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05章 叶天仇之运

    话音一落,叶山霾身形化作一道旋风,就要逃离这里。

    “哼!日后?你想太多了!”

    叶飞冷哼一声,眉宇间一P煞气。他右手茫然一握,一把抓在那把匕首之上,旋即狠狠一拔,猛然一个挥动,甩S而出。

    “噗嗤”一声,百丈之外,匕首刺入了那G旋风之中。旋即传出“啊”地一道声响,那旋风崩碎,叶山霾佝偻身形显露而出。

    匕首赫然就cha在他的背上,伤口处,一抹抹黑血汩汩流淌。而且原本苍老的面容,一瞬间却是焕发了生机。

    死生源力,再次发挥了作用。不过这一次内外颠倒,死气侵蚀叶山霾的R身,而生气却是在恢复他外表的青春。

    两G力量,解Y吞噬叶山霾真元血气,甚至是其神魂,也受到影响。

    “我不甘!我不甘啊!”

    他跌撞着爬起,缓缓转身,披头散发。原本佝偻的身躯,因为生气作用,已经直立起来,似乎回到了三十年前。

    然而这些全被他T内充盈的死气给破坏,一切都只是浮光掠影,J若幻象!

    萧元J人看到这幅场面,大惊失Se,一个个面Se发白,J乎下意识地就缓缓后退,已然有了逃离之心。

    他J人反应还是慢了,本该在叶山霾放狠话逃离之时,就一同离开。此刻才回过神来,辛诺族人哪里会给他们机会!

    叶飞安然无恙,秋香也恢复了自由。完美度过特殊开灵仪式的妖蛮炼T者们,此刻再无束缚。

    “嗤嗤嗤”

    一道道破空声响起,妖蛮炼T者纵跃四方,首先对四周虚弱不堪的圣殿十字军卫士发难。

    随着一道道不甘的惨叫声,龙魁带着J人将萧元和叶家三位年轻人围住。

    场中局面彻底逆转,事后若是有人回想的话,恐怕都会难以想象,这实在是有些离奇啊!

    叶山霾此刻生机充盈,面Se红润,若不是披头散发,稍微整肃一下衣衫,恐怕说他是个青年,也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除了这些,他却是什么都没有。半分真元魂力也调动不出。哪怕就是他机缘深厚,侥幸凝结的命符,也驱使不得。

    “天命,运势!我一辈子苦苦追求,本以为找到了自己宿命追求,却没想到落到如今这个局面!”

    “我悔!我后悔啊!”

    他趔趄着走了过来,一边喟叹,一边摇头。任谁经历他这等变故,恐怕都会接受不了的!

    前一刻凝结命符,实现毕生苦苦不得之物。后一刻却是被死生源力缠裹,再不用多长时间,就必然会化作H土,随风消散!

    此刻的他,丝毫没有命运之道掌控者模样。而是被世事无常,冥冥造化戏弄,活脱脱就是一个小丑!

    叶天仇早就已经清醒过来,神Se显得有些淡然,眼眸内似乎还隐藏着一丝兴奋。

    瞎眼老妪夺取他意识后发生的事情,他半点也不知道。按理说,他应该惊疑,应该惶恐,应该心神不安的。

    他身周萧元叶红莲和叶楚然三人,皆是目光闪动,谋思脱身之策。而他偏偏全无此样,简直古怪!

    只是这一幕,却是无人察觉。龙魁J人只是围在四周,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状似疯癫的叶山霾身上!

    此刻,叶山霾已经走到了叶飞十丈之外。可能是没了气力吧,他停了下来。

    “咳咳……当年那卜诏出来的时刻,我曾对你有过期望。唯有大势之下,我这等命运凉薄之人,才有逆转的希望。只是……”

    “十年前,我偶遇一位圣殿圣命师,他是帝级强者。在命运之道上,可以看破王朝兴衰,窥破同等阶别强者的运势。逆天改命,对他来说不在话下。”

    “他直言,我日后会死在你手里,在我人生最畅快之时,死在你手里……”

    说到这里,叶山霾却是直接顿住了。那位神术师所言,皆是应验了。而这运势种种,说来还是自己自找的。

    “哼!你若是不轻信对方言语,对你们司命一脉的祖训恪守如一的话,恐怕绝不会有这一幕!”

    “某种程度上说来,正是那位帝级圣命师,引导了你今日的遭遇。”

    叶飞面Se森冷,他倒没有心思听对方废话。但是今日之事涉及到一位掌握命运之道的圣殿圣命师,就不由得他不慎重了。

    恐怕叶山霾的命运,对方是早就看到的。对叶山霾来说,今日之遭遇,早已经是注定了的!

    这位圣命师绝不可能坐视这等事情发生,恐怕在这件事上,还有变数。于圣武殿堂有利,于他叶飞以及其他人不利!

    想到此处,他目光一下子锐利起来。脑海内LC翻卷,诸般尽管皆是联想起来,妄图找到其中的些许联系和暗示!

    只是这谈何容易?哪怕就是凝炼命符,能够窥破命运之道的强者们,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看透命运变化!

    这不单单需要很多信息加以推测,更需要一些牺牲。凡是触及到冥冥造化,必然为天地所忌。折损寿元之类的事情,都只是最简单的命运反噬!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叶飞眼睛直直盯着叶山霾,但是嘴里却是念念有词。目光也空洞起来,这一幕,叶山霾却是注意到了,他也略微多了一些意识。

    “圣殿圣命师,他十年前就已经暗算我了。今日之局,皆在他掌控之中。我只是无关紧要的棋子,他想从这里得到什么?”

    他这话一说在场其他人面Se惊变,一下子醒悟过来。

    叶飞这一方人,脸Se都有些难看。尽管看起来大局已定,自己这一方人近乎就是完胜。

    但是,听叶山霾的言语,显然大有问题。圣殿的圣命师既然窥破今日之局,那肯定有后手。

    或者说,这里还有变数。否则,这等大人物为何要在十年前,就开始指点引导今日之事发生?

    “叶飞,事不宜迟,赶快解决了他!我们早点离开这里!”

    龙魁脸SeY沉到了极致,他所有谋划,可能都在别人的预料之中。在命运面前,他是什么都不懂。而别人尽占先机,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飞少,我们离开这里吧!我有些累……”

    秋香T内万木源气涌荡之势已经停止,她面Se有些苍白,一阵眩晕,身子趔趄之下就要栽倒。

    叶飞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你没事吧!我们马上就离开!”

    他安W了两句,已然做出了决定,对着叶山霾冷冷道:

    “你既然已有悔意,如今也算是得了报应,命不久矣,我也不想多追究什么。只是叶山行鬼灵之T崩溃,这一点我却不能轻易放过。你告诉我,如他这般人物,本T应该藏于叶家何处?”

    叶山行鬼灵之身虽然灰飞烟灭,不过他本T应该还安然无恙。鬼灵之身只是分魂所化,本T应该封印在某处。

    如果及时赶过去,以特殊的方式将他唤醒的话,还有得救。甚至就是崩溃的鬼灵之身,也有机会再次凝炼,完好如初!

    “他是大长老的人,十来年前就过来了。他应该在大乾叶家宗祠秘地内,如他这般人物都应该在那里。”

    叶山霾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叶飞说出了这番事情。话音一落,他便一头栽倒,已然到了弥留之际。

    只是死生源力侵蚀的痛苦,仍然在折磨着他。看到这一幕的叶飞去,却是动了恻隐之心,叹了口气到:

    “罢了!本不该让你就这么痛快的死去。不过如今看你悔不当初,我就给你个痛快吧!”

    叶飞话音一落,单手一掐决,一抹波动传荡虚空,直接作用在叶山霾身T上。

    死生源力陡然一变,生机消退,死意膨胀。一瞬间,将叶山霾淹没,彻底夺取了他所有的生机意识!

    然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叶天仇却是一声大笑,喜不自禁道:

    “死了!你终于死了!我叶天仇转运的时机到了,以三代血脉之力,命符归来!”

    此言刚出口,叶山霾尸T就陡然一震,丹田内,一枚命符钻了出来,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钻入了叶天仇T内。

    电光火石,哪怕就是叶飞,也没反应过来。

    一G强大的力量,陡瞬间加持在叶天仇身上。气力B发,四周狂风呼卷,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和他遥相呼应!

    龙魁J人一见此景,气愤之极。下意识地就要出手,然而叶飞却是一声大叫,止住了他们。

    “不好!这便是变局之数,赶快退开!”

    这话此刻才说出来,其实已经来不及了。叶天仇袖袍一甩,一G玄妙凛然的威势B发而出,“以圣光之名,给我净化!”

    两位妖蛮炼T者躲闪不及,被这G玄妙威势笼罩。仅仅就是一个瞬间,只愣住了一息的功夫,脸Se神情彻底变化。

    “妖蛮余孽,去死吧!”

    这二人一脸疯狂,眼眸内燃烧着一G虔诚,居然对着自己的同伴出手了。

    “砰砰砰”

    石蛮一族人根本没反应过来,有数人一下子就受到重创,吐血不止。

    趁此机会,叶天仇奔跃而来,再次施展刚才的手脚,将这J人心志控制,开始袭击四周人。

    石蛮一族清醒者,见得这一幕,一下子惊慌失措,根本无力抵挡,如眉头苍蝇一般,四周乱窜,生怕被自己失了心志的族人暗算。

    这一幕,也曾发生过。石蛮一族之人曾经见过这些,知晓圣武殿堂的诡异手段。所以,这一刻表现,也算是差强人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如此应对!

    “走!先不要管他们,赶快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