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58章 狡诈莫过此子

    此言刚落,梅书池铁手便抓在了叶飞肩膀上。帝极一气,一瞬间漫卷而出,冲着叶飞周身镇压而去。

    帝气镇压之下,别说叶飞只有开元境势力。哪怕武道符道尽皆都提升一整个大境界,也绝不可能挣脱如此禁锢!

    这既是梅书池的自信,也是事实。

    梅书池散落在各处的手下,眼见于此,皆是难掩兴奋,只觉得非常解气。刚才的生死一线,相熟之人的命赴H泉的惊恐,尽皆消散!

    “太好了!这小子终于被拿下了!”

    “这小子似乎有些手段,秘密更是不小。梅长老不会当场击杀他,不过死罪可免,获罪难饶!”

    “那是自然!他不知死活,之前胆敢戏弄梅城主,这下子纵使不扒Pchou筋,至少 也得惩戒一番,先折磨个死去活来再说!”

    如此兴奋之言,在四周呼喝响起。有些人显然是被叶飞刚才的手段给惊吓住了,眼见对方落在梅书池手里,大声惊叫,希望对方废了叶飞,一了百了!

    “梅城主,赶快撤下阵法,我与你联手,攻入这六阶玄器之中!”

    另一边,柳斋主还在应付金属LC。叶飞此番明明已经受缚,但是不停拍打的金属LC,还是一L接着一L,翻卷而去。

    这三处动静,其实都只是在一瞬间发生。J乎就在梅书池拿下叶飞的一瞬间,其他人都是有了反应。

    毕竟是武帝强者,众人对他都很有信心。叶飞那点手段,根本未曾担心过!

    梅书池却是没有管其他人,J乎就在他铁手钳制叶飞肩膀,帝气镇压叶飞周身的一瞬间,便将目光飘转到了不远处的梅笙身上。

    破煞星矢飞刺虚空,速度明明快都不可思议。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是迟迟不能刺到梅笙身上。

    “看来此处空间还有些古怪,以破煞星矢破禁之能,居然还不能让空间回复正常!”

    他低Y一声,微微有些恍然。刚才他施展空间瞬移,也是不能到达正确方位。显然这里空间规则混乱,和寻常地域不大一样!

    此等时刻,他想得居然不是救下梅笙,而是琢磨这等事情。这让本就对自己父亲很有怨言的梅笙,更加的失望和死心!

    对方义无反顾擒拿叶飞,不管自己的死活。梅笙原本是要闭目等死的,可是那破煞星矢就在眼前,却是受空间混乱的困扰,根本到不得她身边。

    她轻轻摇了摇舌尖,一口腥甜落于口中,整个人才清醒过来。眼眸之内,说不出的森冷和恨意。

    “父亲,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你又为何要和我师叔勾结,对我……又为何如此残忍?”

    这原本是质询之言,但是一说出口,却哪里还有质问之意。尽管满脸怨意,她也彻底死心,却终究难以做得了绝情之事。至少当下不行,她只求一个答案!

    梅书池看出了自己nv儿的转变,却只是冷笑一声,并不作答!

    这等时刻,那破煞星矢终于穿过扭曲混乱的空间,到了梅笙身前。一声激鸣,空间显然是恢复了正常,这星蓝矢箭,眼看着就要S入梅笙X口!

    如此时刻,梅笙原本反应得过来。但是她没有行动,而是紧紧盯着自己的父亲,等待这对方的回答!

    既然这破煞星矢一刺并没有生命危险,她就根本不在乎了!

    “哼!愚蠢!”

    梅书池微微摇了摇头,一脸不屑。

    然而这一声刚刚出口,他铁手按住的叶飞肩膀,却是陡然间一阵晃动。帝气镇压之下,叶飞居然还能挣扎?

    他下意识的凝神而来,却见身前的叶飞,一阵模糊,化作一道虚影,直接炸裂而开!

    这居然不是本T,梅书池镇压这般长时间,居然还没有提前发觉。

    于此同时,“撕破”梅笙衣衫,要将对方刺穿的破煞星矢,却也是一阵晃荡,化作一道清气。

    似乎带着一丝势头,这缕划过梅笙身周,最后凝于她身后数尺之外,渐渐凝成一道身形,赫然便是叶飞!

    “元气化形!”

    作为最近的旁观者,尽管陷入金属风C卷荡中,但是柳斋主还是看的非常清楚。

    叶飞居然借助元气化形,瞒过了梅书池这位武帝强者,这简直不可思议!

    梅书池哪里,此刻终于醒悟过来。神Se惊诧,更觉得一阵屈辱。

    小小武王的元气化形之术,不单单欺瞒过他。而且留下来的虚影,更是在他帝气镇压下数个呼吸,这对他简直就是极致的侮辱!

    “嗯!梅城主果然是枭雄之姿,实在是晚辈佩F佩F!”

    叶飞缓缓掸拭了一下衣衫,一阵轻笑。这佩F之言,比之任何嘲讽言语,都要更具威势。话音一落,这位可以漠视自己nv儿的武帝强者,满脸涨红,浑身震颤!

    “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梅笙更是惊诧,同时心中还有无数疑问。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父亲但凡对你有一丝ai护之心,我这元气化形之术,都会被他提前发觉!”

    “破煞星矢明明可以破禁虚空,此处扭曲的空间,本不该有半分作用!之所以延迟这般长时间,是我刻意为之。怕得就是他对你还有一丝ai怜之心,这才压制破煞星矢威能。”

    “L费这般长时间,不过就是为了他发现元气化形之术后,能有更多的时机逃脱罢了!”

    叶飞挪了两步,随手挥舞了星蓝长矢,解释了J句。言语非常寻常,但是其间却有惊涛波澜。

    如他所言,只要出了一个人岔子,后续都会出现连锁反应!哪怕最后破煞星矢压制威能,拖延的那般时间,也未必就顶用。

    梅书池可是武帝强者,速度足够快。绝对可是死死追着破煞星矢,锁定叶飞元气化形的破绽!

    这等异术,除了速度快之外,可也有破绽的。化形而生的元气,虽是虚影,但是凝形之时,却需要一定时间耽搁。若是真被武帝强者锁定的话,叶飞cha翅难飞。

    听了这般话,梅笙彻底怔住了,只觉得惊骇难言。叶飞的手段,实在是太过巧妙。环环相扣,简直精妙绝L。

    她是这般想法,但是其他人,却是觉得异常恐怖。

    “对阵”武帝强者,居然能有这等手段,从最初佯装打开虚空堡垒,到随后的破煞星矢飞刺梅笙的“围魏救赵”之举,再到其中掩藏的元气化形遁逃之术。

    若不是他说出来,恐怕大部分人此刻还埋在鼓里,稀里糊涂呢!

    “哼!好小子,我倒是小瞧了你!”

    梅书池目光一寒,强行压住心中惊骇,将状态调整了过来。

    他微眯着双眼,已然没了之前的轻视,在这一瞬间,彻底将叶飞当作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其实早就该这般,对方有虚空堡垒,可以驱使六阶禁阵,某种程度上,却是可以发挥出比拟帝级强者的实力!

    “你似乎认真了?不错,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叶飞一眼就看出了梅书池的心思,非常准确地洞察了对方的心理变化,对此,他也有准备!

    言语一落,他一个跨步,J乎紧贴到了梅笙身后。随后,一只胳膊环住梅笙脖颈,看起来似乎是要挟持对方!

    事实上,他确实就是这么做的。另一手握着的破煞星矢,微微一横,冲着梅笙脖颈刺来。

    这里,应该就此打住了。后面,叶飞也该说些威胁话语,让梅书池束手束脚,不要在此胡来。

    然而这一幕,终究不可能在此发生。刚才梅书池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了,他根本不在乎梅笙的死活。如此“威胁”,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叶飞清楚这一幕,无论出于何等考虑,都不该如此行事的呀!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这般想法。甚至就是梅笙本人,也是觉得莫名其妙。

    没有人来得及询问,叶飞横刺的破煞星矢,也根本没有停下,就这般对着梅笙脖颈抹来。

    梅笙已然感觉到一G煞力贴上了自己的P肤,再有十分之一个呼吸的功夫,她颈部血管必然会被划开。

    当长矢威势贴近梅笙P肤,就要划破的一瞬间,立时产生扭曲,被混乱的空间,生生转移转移出去!

    十数丈外,梅书池看到这一幕,面Se大变。眼眸中疑H不解,但是已然觉察到了危险,略微一抬头,一道淡蓝波纹划过,距离他脖颈只有三寸之遥!

    如此一幕,简直堪称古怪。明明是对梅笙出手,这么这一个瞬间,却又莫名威煞席卷梅书池周身?

    “唰唰唰!”

    叶飞手中紧握的星蓝长矢,一连十数次,会刺或划。每一击,都没入梅笙PR之中,而且尽皆都是些生死命门。

    不过,梅笙却是毫无危险,取而代之。所有惊险都在梅书池身周发生。

    对方真不愧是武帝强者,对于危险的感知,已经面对危险反应的速度,快得难以置信。

    叶飞每一击都是杀招,却是轻而易举地被其躲开。看似险象环生,但实际上却连对方一根毫mao都未割下!

    十数次必杀的手段,一气呵成,却是全都落空!

    叶飞神Se一厉,浑身真元暴涨,眼眸之内S出一G寒光,盯着怀中的梅笙,好似在看一个死人。

    很显然,他要动用真正的杀招了,这一击,强过之前所有手段!

    凝神此处的梅书池看了出来,面容骤紧,将帝气真元,提升到了极致,似乎正在和同阶强者生死拼杀!

    长矢破空,速度快得难以置信,冲着梅笙腰间袭去!眼看着就要刺中,梅书池哪里已然做出了预判,身形一转。

    然而就在此时,叶飞紧握的手却是放开,那星蓝长矢,一瞬间擦过梅笙纤腰,一下子没入他二人脚下,飞刺入虚空堡垒之中。

    于此同时,金属波C卷荡而出,将叶飞二人身形包裹,一瞬间钻入了虚空堡垒之中。

    这一幕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非常的突兀。叶飞甚至还佯装做出必杀一击,成功引导梅书池做出了错误的预判。所以,根本无力阻挡他!

    待得叶飞和梅笙身形消散,又过了三两个呼吸,在场人才反应过来,一阵唏嘘。

    “该死!世间狡诈之辈,莫过于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