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94章 大难临头

    “给我站住吧!”

    叶飞眉头一皱,身影瞬时上前,刹那间来到少主身后,一下掌切,击打在他颈部。

    剧痛传来的同时,少主整个身T也顿时摔倒在地。

    “你怎么样?”

    叶飞转身,将目光望向黑衣人,后者却是摇了摇头:“我没事!”

    但,话虽这么说,叶飞心中仍有一丝担忧。

    “刚才,你撒出去的粉末究竟是什么东西?”他揪着少主的衣F,将他整个人提起来,面容冰冷的开口问道。

    “嘿嘿嘿!”

    少主闻言,一阵怪笑,却是不回答。

    叶飞眉头皱得更深,一拳打在少主的一处X位之上:“说不说?!”

    然而……

    在他这一拳过后,少主痛苦的蜷缩起身T,嘶嘶的吸着冷气,G脆就倒在地上,一言不发,反正就是不回答叶飞的问题,气的叶飞直咬牙,恨不得一刀剁了他。

    “妈的,怎么这么热!该死,窗户明明都开着啊……”

    这时,黑衣人的身T似乎有些异样,一G莫名的火热感,从他T内升腾而起,流入四肢百骸当中。

    “嗯?”

    叶飞的眉头一皱,心中一凸,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立即蹲下身,揪住少主的衣领,冷声问道:“少跟我装蒜,解Y在哪里?”

    “嘿嘿嘿,解Y……”

    少主狞笑起来,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叶飞:“这可不是什么毒Y,而是用来助兴的春Y,你觉得这种东西会有解Y吗?不怕告诉你,我这‘极乐合欢散’乃是独门秘方,只要沾上那么一点儿,一个时辰内如果不和异XJ合,就会血脉喷张而亡!但在这里,可没有什么nv人,你那位朋友死定了!”

    “春Y?!”

    黑衣人顿时一愣,随后火气止不住的冒出来,抬起一掌印在他脑袋上,叶飞拦都没拦住。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少主顿时气绝身亡。

    叶飞完全没想到,他的反应竟然如此过激,但想要阻止却也晚了。

    “这个天杀的王八蛋,居然敢对我下Y!”

    黑衣人怒不可遏地瞪着少主的尸T,但当他动气之后,T内的Y力却加速流动了起来,顿时他整个人更加燥热起来。

    “你……”

    叶飞看着黑衣人,扶额无奈一叹:“罢了,杀了就杀了吧!至于你身上的春Y……我可以在这儿等你。”

    “什么意思?”

    黑衣人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儿的扭头瞪着他。

    叶飞咳嗽了两声,平静开口:“你可以原路折回,到储物间去与那些nv人说明情况,让她们帮你解毒,我可以在这儿等你。”

    “不去!”

    黑衣人想都没想,直接拒绝:“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叶飞闻言,顿时哭笑不得,无语的看着他:“兄弟,你现在都到这份儿上了,还管什么随便不随便?那渣滓的春Y虽然不至于要了你的命,但就这么Y扛下来,也实在太伤根基了,我这可是为你着想。”

    “哼!”

    黑衣人闻言,却是鄙夷的哼了一声,说道:“这区区一点春Y,还想伤我?你难道忘了,之前我被那紫曼陀罗蛇偷袭时,可是中了妖王级别的妖毒!现在J个时辰过去,老子还不是好好地?”

    “原来如此,你身上有化毒的功法?”

    叶飞听到这里,心中一定,又问道:“那,需要多长时间?马上就入夜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才行。”

    “不多。”

    黑衣人摇摇头,盘膝在地:“一炷香的时间就够了。”

    话虽这么说,黑衣人身上的燥热感,却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浓郁。

    为了散发热量,黑衣人想了想后,还是将身上穿着的那件巨大黑袍解开,连着兜帽口罩手套那一套东西,全部脱了下来。

    “啊~”

    黑衣人舒展了一下娇小的身T,嘴里发出一声呻Y:“……清爽多了。”

    另一边,叶飞却是猛地一愣,双眼圆瞪而起。

    “你!!!”

    “啧啧,我怎么了?没见过老子这么漂亮的nv人吗?”

    黑衣人闭上眼睛,小脸儿有些得意,就连说出来的声音也变得如H莺声起,婉转动听。

    叶飞站在一旁,心中一万头C泥马奔腾而过。

    难怪她一路上黑袍遮面,一点肌肤都不暴露出来,原来是在掩饰她nv人的身份!难怪她之前自称老娘,那特么根本不是口误,这家伙就是个nv人!

    窗外的月光洒进屋内,照应在了这黑衣人的身上。

    此刻,她双眸微微闭合,一张俏脸儿媚态丛生,身上的穿着更是十分单薄,两条修长的美腿圆润晶莹,宛若美玉。

    不得不说……

    这黑衣人不仅是一个nv人,更是位美人。

    “现在我还应该感谢那少主一下,如果不是他的话,我直到死,都会以为你是个男人。骗了我一路,心情可好?”叶飞郁闷的看着她,扶额开口道。

    “他就在地上死着,你想谢就去谢咯!”

    黑衣nv子耸了耸肩,模样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这点并不会因为她X别的转变而变化。

    叶飞闻言,则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实在是很难想象……

    像她这么一个,拥有如此漂亮脸蛋和火辣身材的nv子,怎么会这么重口味!

    整天在外面穿着黑袍装变T就算了,居然还一口一个‘老子’,脏话什么的更是张口就来,表现的比男人还男人。

    “你这样是不会有男人娶你的,注定孤独一生!”

    叶飞恶意的诅咒道。

    “哼!”

    黑衣nv子闻言,则是娇哼了一声,睁开美眸戏谑的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老子需要什么男人来娶我吗?就算是娶,那也是老子去娶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来娶我?好了!不要打扰我,我要专心解毒。”

    叶飞见状耸了耸肩,呼出一口气,坐在一旁无趣的望着窗外。

    同时,他心中还在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虽然黑衣nv子的事情,令他心中有些波动,但也仅此而已。

    无论她是男是nv,好看与否,他此行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拿走紫云藤,顺便杀死这里的匪徒,然后拿走他们所有的宝物。

    “灵尊境界……”叶飞口中喃喃,不禁吐出了一口气:“听起来,就是个无比难缠的对手啊!”

    过了不久,黑衣人化毒的过程,似乎也进展到了关键之处。

    她好看的眉mao微微皱着,L露在外的白皙肌肤,渐渐浮现出暧昧的粉红Se,脸Se也是一会儿雪白一会儿C红。

    叶飞见状,心中微微一紧,正要开口询问她的情况。

    这时,房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踏踏踏!

    那脚步声无比沉稳,无比笔直,由远及近,正是朝着他们所在的房间而来!

    随后,那脚步声的主人一开口,却也暴露了他的身份。

    “宇儿,爹来看你了!”

    话音落下,叶飞心中狂震,而地上闭目调息的黑衣nv子,也立刻睁开双眼。

    虽然强行中止化毒功法的运行,让她收到了不小的损伤,但她此刻却是完全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因为他们大祸临头!

    外面的人,是少主他爹!

    而少主的爹只有一个,便是这恶盗团的团长!那位灵尊境强者!

    “宇儿,我们今天必须好好谈谈了!”

    长廊之外,那位团长的声音越发清晰:“听说你又叫了一个男宠?我们赵家这一代,可就你一个独苗,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给我留个后吧?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只听‘唰’的一声,黑衣nv子立刻从地上跳起身来。

    她银牙紧咬着,美眸中眸光流动起来,P刻之后似乎决定了什么。

    “别冲动!”

    叶飞见状,立刻上前拉住她的手臂。

    入手的刹那,一G柔软香滑的触感便传了回来,然而他也无暇顾及这些,沉声开口:“你中了那渣滓的Y,本来就没调息完成,现在还强行中止了功法,现在应该已经受了内伤吧?就你这样的状态,出了门恐怕连那灵尊三招都接不住,不要送死!”

    “妈的,放开老子!”

    黑衣人扭头瞪了他一眼,肌肤的触碰令她T内的燥热更甚J分:“不出去拼个你死我活,难道还要在这里等他瓮中捉鳖吗?”

    “……别急!”

    叶飞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口道:“我有办法!你只管配合我就好!”

    说着,叶飞一脚将那男宠和少主的尸T,全部踢到了床底下去,然后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同时解开了发冠,将一头黑发变得凌乱起来。

    他一把搂住黑衣人的小蛮腰,将她按在了大床之上。

    “唔!”

    黑衣nv子美眸圆瞪,惊恐的看着叶飞,羞怒道:“你找死!”

    “嘘!别说话……”

    叶飞沉声说着,挥手解除了隔音阵法过后,抄起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架在了他的肩膀上。

    “啊!你这厮,竟敢如此轻薄我,看我不杀了你!”

    黑衣nv子被叶飞压在身下,两只迷离的美眸仿佛能够滴出水来,她那一双玉手想也不想,直接扬起,对准叶飞的X膛,便要拍过去。

    然而,叶飞早有防备,双手齐出抓住她两只手腕,又按在床上。

    这一下,两人的动作,愈加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