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6章 大落下风

    大光明舰内,乃是一处山谷空间,约莫上百里。四周山T皆被凿空,雕刻修建出恢宏殿堂。

    殿堂内光芒四S,哪怕是叶飞此刻看过来,也觉得神识震荡,心生敬仰。若是凝神某一处殿堂,甚至还有匍匐跪倒的意念在脑海浮生,心神不自觉就会被冥冥伟力引导,朝圣皈依。

    “圣武殿堂,果真有些手段,大光明舰,名不虚传!”

    叶飞朗声一言,言语直击大光明舰深处,轰荡山谷天地间。

    一刹那,四周数十座殿堂门户大开,“铿锵”声中,一列列甲士走了出来。最差都是武尊,武帝强者,比比皆是,一眼看过去,恐怕足有数百人。

    叶飞并未在意这些,最吸引他的,却是数百位麻袍苦修士。这些人脚踏C履,衣衫破旧泛白。周身也没什么护甲玄器,最多不过执握一柄铁剑,粗糙不堪,甚至连符文印诀,都没有J道。

    若是放在他处,叶飞大意之下,说不得只当这些人是凡俗剑客。

    这些苦修士被四周甲士围拢,显然在大光明舰中,身份不凡。

    “素日只听闻狂信徒威名,想来你等更甚一筹,乃是逾越信仰壁障,求得真知的苦修圣徒!”

    叶飞微微颔首,似乎并不在两军对阵,而是寻常会面,随便打着招呼!

    他如此淡然轻松的神态,却是让得一众苦修士分外不满,面Se震怒暴喝,“大胆魔头,窥见光明之威,还不速速跪下,束手就擒!”

    这一声直破虚空,显化在黑石山天地间。叶飞麾下魔头魔人,一听这话,面Se狰狞愤怒,嗷嗷嘶吼。

    “父王,山儿愿意打头阵,击溃这帮狂妄无知的人类!”

    魔山走出来,当即请愿。他J日前,曾在补给线上截留过一艘深渊巨舰,和这大光明舰,有J分相似。

    虽然舰身磅礴,但却是花花架子,轻而易举便被他击溃。残舰已经被带了回来,除了运送货物之外,J乎没什么价值。

    有此经历,他自然不把大光明舰放在眼里,只以为是同等之物,于是请愿邀战,要立下功劳,得到叶飞的赏识。

    叶飞只是随意看了魔山一眼,便摇头打住。

    这时,大光明舰内,陡然传出一道惊呼声,清冽言辞,格外悦耳,但话语中却是一批昂惊疑和愤怒。

    “叶飞怎么是你?你居然是魔头?”

    话音未落,大光明舰上,辉光闪耀,一道道传送阵虚空凝形,将山谷内一众人,全都传送出来。

    人群中心的苦修圣徒中,圣nv玄玉走了出来,满目震惊,直直盯着叶飞。

    一众苦修圣徒听了玄玉的话,面Se都是惊变,气怒震惊地大叫起来,“他就是叶飞,残杀圣徒大人的叶飞?”

    “该死!这小子胆大包天,有残害圣徒大人,我们必须杀了他,为圣徒大人报仇。”

    “这处魔巢似乎以他为首,此人恐怕另有古怪,大家小心,不得大意。”

    信仰会使人迷失,盲从乃至昏聩。但少数人,寻到信仰真谛,构造信仰之城,被圣武殿堂尊称为圣徒。

    叶飞之前镇杀的麻袍老者,便是此等人物。眼前这些苦修圣徒,皆是苦修,压制Yu望,保持虔诚。这比麻袍老者还差一些,并不是真正的圣徒。

    不过数量足足有数百人,哪怕就他们出来,也是一G了不得的力量。他们甚至有能耐,以虔诚信念,净化叶飞手下魔人,甚至镇压魔头,再化为人。

    对于叶飞击杀圣徒,这些人痛苦愤怒,但同时又极为冷静,四处观察,对着叶飞的魔巢窥探不停。

    “玄玉,你居然逃了出来,真是大出我所料!”

    叶飞目光凝现玄玉身上,一个月不见,玄玉圣nv比之之前的阶下囚,似乎恢复了一些荣光。也不知是众人陪衬,还是大光明舰自有加持,玄玉圣nv给叶飞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似乎又强大了,不可捉摸。

    “哼!叶飞,你没想到吧!雷犼麾下有我圣殿虔诚教徒,你一走,我不久便逃了出来。今日寻你,正好拿你一雪前耻!”

    玄玉咬牙切齿,怨怒地看着叶飞,恨不得寝其P,食其R。

    叶飞却是淡然,朗朗一笑,问道,“就你一个人?你那废物兄长玄无夜出来没有?叶红莲又在哪里?”

    其实他早知道玄玉众人逃脱,那件事便是他安排的。不过此刻他却是故作不知,多此一举询问。

    “叶飞,你休得猖狂。我玄无夜往日是不如你,不过今日你嚣张到头了。大光明舰在此,空间圣器之威下,你死定了!”

    玄无夜跳了出来,全身颤抖。他可是玄玉的哥哥,当着圣殿这么多人,被叶飞辱骂为废物,他如何能忍?

    又想起了往日仇怨,他觉得憋屈,只能轰言对喝。

    “呵呵!”叶飞不屑一笑,略微瞥了玄无夜一眼,旋即一开目光,冲着玄无夜身侧的叶红莲看去。

    一个月不见,这魔nv居然被当日囚困之时,还要疲惫,额首隐生白发,似乎一直陷入焦虑忧愁之中。

    叶红莲看向叶飞的目光,可要复杂了很多。她自然憎恨叶飞,但比之玄无夜兄M俩,还多了其他情绪。

    “叶红莲,你罪孽深重。我以圣nv的身份命令你,戴罪立功,缉拿叶飞!”

    玄玉很不喜欢叶红莲,直接闷喝下令。她话刚刚落下,四周苦修士便闪避开来,都攒聚到玄玉身边,以之为首。

    叶红莲四周空荡荡的,比起玄玉来,要多孤单便有多孤单。让人看之一眼,心生哀婉,叹息不已。

    她逃出叶飞的“魔爪”,但是状态却更加糟糕,似乎也可以理解了。

    “小M,红莲她如何能是叶飞这魔头的对手。你还是不要为难她,让你……”

    玄无夜似乎有些不忍叶红莲的遭遇,当即对着玄玉求情。但话还未说完,却直接被玄玉打断。

    “玄无夜,这是我圣武殿堂之事,你少自作主张。这J日你对叶红莲这J人大献殷勤,我忍了很久了。你要是想为她出头,不妨自己滚出去,让你天地玄门的长辈过来!”

    对着自己的哥哥,玄玉根本不给面子。她分外讨厌叶红莲,怒笑着看着叶红莲,道:“该你表现的时刻到了。你的信仰到底够不够虔诚,就看今日了!”

    信仰虔诚者,飞蛾扑火,化为灰烬,毫不犹豫。

    玄玉B着叶红莲,却是要她去死。

    “嘎嘎,原来这就是你们圣武殿堂的行事风格,果真不愧是是天玄正统,叶某真是大开眼界啊!”

    叶飞魔X一笑,乖张凶厉,身周魔气纵横。四周魔头小魔,也随着他的心意,嗷嗷大笑。

    “小的们,该出手了。记好了,那红袍丫头留给我,本王要收作王妃。既然圣武殿堂不要,那本王就收归麾下,好好疼ai!”

    随着叶飞这一声,魔巢内风C四起,一艘艘魔气飞车,轰S而出。魔巢内这J日凝聚的阵法,也是运转开动。

    “哼!不知死活。”

    玄玉冷喝一声,但是嘴角挂着娇笑,目光瞥向叶红莲,开怀笑道:“叶红莲,你果然和叶飞有染。既然你心不在我圣武殿堂,那就赶快滚吧。和这魔头双宿双飞,或许正合你的心意!”

    她这话可不是要“成全”叶红莲,而是在羞辱她。当这大光明舰内十数万教众,侮辱耻笑,将叶红莲打入万劫不复之境。

    她是圣nv,叶红莲是亚圣nv,天然便是竞争对手。若是旁人,只会打压。不过叶红莲和叶飞有着莫名牵扯,同属叶氏宗族,同样来自龙象神风,她自然要借势,一解心头之气。

    说来今日这般事,还是由叶飞而起。

    叶红莲是何等高傲之人,忍到此刻,忍无可忍,面Se一怒,盯着玄玉,喝道:“你惧怕叶飞小儿,我可不怕。我今日便是死,也要溅他一身血,以明我心智!”

    话音一落,她玲珑身形腾空而出,直对着魔巢大军,冲着叶飞而去。

    “哼!我看你能玩什么把戏,今日事情一了,我拿下叶飞,摄魂夺魄,定然能够找到你和他媾和勾结的证据!”

    玄玉看着叶红莲的高姿态,分外不满。万千魔头汹涌而来,而叶红莲怡然不惧。这般风头,决不能让她独占。

    “所有人听令,魔头祸乱世间,死有余辜,直接镇杀,不必留下活口!”

    她话音一落,身旁苦修士已经纵跃而出,离开大光明舰,踏击虚空,直对着魔头魔人冲去。

    “杀杀杀!”

    “荡妖除魔,澄清宇内!”

    喊杀声中,光明和黑暗两G力量冲撞在一起。魔头凶残无比,但各自麾下魔人小魔,实力却是不济。

    那些苦修士Y诵咒言,圣光激荡,这些小魔魔人,立时被灼烧得哭爹喊娘,甚至有不济者,当场求饶,跪地臣F。

    只是圣殿这一方,得了玄玉的命令,根本不留手,直接砍杀魔头,一个活口不留。

    魔巢有数十万魔人军团,依仗着数量优势,勉强斗个平衡,还未露出败象,但已经大落下风。

    “这真是八阶魔头构筑的魔巢?怎么如此不堪。叶飞既然是统领,难道他真身乃是八阶魔头,那他为何还不出手?”

    玄玉看到己方大占上风,神Se渐定。但心中又生出疑H,叶飞可不是如此蠢笨之人,当下这一出对垒叫板大光明舰,必然有所图谋。

    “咦!叶红莲这J人呢?她怎么消失了!”

    她目光扫过全场,不见叶红莲身影。又看向晶壁魔巢,却见叶飞高坐王座之上,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