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330章 后山无思谷

    龙傲毅只感浑身龙元一阵颤动,功法反噬加上在毫无防备的关头吃了叶飞一式“震”字诀,五脏六腑皆是一阵紊乱不堪,差点就喷出一口血来。

    此时,那若隐若现的危险气息再度传来,龙傲毅绝望地如坠冰窖,毫无抵抗之力。

    一听叶飞大喝一声:“封!”

    龙傲毅便是全身一震,再也无法调动起一丝龙元,顿时大惊失Se。

    叶飞伸手一抓,左手倒提着龙傲毅,这才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他早已看出龙傲毅此人自负非常,原本想以白Se龙炎悄悄融入“御”字诀中,想必定然B的此人Y接,没想到龙傲毅却是机敏万分,察觉到了什么不顾功法反噬临时变招。

    叶飞天龙二式不得不骤然收功,出手阻拦。

    如今,反噬之力终于是压制不住,叶飞擦G了嘴角的血迹,面Se再次苍白了J分,目光却是战意十足地盯着一个方向。

    只见,在不远处站着一位身形消瘦的男子,深深地与叶飞隔空对视良久,才缓缓转身离去。

    “没想到龙傲平今日居然这么沉得住气,反而是一向高傲到用鼻孔看人的龙傲毅突然来了,还败在了这个龙傲天手上,龙域天资血脉第一人果然了不得。”

    天边极远处的一个青年男子感叹道,忽然他全身一僵,仿佛被毒蛇盯上。

    “呦,这都能发现?这家伙属狗的吧?我们也走了!”

    青年男子轻声笑道。

    身边的书童却是Yu言又止,踌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

    “公子,现在龙傲天身受重伤,岂不是您出手的最好时机?现在走了让别人得了便宜……”

    青年男子望着书童却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

    “受伤的野兽才是最危险的,何况龙傲天不止是寻常野兽,没看到年轻一代排行第二的龙傲平,不声不响地走了吗?这家伙绝不做没把握的事,他都没把握我这排行第四的有什么用?”

    “不,公子!这排行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知道您只是不喜欢争,不然第一都未必是傲风少爷,您说对不对?”

    书童仰慕地望着背向自己的男子,语气很是不岔地说道。

    青年男子抬头望族长府方向,低声喃喃道:

    “龙傲风么?”

    ……

    叶飞直到两拨窥视的人都走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特别是在极远处的那两个人,其中的一个男子给他的危险系数绝对在龙域年轻一代所有人之上。

    “年轻一代排行榜!”

    叶飞目光冷冽地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口中喃喃自语。

    “龙傲天,有种把我放了我们再战一场!”

    左手上传来一道不甘的声音,打断了叶飞的思绪。

    他这才想起来,刚生擒了个了龙域排行第三的天骄。

    当下眉头一皱,冷冷道:

    “手下败将,输了就是输了,再打一场又有何用?”

    “哼!”

    龙傲毅面Se一白,高傲的他不允许自己认输,但确实技不如人败在一个灵尊五品境的手上他也没脸再说什么。

    一想及此,心中大震,对方确确实实是灵尊五品之境,龙族何时出了这么个变T。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败在你手却是是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龙傲毅坦坦荡荡地说道。

    说完却是战意再起,双目中精光一亮,如同熊熊烈火般燃烧,不甘大吼道:

    “但我却是不认输!”

    叶飞眉头一皱,知道他又在冲击T内封印,心中不由地对此人的坦荡与傲气有了J分赞赏。

    “别白费力气了,你再冲击也没用,妄自损耗修为。”

    叶飞平静地说道,对自己的白Se龙炎信心十足。

    要知道,被此炎灼身,当初连龙武天都得一番手忙脚乱。

    龙傲毅沉默地不吭声,额头汗如雨下,显然不放在心上。

    挑了挑眉,叶飞再次说道:

    “要不然,我们做笔J易如何?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的,我便放了你!”

    见他还是默不吭声,叶飞换了个问题:

    “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到,是龙傲风对不对?”

    龙傲毅只是冷哼了一声,便无动于衷。

    叶飞想了想指着最后那两个人消失的方向说道:

    “我不仅放了你,还答应你三年之后给你机会挑战我,但你只需要告诉我方才那个方向出现的那两个人是谁?”

    这时,叶飞只感左手一震,有些讶异地低头看了他一眼。

    竟然舍得自损一品修为去冲击封印,明知不可能还去做,想当初龙傲风都没有这魄力,叶飞不得不有些佩F。

    见龙傲毅Yu再次燃烧修为去冲击封印,叶飞眉头一皱,对此人的刚毅与坚强微微动容。

    心中一动,收回了白Se龙炎,又掐了个手印解去其封印,伸手直接给甩了出去。

    “你若是想继续做龙傲风的走狗,下次我就不会给你半点机会了。”

    叶飞冷冷地说了一句,便转身Yu走。

    “就凭他龙傲风也想支使的了我?”

    龙傲毅目光复杂地望着叶飞,自嘲一声,想了想,继续说道:

    “那个人是排行第四的龙傲齐,修为平平。”

    叶飞转过身望着他,心中一动:

    “为何此人在龙傲毅印象中如此一般?并且才在龙域年轻一代只排行第四?”

    在叶飞看来,十个龙傲风估计都没一个龙傲齐危险。

    心中正想着,只听龙傲毅继续说道:

    “你该关心的是排行第二的龙傲平。”

    龙傲毅伸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正是那个看起来消瘦男子离去的方向。

    叶飞皱了皱眉头,龙傲平是很强大没错,但只有龙傲齐会给他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那是我眼拙了!”

    他平静地说了句,不想多做解释。

    对叶飞的话,龙傲毅没放在心上,他深深地望了叶飞一眼,战意十足地说道:

    “三年后,我会再挑战你!希望你还能活到那一天。”

    说完转身离去,似乎再次找到了人生的风向。

    叶飞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随即微微一笑。

    如此高傲之人,怎会屈居人下为龙傲风那个伪君子所利用?

    “看来龙域也并非全是龙傲风之流,亦是有J个有趣之人。”

    叶飞心中微喜,不再停留,转身朝后山飞去。

    ……

    许久之后,一道白光坠落在一P薄雾笼罩的低矮群山之中。

    这里略显CS,山中的Y光没那么刺眼,较为柔和,应该是漂浮在山顶上的那层薄纱般的烟雾,柔化了太Y强力的光线,使得整P群山看起来有些如梦似幻。

    山中到处皆是一P青葱绿意,但叶飞却没有那种本该生气B发的感觉,倒是有些显得死气沉沉,如画中物。

    此山中静谧无比,除了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基本是寂静无声,叶飞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跟心跳声,甚至,脚下踩断枯枝的声音都在山中小范围地回响。

    叶飞皱了皱眉头,此地给他的感觉颇为诡异。

    从空中掠过,到现在在山中行走多时,以叶飞的脚力已然翻过一座小山,却未见半个人影,连人声都没有,但此地却并无半分异常,这本身就不寻常。

    又翻了两座山,皆是景Se稍微变动,但叶飞还是没察觉出异样。

    忽然,叶飞心中一动,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个名字:“无思谷”。

    这是他在“龙域大陆地理秘录”中看到的一个名字,地理环境也与这里渐渐重合。

    心中有此念头,叶飞便飞快地再翻过了J座山,观测了下附近的环境,皆能与无思谷重合,自此,毋庸再疑。

    “果然是无思谷!”

    叶飞心中微微一跳。

    可是,现在的“无思谷”,也就是后山,怎会与“龙域大陆地理秘录”中所见反差如此之大?

    当日所见的“无思谷”给他的感觉是生气蓬B,一副生态B发的景象,有如人间仙境,天宫净土,置身其中便浑身舒坦,mao发舒张,心静怡然,绝对是安生修炼绝佳之处。

    而,此时的后山给他的感觉却是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看似绿意盎然,花C丛生,一副四季长春之象,但却感觉皆是死物。

    立身其中,叶飞只感到一阵冰寒,见的越多,便越是背心微凉,mao发倒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无思谷”吗?

    叶飞面Se越来越严肃起来,此地给他的感觉就像曾经听闻过的地狱,如此空旷静谧之地真的会把人B疯。

    “得去别地看看。”

    叶飞脚下一跃,便Yu往高空飞去。

    刹时,浑身一震,经脉丹田内的龙元一阵散乱,脱离了控制。

    叶飞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此地有绝世大阵!

    仅一个禁空阵便能把他重伤。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叶飞紧皱着眉头,盘坐在地上,调息养伤。

    丹田内的白Se龙元漩涡轻轻转动,重新稳定住了T内龙元。

    良久过后,叶飞才长长出了口气,站了起来。

    此地处处透着诡异,事出反常即为妖,叶飞觉得在如此平静的表面下,必定大不寻常。

    当下不得不谨慎起来。

    叶飞爬上了一座小山,站在山顶,往西望去,入眼是烟雾笼罩下连绵不绝的矮山群。

    他在“龙域大陆地理秘录”中大致地摸索过,无思谷在祖坛向西的方向,四叔龙武天也一定在西边的某个地方。

    认定了方向,便再次前行,一路向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