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86章 入局大乾

    叶飞和赵裕商谈完毕,却是再不多待,留了三日时间各自准备,再行J易。

    “城主大人,这叶飞和传言倒是不大一样,应该不是个狡诈之人。”铁衣目光闪动,想起了这些日子得来的密报,和他对叶飞的感觉,那是半点也不一样。

    “他无根无凭,却能独占那般机缘,旁人所妒,有何传言都很正常!”赵裕一脸平静,淡淡开口,叶飞的名声他是根本不在意的。如今看来,前方传来的密报,显然大大不实。

    “只是我有些奇怪,我那般狮子大开口,他却连半个眉头都不皱,尽数应承了下来。这可是坐地起价,趁火打劫之举。以他周旋于东玄域十数个王朝的手段,为何一声不吭?”

    他满脸疑云,身旁的人听了这般话,也是眉头紧皱,苦思冥想。

    “或许是他最后离开龙冢遗藏时,收获太多。乃至我们的要求,根本不放在他心上了。”

    游洪川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其他人搞不分明,也只能作罢。

    一个时辰后,叶飞回到深渊巨舰,有关这次谈判的细节,却在李玄感和张激灵的描述当中,为诸葛清明等高层所知晓。于此同时,赵裕等人的猜度惊疑,也是让他们说所不解。

    “臭小子,你现在倒是财大气粗。平白无故多出九倍灵Y,你往日的精明狡诈,哪里去了?”

    陆瑶叉着腰,对于叶飞如此败家的举动,分外埋怨。

    其他人听了此话,也是得了话头,纷纷对着叶飞追问。

    “飞少,库内的资源虽然丰厚,但我们这里消耗也很是巨大。考虑龙社龙营等所有年轻人修为精进的速度,最多三五年,库内的修炼资源就会耗竭一空。”

    “是啊!若是再考虑乌白先生的谋划,诸般阵法的布置,以及各等术炼产品的研究,时间还要大大减半。”

    诸葛清明等人一脸担心,这是在未雨绸缪。

    说来是打劫了东玄域十数个王朝的机缘,各等玄Y珍宝,的确不少。但是如今深渊巨舰内白白供养着大J千人,且都不是庸才,那等消耗,实在可怖。

    听着周遭人担心惊疑之言,叶飞却是含笑静听,待得四周人言语完毕,他才淡淡开口,“我出去前,也是这般想得,但是见到那位赤粟堡主之后,却是改了主意。”

    众人一听此言,皆是一愣。叶飞无端改了主意,那自是另有谋划。

    “张激灵,李玄感,你二人和大家说说,对那赤粟堡主赵裕,是何等看法?”

    叶飞看向张激灵二人,却是说了这般似乎没头没脑的问题。

    “这赵裕不简单,也就三十来岁,但赤粟堡在他统领下,却是蒸蒸日上。三年前我曾特意派人调查过他,他担任赤粟堡主十年,这里的赤粟产量却是提升了十倍,供养大半个九龙领不说,更是我大乾军方精锐军团的精粮来源之一。”

    “我对他没什么了解,但看他身旁随行的J人,却是厉害异常。两位帝境高手随行左右,甘当扈佣,足以见得他的恐怖。”

    二人从不同角度,对于赵裕都非常推崇。

    “你二人啊!看问题如此肤浅,真让我有些失望!”

    叶飞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旋即正Se道:“他这般人物,曲曲三十年岁,却是两鬓白发,不看他面容,还以为是个垂髫老者。”

    “但他气血充盈,修为已至炼气境深处。正常人恐怕活到百来岁,也能保持年轻。而他却是显露老态,这是为何?”

    面对着这般问题,周遭人都是不明不白。这赵裕大家都不认识,哪里知道对方身T出了什么问题。

    “当是日夜C劳,夜以继日的烦心俗事所致。这人应该志不在修行,而在其他地方。联想到这赤粟堡十年变化,这位赤粟堡主,倒当真是怜悯黎民百姓之苦。”

    叶飞神Se微微有些亢奋,神情激动,说起这般话,眼眸内一P精光。

    他和赵裕只有一面之缘,但却看出了对方大才。这可不是修行之才可比,而是经世济民,天道之大才。

    “原来你是起了ai才之心,我还以为你小子转了心X。”

    乌白最先明白过来,他和叶飞都曾屹立巅峰,自是明白对方所想,“你分润些玄Y,虽对他有些帮助,但恐怕根本改变不了他真正的问题。此人殚精竭虑,夜不能寐,显然是这P地域黎民苍生的大困境,却不是玄Y灵宝可以解决的。”

    “确是如此,所以我才会说,临时改了主意。”

    叶飞淡淡一笑,却让四周人更加好奇。

    “你可还记得,百年前乱域海的灭魔之旅?”

    他这话是对乌白所言,声音一落,对方立时面Se一滞,立时回想起了往事。

    “乱域海可是一处混乱界面,当时为天魔老人掌控。这老魔擅长控心之术,祸乱了不知道多少武宗武祖听他号令。若不是水连清的净莲道心破去了天魔老人的五极天玄大法,恐怕我们也没有今日了。”

    乌白言语低沉,想起这般事情来,都有些后怕。

    “五极天玄变乃不世神功,哪怕略有小成,改朝换代,变革一域,也是稀疏寻常,信手拈来。”

    叶飞此言一落,在场人一阵愕然。乌白的回首往事,已然让大家莫名其妙。此番叶飞的惊人之言,却更是难以理解。

    “你会五极天玄变?这不可能吧!”

    乌白也被叶飞言语所惊,尽管叶飞也参与了百年前的灭魔之旅,甚至还是主力。但是有关天魔老人的传承,却是根本没有下落。

    “五极天玄变的奥妙,从来都不在功法玄奇上。真正厉害之处,却是人心。”

    叶飞摇了摇头,目光中精芒一闪,傲然一笑,“天地间诸般事物,无论是翱翔九天,穿梭界面的太昊金龙,还是臭水塘最不起眼的蜉蝣微物。只要五极,就可横跨其间山海般差距。”

    “你与我的种种经历,足以佐证一切。街边游乞,王朝主宰,五极之差,就可改天换地,动摇根本!”

    叶飞这般话说得古怪,旁人根本理解不得。不过乌白这里,却是眼神放光,明明白白。

    “你要入局大乾,助这赤粟堡主,一展宏图!”

    话到这里,周遭才有人面露恍然,半猜半想,总算是明白了叶飞的谋划。

    “赤粟堡主是个了不起的人,若是飞少助他,我想他十数年苦思冥想的苍生黎明之策,定然可以实现。”

    张激灵一脸兴奋,赤粟堡地域的黎民苍生,虽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他却是打心里的高兴。

    若是龙象王朝能有这等人物,他们也就不必受苦三年,流离失所。

    这般想法,周遭不少人都认同。于是连连点头,畅意开怀。

    然而李玄感却是满脸Y沉,叶飞分明是要在大乾搅风搅雨。绕了个大弯子,说得冠冕堂皇,实在是可恶至极。

    “这事绝对不行,你不是说来我大乾只为救人,如今怎么出尔反尔?”

    他怒视着叶飞,内心的那G不甘和怨气,又是浮了上来。

    “你的大乾?”叶飞一阵冷笑,“我没听错吧!难道这百万里疆域的雄主,已然传下国诏,待他百年之后,将那大宝之位传于你?”

    此话一落,李玄感满脸涨红。他虽贵为大乾皇子,但这P地域,哪里是他做得了主的。

    “你好好想想吧?五极天玄变非常复杂,我也不善控制人心。赤粟堡主赵裕只是其中一极,你若是愿意,我选你做下一极!”

    叶飞撂下这般话,挥退众人,却是各自准备,为三日后的J易筹谋去了。

    李玄感的反对之言,自然是没任何用处。叶飞决定支持赵裕,被近乎所有高层认同。若是广而告之,拥护者更多。

    自修行者市场内招揽的人,乃是真正的苍生黎民,对于赵裕这般人物,天生便有好感。如果没有之前签订的雇佣契约,说不得立马就要舍弃叶飞,要去追随那位赤粟堡主了。

    深渊巨舰内如火如荼,除了打开库房,点数J易资源外。旁人却也没闲着,不再如往日苦修,而是三五成群,热火朝天的议论。

    “飞少决定入局大乾,我等也要做好准备,恐怕不久就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

    “这一段时日修炼,我等都是进步神速,早就想一展拳脚。只是我们这里隐秘太多,却不能所以离开,否则牛统领早就申请带我们出去,历练一番了。”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在一众人期待当中,深渊巨舰潜隐到了赤粟堡一千里外的一处山谷,赵裕带着人,却是已经等了许久了。

    “赵堡主,不知那东西带来了没有?”

    一道朗声响起,深渊巨舰缓缓浮于虚空,叶飞凝立其上,满面笑容。

    山谷内,赵裕麾属数百人,甲胄森然,押解着一架百丈飞天战车。战车上阵法密集,却是紧紧禁锢着其内挥散的天地元气。但这也远远不够,还是浓稠元雾飘荡开来,和四周山岚雾气混杂在一起。

    “东西就在这里,你来自取就是!”

    赵裕挥了挥手,身后甲士C控着飞天战车,听在深渊巨舰下方,然后缓缓撤离。

    他倒是果决 ,叶飞要验货,他半句废话不说,也未曾提任何要求。

    “嗖嗖嗖!”

    深渊巨舰上,一道道帝气霞光轰鸣,裹卷着上百只储物箱子,轰落而下,最后稳稳地停在赵裕面前。

    双方这时才开始查验,自然都非常满意,各自收拢货物。

    “这次J易倒是顺利,我很满意。不知赵堡主有没有兴致,再谈一桩大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