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38章 辎重军营

    灰狼领着十万妖魔飞奔战场,却绕过了主战场。那里是大乾和叶飞众人J战的核心,别说是灰狼了,就是太一和雷犼贸然闯入其中,只怕也讨不了好,甚至可能被战争机器绞杀。

    起初太一和雷犼并不知大乾会派出百万雄师,前来剿灭叶飞和龙象众人,如今到了荒岛地界,才知事态严重。百万大军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雷犼还是前大乾将军,更对大乾的军队了如指掌。

    他深知,自己手中这一众妖魔,虽然强横,个T实力远超大乾军队,甚至比大乾的皇家锦衣军还要强大。但是,战争并不是如此简单的单纯以个T战斗力就能得出胜负的,否则,以天魔如此强横的存在,又怎么会被人族赶出十界,只能在虚空中飘荡呢?

    天魔或诞生虚空,或生于雷劫,或起与人心,或挣扎奋起与千重炼狱,一旦天魔诞生,与生俱来的强横力量,便足以横扫整界。但偏偏,如此强大的天魔,却被人族镇压,不少自上古便存在的远古天魔,被千百年来不断努力的人族大能斩杀、封印、镇压。

    就如大乾军队一般,每一个士兵的实力或许不强,但是却有着千变万化的战阵,和精妙绝L的配合。等闲军队在大乾军队面前,就如同牙牙学语的小婴孩一般,不堪一击。

    即便是面对强横的修者,以战阵变化,以气血灵气凝聚一力,冲杀起来,就是锻灵境武帝的修者,也不敢说轻易接下。

    所以,太一和雷犼才将所有的筹M,全部押在了粮C辎重上。雷犼深知行军打仗中辎重的重要X,对这支百万雄师来说,若是没有粮C的坚持,只怕不消一日,就会士气大跌。

    没有哪个将军会放任自己后方粮C被人掠夺,这是兵法大忌,烧粮仓,就算是莽夫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相比于前方的正面战场,这辎重留守不对,虽也有十万之多,但己方也有十万群魔。虽然训练时日尚短,但妖魔都有各自的配合战斗经验,就算对上这些辎重部队,也不会落下风。

    更不用说,军中还有太一、狼Y、朱魅等锻灵武帝强者,更有雷犼这武宗强者,若是连十万留守部队都斗不过,太一和雷犼也没脸再去见叶飞了。

    一路无话,那灰狼被太一加持了法术,快若惊鸿,一些实力稍弱的妖魔,甚至还追不上。好在这些天的训练,让这群妖魔鬼怪有了十足提升,虽然追不上,却也没有掉队,远远跟着,往那辎重所在而去。

    “已经能够看见辎重军营了,不知这掌军将军是谁,大军一动,就连辎重也在不断运动,不在一个地方停留,以免被人围剿,当真可怕。”雷犼本就是大乾将军,远远见那辎重军营外的车辙还十分新鲜,心里一动,便明白了,这支部队才停下来不久!

    可是,会是谁呢?在雷犼的记忆中,大乾将军不少,他认识的也不少,但是会如此只会军队的,却也不多。他捏着下巴,心中暗道,莽夫已投龙象叛逆,而朝中那J个权重的大将,也早已经退出沙场,退居幕后。

    难不成是朝中近来崛起的后起之秀?

    “雷犼将军,你能否看出对手是谁?”太一也点了点头,他自然也看出了这车辙新鲜,显然是才驻营没多久。

    “对方行兵老练,心思缜密,却又有一G锐气,倒也不像是我认识的哪位老将军……”雷犼脸Se凝重,低声道,“说起来却也奇怪,我确实不知对方是谁。”

    太一闻言,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旋即到:“那将军有何对策?”

    雷犼看了看驻扎的军营,已经立起了尖锐的尖木围,东西南北四个营门,树立两座瞭望塔,远远的能看见每座瞭望塔上,都有四五士兵在远眺,观察四周。

    他暗自点头,这部队素质精锐,不像是等闲之师,想必那将军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疑兵易用巧,他们越是心疑,其实却也容易落入陷阱。”雷犼沉YP刻,开口道,“若你我手中是一支普通的军队,只怕除了强攻,别无他法。这军营哨兵巡逻严密,哨塔探查视野辽阔,一旦有什么风吹C动,立刻就会被发现。”

    太一笑了笑,说道:“但是,你我手中的却不是一支普通的军队,而是一支由妖魔鬼怪组成的魔军。”

    “是了,关键就在这里。”雷犼也笑了,有时候,这些妖怪的作用和效果,比人类要好得多,“佘东!”

    中军先锋将军佘东闻言,连忙赶了过来,跪在地上:“属下在,魔使有何吩咐?”

    “你手下有多少蛇妖?”太一捏着下巴,笑着问道。

    佘东先一愣,心中疑H,魔使怎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不过他心里疑H归疑H,却不敢问出声,只能如实回答:“大约还有五千在军中。”

    “五千?”太一和雷犼一愣,旋即笑了,五千也太多了。不过,这种事,却是越多越好。

    佘东看着两个魔使脸上会心的古怪笑容,如同心中一紧,一G不详的念头涌上来,他J乎想要转身就跑。

    不过,却已经迟了,太一嘿嘿拎住他的衣领,笑着吩咐了J句。佘东闻言,脸Se一阵红一阵白,又辩白J句,三角形的眼睛一转,索X又把那毒蛛nv妖朱媚给拉下水了:哼,也不能让老子一个人出丑!

    雷犼和太一笑着答应了,佘东这才翻着白眼走了,脸上也有了J分神气。

    佘东走了没J步,左右喊了两个蛇妖小弟,附耳吩咐了J句。那蛇妖小弟脸Se也是一阵红一阵白,过了老半天,这才憋屈的说道:“老大,这太……丢人,不是,太丢妖了啊,被其他家伙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

    另一个青蛇蛇妖也忙不迭的点头,很是赞同,嘀咕道:这事情也太他娘的……

    “你们懂个什么,你是老大还是我老大?”佘东一巴掌拍在两条蛇崽子头上,恶狠狠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上头已经说了,这任务如果完成得漂亮,魔主就会赐下赏赐,你们想一想,那魔池的美妙,在里面浸泡修炼个J天,修为还不得蹭蹭蹭往上涨啊?”

    两蛇妖一听,眼中冒出精光,吐着信子,颇为期待。不过一想到那个有些为难的任务,又不禁苦着脸道:“话虽如此,但是,这也太……”

    “不要怕!”佘东知道这两个小子在想些什么,没等两妖说完,一挥手打断道,“这么丢脸的事情,当然不能光让咱们佘家人做了,老大我已经拉了那老蜘蛛下水,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

    两妖听罢,大呼老大英明,一番恭维,这才往后军队伍去了。

    辎重营,哨戒塔上,三个士兵正在来回巡视,剩下两个则盘坐在地上,手里拿着J两碎银子,另一只手摇着竹筒,竹筒里哗哗作响。

    “押大押小,买定离手!”那头戴白翎盔的小军官,将竹筒一扣,打在地上,嘿嘿一笑。

    原来是在赌骰子。

    那J个巡视的士兵,心里也痒痒,悄悄从怀里掏出二两碎银子,考虑了半天,这才压下筹M:“大!”

    “小!”

    “他NN的,连续开了三把小,这把我押大!”那盘坐在地上的士兵,红着眼,看着小军官前面的碎银子——在一刻钟之前,这些都是他的。

    他把剩下的银子全部押在了大上,杀红了眼。那军官白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他正要发作,那军官一把揽住他,沉声道:“想死啊,这么大声,被监军发现就完了!没尝过P鞭的滋味,也该试过责杖的厉害吧?”

    他话一出口,那士兵立刻就焉了,咬了咬牙,买定离手——大!

    “好好好,开咯!”那小军官嘿嘿一笑,正要开盘,却不料,旁边巡视的那三个士兵,却突然一惊,指着前方道:

    “那是什么?!”

    两人俱都站了起来,也顾不得赌资赌盘,手中长弓紧握。现在可是在战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或许,那群叛逆会派人来围剿辎重也说不一定。

    想到这里,两人都顺着那J个士兵所指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小军官正见那C丛隐隐约约的晃动这。他定睛一看,吓了一跳,一条条手臂粗细的毒蛇,正在浩浩荡荡的扭过来。

    “出息,一群mao蛇就把你们吓成这也?”小军官平复了心情,拍着J人的脑袋,训斥道。

    一时又起了玩心,抬起手中的长弓,拉了个满月,搭上飞矢,远远朝着那群毒蛇中最大的那只S了去:“这群畜生怕是闻到了粮C中的一些食物,这才集T出动,这下好,今晚打牙祭就靠他们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S出了劲矢,飞羽如雷,一闪而过。可就在飞矢要将那大蛇钉在地上的一刹那,那蛇却不紧不慢的一扭,堪堪躲过了飞矢。

    “哈哈哈……”众士兵笑了起来,小军官脸上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