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4章 圣舰将至

    古老相传,诸天万界,混沌未分之时,一P朦胧。天地间氤氲一P,直到一道雷霆贯穿天地,激荡焦灼,轻者上浮为天,浊者沉积为地。

    雷霆之威,是天地之始,更是万物众生,生机B发的关键。

    每到春夏之J,虚空雷霆元力旺盛,凝结攒聚,轰然爆响,震荡天地间。很多灵C玄Y萌芽开花,都在此时。

    更有甚者,妖物异类修行,历雷劫而不死,便可突破天赋桎梏,化形为人。从此不再依赖血脉传承,可悟天地万法,可修诸般法门,逍遥天地间。

    天地雷霆,威势凛然。不过当下场中爆发的雷霆劫火,却不是什么生机元力,而是灭世雷火。

    天道崩殂,天地意志积聚力量,便是要镇杀天地大魔。破而后立,再造苍穹。

    晶壁魔巢内,祭天台所在,完全被天地劫火给淹没。霹雳轰击,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乌白一旁观战,纵观全场。一个时辰的灭世之威,他看得面无颜Se,惶恐难言。他自己有些预感,哪怕就是前世,他生出霹雳雷劫之中,恐怕也难以抵挡。

    这可是天地的意志,非人力可及。就算神境强者,也难以对抗天地。

    “如此威势,当真可怕!叶飞这回……恐怕活不成了吧!”

    他有些可惜,有些感叹,同时也有些庆幸。叶飞自己入魔,自己找死,绝杀了他,也是为苍生祈福。

    “咳咳!你未免太小看了我了。”

    雷劫渐渐消散,五座雷碑化为十丈来高,悬浮四方。在其中心,赫然有一滩灰烬。这声音便是从灰烬中传出。

    “叶飞,你还没死?”

    乌白大惊失Se,惊吓的赶忙退步,满脸疑H,凝重道:“你是人是魔?天地劫火之下,你怎么可能安然无事?”

    灰烬一阵抖动,一个瘦弱的人影钻了出来。P包骨头,面容也稚N很多,看起来似乎只有十一二岁。但是双眸神采奕奕,嘴角间挂着一抹说不出的邪X!

    “天地劫火只针对大魔大妖,我摒弃了魔X,如灵儿这丫头一样,无Yu无求,自然安然无恙!”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浑身不着P缕,看起来就是个光PG孩子,一脸天真烂漫。

    “不可能!你既然入魔,又岂会抛弃魔X?魔便是魔,贪婪无度,没有规矩,只以本能行事。哪怕就是生死大患,也绝不可能自毁根基!”

    乌白便说着话,便缓缓退步。叶飞安然无恙,哪怕现在看起来虚弱,他也激荡不已,根本不敢动手。

    这可是叶飞,神秘莫测,他乌白都看不透。既然能躲过霹雳雷劫,必然手段有所增长,他绝不可能是对手。

    “懒得和你废话!”

    叶飞撇了撇嘴,蹲在地上,从那灰烬中扒拉出一册金页帛书。略微掸了掸,又吹了吹,旋即一打而开,金光璀璨,满目生辉。

    金影投S而出,凝于虚空,氤氲朦胧,其内隐隐有些虚影。虚影内有玉瓶衣物,还有各等古怪器物,但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口大钟。

    “空间法典!该死,你居然凝出了空间法典!”

    乌白终于看出了什么,身形踉跄后退,原本的惊疑化作慌张,跌跌撞撞,栽倒在地。

    天道规则有很多种,刚才的天道献祭,按道理应该凝出雷霆法典,得利者应该是萧灵儿。但事实恰恰相反,获利的是叶飞,而且还凝聚出了空间法典,这就有些可怕了。

    那等关头,叶飞还有能耐凝炼空间法典。那便意味着,天地劫火降身,对他根本不是生死危机。那魔X,自然也还存在。

    这就更加可怕了,如乌白所想,叶飞还是魔头,还且藏得更深,更加狡诈多端,诓骗世人。

    “这有什么出奇,刚才灵儿凝炼雷霆法典,我便模仿为之,以无相法印,借助此地空间规则的崩溃,凝聚出空间法典,算是小有收获!”

    叶飞摇摇头,说起这般事,才仰望高空。周天劫火消散,只剩些火烧云。混沌雷犬和萧灵儿的身影,都“消失”不见。

    “灵儿,你该出来了!”

    这话落下P刻,一朵火烧云略微抖了抖,旋即电光闪动,萧灵儿身形浮现。

    她身着一身银袍,素Se淡雅,但又不失威严。原本X格温润的她,此刻眉宇间多了一丝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她怀中抱着一只长mao小狗,有气无力,耷拉着眼睛,看着下方的叶飞。

    “叶大哥,你醒过来了?”

    叶飞之前神智迷失,胡作非为。萧灵儿受了不少委屈,不过她已经放下,当下有些喜意。叶飞能够清醒,她自然高兴。

    “灵儿,怎么,你还不相信你叶大哥?”

    叶飞抱拳挺立,微仰着头,一脸戏谑的目光。

    这话什么都不能说明,他也没有拿出任何可以证明自己清醒的证据。但是萧灵儿却是没来由的,觉得可信。

    她蹙着眉头,盯着叶飞半晌。旋即面Se一红,这才撇过头来。

    原来叶飞此刻全身赤L,尽管看起来是个小孩子身躯,但还是被萧灵儿给看透,她觉得不好意思。

    叶飞见此面露恍然,随后对着身前虚浮的空间法典一点,其内一道光影闪现,化作衣物。只是他如今身躯小了近半,瘦弱了许多,很是宽大,拖拖拽拽,看起来好似戏F。

    “灵儿,雷霆法典在你手里吧!给叶大哥看看,这东西我有用处!”

    他卷起袖子K脚,这才对着高空萧灵儿招手,神Se亲昵随和。

    萧灵儿下意识地捧出一卷金页帛书,就要抛给叶飞之时,乌白赶忙大叫制止,“小姑娘,别被他骗了。他此刻还是魔头,万万不要上当!”

    “你说什么?”萧灵儿面Se一凝,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叶飞此刻看起来没了之前的凶戾,但谁都不清楚是不是伪装。

    “汪汪!”混沌雷犬抬起头来,对着叶飞吠叫两声,一脸敌视,似乎是在提醒萧灵儿。

    “乌白,休要因噎废食,我已经恢复了,你莫要坏事!”

    叶飞眉头一皱,看向乌白的目光,尽是警告神Se,“那雷霆法典威势无穷,我有了这东西,这才能够和圣殿大光明舰抗衡。你若是耽误是时机,坏了大事,牵连我们,你承担不起!”

    乌白岂是如此好糊弄的,当即冷哼道:“你说自己恢复了,证明给我们看!你把深渊巨舰放出来,让我和萧姑娘一起进去,和大家汇合!”

    人多力量大,有深渊巨舰在手。哪怕叶飞就是魔头,众人团结一致,也能更有把握抗衡。

    “叶大哥,我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你若真问心无愧,灵儿立马将这东西J给你!”

    萧灵儿同意乌白的建议,说话间,牢牢盯着叶飞,对方半分神Se变化,也不想错过。

    “这……恐怕不行!”

    叶飞皱了皱眉头,一脸淡然,直接拒绝。

    他倒是平静,乌白和萧灵儿这里,却是面Se大变,瞬间森冷下来。叶飞恐怕还未恢复,还是魔头之身,狡诈J猾。

    “时间来不及了,天道献祭,既然已经开始,大光明舰,随时都会到来。我不能冒险,将一整艘深渊巨舰,无故牵连!”

    他话说得平静,但这解释,却是难以让人信F。但他似乎根本没有让他人信F的意思,话音一落,手中虚捧的空间法典,再次翻开了一页。

    又是一道金光攒S而出,虚影凝结,却是一P浑噩天地。一处不知何等宽广的深渊,一艘银Se深渊巨舰,飞旋而出。

    这巨舰比之叶飞的深渊巨舰,还要庞大十倍。万丈来长,一千多丈宽广。舰身四周凝绕着一P银Se光影,光明浩大,让人生出朝圣之心。

    “这便是大光明舰,果然是伟岸绝L!”

    叶飞单手一点,法典中投S的金光,立时显影凝形,化作一P不知J千J万里遥远的星空。

    “圣殿余孽,本王在此静候你等多时,过来送死吧!”

    叶飞凛然一喝,声音透过虚空,直接没入星空之中,震荡千万里之外。

    银Se舰身上,一道身影悬浮而起,眉宇入剑,面容方括,是个威严的中年人。

    “何方小魔,敢在拓跋大人圣驾面前挡路,找死!”

    声音未落,中年人便掏出一柄玉旗,一个晃动,大光明舰舰身转动,直对着叶飞这里飞S而来。

    “哼!拓跋大人?有点意思!看来是圣殿嫡系,拓跋老贼的后辈。血海深仇,从你这里收点利息,再合适不过了!”

    叶飞冷哼一声,一手拍碎星空虚影。他已经指明了方向,显露了踪迹。这大光明舰,自会亲自寻过来。

    “圣舰将至,也该呼唤孩儿们回来了!”

    叶飞一甩手,手中空间法典消失不见,印诀挥落,晶壁魔巢不远处的雷剑山头,无数球形闪电飞S而来,洞穿虚空,化作虚空通道。

    通道内影影绰绰,还有鬼哭狼嚎之声。无尽魔气,侵染苍天,污秽世间。

    “孩儿们,放下手边事,速速归来!”

    叶飞的声音传荡而出,轰鸣于不知J万里之外。

    尽管虚空通道缩短了路程,但是等到众魔尽数回归,却还是在三日之后。

    传讯容易,勾动虚空通道,对叶飞来说也很简单。但一众魔头,可没有他的手段,从得令再到回归,还是颇为麻烦。

    也就J日功夫,这些魔头却是G了不少坏事。众魔封锁极元岛补给线,将那万里区域,直接化作一P孤岛。

    老实说来,只是损失了些补给,算不得伤筋动骨。但真正危害,却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