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265章 千里符

    话音落下,水姑姑的眼神一瞬间就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一个男人,为了破坏一场婚礼,去刺杀另外一个男人,这其中还能因为什么?

    当然是那个即将嫁人的nv子了!

    没想到……

    叶飞他竟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这对水姑姑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这并不是说,水姑姑看上了叶飞,而是她在为月月考虑。

    毕竟那个小妮子在离家出走之后,就一直对叶飞念念不忘,而月月的姐姐,也对叶飞的品X十分满意,打算培养他成为月月的守护者。

    如此,她们自然是希望,叶飞最后能跟月月再一起。

    但现在……

    叶飞却是已经有了喜欢之人。

    而且,这个人还马上就要嫁为人Q了,搞不好就是一次无法愈合的情伤啊!

    水姑姑作为过来人,心里已经发出了一声叹息。

    但表面上,她却还是微笑着:“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叶飞闻言,点了点头。

    随后,他便是开口这般说道:“我和新娘萧清雨,曾经是……很好的朋友,而之前与关雷炎此人也有所J集,知道他并不是个品行端正之人,所以多日前接到他们二人即将成婚的消息时,我心里很是震惊……”

    “于是,我前往苍雷府,找到了萧清雨,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是被宗门威B利诱,强迫着嫁给关雷炎的,而绝宗也只是将她当做一个联姻的工具……所以,我必须要阻止这场婚礼,但是我前去刺杀关雷炎时,却被那名魔剑门的灵君强者阻拦,再之后就逃到了这里暂避锋芒,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叶飞说完,口中缓缓吐出了一口浑浊的气息。

    “原来是这样。”

    水姑姑闻言,缓缓点了点头,柔和的眸子里,却是泛起了一G波澜。

    作为nv子,她当然能够理解那种被B着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感觉。

    所以,她也很支持叶飞的做法。

    但是……

    水姑姑缓缓摇头,道:“关雷炎,可不是那么好杀的。至少,我们风月楼不能出手帮忙。虽然贵为超品宗门的我们,不怕他一个区区云来殿,但关仓劫毕竟是神来尊者的亲信,关雷炎又是他的亲侄子……如果我们出面阻止了这场婚礼,就相当于是打了关仓劫一巴掌,到时候不好解释。”

    叶飞闻言,顿时沉默了一会儿。

    接着,他吐出一口气:“我明白,你们势力庞大,牵一发动全身,身不由己。”

    话音落下,叶飞也并没有什么失落感,因为他本就不是依靠别人的X格,这番话说出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期待。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有机会帮你的。”

    水姑姑仔细的想了想,又道。

    “嗯?”

    叶飞的眉mao一挑,眼中浮现出一丝意外之Se:“您想怎么帮我?”

    水姑姑闻言,微微一笑,眸子里浮现出一丝温柔之Se。

    接着,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张颜Se各异的符纸。

    其中一张是黑Se的,而另外一张是白Se的,她伸手便将两张符纸一同递给了叶飞。

    “这是什么?”

    叶飞接过符纸,不禁一愣道。

    “千里符。”

    水姑姑轻笑着解释道:“这是传送符文的一种,你可以将黑Se的符纸放在一个地方,然后自己带着白Se的符纸,在千里范围之内,只需施法引动符文,便能够瞬间传送到黑Se符文的放置地点。”

    叶飞闻言,忍不住膛目结舌的看着这两张符纸,惊道:“竟然还有这般神效?”

    “当然。”

    水姑姑微微一笑,又补充了一句道:“在符文发动期间,你只需将自己的灵力,包裹在另外一人的身上,便可将之一同传送过去。而我给你的这张千里符,最多可以同时传送五个人,所以你完全可以将那位萧清雨姑娘一起带走。”

    叶飞听完之后,心中一阵心C澎湃。

    有了这个千里符,他便有了能够带走萧清雨的本钱。

    只要他能够想办法接近萧清雨,便能将人直接带走,到时候眨眼之间,便是千里之外,别说关雷炎,谁也阻止不了他们。

    “呼!”

    叶飞用力的吐出了一口气,随后认真的抱拳开口道:“实在是多谢了,大恩大德叶飞没齿难忘,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在下刀山火海必定偿还阁下的恩情!”

    “言重了。”

    水姑姑笑了笑,温柔的摇了摇头。

    随后,她缓缓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道:“好了,你继续静养吧。”

    叶飞点点头,目送着水姑姑离开,然后低头看着手中两道千里符的符纸,心里面一阵拨云见日般的喜悦。

    ……

    另一边,花园之内。

    水姑姑离开了叶飞的房间后,便径直前往花园凉亭之中。

    此刻,空气中正飘荡着一道悠扬的琴音。

    叽叽喳喳——

    只见,在这琴音缭绕之时,花园内飞来了万千灵鸟,正围绕着府邸上空盘旋着。

    而在那绝美的景Se下,一位白衣nv子正在溪边抚琴。

    这琴音,便是她所弹奏。

    水姑姑一脸温柔的笑意,驻足在一旁,直到余音渐渐消散之时,才轻轻拍起巴掌,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之意,轻声说道:“小姐的琴艺,真是越来越高明了,这一曲百鸟朝凤,没有运用任何灵力,单凭琴音琴意便引得万鸟齐飞,这般技艺,怕是已经超过了上位掌门人,令人惊讶。”

    白衣nv子闻言,绝美的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水姨,你还是这么会说话。那少年怎么样了?”

    “身T上已经没问题了,但令我担忧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水姑姑说着,便将叶飞所做之事转述。

    白衣nv子听完,不禁沉默了P刻。

    随后,她缓缓擦拭起长琴来,道:“此事你做的不错,那就这样吧。”

    “嗯。”

    水姑姑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可是我担心,若是这少年已经心有所属,那月月她……守护者一事,已经不能再拖了。她此番出关之后,仙音大法便进入了正式的修炼期,必须要有人在旁辅佐才行。”

    “这有什么?”

    白衣nv子淡然的看了她一眼,道:“若是这少年真的有了喜欢之人,那我们也不便强求,另选合适之人即可。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马上就是苍溪洲圣灵会议开始的时候了, 我们应该早做准备。”

    “的确。”

    水姑姑闻言一顿,随后正Se道:“据我所知,各大超品宗门已经在苍雷府集合完毕,只有灵海的那些家伙,现在还没有到,他们一直将自己视为主角,没想到连圣灵会议都如此不放在心上。”

    白衣nv子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接着两只纤细修长的玉手,又放在了琴弦之上。

    轻轻拨动了一下,便又是一道悦耳的天籁之音响起,P刻之后,她又突然道:“这J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便去那婚礼上看看吧,能让月儿那丫头如此青睐的少年,我倒是想,他能翻出怎样的水花来。”

    ……

    一日之期,转瞬即逝。

    叶飞在病床上躺了一天后,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接着,他便是立刻起身,准备开始行动起来。

    在与水姑姑道别后,叶飞离开了这座府邸。

    按照昨日冥思一天制定好的计划,他乔装打扮了一番过后,前往关雷炎所居住的府邸附近,找了一家生意火爆的酒楼后,便低调的点了些食物坐在大厅中央。

    很快……

    他便在这众众声C之中,找到了自己想听到的消息。

    同时,也找到了想要找到的人。

    当日,夜晚。

    一名醉汉行走在黑暗的小巷中。

    叶飞忽然出现,一记手刀切在了醉汉的脖子上,将之击晕的同时,拉进民宅之中。

    这名醉汉,名叫赵丁,乃是关雷炎府上的一名仆人。

    并且,他还有一个身份——轿夫!

    抬婚轿的轿夫!

    叶飞当日仔细思考了一阵过后,认为这是最有机会能接近萧清雨的人之一。

    毕竟,萧清雨可是要坐在婚轿之内的!

    “这J天,就好好睡着吧!”

    叶飞将赵丁拉进了他自己的住所之中,然后按照他的脸,运用功法易容的一模一样,包括身形都别无二致。同时仔细的模仿起了赵丁的生活习惯,包括他走路的样子,以及说话的语气等等。

    这些东西,在客栈之时,叶飞已经将之全部记忆了下来,有自信段时间内不会被人看出任何破绽来。

    而只要他能够安稳的隐瞒身份J天时间,等到了萧清雨和关雷炎的大婚之日,叶飞便可利用这个轿夫的身份,接近萧清雨,然后再使用水姑姑给他的千里符,直接脱离苍雷府的控制范围,远走高飞!

    届时,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九州之大,叶飞必定能够找到一个安身之所,而剩下的那些烂摊子,就J给绝宗的人自己去处理吧!

    反正她们一群心机深沉之辈,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叶飞这么做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一切……

    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中,婚期也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