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65章 难道不应该

    龙凤一直被叶飞囚禁在深渊巨舰,虽然是她故意而为,甚至游魂附T在柳若舞身上。不过,她应该没有能力向外面传递消息。

    要不然,叶飞此刻也不是这般状况。深渊巨舰内的秘密,哪怕传出一丝,也会引来无数风雨,S乱整个东玄域乃至天玄界。

    那么龙凤对叶飞的威胁,只能用那跨界通商口岸来解释了。

    “你们飞龙城投靠的势力,占有了龙冢遗藏的入口。而大乾大秦和泗水三朝,却是共同拥有了出口。如今这座跨界通商口岸,可是唯一一处从那出口直达天玄界的两界通道。飞龙城的人想回来,从这里最是方便!”

    叶飞面露恍然,想到飞龙城那里,却是前仇旧怨,全都浮上心头。飞龙城势力,是龙象王朝动乱覆灭的真正元凶,追随他的人,都暗暗记着这般仇恨。他也曾允诺,有朝一日,要讨回公道。

    此外,带走秋香的那人,和飞龙城也极为熟络。根据叶飞后来的了解,似乎飞龙城主事的龙武,对那“百花公子”,极为恭敬。

    “飞龙城投靠的势力,应该是万界商盟,而秋香此刻也应该在万界商盟的人手中。”

    他心里暗道,又看向龙凤,冷冷道:“你可曾听过幻金商盟?”

    龙凤微微一愣,直接撇过头来,根本不回答叶飞的问题。从她脸Se上,倒也看不出什么。

    “你不说我也知道,幻金商盟出售的飞天载人魔像,便是你飞龙城当日围攻我的魔方傀儡复制品。你们之间,必有媾和之事。”

    叶飞冷哼一声,尽管龙凤并未有任何J代,但他已经洞察了一丝先机。

    “叶飞,你死定了,外面的事我知道。幻金商盟的背景超乎你想象,你敢抢掠他们,不久就会大祸临头,根本不需要我飞龙城出手。”

    龙凤叱喝一声,一张俏脸尽是寒霜。她这些日子也通过其他人了解了外面的情况,对于叶飞最近所作所为,很是清楚。

    “是嘛?”

    叶飞眉mao一挑,弹指一挥,两道帝气劲力点S而出,龙凤娇弱身躯,噗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

    “姓叶的,你G嘛?”

    龙凤面Se一变,仰着雪白的脖颈,一脸高贵和不容亵渎,挣扎着就要爬起,叶飞的鳞爪已然伸了过来。

    “呜呜——”

    她檀口直接被撑开,那鳞爪伸进了她喉咙中。她下意识的就要呕吐,但根本做不到。那鳞爪充斥在她嘴里,她连呼吸都异常困难。

    满脸晕红,呜呜乱叫。整个就一惊慌之鸟,哪里还像那个只身赴险,潜伏深渊巨舰的龙象九公主。

    “你飞龙城在我身上暗动手脚,潜伏血龙,伺机而动。我也送你点东西,今后你有的享受了。”

    叶飞厉喝一声,左手一个挥动,一击手刀,将那鳞爪斩断。他异化的手臂,光霞一闪,恢复如初。

    而那半截鳞爪,却是钻入龙凤嘴里,和当日叶飞困住她的手段,一般无二。

    “咳咳……”

    她趴伏在地,G咳不止,同时嘴里大口喘气,双手伏地,微微抬首,满脸惊恐地看着叶飞,“你又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今日听了你的威胁,我有些担心。上次给你的束缚,太过简单。这回又加了一点料,等会儿你便会明白了!”

    叶飞看了看自己恢复正常的手臂,淡淡一笑。上次鳞爪化乌蛇,那实际上是真犼之力。一定距离内,叶飞随时都可以感知,甚至调用,用来束缚钳制龙凤。

    不过如今想到飞龙城随时都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点束缚就不大保险了。刚才的鳞爪,却是又多了一丝灵X。这点灵X,会掠夺龙凤的真元精血,自行成长。

    “啊——”

    龙凤一声凄厉大叫,双手抱腹,满地打滚。她凄惨的声音,听得人全身发寒。柔弱的身躯在地下滚动,“咚咚咚”,不是头颅敲击到地面,俏丽的额头,尽是血水。

    “神兽真犼,猎龙吞脑。你如今T会的,只是开始。等你哪天受不住了,让人传话给我,我再和你好好谈谈!”

    叶飞微然一笑,转身离开,留了句话,“常先生,等真犼凶灵发作完了,送她回牢房!”

    九龙府城,叶飞曾经养伤的那处山坡符塔当中。

    李瑞来回踱着步子,一脸急躁。不时挥动着拳头,很是气愤。

    似乎克制了许久,他还是忍不住,喝道:“叶飞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抬举。我给足了他面子,他却给脸不要脸,他到底想G嘛?”

    雷犼的事,由他出面,是最好的解决之策。但半个月前叶飞的拒绝,却是让他措不及防,直到现在,仍然怒气难消,耿耿于怀。

    “殿下,叶飞本就不好对付。想要他为你效命,被登上大乾龙座还难,这是我们早就说过的事情。”

    墨离淡淡一言,劝告李瑞稍安勿躁。

    “但这事不一样,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抓不住。如今父皇那里,却又有了决意。三司会审,军部、刑部和商部联合派人过来,我看他还如何猖狂。”

    面Se温润的李瑞发起火来,分外吓人,眉头青筋暴跳,满脸厉Se。

    “这事也是好事,也避免让人说闲话。姓叶的毕竟是外面的人,你若是和他走得太近,恐怕朝中会有人非议。你如今刚刚恢复身份,这般麻烦还是少沾惹为好。”

    墨离很是冷静,看事情非常透彻。

    “但姓叶的秘密重重,他的产业势力,甚至超过我那些兄弟。若是有了他,我便有了和他们争夺大宝的底气。那可是深渊巨舰,我甚至可以凭它远赴深渊,击杀魔头,为国立功。”

    李瑞一脸灼热,哪怕就是现在,他还想着占有深渊巨舰,这可和他当着叶飞面说的话完全不一样。

    “皇都这一个月的风C背后的势力,都是这般想的。但是谁也没能耐拿下,也不允许其他人拿下。殿下,我觉得我们该换换思路了。姓叶的小子得B上一B,否则他不可能为你所用的。”

    墨离此言一落,李瑞面Se渐渐深沉。

    既然叶飞不识相,一方势力又吞不下这块肥R,那自然只能和旁人合作了。

    李瑞这里是这般,旁人那里,又何尝不是这样。

    以玄无夜为代表的天地玄门,和灵法言早就沆瀣一气。他们甚至商量许久,连日后拿下叶飞如何分利,都思量清楚了。

    神火圣殿这里,联合了巫戎部落的大长老。眼下却也不急着对叶飞动手,而是打起了远道而来的苍玄神庙祭司。

    叶氏宗族这里,更是多处下宝。叶山火示好,固然是笼络之举。但叶红莲等等和圣武殿堂牵扯之人,也不能说就不是他们的选择。

    如此这般,还有许多。

    作为当事人,叶飞虽未洞察,但也能料到这些,他却是不在乎的。

    龙Y道馆,传承武塔内,他随着那些试炼“学徒”,也一起修炼。旁人是熬炼真元,历幻境修行,领悟武道真义。

    他却借着这帮人幻境内磨炼感悟,修炼万兽龙T。

    万兽龙气,千变万化。他洞察整个传承武塔,将各处领悟的传承武义,通识领悟。更是不时模仿,用玄冥观想圣法来推衍诸般武道传承之后的精妙和发展。

    他时而腾渊化龙,时而坐地为虎。一拳轰出去,有时是灵猴戏耍,有时是蛮兽出洞。脚下一迈,便是灵鹤西飞,一鸣千里。身子一展,却又腾空纵跃,其势如山。

    这是龙Y道馆对外招收的第一批学徒,他们在刻苦修炼,叶飞也同时进行。前者给后者以启迪,而后者,却是在这等启迪上,探索精进,精妙绝L。

    每一日,二百位试炼学徒,都进步神速。以此为基础的叶飞,那就更加厉害了得,领悟非凡。

    叶飞是这般,指望着传承武塔也有所收获的乌白,却是苦巴着个脸。每次看到叶飞,都是一脸嫉妒郁闷。

    他如今虽然是百年来最好的状态,但说来还是废人。只能借助龙阵加持,驱使旁人出力。

    此番的他,既没有真元,精神力就更别想了。叶飞有帝气神元笼罩传承武塔每一处,他却只能在一层大厅内听旁人嘶嚎。

    或是厉啸,或是威言,诸般种种,都只是镜花水月,于他根本没什么用处。

    “呼——”

    大厅中央,叶飞深吸了口气,缓缓张开眼睛。尽管周身尽是汗水,有些疲累,但一脸满足。

    “今天怎么样?有收获嘛?”

    他看向角落Y影中的乌白,随口而问。

    “还能怎么样!没有龙阵,我就是废物。你当时说得好听,这传承武塔你我二人共享。但事实上,只有你用得着,白费我那么多功夫。”

    乌白唉声叹气,说到最后,更是有些埋怨。这武塔很多细节,都是他设计的。耗费了他无数心血,但到头来,却没有半分好处。

    眼看着叶飞一天天强大,他能不急嘛!J句埋怨之言,已经算是很有修养了。

    “你的问题,我们不是研究过了嘛!龙阵之力毕竟是旁人的,不是解决之道。”

    叶飞神Se有些尴尬,顾左右而言他。乌白的焦急,他自然是明白,但此刻真不知如何安W。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在神火圣殿,我发现了一件宝物,幻境威能很是了得,能够破除执念,消除心障。”

    “我觉得你的问题,更多不再身T上,而在心理上。若是有这件宝物,或许……”

    他仰首沉思,想起了某些不好与人言说之事。神思闪动,却是一瞬间跑得没边。

    “你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把那宝物带回来,现在废话啰嗦,有何意义?”

    乌白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当即指责叶飞,“你和圣武殿堂那么大的仇恨,夺一件敌人的宝物,帮一下你的朋友,难道不应该嘛?”

    这是道德上的指责,还是歇斯底里,无理取闹的那种。

    “是,是,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