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37章 今日你必死

    其中也包括他的那位便宜大哥白恒。

    身为洞主的他,在面对叶飞这样的话语之时,却是不气也不恼,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

    “你李默贪婪无耻,而且心怀不轨。此次在战斗结束之后,更是明目张胆的抢劫我的妖兽晶核,终结了那即将投降于我白云洞的暴风地龙,目的便是为了阻止我白云洞实力扩大。此等举动,罪不容诛!”

    叶飞冷冷的盯着李默,口中却是铿锵有力的突出了这么J个字:“所以,今日你必死!便就由我来亲自动手!”

    话音落下,李默的眸子顿时便是一冷。

    同时在他身后,四周的众多子寒洞武者,闻言却是纷纷聚集在了自家洞主的身旁,谨慎的盯着白云洞内的众多武者,以及那站立在他们面前的叶飞。

    “白恒,你这是要和我子寒洞开战不成?!”

    李默的心中一阵惶恐不安,若是白恒也要与他出手,那么今日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先前他们也已经战斗过那么一次了,以白恒的实力,只要出手,就能够轻轻松松的将他碾压至渣。

    而他们子寒洞内的武者虽然人数众多,但实际上能打的根本没J个,绝大多数甚至都没有李默的一半实力,如此就算是冲上去也根本无济于事。

    所以若是白恒也动了杀心,那么今日他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开战?”

    白恒听到这个字眼之后,眉头却是稍稍的挑了一下,随后他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看着眼前不远处的李默,笑容中所蕴含的神Se即有鄙视又有不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并不是什么开战,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话音落下,李默以及他身后的众多子寒洞武者闻言,神情却是都极其惊恐。

    在白恒表达出自身的态度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如坠冰窖,毕竟在这里的众人中,白恒的实力乃是最为强大的。

    “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今日就与你们拼了!”

    李默的脸Se此刻已经Y沉到了极点。

    他毕竟也是一方洞主级别的人物,在这黑崖山下横行霸道这么多年。

    虽然那长久软香温玉的生活,令他渐渐丧失了一些锐利,但骨子里却还是有着一G狠劲儿的。

    起M,现在的他就毫不在乎与白云洞同归于尽。

    就算是死,他也想拉上J个垫背的一起下地狱去!

    而在他振臂一呼之后,他身后的众多子寒洞武者也是纷纷脸SeY沉的,带着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呵呵!”

    白恒见到他们的这幅样子,却是极为不屑的冷笑一声,随后他却又摇了摇头:“叶飞的意思的确也是我的意思,但是既然他想自己出手,那么我自然也不会cha手此事,这件事就全权J给他了。”

    说着,白恒又将目光向后挪动了一些,望向了子寒洞内的众多普通武者们,便是沉着声音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情,是我们白云洞与你们洞主李默的事情,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你们都不会受到任何牵连!这一点,我白恒可以以我的武道之心作担保,所以你们大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

    “啊?”

    众人听到这番话语之后,却是纷纷楞了一下。

    随后,子寒洞内的众人此刻却是大喜过望,纷纷面露无比兴奋之Se。

    他们这些做小兵的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这些洞主级别的大人物之间的争斗。

    因为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他们往往都是P灰的存在。

    而之前李默的那一番话语,却是也清晰的表现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李默现在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和白云洞鱼死破了。

    而他们这些普通武者,便是李默这场战斗的牺牲品。

    他在死之前,绝对会让子寒洞内的普通武者,与白云洞血战一场,最终走向灭亡之路,而那J乎是必然发生的。

    但现在,白恒的这一番话语,却是顿时就将所有人心中的疑虑全部解除。

    在众人的眼中看来,以白恒这样的身份地位,傲绝众人的强大实力,既然已经开口向他们保证,那么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毕竟,在九州大陆之上,用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因为他们练武之人修行的就是天道,而每一个和武道之心有关的誓言,实际上都暗合天道至理,所以根本没人敢乱来。

    否则……

    那可是会遭到天道法则的严惩的!

    轻则动摇根基,再无前途,重则神魂俱灭,烟消云散都不是没有可能。

    而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也已经发生了许多次,J乎全部应验。

    于是,在白恒如此誓言之下,众人立刻便是相信了他的话。

    除了两三个死忠之外,J乎没有人再留在李默的身边。

    因为现在任谁都看得出来,此刻的李默已经是一艘即将沉没的巨轮,谁跟着谁死!

    “白恒,你她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和我拼命就直说,老子不怕你!”

    李默此刻已经彻底被B到了绝路上,歇斯底里的表情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狗。

    但是没有人怀疑,它的牙齿仍旧锐利。

    “呵呵!”

    白恒闻言仍旧是一声冷笑,随后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又道:“我先前便说过,这是你与叶飞之间的事情,我不cha手。既然他想杀你,那么接下来你就和他打一场吧,若是你技不如人被杀了,那么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反之,如果是你赢了,那么就算你同样把叶飞也给杀了,我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并且事后我不会追究你的任何责任。这完完全全就是你们两人之间的生死局,外人谁也不能cha手,如何?”

    话音落下,李默顿时就是一愣。

    不是因为白恒的条件太过苛刻,而是因为这个条件简直……好到不能再好!

    他甚至怀疑,白恒是不是在其中设了什么套子想要坑他?

    但是当他细细一想之后,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坑人的地方,于是他四周环视了一眼之后,立刻就答应了下来,说道:“这可是你说不能cha手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姓白的你可千万别反悔了!”

    白恒闻言,脸上的讥笑之Se却是更浓了J分,随后他认真地说道:“我有什么好反悔的?你放心,我白恒的人品还是靠得住的,不像你这般无耻至极。”

    说着,他又将目光望向叶飞:“贤弟,这可是你想要的?”

    “自然。”

    叶飞立刻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抱拳道:“多谢白大哥了。”

    说完,他便是立刻将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在了李默的身上,眸子里寒光闪烁,却是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顾虑了。

    先前他之所以没有立刻出手,便是因为害怕他杀了李默之后,子寒洞内剩下的人马会大乱一番。

    而此刻白恒的三言两语,便是已经将子寒洞内的众位武者全部安抚下来,如此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喂,洞主大人……”

    这时,莎莎见峡谷口处的众多妖兽已经被击杀G净,这才迈着大大方方的步伐,从峡谷深处的战车群中走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白恒的身旁,望着场间的叶飞与李默二人,不禁开口。

    “你让主人和那个家伙去生死局,还说什么无论谁赢谁输都不cha手,这样真的好吗?毕竟主人他才刚刚突破到灵主境界诶,而那个叫李默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五品灵主境界,手里还有一件神器……”

    莎莎扁了扁嘴巴,眸子里闪动着不满之Se:“无论怎么说,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吧?这J乎就是再让我主人送命啊!”

    “哦?”

    白恒听到这番话语,眸子里闪动着一丝玩味之Se,随后却是笑道:“送命?我可不这么觉得,叶飞他作为我白某人的弟弟,若是连我的一个手下败将都不能击杀,那么也实在太不称职了。”

    说着,他目光中不禁闪烁着强烈的自信之Se,并将这样的目光投向了叶飞,便是朗笑一声开口道:“放心吧,叶飞他绝对会赢的。区区一个李默而已,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我们现在唯一一件要担心的事情,就是接下来的J波兽C中,还会不会有类似暴风地龙之类的亚龙种出现。”

    “哼!”

    莎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看起来仍旧不满,嘴里嘟囔着道:“主人他现在都快要死在那李默的手里了,洞主大人你怎么还有空去关心什么地龙不地龙的东西呀?那亚龙种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玩。”

    话音落下,白恒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他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毫无关联,毕竟在那李默死掉了之后,我们九号战区内的防守力量,就会大大削弱,如果没有其他力量补充进来的话,可是会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