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338章 拦路

    龙傲平面Se复杂地望着叶飞,眼中精光却已不再,他缓缓开口道:

    “能不能告诉我,如今的你到底是人还是天魔?”

    闻言,叶飞沉默了,他不想暴露自己能转化形态的秘密,一旦暴露之后肯定是人魔共愤,整个九州大陆再无他的立身之地。

    人可化魔,魔亦可化人。

    天魔一方迫切想活抓他,说不定到时九州大陆所有生灵会不顾一切地想灭杀他。

    见叶飞不发一语,怔怔出神,龙傲平垂然叹气道:

    “我明白了!”

    随即,他抬头悠悠地望着悬于天边的无暇白玉,继续开口,像是在J代后事一般说道:

    “不管你是人也好,是魔也罢,我知道你的内心是清醒的,而今的龙族已不复过去,你并非池中物,龙族束缚不住你,若真有那一天,望你能留龙族一缕善意。”

    龙傲平说完这番话后,年纪轻轻却仿若一个久病沧桑的伶仃老人,双眸无华死意萌生。

    叶飞心下不忍,沉Y了良久才开口说道:

    “你以道心发个誓吧,就当今日没见过我!”

    “龙傲天!别他妈以为胜了我就能侮辱我!我龙傲平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同情!”

    龙傲平突然暴怒大骂。

    叶飞也不动怒,只是平静地看着他,心道:“本来就是可怜之人!”

    骂完之后,龙傲平神情一暗,浑身却是再度爆发出一G锐气,轻笑着道:

    “我不想走了!听说,后山曾经名唤无思谷,埋葬着龙族诸位英杰先烈。”

    叶飞心中一动,侧目复杂地望着他。

    果然,龙傲平继续道:

    “我很喜欢这里,我累了,龙傲天,能求你个事吗……“

    ……

    于此同时,数十里外的密林之中。

    一道飘逸的白Se身影迅速穿梭在树林之中,身姿迅于猎豹,敏于灵猿。

    奔走如风,一息便是数十丈,终于越过了一个极速前行的老者立于小山之巅,轻轻转身不再赶路。

    老者眉头一皱,不悦之Se形于脸上,刚想不予理会便闻一道声音出来。

    “刘昌老先生!久闻大名,却无缘拜见,今日有幸相遇,不得也得拜会拜会!“

    遭逢拦路,老者心中暗恼,当下眯起了双眸:

    “你是何人?”

    匆匆赶来的白衣青年男子,这才得空打量起了老者。

    老者面Se枯H,双颊G瘦,两只深陷的眼睛,于苍老之中如快G枯的油灯,发出浑浊的光芒,稀稀拉拉的满头银发,不时遗落J根,随风飘舞。

    一身恐怖的修为,好似难以把控,时不时地流露出一缕灵圣威压。

    心中微定,白衣青年男子恭敬道:

    “小子是龙族旁系傲字辈,名唤龙傲齐,家住东南清风山。曾听家中老祖谈起老先生,万剑州一战声名远扬,令小子格外向往,慕名敬仰。但苦于家中规矩甚严,无缘得见,而今,得令前来却没想到能巧遇老先生,心中大喜失态,还望老先生见谅。”

    一番说辞,滴水不漏,听得老者飘飘然,一时并未留意龙傲齐的身份问题。

    想当年自己也是天才一时,风采过人,龙域之中却皆是有眼无珠,未曾想,老来竟然还能得天骄小辈敬仰,一时心中喜悦流露于脸上。

    顿时开怀大笑道:

    “善!善!善!汝子颇得我口味,可教也!你说你叫龙傲齐?年轻一代排行第四?“

    “正是小子!如此拙技却幸得薄名,心中有愧啊,既然今日得遇老先生,乃苍天垂幸,小子得此机遇,定要好好向老先生请教一番,还望老先生指点一二。”

    龙傲齐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诚意十足。说白了就是一副脑残粉模样,若是叶飞在此,定要把隔夜饭都吐出来,把一个猥琐老头说的跟老神仙一般,生平仅见。

    老者闻得此言,大大地满足了J百年来的虚荣心,得此代天骄称赞,犹如G渴的的河床,喜逢一场大雨,灌满了一江春水,心中澎湃无以言表。

    “好!好!好!既然你有幸得遇老夫,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明珠蒙尘的……”

    老者一连说了三个好,说道最后,却是皱起了眉头,犹豫道:

    “不过,老夫今日尚有急事要办,不若这样,待我出去后,你来南方小奇峰寻我,我再好好指点指点你,不需数载,定让你突飞猛进。”

    龙傲齐急了,恳求道:

    “不不不!这可不行,老先生,我家老祖严厉非常,数年时间都不见得能偷溜出来一趟,今日若是错过了,就要在等J年了!要不,您随便教我一招两式好了!”

    不知不觉已被拦下了半炷香时间,再听龙傲齐这番话,老者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刚才闹那么大的动静肯定与龙傲天有关,并且还有打斗的气息波动,因此,基本已能确定龙傲天的大致方位,现在这一耽搁,那边的动静已然消停,龙傲天都不知道跑多远了,后山中处处透着诡异,万一一不小心踩着个传送阵飞走了,那今日一趟岂不是扑了个空,还冒着巨大危机。

    退一步说,龙傲天没逃走,而是被同来的人得手了,那自己也得有时间去抢啊。

    毕竟,族长给出的报酬不菲,足以让自己重新恢复巅峰并增长寿元,等等条件足够让自己去卖命了。

    一想及此,老者顿时心中大急:

    “有什么事,过后再说,此番我还有急事。”

    说完,便转身Yu走。

    忽然,身后传来一G拉扯的劲头,老者焦急地侧目:

    “还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你先去外面等着我。”

    话罢,一甩衣袖,弹开了龙傲齐的手,便Yu再度离去。

    刚一步跨出,眼前一道白Se身影闪过。

    “老先生,您就传我一式好了,您看,我二十J年才得以见您一次,您这次走了,我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您了,您总不希望我从今往后庸庸碌碌,遭受埋没吧!”

    龙傲齐再次站在了老者面前,语气无比真诚地恳求道。

    “你……你快让开,等过两天我再去寻你!”

    屡次三番的阻拦,老者已经非常不悦了,温怒喝道。

    见龙傲齐还是不愿意让开,老者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忽然想到东南清风山那不是三长老一脉所在地吗?

    三长老向来与族长一系不合,是大长老一系的关键人物。

    老者幡然醒悟,面Se冰冷了下来,当下眼中闪过一缕杀机,怒问道:

    “小辈,你跟三长老什么关系?”

    闻言,龙傲齐心中暗骂道:“老乌G!醒悟的这么快!”

    面上不动声Se,还显得很是气愤道:

    “那是本家老祖,但晚辈一向与老祖不合,处处刁难,晚辈早就想脱离本家,所为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折木而栖,本家全都是老糊涂,竟然处处与英明神武的族长作对,这不,我是得应龙傲风的令来此狙击龙傲天的,小子想以此作为敲门砖投靠族长。”

    老者面Se这才稍稍缓和,信了J分,嘴上依旧不满道:

    “那还不让开,阻我作甚,耽误我的大事,!”

    说完,老者移步想要越过龙傲齐,但面前这白衣青年却是略退一步,好巧不巧地再次拦在了面前。

    “听说,那龙傲天修为通天,强大无比,连排行第三的龙傲毅都被打败了,这不,小子想跟老先生学个一招半式好打败他,说实话,小子被龙傲毅压在底下也有好些念头了,想乘此机会顶替了第三这个排位,到时也能风光一把。”

    见老者刚Yu发怒,龙傲齐赶紧恭敬说道,此话七分真三分假,让人挑不出mao病。

    老者此时心中焦急,被龙傲毅仅凭一张三寸口舌连哄带骗地阻拦了一炷香时间,早已怒气大盛,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当下杀机涌现,暴喝道:

    “小辈,让开!再不让开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眼见老者已经发狂,知道再也哄骗不下去,龙傲齐叹了口气:

    “刘昌老匹夫,我好心好意相求,你为什么就是不给面子呢?”

    言语未落,龙傲齐的气势已然节节攀升,直B灵圣境。

    “半步灵圣?”

    刘昌一惊,随即怒喝道:

    “竖子,竟然蒙骗老夫,J败吾事,不可饶恕,今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作惩戒!”

    说罢,灵圣气息爆发,挥手便朝龙傲齐镇压而去。

    刘昌对于龙傲齐的欺骗之怒,更盛于阻拦,想到被此小辈当三岁小孩连哄带骗,欺瞒了整整一炷香时间,刘昌气的满脸通红,杀机毕露。

    对于刘昌的含怒一击,龙傲齐也不怯,陡然间气势大盛,直追灵圣境,同样是拍出一掌迎击,气势较之刘昌也不遑多让。

    龙傲齐战意高昂,嘴上却是嘲笑道:

    “呵呵!傻B!”

    一击之下,烟尘滚滚。

    刘昌怒急仓促出手,龙傲齐却是蓄势待发,一时平分秋Se。

    但相较于龙傲齐的云淡风轻心平气和,刘昌却是怒发冲冠,直接发狂了。

    龙傲齐的嘲笑言语,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脏。

    毕竟被这小辈像耍猴似得,耍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实在是怒不可遏。

    当下更是杀机疯狂涌现,直接暴走:

    “无知小辈,气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