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04章 吃独食的莽夫

    魏风驰听到了墨离的喝叫声,也感觉到了身后诸般势力现身。但他却没有停步,也没有半分表示。

    对他而言此刻收殓雷犼尸骸,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身后这些居心不良的龌龊之人,他根本不在乎。

    他身后一众将士,也是如此。每个人都面Se肃然,步履沉重,直对着龙宝商团众人让开的过道走去。

    墨离等一众现身之人,这下子面Se有些难看,当即有人暴喝。

    “魏风驰,你别不识抬举。要不是我们替你主持公道,姓叶的根本不会理你。”

    “不错!龙宝货栈内,肯定机关重重。说不得这次诓你们出去,就是要将你们一打尽,你等可别上当了!”

    冷言冷语,喝骂吼叫。魏风驰等千余人,没有半分表示。直挺挺地走过龙宝商团众人身边,眼看着就要进入龙宝货栈。

    这时,叶飞上前一步,一把将魏风驰拦住,笑道:“魏将军,他们所言也不假,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墨离等人现身,是在挑事。叶飞本应该息事宁人,但是此刻却是另一幅做派,简直莫名其妙。

    魏风驰盯着叶飞,有些错愕,但并未多想,便冷冷道:“他们巴不得我们赶快死,死在你龙宝货栈内,也就比横死街道差了那么一丝,少些轰动X罢了。”

    他倒是清醒,怪不得对于墨离等人的呼喝之言,丝毫不加理会。

    这般言语让得墨离等人听到,皆是面Se一黑,神Se一狞。他们自然早就希望魏风驰丧失理智,带领一千多将士和叶飞拼命。

    这才能有理由,光明正大,镇压叶飞,夺得深渊巨舰以及龙宝商团所有财物。只是魏风驰一直都很清醒,勒令下属,不敢越界。

    这一点,让不少人都非常讨厌。甚至有人暗自动过心思,找人G掉魏风驰等一千余人,嫁祸叶飞。不过害怕留下蛛丝马迹,被人发现,所以才让雷犼这以前多亲卫,活到现在。

    “魏将军,看来你为雷犼将军悲痛过度,意识不清了!”

    军部司主宇文克森然开口,以此颠倒黑白,来挽救在场众人一丝颜面。

    “魏将军如此忠义,让人感动。不过我等还想尽一些绵薄之力,以告祭雷犼将军在天之灵。你们要进去,我等也一并进去,随时为你们收尸!”

    墨离前一句还颇为厚道,说道后面,却一下暴露居心。

    他分明是一刻也不想等,只要魏风驰这一千多将士一死,就要立时出手,镇压叶飞,以防生变。

    龙宝商团一众人听了这话,都是愤愤不平,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立时跳下场去,与墨离对人动手,替天行道。

    而魏风驰这一众人,却是早就死了心。对于墨离这般言语,只是冷冷一哼,并没有多少表示。

    想来他们这些日子已经被伤透了心,既然知晓自己等人只是棋子,自然对这些“棋手”,也没了过多妄想。

    只要为雷犼收尸,然后拼尽全力,溅叶飞一身忠义热血,便死而无憾,不求其他。

    “姓叶的,你还想听他们羞辱我们嘛?”

    魏风驰看向叶飞,虎目圆瞪,一腔仇恨,又如瀚海。

    “魏将军,今日没人可以羞辱你们,我保证!”叶飞云淡风轻,眨了眨眼,然后扫向魏风驰身后,千余铁骨男儿,铮铮血汉。

    他面Se一瞬间变得凝重,变得坚毅,好似看到了无穷珍宝。

    “诸葛先生,带他们进去。等会见过那位朋友之后,仔细检查,有不少人似乎都吞F了歹毒丹丸,存了必死之心!”

    这一声沉喝落下,惊得魏风驰连退数步,他身后一众人,也是惊然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叶飞。

    他们这一次,的确是做好了准备。哪怕叶飞再如何以礼相待,他们都会横死。以此来表明心志,同时也给墨离这一众人机会,出手镇压叶飞。

    魏风驰他们并没有报仇的力量,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思量,才最终下定决心。这虽然还只是棋子,但总算能达到目的。

    这也是万全之策,无论是魏风驰他们,还是墨离等人,都可以接受。

    但出乎他们的预料,叶飞却能够提前看出来。而且更加古怪的是,他居然对此“视若无睹”,没有半分避讳。还要替魏风驰等人疗伤解毒,这未免太离奇了。

    “你少来这些假仁假义,我们不会接受的!”

    魏风驰冷喝一声,他心意已决,再次定神踏步而上。这回叶飞却是没有阻拦,这一千多人鱼贯而入,J个呼吸间消失。

    墨离等人看着这一幕,满脸古怪与狐疑。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叶飞看出了他们的Y谋诡计,怎么还无动于衷,甚至主动往火坑里跳?

    尽管刚才魏风驰一众人丝毫不给他们面子,但他们都可以确信。这一次雷犼的这一千多将士,走进龙宝货栈,就绝对不会再走出来。

    不单单是因为这一众将士死意已决,更是因为他们吞F的毒Y,就是墨离等人提供的。

    那毒Y叫“血煞狂魔丹”,修行者吞F之后,会然后精血真元,在一炷香之内强大十倍。

    这是魏风驰一众人唯一可以给叶飞造成伤害的机会,也是他们以死明志,为雷犼报仇雪恨的良机。

    “叶飞,你到底在耍什么诡计?”

    墨离忍不住了,双眉紧皱在一起,他想破脑袋,也想象不到叶飞此举的意义所在。

    “墨离大师,论起诡计,我叶飞八竿子也跟不上你啊!星河殿示好,九龙展览馆出手救我,随后不声不响的和神火圣殿联合,栽赃我叶飞。此刻,更是残忍对待大乾忠义将士,以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嫁祸我叶飞,只求一个出手的借口!”

    叶飞笑了,他想起半年前屠祖出现示好。又想起出来九龙府城,墨离顶住巨大压力,救下自己。

    这些恩情,他原本牢记,甚至打定主意,日后报答。

    只可惜,深渊巨舰太过诱人,赤粟堡跨界通商口岸,滚滚财源,驱鬼通神。

    既然墨离不顾情谊,他也就没什么好忌讳的了。之前所谓恩情,说来也就是示好笼络,为了日后好驱使他叶飞罢了。

    恩情不在,如今唯有仇恨!

    “放肆!”李瑞冷喝一声,一脸仇恨,发指眦裂,“你叶飞犯下无数大罪,要不是我和老师作保,你早死一万次了!”

    “今日我们的确是来对付你的,魏风驰这些废物,说来就是个由头。他们死不死,你的下场都一样!”

    他直说来意,身周人皆是点头,喜笑颜开。这里的十J方势力,如今已经做好了准备,共同拿下叶飞,分R匀汤。

    深渊巨舰只是一小部分,赤粟堡的控制权,却是另一部分。

    看着目放凶光的众人,叶飞笑了,扫视四周一圈,旋即有些失望道:“怎么就你们这J个?领主府呢?圣武殿堂呢?”

    除了墨离和三司司主一众人,叶飞基本都不认识,想来是大乾王朝其他势力。

    这话一落,墨离等人神Se一变。他们只为叶飞而来,事前也够沟通过,共同瓜分叶飞牵扯的宝物。领主府也曾参与,但此刻不现身,却是有些古怪。

    众人J头接耳,小声议论,生怕螳螂捕蝉,等会再被人来个H雀在后。

    原本众志成城,此刻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开始暗自扫视四周,做出防备。

    “哈哈哈,不愧是老子看上的人,果然有些激灵!随便一句话,就能动摇局势,若是让你在我大乾肆意妄为,的确是个大患!”

    一声朗笑,莽夫领着领主府,气势汹汹,由暗入明。

    “莽夫!你怎么来了?

    墨离认出了莽夫,面Se一惊。对方可是大乾第一镇国将军,百年前威震东玄域。尽管这一百年前,军权被削弱殆尽。但实力还在,随便翻弄身子,便是腥风血雨,可不是雷犼可比的。

    听到莽夫的名字,三司司主,也是神Se大变。他们都知道莽夫的来历声名,若是对方参与对付叶飞。他们本来吃R,恐怕如今只能喝汤,还得看莽夫的心情。

    “神将大人是为雷犼将军报仇而来,他和雷犼将军也曾有袍泽之情,出现在此地,最是合适,比你等更有资格!”

    灵法言傲然一喝,他打定主意,这回跟定莽夫。只要这次能为莽夫夺得深渊巨舰,便代表他灵家和这大乾第一神将扯上了关系,他们灵家在军中的地位,将会更加稳固,于他也有无上好处。

    莽夫摆摆手,制止灵法言继续说话,冲着四周微笑道:“诸位给我个面子,哪儿来那儿回吧!我和叶飞有要事商量,雷犼的事情,我也会妥善安排,事后给你们J代。”

    他一张口,就要吃独食。听得墨离等人,脸都绿了。这莽夫也太霸道了,他们图谋许久,才得来的联合机会,难道要在此错过?

    尽管不情愿,但莽夫声名太大,大乾第一神将。哪怕他这一百年来没了实际军权,却也是当下大乾一千多万精锐名义上的首领。对方只要振臂一呼,一大半大乾军人,都会听从他号召。

    这也是一百年来,莽夫被削弱军权,成为光杆司令的原因之一。

    似乎只能屈F,没有第二选择。大乾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冒着和整个军队敌对的风险,得罪莽夫。

    叶飞看着四周人不情不愿,但又无可奈何目光,有些惊异。他这两日虽然调查了莽夫的来历背景,也大概知道一些,但没料到莽夫有如此能耐。J乎一句话,就“解”了当下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