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62章 鹬蚌相争

    虚空堡垒内是一P热闹景象,在虚空堡垒之外,却是同样火热。

    那些原本只是尾随虚空堡垒而来的诸般势力,不知怎么回事,居然齐齐现身。

    围绕着虚空堡垒的千丈空间,赫然悬浮着近百架符文战车。

    远处天边,还有玄光闪现,顿默在山林中P刻功夫,便不知出于何等缘故,钻了出来,直接加入虚空堡垒周围的符文战车序列中!

    这些人基本上都来自妖蛮C原,各自虽然算不上秋毫无犯,但是都有默契,互不侵犯。

    龙象王朝这些日子诡变太多,很多人都看不清形势。龙象J大势力联手,放弃蛮苍山宗门道统,修炼资源,对自己人出手。

    早就使得不少人成为了惊弓之鸟,如此时刻,本不会有人愿意做出头鸟。

    观望形势,待得云开雾散,水落石出之时,才会有动作才是。

    妖蛮C原之前相对平静的氛围,就是如此。但是眼下,似乎因为虚空堡垒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

    上百架符文战车之上,居然有不少中年人,甚至还有白发灰髯的老人。

    数量委实不少,比这次跨界试炼开始之前约定的宗门守护者的数量,多了不知J倍。

    这些人皆是在沉Y低语,显然是在商讨着什么。言辞到了激烈处,却是有人飞离符文战车,前往其他势力所在,互相联络消息,甚至拉来旁人,与己方人相商。

    如此状态,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终于有人忍不住,驾驭着符文战车,到了梅书池和柳斋主面前,沉声喝道:

    “梅城主,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等来此,到底有何吩咐?”

    此人长得五大三粗,约莫三十来岁,满脸虬髯,着一身短袖P袍,看起来非常直爽。

    四周人见得如此,原本悄声议论之言,却是就此停了下来,齐齐盯着这里。

    还有不少人认出了这位P袍大汉,叫唤着“虬髯客,鲁行彪”等等模糊不清的言语。

    梅书池扫了扫四周,将众人议论之言听在眼里,然后略有些诧异地看了P袍大汉一眼,道:

    “你就是天罡城鲁家老三吧!三十来岁,居然已经进阶武尊,在你们这一辈,已然是了不得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们这些老头子如今还是我等仰望的存在,而更年轻的一辈,却是已经快赶上来了,我这点微末道行,不值一提!”

    鲁行彪话说得似乎很是谦虚,但是脸上自有一G傲然之气。而且眼眸之内,对于眼前的黑甲中年人,非常地忌惮。

    似乎是知晓他的心绪,有三辆符文战车钻了出来,成金银灰三Se,隐隐簇拥着鲁行彪。

    这般状态,比之梅书池这里,似乎还强上了一些。毕竟他如今麾下只剩两艘符文战车,单单器物对抗上,肯定是非常吃亏的。

    “天罡城,凡铁三舰,倒是比我麾下这些废物强了不止一筹!”

    梅书池略微扫了一眼,对于金银灰三艘符文战车,似乎分外满意。不过也就仅止于此了,他言语一落,脸Se便立时一冷,森然道:

    “你们和龙象宗门的联系,应该差不多都断了吧?刚刚J流的消息,可明晓了当下局势?若想再回龙象,或是挽救各自宗门祸事,此番可得听我吩咐才行!”

    这话可不是对鲁行彪一人,而是对在场所有人。上百艘符文战车面前,不知多少青年俊杰,还有老一辈武尊级长老护持。而梅书池熟视无睹,赫然以威言相B。

    当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试炼的主T,那些年轻一辈,反应最是激动。开口便是喝骂,言辞很是难听。

    周遭千丈范围内,不知有J百人发声。

    然而只有三两个呼吸的功夫,喝骂之言,皆停止了。他们各自的宗门长老,又或是同辈领袖,阻止了他们。

    梅书池只有一人,但是武帝强者,不容轻辱。一人确实不可能镇压在场所有人,但想要取哪人X命,灭那方势力,却是一点都不困难。

    帝极一气,镇压一切。别看刚才梅书池和叶飞这个小辈纠缠,但若没有虚空堡垒六阶禁阵,叶飞就是强上十倍百倍,也绝不是对手。

    当然,Y气之人也不是没有。不过出于某种考虑,却是根本没必要在这等时刻和筑神境强者作对!

    “听你吩咐可以,不过龙象那里,你得给一个让我等信F的解释。此外,还得告诉我们,到底如何配合你,才能安然回到龙象!”

    鲁行彪说话非常爽快直接,没有半分扭捏。这话听起来有些委曲求全的意思,但却是在场所有人关心的问题。

    “哼哼,不愧是中生代中的出类拔萃者,可有兴趣加入我万灵堂?”

    梅书池一脸赞赏的神情,但是如此邀请之言一落,四周符文战车上之人,皆是沸然,一脸惊骇。

    “他不是星野城城主嘛?什么时候投靠了万灵堂?”

    “哎呀呀!你们还不知道吧!就在我等踏入此界后不久,星野城伙同妙木斋的柳长老,便攻陷了妙木斋,一同宣称星野城周遭万里方圆,为万灵堂势力范围!”

    “还不至于此,和妙木斋事变一同发生,其他地方也接连出现变故。除了Y煞宗之外,龙象四宗之三都扩大了势力范围。同时,龙象王庭,也收拾了J大割据势力,连带着六大世家,势力都膨胀了一大截!”

    如此议论一出,哪怕就是消息再不如何灵通之人,也大概摸清楚龙象变故。

    “不错!如你等所知,龙象十个最大的势力一同联手,已然将所有中立势力分瓜殆尽。你等宗门,或许苟延残喘活了下来,但是实力损耗颇大。若是你们回不去的话,道统传承,数十年后就会彻底衰落,湮灭凡尘!”

    梅书池赫赫威言,再一次震骇所有人,甚至就是对方赞赏的鲁行彪,也是面容惊变。

    “废话少说,到底要我们做什么?”

    他冷着个脸,拼命镇压心绪,J乎就是吼出了这般言辞。

    “龙象十大势力之所以会合流,一切原因,皆在那里!”

    就在此时,梅书池铁手一挥,一下子指向了虚空堡垒。众人惊诧无言,他却是再次开口道:

    “龙冢遗藏即将现世,牵扯最深的,似乎是那个叫做叶飞的年轻人。但是实际上,却是在你等身上。”

    “凡是跨入此界试炼的年轻一辈,皆有资格进入龙冢遗藏,争夺龙象王朝数万年来最大的机缘鸿运!”

    “不过在此之前,你等得凝炼足够的鸿蒙气运。想要做道这般,就得攻破虚空堡垒,夺下鸿蒙玉书!”

    如此寥寥J言,在场人皆是听得惊诧难言,同时觉得古怪不已。听起来,似乎龙象变故,是因他等而起。

    但是在各自长辈的提点下,所有人皆是恍然过来。梅书池此般言语,应该另有目的。哪怕他们攻破了虚空堡垒,恐怕最后还是替别人做嫁衣。

    所谓的凝炼鸿蒙气运,动手的是他们,但是得享成果的,一定是来十大沆瀣一气的龙象势力。

    明晓至此,还有人愿意听从别人差遣嘛?

    “原来龙象变故的原因,却是在这里。好!我Y煞宗愿意听从你们的安排,这虚空堡垒,我等必会拿下!”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道山峦隐隐扭曲变形,旋即一些煞气盈身的黑衣人钻了出来。

    “Y无极,Y满天,居然是他俩!”

    有人认出了为首的两位青年,惊叫出声。龙象变故,同为龙象四宗之一的Y煞宗,居然不在那十大势力之中,显然也是受害者了。

    这等时刻,居然会出面,实在是出乎众人所料。

    在成千上万道复杂目光中,十来位武尊强者簇拥着Y无极Y满天两位小辈,走到了梅书池面前。

    “Y煞宗山门陷落,我龙象三宗未曾出手。某种程度上,我三宗并不抵触Y煞宗。只要你们能夺得尽量多的鸿蒙气运,并且可以入得龙冢遗藏,得到造化机缘,Y煞宗荣光可复!”

    梅书池话音一落,旋即自袖袍掏出三件器物。一枚白骨骷髅头,一卷锦绣书画,还有一块青绿晶石,赫然便是万灵堂君子堂和两生斋的信物!

    “这等事我们知晓。我Y煞宗大半武尊长老,都已潜入此界,这才是你们攻破我Y煞宗山门的原因!”

    Y无极目光深沉,居然直视着眼前的武帝强者,没有皱半分眉头。

    一旁的Y满天也是开口了,言语之内,隐然有一G煞气,对着梅书池而发。

    “我Y煞宗大长老Y隼如今已经晋升武帝,不日就会寻到这里。在他出现之前,虚空堡垒必须被攻破,我们会凝炼足够多的鸿蒙气运,隔空打开龙冢遗藏!”

    两位小辈,居然敢如此直视着自己,这让梅书池微微有些不舒F,不过他考虑到局势,却没说什么,挑了挑眉头,森冷道:

    “那废话少说,就以你等为首,开始吧!”

    此言一落,周遭上百艘符文战车,J十个颇有来历的势力,却是陷入了迟疑之中。拿不定主意,是否要为人所用!

    然而,以鲁行彪为首的天罡城势力,却是没多少犹豫,金银灰三艘符文战车,轰然运转,当先冲着虚空堡垒击去!

    如此举动一出,其他人也是反应过来。知晓如此局势,不得不为。暂时做人棋子,为人所用,日后才可谋得一方新天地!

    J个呼吸的功夫,轰隆隆巨响声战车,齐齐运转起来。

    玄妙威势B发,五阶禁阵施展而出。

    比之六阶禁阵,似乎是微不足道,然而上百个五阶禁阵加在一起,更有不知道多少龙象俊杰,武尊长老,抗衡六阶禁阵,根本没有多少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