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20章 一字之灾

    “林千崖……”

    叶飞微微一怔,旋即想了想后,便是轻轻一笑道:“若是不论X格,此人看似城府很深,颇具威严。实力方面自然不必多说,灵王级别十分强横,但他似乎一直以来,都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老态。”

    “不错,正是此理,林千崖现在已经老了。”

    白恒淡淡一笑,端起桌上的茶杯,便是轻轻的饮了一口,旋即沉Y说道:

    “此人的生平,算是十分坎坷,他出生在距离麒麟府极远的天丛府内。年轻时经历了很多打打杀杀,风霜雨雪之后,待一切尘埃落定,便是来到了这黑崖山内,做了这么一位山主。或许是巧合吧,这其中都有一个‘崖’字。”

    黑崖山……林千崖……

    叶飞暗自念叨了两句之后,却是也发现,事情的确如此。

    “不过,这不也仅仅是个巧合吗?”

    “呵呵……”

    白恒闻言,却是摇头失笑了起来,说道:“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当初林千崖有意为之,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成了这黑崖山的山主,而且他将这称之为‘缘分’,说明这是他与这黑崖山的缘。”

    叶飞听到这里,脸上却是也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他似乎听懂了一点什么,但却也没有完全肯定,便是轻轻的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清茶,顿时便感到一G口齿留香,旋即继续静静的听下去。

    “你应该知道,林千崖将这称之为‘缘’的含义如何吧?”

    白恒却是看懂了他的表情,于是直接笑着问道,却是不肯让他闲着。

    而叶飞听到这里,也是不仅苦笑一声,随后将茶杯放在桌上,略一沉Y,便是开口说道:“他将这称之为缘,怕是便想让别人觉得,他林千崖来到这黑崖山,成为了黑崖山的山主,乃是命中注定,天命所归之事吧?”

    “没错,正是如此。”

    白恒闻言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意,叶飞果然没让他失望,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

    于是,白恒便是继续一笑道:“要知道,一个不满足于现状,时刻将心思放在更高位置上的人,是不会有这样的作态的。林千崖有如此说辞,却是恰恰证明了,他已经失去了更上一层的心思。”

    “他在意图保本,将这黑崖山山主的位置,牢牢地占据在自己的手中,而他的这个缘分之说,便是在帮他站稳脚跟。”

    “嗯……”

    叶飞轻轻的点了点头,这和他所猜测的倒是没有什么出入。

    但是他心中却是还有一个疑H未曾得到解释,于是他直接开口问道:“可是,即便如此,这有和黑岩洞洞主胡孙有什么关联呢?林千崖为何要如此庇护胡孙?”

    “呵呵!”

    白恒听到这里,却是不禁苦笑了起来,他缓缓摇了摇头,将那已经喝完的茶杯续满,旋即轻轻一叹道:“这就是你看不清局势了,那林千崖实际上,并不是想要庇护胡孙,而是……在刻意打压我!”

    “嗯?!”

    叶飞听到这里,眉头便是一拧,旋即屏息静气的倾听了起来。

    而后,白恒淡淡一声冷哼,目光穿过了窗子,望向遥远的一处方位。

    那正是那林千崖的宫殿所在之地。

    P刻之后,他收回了目光,便是说道:“我先前说过,林千崖现在已经很老了,他失去了上进心,想要保住自己的老本,想要在这黑崖山的山主之位上一直做下去,那么他最怕的是什么?”

    “最怕的,自然是有人将他的位置取而代之?”

    叶飞挑了挑眉,开口问道。

    “不错!”

    白恒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茶壶重重的放在桌案之上,便是冷笑道:“而纵观这整个黑崖山内的二十四处洞府,拥有足够的天赋,能够威胁到他山主地位的人,却并不算多。而我白恒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即便如此,值得林千崖去戒备的人,还有不少吧?莫非每一个人,他都要如你这般去针对不成?这样的话,他就不怕会引起公愤吗?”叶飞听到这里,却是不禁立刻开口询问道。

    “不,只有我……”

    白恒认真的摇了摇头,旋即冷笑起来:“而他针对我的原因,一共有三。”

    “第一,我白恒的实力和天赋,在这二十四位洞主之中,乃是最优秀的那一个,按理来说也是最容易突破到灵王境,能够威胁到他的人。”

    “第二,枪打出头鸟,若是林千崖能够将我这个最扎眼的刺儿头拔去,其他人自然会有所收敛,而这也正是林千崖他想要的。”

    “至于这第三点嘛,说起来却是令人无语,你大哥我也是遭了无妄之灾。”

    “哦?”叶飞听到这里,心中却是产生了一丝好奇,便是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唉!”

    却是听见,白恒微微苦笑了一声,接着开口问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这黑崖山下的二十四个洞府之中,有很多的洞府,名字中都有一个特X,那就是都有一个黑字?”

    “这个,倒是的确有,我目前只接触到了四个洞府:白云洞、黑风洞、子寒洞、黑岩洞。这么一说起来的话,这命名规则中,黑字的确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叶飞细细一想之后,便是这般回答道。

    “不错,事实上在黑崖山下的二十四个洞府之中,有十九个洞府,名字中都是带有这么一个‘黑’字的。而剩下的五个中,子寒洞或是南Y洞之类的洞府,都还算常规,唯有我们白云洞犯了他的忌讳!”

    白恒说到此处,眼神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异样的波动,看起来似乎令他很是无奈。

    而叶飞闻言,细细一想之后,脸Se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黑崖山……白云洞……

    黑……白……

    在这整个大环境都是‘一P漆黑’的情况下,你一个‘白’字一枝独秀,却是的确也是十分扎眼。

    但若是就因此犯了山主林千崖的忌讳,也未免太过无辜了吧?

    “然而,我们伟大的山主大人,就是这么一个拘泥小节的人啊!先前就曾说过,他之前可是一直都在‘崖’字上面做文章,而到了白云洞的时候,这么眨眼的一个忌讳,他又怎么会视而不见?”

    白恒叹息了一声,却是摊了摊手,说道:“说起来,这件事倒也与白云洞的上一届洞主有那么一点关联。那位老洞主可是一位聪明人,能屈能伸,知道白云洞犯了林千崖的忌讳,所以对他的态度格外谦卑。”

    “你今日也见到那胡孙对林千崖时候的样子了,那位老洞主还活着的时候,可要比那胡孙更加谦卑献媚。只不过他的手法更加高明,不像胡孙那样恶心人,所以林千崖对白云洞的老洞主倒还没那么针对。”

    “不过……”

    “自从两年前,白云洞换了主人之后,新上任的洞主,没有了上一届洞主的态度,自然会引来林千崖的不满。而你大哥我又是何人!怎会为了区区一个名字上的忌讳,就对那老家伙卑躬屈膝?”

    “……”

    叶飞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十分明了,但神Se却是仍旧有些古怪。

    如此,他算是终于看清楚,白恒与林千崖之前的ai恨情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在听懂之后,他却是也忍不住有些啼笑皆非。

    说起来的话,白恒也的确是够倒霉的了,二十四座洞府就找了这么一座。

    “不过事到如今,却是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因为这三个原因,林千崖这两年来,一直在找机会针对我,试图镇压我们白云洞,不给我一点翻身的机会。而且其他的洞主也看出了他的意思,为了给林千崖拍马P,经常会找机会肆意滋事,意图骑在我们白云洞的头上,争取林千崖的青睐。”

    白恒说到此处,冷哼一声,却是说道:“而今日的那个胡孙,便是如此。他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也正是因为林千崖在针对我的原因,他才敢在我面前那么放肆,因为他知道林千崖会给他擦PG。”

    “嗯,那家伙虽然无耻,但也是个有脑子的。”叶飞听到这里,也是略微点了点头。

    毕竟能够做到洞主的位置上,胡孙自然不会是那么一个不知尺度,到哪里都胡来一通的蠢人,实在是他背后有所依仗。

    “那么接下来,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吗?”

    叶飞想了一会儿之后,便是说道:“这黑崖山既然是如此的情况,那你继续待下去,似乎十分不利。此刻你还尚未拥有威胁到林千崖的实力,他就已经如此作态,日后若是时间越久他恐怕就做的越过分。”

    叶飞的话音落下之时,白恒深深地看了叶飞一眼,眸子里却是渐渐流露出了一丝温和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