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283章 母亲

    两道金光自云来殿拔地而起,破开云层,直入苍穹。

    “咦——龙族的小家伙。”

    在叶飞与龙武天走后,大殿门口突然站着一个身着青衣,满头华发的老人。

    老人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微微弓着腰,身上没半点灵力气息。

    却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仿佛一直就在那里。

    看着他们飘然离去,老人最后盯住了叶飞的背影,蓦然不动。似乎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双眼迷茫,喃喃自语:“老伙计……是你吗?”

    老人良久才回过神,看了大殿一眼:“罢了,此物被你们龙族所得,也属天意。”

    “既然所镇压之物已失,大阵不复存在,阵眼又何须遗留。”老人叹了口气,大手一挥,大殿之上陡然出现一个深坑,灵泉已消失不在。

    随之,老人的身影如烟雾般渐渐淡去,好像从未出现过,空气中只余下一声叹息。

    “天魔一族卷土重来,修罗,你是否也会另类归来……”

    ……

    灵海,九州大陆边缘的苍溪州尽头,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在海天一Se的汪洋上一道金光划过,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道已经在海面上横渡了多久,叶飞感觉双眼已经麻木,天地间一成不变的景Se,一度让他怀疑他们两人是飘在海面上静止不动。

    终于,视线的尽头出现一个小点,在他眼中缓缓变大。

    叶飞这才发现,那是一座悬浮在海面上的陆地,云遮雾绕,鸟语花香。规模之大,比之苍玄古界不遑多让。

    这便是灵海龙域么?

    “快到家了……那个就是龙域大陆。”龙武天指着前面的大陆,激动的说道。

    “想想当年离家距今也有二十余载了,不知道有没有大哥的消息,大嫂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是不是还在怨恨我?”眼看即将到家,他不禁胡言乱语起来。

    叶飞转头看到他那泛红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想家了,不知道诸天万界的亲朋好友们还在不在?

    “贤侄,施展龙武皇T!”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切记!前面乃是我灵海龙域自上古流传下来的守护大阵,运转之时除了龙武皇T,就是凌云之主来了也不得进。”龙武天继续吩咐道。

    叶飞没有说什么,跟着他一起展开龙武皇T,顿时,两道金Se的龙人身影在Y光下熠熠生辉。

    “哈哈哈!我龙武天回来了!”后者仰天长啸一声,带着叶飞施展“冲”字决,化为一缕金光撞进了一道无形屏障,荡起阵阵波纹。

    那啸声激的海面上水花四溅,缓缓传开。

    只见,前面的陆地上飞出J十道金光,激S而来。

    其中,最耀眼的那道亮如皓月的金光,一闪及至。

    “四弟,你终于舍得回来了,这些年让二哥好生想念……”

    一位头戴金冠,身着紫金华F的中年男子,大笑着扑向龙武天,声未到人先至。

    此人便是灵海龙域修为巅峰的代表,也是龙族的当代族长,龙武权。

    “二哥……”抱着来人,龙武天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走!二哥给你接风洗尘。”龙武权用力拍了拍龙武天的肩膀,拉着他就要往回飞。

    龙武天见状急忙扯住了龙武权:“等等,二哥,你猜我把谁带回来了?”

    闻言,龙武权这才注意到身旁还有个人,转头望向叶飞,有点尴尬的问道:“这位是?”

    龙武天当即大笑地拍着叶飞肩膀,说道:“傲天,快叫二叔。”

    话音落下,龙武权顿时瞪大了眼睛,久久不语。

    “二叔!”叶飞好奇地望着龙武权,恭敬的叫了一声。

    眼前这位“二叔”修为高的深不可测,身上如渊的气息令他紧张不已。那仿佛能将它看透的目光,不禁让他心中一凛。

    “哈哈哈……好!好!孩子,你终于回来了!这下大哥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龙武权摸着叶飞的脑袋大声笑道。

    闻言,龙武天脸Se微变。

    “四弟……有大哥的消息了?”他脸Se有些苍白的问道。

    “没有,自那事之后,大哥了无音讯。”龙武权怔了一下,声音平稳道。

    这时,龙武天突然激动起来。

    “二哥,大哥不会有事的,就凭余家那些畜生还动不了他,大哥是我们这代的圣龙子,绝不会损落的。”

    龙武天愤然大叫,对于大哥他是无条件的信任。

    “嗯,说得对,大哥总有一天会回来的。”龙武权拍了拍他的肩膀安W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叶飞满脸困H,他们口中的“大哥”想必是自己那从未谋面的“父亲”。

    好像自己那所谓的“父亲”发生了什么事,失踪了,而“二叔”却认为他死了。

    还有“余家”是什么人?圣龙子又是什么?似乎四叔对自己的“父亲”相当的有信心。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时,前面J十道金光相继而来,全部是陌生的面孔,男nv老少皆有。

    “二哥,接风洗尘就算了,傲天回来了,我明日就带他去祭祖吧。”龙武天情绪有些低落。

    龙武权深深地望了叶飞一眼。

    龙武天喜怒率直的X子全族人都知道,看他这模样也不再强求:“好吧,明日祭祖大会你带他来验一下血脉之力,顺便把身份告之全族知晓。”

    “嗯,那我先带傲天去大嫂那里了。时隔这么多年,她肯定想疯了。”龙武天点头答应道,而后不在搭理别人,驾起金光拉着叶飞往陆地落去。

    ……

    大陆边缘,最东边的一个院落。

    “大嫂,看我把谁给你带回来了!”离着院落还有好J里远,龙武天的大嗓子已经开始叫唤起来了。

    声音一传荡开去,就见院落中一个白衣F人急冲冲的奔出来。

    正是龙武河的Q子,龙傲天母亲司马灵素。

    “四弟,你把天儿带回来了吗?”

    叶飞他们刚一落地,司马灵素就追了过来,S润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叶飞看。

    “是啊,我寻遍九州二十余载,老天开眼啊,哈哈……终于让我给找着了!”

    龙武天看着叶飞眼眶也红了,发自内心欣W的说道。

    闻言,司马灵素已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叶飞,双眸上打转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打S了她洁白的脸颊,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傲天,快叫娘!这是你亲生娘亲,今天终于让你们母子团聚了,不枉费我历经千辛万苦。”龙武天摸了摸叶飞的头C促道。

    而后又转向司马灵素:“大嫂,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大哥,二十七年来我都不敢见你,今天我终于敢说这句话了,你要打要罚龙武天都认。”

    叶飞本来叫不出口的,突然有了个需要他喊“娘”的人,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自己好像已经忘了。

    听到龙海天的话,他忍不住鼻子一酸,大喊一声:“娘!”

    “哎——我的孩子,我的天儿,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司马灵素声音哽咽,不断的喃喃道。

    此时,叶飞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擒满双眼的泪水,也顺着侧脸划了下来。

    历经万载岁月,心里那道已经模糊的身影与司马灵素重合了。

    “天儿,娘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司马灵素身上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气息。

    “这,这莫非是禁忌……”

    感受到司马灵素身上那如大海一般的气息波动,比之龙武权还要恐怖。龙武天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磕磕绊绊地说了J个词,表情惊恐不安。

    “没错!”司马灵素开口打断了他的言语,神Se平淡地看着龙武天说道:“你要是在晚回来J年,估计就见不着我了。”

    “扑通!”

    闻言,龙武天两腿一曲就跪下了。

    “大嫂!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大哥!”

    “四弟,这么多年来大嫂从未怨过你,那次的事情,你不用全扛在身上,我知道你也是B不得已。难道在你眼中,大嫂就是那种不识大T的nv人吗?”

    司马灵素伸手抬起了龙武天,安W道。

    “不是不是,只是大嫂你……”龙武天赶紧摇头,而后心下一凉,担忧地说道。

    “我没事,如今天儿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司马灵素看向叶飞,欣W的露出一丝笑容。

    知道真实情况的龙武天哪能放心,当年他离去时,司马灵素才只有灵主境修为。

    而今,时过二十七年,就算她是司马家的圣nv,也不可能在短短二十余年晋升到灵圣境巅峰,甚至比二哥还更胜一筹,半支脚踏进了灵神境。

    他知道司马灵素肯定是动用了某种禁忌功法,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能Y生生在二十七年间达到此等境界。

    这简直骇人听闻。

    “或许,自己再晚J年回来,就真的见不到大嫂了。”他心下一颤。

    一个怀胎十月刚生完孩子的nv人,突然得知,丈夫失踪了,孩子也失去了下落,整个人就如天塌下来一般。

    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这要承受多大的打击。

    感受到司马灵素那滔天气息,一道金光激S而来。

    匆匆赶来的龙武权看着司马灵素沉Y良久,缓缓开口道:“大嫂,你这是何苦呢?”

    闻言,司马灵素宠溺地看了叶飞一眼,抬头看向天边喃喃自语:“你们龙族不敢做的,就让我一个弱nv子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