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36章 风波不显

    乌白这话一落下,在场人皆是微微一呆,然后倒吸一口凉气,互相看了看,一脸不可思议。

    “巫戎部落图谋整个东玄域十来个王朝,胆大包天。但他们毕竟有比拟圣阵的手段,我们哪里有这等底气?”

    “不过老实说,若是真能从那十来个王朝手里攫取三年来收获的机缘,那么眼下困境,不攻自破!”

    “好处的确够大,但是我们根本没有胃口吞下啊!咱们如今拥有的实力,对付三两个帝境强者,或许没什么问题。但是也仅止于此了,别说十来个,就是三年前的龙象王朝,都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

    图谋东玄域王朝机缘,这般想法真的是胆大包天。尽管四周人隐隐意动,但是嘴里,却都是否定之言。

    听完众人的意见,叶飞轻哼了一声,众人皆是凝神望来,等他发表意见。

    “龙冢遗藏无穷广阔,恐怕这里的一些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我若是那十来个王朝的首领,恐怕会有将此地变作常驻之地的想法。这也是天乾、五行和飞龙三城成立的原因所在。”

    叶飞微微一顿,众人露出一丝恍然之感。

    这般话很有道理,龙冢遗藏并不是秘境,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看似一P死地,但是潜藏着惊人的机缘。所有势力都会动心,都想要常来常往,这就和万妖谷的妖族想要回来一般。

    “不过三年过去了,没有找到离开的出路。听说天乾和外面联系上了,但是距离洞开虚空,找到出口,却还有些距离。眼下看起来不急,但是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想必你等这些日子,也有T会了吧!”

    叶飞这番话一落,众人微微有些凛然。然后鲁行彪G咳了两声,首先开口道:

    “我们沉寂三年,此番看起来似乎完全恢复。不过丹田气海内,却是缠卷了一丝煞气。这是这番天地的死意所化,根本驱除不尽。眼下还不打紧,但若时日一久,恐怕此生修行,也就到头了,再不会有半分精进。”

    武者修行,元气的积累,是很重要的事情。最忌讳的一点,就是元气驳杂。

    武道九重天,简单说来,便是元气的累聚和提纯的过程。驱散不尽的煞气,显然是一大修行难题。在很多其他秘地险地也有,到了一定程度,基本就不可逆转了!

    “我这三年之所以没有半分精进,也是觉察了这一点,精神力也受到此地煞意侵蚀,驳杂不纯。所以精神修为还止步在开元境层次,要不然,早就可以尝试凝炼规则之意,冲击帝境了!”

    柳若舞也开口了,显然她这三年,也有隐患。这龙冢遗藏莫名煞意,在武道符道上,都有影响。

    这般问题,一提出来,众人神Se皆是有些黯淡。眼下看起来似乎还不打紧,但时时都有威胁。很可能不经意间,就彻底失去进阶的可能,甚至更加糟糕,化作废人。

    “你们遇到的问题,东玄域十来个王朝所有人也有。而且必定有不少人,更加紧迫,着急离开这里。”

    叶飞点了点头,然后一声沉喝,一下子点醒了所有人:“他们就是我们的突破口,从他们搜刮出来的修炼资源,足以解除当下燃眉之急!”

    东玄域十来个王朝,叶飞打不了主意。但是其中挑出一些人,却是可以。而且这帮人,实际上数量不少。

    甚至就是那些踏入此地的帝境强者,也未必会阻止。他们修为高深,能抵挡煞意很久,但是他们的后辈却不行。

    若是能尽早离开,也能消除隐患,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三日后,一条消息不胫而走,传荡于天乾飞龙和五行三城。

    “叶飞出现了,带着龙骨印玺,那件龙冢遗藏的钥匙,似乎已经寻到了离开之法。”

    “听说,他还有意顺带一些人离开,只要愿意付出一些报酬,就可搭上顺风车,离开此地,回到苍玄古界!”

    这般消息在三城酒楼茶馆,诸般洞府秘地内流传。

    J乎所有势力都开始召集自己的队伍,商讨对策。有激烈的应对之策,甚至想截杀叶飞,夺得龙骨印玺。

    当然也有保守的,觉得先行送小辈离开,才是正途。龙冢遗藏既然是一处世界,肯定可以寻到离开的方法,炼气境高深强者乃至帝境高人,大可以等待一段时间。

    关键十数个王朝,都想要在这里建立往来通道,让留守在各自王朝驻地的其他人,也有机会入此界试炼。

    这并不是贪得无厌,这是所有传承久远的势力,自然而然生出的想法。

    实际上,哪怕就是一些不起眼的秘境,很多势力都想要建立往来通道。

    毕竟东玄域资源有限,珍贵资源更是稀少。如这龙冢遗藏,若是常来常往,整个东玄域的修行盛世,恐怕就此洞开。

    激烈的策略J乎被所有人势力否决,保守之策,直接占据上风。

    天乾城最是聪明,当先就拿出了策略,公开喊话,说所有打叶飞主意的人,都是天乾城的敌人。还说,请叶飞入天乾城,要保护他安全。

    这般消息如一阵旋风,在半日后席卷五行和飞龙城。这两大联合势力,立时亡羊补牢,直接贴出布告,愿意拿出各等资源支持叶飞,只要求他将那出口建在他们的城池。

    这下倒好,本应该被三城喊打喊杀的人,此番却沉了三城的“贵宾”,受到三城保护。

    这意味着,东玄域踏入此界的十来个王朝势力,都不会公然对叶飞出手了。

    飞龙城一座酒楼内,巫云巫启两人在听闻了这般消息后,气急败坏。叶飞此番的做法,分明便是他们巫戎部落图谋的简化版。

    倾一整个部落千年底蕴,最后全数败落,却是成全了叶飞。两兄弟气愤难言,无可奈何下,只能喝着闷酒。

    “该死!姓叶的小子当真狡诈,如今转眼间成了三城贵客,变成整个东玄域的香饽饽。我们的报F计划,恐怕失败了!”

    “飞龙城是龙象王朝十大势力建立的驻地,应该最恨叶飞才是。我们大半月奔行数万里,原先告知他们消息,但是现在看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简直可恨之极!”

    他二人当日侥幸逃脱,后来看了部落另一位主事人巫戎大祭司的密令之后,数万里奔袭。

    本想将叶飞的消息举报给飞龙城,但是眼下飞龙城拉拢叶飞的布告都出来了。若是再凑上前去,恐怕直接会被镇压,当众击杀,隔空给叶飞示好。

    这等蠢事,他们可G不出来,所以如今只能喝着闷酒,已然有些沉沉醉意。

    就在此时,酒楼一角赫然有一位玉面公子起身,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捂着凤鸾折扇,飘飘走来。

    这公子微微躬身,对着巫云二人笑道:“听二位言语,似乎和叶飞颇有过节,看起来最近才见过。龙九不才,和那叶飞也不对付,不知能否告知详细信息?”

    言语温润,甚至有一丝柔情。但是听在醉酒的巫云二人耳里,却是身形一震,醉意一瞬间消散,齐齐起身,惊喝道:

    “你是什么人?我兄弟二人的事情,关你何事?”

    龙九淡淡一笑,挥了挥手中酒壶,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好酒,想和二位道友J个朋友!”

    他态度很好,但是巫云巫启二人可不是如此好忽悠的。族中大变,大祭司暗中密令,牵扯甚大,他们可不会相信任何人。

    巫云微微低眉,扫了扫龙九周身,嗅了嗅鼻子,喝道:“nv人?连真身都不敢和我兄弟相见,也好意思说J朋友。恕不奉陪,我兄弟二人还有要事!”

    话音一落,巫云巫启齐齐转身,龙行虎步,钻出了酒楼,飞快淹没在城内街巷中。

    龙九看着二人离开,神Se有一G愠怒,原本看似Y刚的面容,却是渐渐任何,多了一丝贵气。

    “九M,何必生气。这二人这些天一直在散布叶飞的消息,但都是些模糊不清的东西,我们不必追究!”

    酒楼一处空桌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玉带H裳的青年。三十岁左右,面Se深沉,哪怕此番笑着说话,仍给人一种Y险之感。

    “龙九”微微转身,黛眉间怒意不见,喝道:“若不是你将父皇派来的人全都调走,我哪里需要如此辛苦,亲自来寻这两人,受这等怨气!”

    H裳青年缓缓起身,笑呵呵地走到“龙九”身边,揽着她的肩膀,宠溺道:“好九M,我这些日子在忙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龙魁那J种招揽了不少人,听说连他师傅步千云都入了此界,我想趁此机会,斩C除根,这不才调走你的人手,你可得T谅为兄啊!”

    叶飞若是在这里,定然会知晓这二人身份。H裳青年乃是龙象皇室的太子,而这“龙九”,自然便是那位龙象九公主了。

    “我不管!斩龙九卫是父皇给我的,我现在要用他们。至于你和龙魁那J种的恩怨,你自己去处理。”

    九公主挣开H裳青年的,恶狠狠说了一句,然后气鼓鼓地踏步离开。

    H裳青年看着九公主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有些无可奈何:“小凤儿小凤儿,你怎么如此调P。没了斩龙九卫,看来为兄只能亲自出马了。”

    “极西十万里坠龙谷,龙魁你胆子倒是不小,潜伏在我眼P子底下。这回我要将你所有势力,彻底围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