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84章 言出法随

    叶飞一声叱喝,威势BB。言语一落,随手将混沌雷犬放下,指了指龙宝货栈,这家伙立时挥动着四肢小短腿,蹦蹦跳跳的奔了过去。

    原本龙宝货栈前还围了一群人,此刻见得混沌过来,哪怕就是一尺身躯,也惊得他们闪开,让开了足足六十来丈的宽阔大道,“恭迎”混沌雷犬通行。

    诸葛清明孔元庆等人都觉得惊异,眼见混沌如此“温和”,都想去扯动那雷绳,却被混沌呲牙咧嘴,惊吓地退让开来。

    最后人群中走出一位妙龄nv子,面Se温婉,眼光灵动,正是许久没露面的萧灵儿。她轻轻蹲下身子,笑呵呵道:“来,到灵儿姐姐这边来!”

    混沌愣了愣,随后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居然真的走到萧灵儿身边,任由对方抱起。

    萧灵儿纤手抚摸着混沌长mao,抬头远望,冲着高空看去,叶飞却是已经和灵法言战在了一起。

    “叶飞小贼,你来我大乾,兴风作L,欺辱良商,残杀忠良,如今更是设立洪荒祭坛,招来天灾地祸,谋杀本将领地数千万子民,本将今日若还不杀你,誓不为人!”

    灵法言高喝一声,风云卷荡,被数百里九龙府城,数亿人听闻。他是故意为之,要占一个声名。

    “不知死活!拿命来!”

    叶飞也不废话,万兽龙拳赫然挥卷而出,成千上万道拳影自他T内千百般X窍涌出,比之当日镇压叶天傲,强了何止十倍?

    “筑神境中期?”

    灵法言微微一愣,惊诧无比。叶飞如此年轻,才不过堪堪弱冠之年,居然就有这等本事。他当年有这般修为,还是在三十年前,那时他已经五十来岁了。

    一G嫉妒感和威胁感,陡然生起。叶飞今日必须死,否则如此强敌,再成长下去,他灵法言就再没有机会镇压了。

    “血煞魔掌!”

    筑神境后期修为陡然爆发,灵法言不愧是经历过深渊魔域历练的强悍人物,这一出手,便是极致手段。

    他周身血甲氤氲,自行散开,化为百来丈血雾。血雾流转,有一道道掌影在血雾内凝出。

    “啪啪砰砰”

    万兽龙拳轰入血雾,血雾内同时有血掌凝出,以掌对拳,以柔克刚!

    万兽龙拳以汹涌澎湃,浩瀚拳意,如渊海般的博大磅礴著称。但这般磅礴,对上灵法言的血煞魔掌,却是陷入了僵持。

    叶飞有些惊异,这灵法言的确不简单。以他此刻的修为,施展万兽龙拳,哪怕就是雷犼巅峰之时,恐怕也难以抵挡其锋,得退避一二。

    “将军,我等来助你!”

    就在此时,远处城门外,一道道身影激S而来,却是灵法言的亲卫,终于赶了过来。

    “汪汪!”

    这时,混沌传来一声叫喊,声音内隐隐有些兴奋,似乎在征求叶飞,也要加入战斗。

    叶飞目光一凝,看着萧灵儿抱着混沌,目光温婉的看着自己,笑靥如花,灵动依旧。他轻轻点了点头,没想到大半年不见的萧灵儿,此番终于露面。

    “此战我一人足矣,你等观战便可。若是有心怀鬼胎之人,妄图攻入我龙宝货栈,不计代价,格杀勿论!”

    他一声长喝,叮嘱众人。龙宝商团决不能参战,那样会引来团战,这里所有人都会成为敌人。

    那时候,无论他拿出多少证据,都无济于事。整个大乾都会追杀他,遂了原始教派的J计也就算了,他半年来的谋划若也失败,那损失可就大了。

    “叶飞,你倒是够好头领,宁愿一人送死,也不愿下属损失,灵某佩F佩F!”

    血雾海内,接了成千上万记轰拳的灵法言浮现身形,一脸嘲弄。他这是在蓄意挑事,叶飞如此沉稳,便是往日他找不到借口拿捏龙宝商团的原因。

    “灵法言,该说佩F的是我!”

    万兽龙拳剩余威势收敛,叶飞凝神一笑,“你心怀鬼胎,这次前往炎火城,只敢带自己亲随,九龙府军都不敢调用,就是害怕自己和魔道教派勾搭的事情暴露吧!”

    灵法言的血甲亲兵已经赶了过来,将叶飞团团围住。听了这般话,都是恼羞成怒,蓄势待发。

    “哼!本将若是动用九龙府军,你的这一G同党,随时都可能逃走。”灵法言眉头一叱,却早就想好了理由,“况且普通士卒踏入炎火城疆域,也受不得严寒,还会被你麾下四凶吞噬,助涨你的气焰。”

    这话还真有点道理,不单单数十万九龙府军坚信不疑,连那三司不少大人物,也是连连点头。

    “原本准备弹劾灵法言,救灾不力。现在看来,他倒是老成持重,是个人物。”

    “炎火城之祸,根就在灾厄祭坛,洪荒四凶身上。这叶飞基本就是幕后主谋,灵将军这七日,倒是受累了。”

    听着四面人的言语,叶飞不怒反笑,“好好好!论起下三滥的手段,你灵法言的确胜过我叶飞万分。不过真刀实枪,论起战力,十个你也不是我对手!”

    十个灵法言加在一起,恐怕锻灵境以下,无敌。叶飞手段的确厉害,但也没这般大能耐。他这是狂言,自然不是猖狂,却是在刺激灵法言。

    “小贼,找死!天罗地,血煞魔阵,给我困死他!”

    灵法言一声长喝,那上百亲兵,血枪挥刺,一半对天,一半指地。刺天者血枪成牢,破敌者血枪成障。

    一个瞬间,叶飞身周便凝成了天罗地。封禁地四周密不透风,他乍看一眼,却觉得威然无比,竟然生出一丝脱逃不得的惊慌之感。

    半日前,这般阵势也有过施展,用以困伏混沌,不过轻而易举,却是被混沌突破。连灵法言在内,都拿捏不得混沌半分。

    “哼哼!早上半日,叶某或许真的要费尽所有手段,也没有把握掏出这困敌之阵,只是可惜!”

    叶飞冷冷一笑,一脸不屑于傲然,目光一瞥,不经意看向了萧灵儿怀里的混沌。

    “该死!你休想!”

    灵法言却是聪明,响起了半日前混沌破开天罗地的手段。叶飞只要招来混沌,他的这般阵势,便失去作用,说不得还会为叶飞所趁,斩杀他数十年积攒的亲卫。

    “九龙府军何在,将龙宝货栈给我围死。任何人敢出来,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刀枪棍B,甲胄锵锵,数十万九龙府城凝成军阵,一G肃杀之意,直冲苍穹。间隔J千丈,龙宝货栈内外,却是有空间隔绝之感,已然被封禁起来。

    龙宝货栈内诸人,皆是面Se大变。萧灵儿一脸担心,紧张不已,不自禁揉弄着混沌雷犬的力量大了些,扯得这家伙龇牙咧嘴,但却紧紧忍着,并没有发狂的意思。

    “灵法言,狐假虎威,你也只能用这等无赖的手段了!”

    叶飞淡淡一笑,灵法言自以为聪明,却是正中他下怀。如今局势还未失控,灵法言下令看管住龙宝货栈,却是免得被有心人暗中破坏,兴风作L。

    “你这阵法,破烂不堪,我叶飞随手就能破去!”

    他傲然一笑,全身一震,双臂一个挥动,周身劲力,BB而发,封禁的空间震荡出一道道涟漪,“归元一气!”

    帝气真元,涌荡全身,以无比奥妙,难以理解的方式,一瞬间转化为澎湃的帝气神元,涌入泥丸神宫。

    属于武帝强者的R身劲力,在他身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强大的精神威压,横贯虚空。

    “天罗地?可笑之极!”

    他朗喝一喝,泥丸宫内神元之力又如溃堤的江流,疯狂涌荡,充斥在身周每一处。

    这里被灵法言亲卫以阵法封禁,但此刻,这封闭的空间,却是入一只注入空气的P球,缓缓涨大。

    帝气神元涌动,直接穿过封禁壁障,镇压在血甲亲卫心头。

    “当当当”

    指天血枪,再也拿不住,砰砰乱转,激荡出金铁J鸣之声。

    破敌血枪,也是“嗤嗤”乱刺,劲力破入下方大地,百十丈裂痕,蜿蜒曲折,有的地方甚至直地陷,有屋舍轰然倒塌,坠入地洞,化为废墟。

    “这不可能!”

    灵法言神Se大变,他的百余亲卫,有数人是帝境强者,剩余基本都是炼气境后期乃至巅峰,伪帝层次有二三十人。

    往时往日,他靠着这阵法,困杀过不知多少强敌,甚至还有三位魔族筑神境后期强者。叶飞不过才区区中期武帝,如何能破开此阵?

    “哼!少见多怪,看来你勾结的魔道妖人,并未完整告诉你,我叶飞的真正实力。这倒也正常,你们狼狈为J,本就各怀鬼胎,他们巴不得你灵法言实在我手里。九龙领没了领主,炎火城的悲剧,才能放诸这广阔天地!”

    叶飞冷哼一声,以冥冥威言,直接洞穿入灵法言脑海。他这话半真半假,半虚半实,为的是破去灵法言心防。

    他双手一击挥拍,“咔擦”一声,四周天罗地之阵,直接撕裂。那百余位血甲卫士,个个踉跄后退,喉头鲜血狂喷不止,已然重伤,再无争斗之力。

    “灵法言,轮到你了!”

    此等关头,灵法言心神恍惚,诧异拿命,叶飞却是抓住机会,飞身而起,澎湃精神力,直接碾压过去。

    “该死!小贼,你休想!”

    事到临头,灵法言回过神来。他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将领,于千钧一发之际,心神收敛,万物不侵。

    “言出法随,血煞之击。以我言灵,咒杀此人!”

    这四句咒言,每说一句,灵法言便狂喷一口鲜血,他的修为境界,也从筑神境后期,狂降一阶。四句咒言落下,他一身气势,却是没落到炼气境后期,生生跌落一个大境界。

    “言灵咒术?”叶飞微微一怔,没想到这等关头,身为武帝的灵法言,施展出来的却是术道中最为诡异的言咒秘术。

    此咒玄奇无比,只要施展而出,境界之下,无论有何等了不得实力,越阶杀敌,以一当十,都全不顶用,必然会被镇杀。

    “这是必杀之术,的确了得!”他禁不住感叹,然后大笑,“只可惜,我的精神修为,也是筑神境后期啊!”

    他言语一落,所有精神力全都激发出来,精神风暴碾压虚空,二人身周数百丈,化为一P空虚之地。

    四句咒言,四口鲜血,四个境界化作的四道血箭,四G杀机,却是在这G精神风暴下,直接粉碎。

    “噗——”

    灵法言仰天吐血,脸SeJ若透明,身形坠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