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05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莽夫一家独强,此等状况,非叶飞所愿。他今日做好了诸般安排,定要将九龙领种种恩怨,彻底了结。

    墨离等人迟疑不决,叶飞却是一声朗喝,震惊全场。

    “莽将军,这里乃是府城公共场所,你如此言语,有些霸道了吧!”

    莽夫想要斥退众人,单独和叶飞详谈。无论他有何要求,局势肯定比当下诸般势力驳杂在此,要好得多。

    叶飞这般话,本是墨离身后众人所想。只是忌惮莽夫,不愿意做出头鸟,这才无人说话,让得莽夫声势上占据上风。

    这话定然有人要说,或委婉,或是言辞狠戾,表明态度。莽夫也没准备一句话就可挥退众人,打消这些势力J十天的筹谋。实际上,他还有手段,足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只是他千算万算,他没料到,第一个挑事的,居然是叶飞。

    他面Se微微一凛,惊诧中带着好奇,还有一丝失算,“叶团长,莽某今日是友非敌,你别乱来。”

    “叶飞,我劝你老实一点。神将大人给你机会,你别不识抬举。错过了这一次,你死无葬身之地,这里每个人都恨不得啖你血R,啜食你筋骨!”

    灵法言面Se一厉,直接威胁叶飞。他比任何人都更恨叶飞,只是因为莽夫,他将怨恨深藏。只要得到莽夫的好感,他这J个月的屈辱,就全都值得。

    叶飞只是淡淡一笑,未曾开口。四周人见得如此情景,也顾不上违逆莽夫可能招来的祸患,却是“向着”叶飞,朗朗而言,驳斥莽夫灵法言二人。

    “我公孙思候奉圣上旨意,特来此查办雷犼将军之死。只要和雷犼将军有所牵连,我必会彻查到底。此处乃是公共之地,无人有资格让我离开!”

    “不错!我军部也是如此想法。这J日灵将军作为领主,不见踪影,不予配合。此事待我宇文克回朝,会当朝禀报,述说详情!”

    “我刑部附议!”

    商部、军部和刑部三司司主表明态度,墨离这里,也是开口冷喝,“雷犼将军死在九龙领,墨某身为尊灵塔左使,责无旁贷!”

    以墨离为首的联合势力,皆是附和。他们这J日总算是达成了约定,不再彼此争斗,一同镇压叶飞。莽夫和灵法言二人,虽然了得,但也吓不住他们。

    灵法言见此,神Se异常地不悦,立时就要下令,调集九龙府军,摆一摆威风,在莽夫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但是他刚刚挥手,叶飞那里,终于开口。

    “众位今日不请自来,我龙宝商团上下,都觉得颇为荣幸,蓬荜生辉。正好,我龙宝商团也有件麻烦事,今日恰好有了决断,就请诸位观礼吧!”

    叶飞声音刚落,众位皆是一脸狐疑,诧异地看向他。

    却见叶飞单手一挥,龙宝货栈内阵法玄光闪烁,轰隆爆响。百丈虚空中,金气滚滚,翻腾间,化作一道古怪高台。

    这高台成半截塔状,截面大概十数丈方圆,其上放置着一具断头铡,整个看起来,似乎是一座刑台。

    “诸位想必都清楚,我龙宝商团一个多月前遭遇幻金商盟Y谋算计,损失惨重。出于恩怨,我们只能出手镇压,以免他们祸害更多的大乾忠良。”

    叶飞声音朗朗,明明那件事争议很大,但是到了他嘴里,却是光风霁月,正大光明。

    “涉及到商贾间的争斗,大乾王朝向来都是不管,此般事,也只是商战。为了以儆效尤,叶某决定,今日当众斩杀庞甲在内的九位帝境高层,以此敬告所有同行,本分经商,不要为非作歹!”

    这话一落,全场沸然。连莽夫灵法言这里,都是面Se一滞。

    今日来人,皆是气势汹汹,众志成城,都打定了主意,要将雷犼的死,用到极致,彻底拿下叶飞。

    魏风驰等一千余人,便是明谋,只需再等P刻,等他们死了。墨离就会领着三司调查团,一起攻入龙宝货栈,坐实叶飞残害大乾忠良的事实。

    此等关头,叶飞不寻思着应对策略,却是再挑祸端,岂不是愚蠢狂妄?实在让在场的人费解。

    “大胆!你敢S设刑台,真是目无法度,胆大包天。”公孙思候和完颜宏齐齐开口,先定叶飞一个蔑视大乾法纪的罪名,随后开始B迫灵法言,妄图来一个驱虎吞狼。

    “灵法言,这是在你治下。我商部皆已确定此子罪行,你还不赶快动手?”

    灵法言面Se一愣,旋即一脸难看。这般理由,他之前日思夜想也渴求不得。但是当下他已经决定投靠莽夫,就绝不能以如此理由,拿下叶飞。

    但他若是不动手,恐怕商部刑部的人便会滋生理由,日后参他一本,那可如何是好?

    就在他为难之时,百丈高空的刑台上,孔元庆身形施施然浮现,手里捧着一册简书,笑道:

    “根据大乾律令,无论是商贾世家,还是宗门教派,凡是牵涉到恩怨争斗,只要可以证明一方势力有错在先,并且,相关主导者有意瞒着己方势力高层,便是独断专行。他们惹下的祸患,由他们自己了结,旁人不得G预!”

    “前J日我们龙宝商团齐心大师与幻金商盟庞玉副盟主谈判,他们否定和庞甲R山等人Y谋算计我们龙宝商团、妄图夺取深渊巨舰的事实。”

    “这的确只是幻金商盟大乾王朝分盟高层某些人的过错,一切恩怨,并不牵连整个幻金商盟。按照大乾律法,我龙宝商团设立刑台,斩杀他此人,也是我们的权利!”

    孔元庆饱读诗书,他还未进入大乾,就已经全力研究大乾王朝诸般法度。除了雷犼那里,叶飞留下的最后一道保险之外,眼下也是他半年多来读书的成果。

    他言语一落,那册简书直接抛下。玉帛简叶被刑台上激S的金光帝气碾碎,化为一PP光幕虚影,其上自行衍化,大乾《宗门恩怨令》,相关条文闪现而出,和孔元庆说得一般无二。

    公孙思候见得此番光景,气得直吐血。他身旁的凝立的幻金商盟副盟主庞玉,再也忍不下去,当即喝叫。

    “你们S自攻入我幻金商盟,到得现在,还囚困着我包括我哥哥庞甲在内的九位帝境高层。他们到底有没有错,还得商部和刑部两位大人核实查证。”

    “赶快把他们放出来,我们要当场对质。”

    庞玉一袭宫装,冷脸生煞。今日她来此,本只是打酱油。是想叶飞被墨离和三司司主拿下之后,她顺势提出索赔,拿回数百具载人飞天魔像,同时分一杯羹。

    哪想到叶飞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放任雷犼亲卫进入龙宝货栈。同时,居然还敢再惹祸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要当众斩杀她兄长等J位幻金商盟大乾分部的高层。

    若是任由对方胡来,那么庞甲九人枉死,甚至还未牵连幻金商盟整T声誉。分盟人心怀鬼胎,招惹祸端。说是独断专行,肆意妄为,但旁人根本不会相信,只以为这便是幻金商盟处事方式。

    “庞玉副盟主,看来你今日还不死心,那就别怪叶某不给你们幻金商盟面子了!”

    叶飞冷笑一声,幻金商盟这里,是他今日化被动为主动的关键,他可不会手软。

    “来人!押庞甲九人蹬刑台!”

    一声令下,百丈高空刑台上一P光霞激荡,九道空间波动闪烁,庞甲九人被五花大绑,紧紧跪在地上。个个脸Se一P苍白,显然这些日子受到了不少折磨。

    “大哥,素云,你们没事吧!”

    庞玉俏脸一白,看着高空中萎靡不振,气息虚浮的九人,内心一个咯噔,情不自禁就身形一闪,御剑而起,就要冲过去。

    “庞副盟主,他九人和你无关。你若是执意乱来,就别怪叶某不客气。只当你幻金商盟,都是如此J佞之人,我龙宝商团,日后和你们不死不休!”

    叶飞冷冷一喝,单手一个挥动,赤火鳞爪挥卷而出,半空将庞玉拦下。

    “砰——”

    庞玉纤手翻转,将足下飞剑舞弄而出,施展了一道厉害剑诀。可惜她和叶飞差距不小,根本不是叶飞对手,直接被轰了出去。

    “姓叶的,你太猖狂了!目无法纪,肆意妄为。本王今日若是不出手,整个大乾百万里子民,都要对朝廷寒心!”

    李瑞怒喝一声,他前两日被叶飞重创,屈辱不堪。今日说什么,也要讨回来。

    论实力,他不是叶飞的对手,但他手里有深渊魔傀。况且今日墨离领着众人来此,也有为他造势的意思,他岂能错过。

    “天罡魔傀阵!给我镇压!”

    一声呼喝,三十六具天罡魔傀飞S而出,化作玄妙阵法,当空冲着叶飞镇压过去。而李瑞自己,却是飞身而出,当空将庞玉的身形接住。

    “没想到,你这便宜皇子,也是个怜香惜玉的风流儿。”看着李瑞接过庞玉,卸下力道,揽住对方的纤细腰身,情意绵绵,叶飞笑道,一副调侃的言语后,便是不屑,“只可惜,你实力太差,想要出头揽事,却是自取其辱!”

    声音说到最后,陡然间冷了下来。于此同时,那赤火鳞爪再一次飞S而出,上一次是拍,这一次却是抓,他似乎动了心思,直接就要擒拿李瑞庞玉二人。

    然而天罡魔傀阵就在眼前,三十六具深渊魔傀,足以困住他叶飞一时半会,他又有何能耐,妄想擒拿对方呢?

    莽夫、墨离、灵法言,乃至那三司领主,都有如此眼力,都是如此想法。叶飞实力的确厉害,但是诸般底细,很多人都摸清楚了。

    这天罡魔傀阵,厉害了得,叶飞上一次破阵,靠的还是混沌恶气。如今他孤身一人,恐怕对阵起来,都要大落下风。

    众人的嘲讽惊疑神Se,叶飞看在眼里,淡淡一笑,左手陡然一翻,一朵金莲飘转而出,瞬时便洞穿天罡魔傀阵。

    三十六具临空轰击,飞转调动的深渊魔傀,立时凝滞,坠落而下。

    “嘿嘿,这些深渊魔傀倒是不错,我就笑纳了!”

    叶飞此刻,才一脸J计得逞的模样,那赤火鳞爪一个翻卷,改变方位,将三十六具当空坠落的深渊魔傀,全都卷裹而回,收入囊中。

    “该死!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