    司马灵素见状,心里不禁颇感意外。虽然她修炼的《玄青灵剑诀》里面,还有诸多强大的后招,可以用碧灵剑发挥出来。可是刚才这一击,她已经是全力以赴,有平时四成功力,竟然被他如此轻易地就接了下来。

    看来灵神与半神之隔,犹如天堑,自己纵然有碧灵剑在手,怕是也得等到升至灵神之后,才能打得过他。

    只此一招,情势已明。接下来该做什么,她了然于心。

    此时,余家老祖右手往前一推,那把碧灵剑被弹回司马灵素手中。数年来,这还是碧灵剑头一回无功而返。

    转身看去,龙武天和叶飞站在传送阵中,尚未离去,而是焦急地等待着。她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娘,快进来!”

    叶飞忍受着莫大的压抑之感,运起刚学的《狂暴战意》,恢复星点灵力,艰难地喊出一声。

    司马灵素也不迟疑,动用境界之力,瞬移到传送阵中。J乎在看见她的一瞬间,龙武天就朝阵眼打入传送符。

    一道金光一闪,传送阵登时弥漫起滔天的气息,在州界光幕的恶灵嘶吼中,生出一道光柱。光柱下的YY图中,两个鱼眼带动玄妙法阵,旋转起来。

    不过,光柱乍一形成,便戛然而止。他们三人所处的一方空间,包括传送阵,同时被禁锢了。一时间,一切都静止下来,连空气和光线都了无动意,仿佛时间维度被chou离了出去。

    叶飞只觉得脑袋一震,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连龙武天也进入恍惚之中,思维停滞。

    这,便是神域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