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99章 命符

    远处天边,一架光华璀璨的船型战车激S而来。其上赫然站立着一位驼背老者,目光凛冽森寒,似乎看破了重重虚空,将叶飞所有的秘密尽皆窥透。

    叶飞还没什么反应,那十字军统领却是喜不自禁,连忙躬身一礼,道:

    “恭喜叶尊座降临,您要是再不过来,小侄恐怕作用为难,真不知如何是好!”

    驼背老者微微瞥了十字军统领一眼,不咸不淡道:“萧贤侄,你过谦了!叶飞的些许势力,龙象王朝应付不得,但是哪里会放在圣武殿堂眼里!”

    “叶尊座有所不知啊!前不久,有一位金袍大术士来到龙象王朝,最后不明不白的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这叶飞。小侄这点微末本事,可拿不住此人啊!”

    十字军统领叹息一声,随后目光微微偏转,看向叶飞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凝重。

    驼背老者似乎也知晓这件事,脸Se多了一丝肃然。不过也就仅止于此,并未真的将那“罪魁祸首”,怀疑到叶飞身上。

    在他看来,这是叶飞身后潜伏的某个强者所为。和叶飞,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萧统领,如今我三爷爷驾临,你还不快将阵势打开!若是等会我三爷爷出手,伤了你这些手下,你可别暗自怨恨啊!”

    船型战车上光霞一闪,有J道青年人闪现而出,居然是叶天仇叶红莲和叶楚然三人。

    “天仇兄,你这可说笑了。叶尊座乃是大乾叶家天命堂长老,只要一句咒言,就可镇杀叶飞。我这小小十字军阵,没有任何影响的!”

    十字军统领微微摇了摇头,尽管这位驼背老者是他依仗的援军,但是并不愿意随便打开阵法!

    “萧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成敢怀疑我三爷爷的能力?”

    叶天仇眉头一怒,语气分毫也不客气,似乎一点也不把这位十字军统领看在眼里!

    “天仇,不得对萧统领如此无礼,这阵势已经有缺口了!”

    驼背老者斥责了叶天仇一声,旋即挥手一点虚空。那P光霞遮掩的阵地,却是一阵晃动,随后一个大洞显露而出。

    这缺口赫然便是叶飞之前撕开的阵法破绽,直到现在,也未曾弥合。

    两方人之间,没了遮掩,阵法之内的叶山行J人,齐齐一愣,一脸错愕。

    “是山霾老兄?你不是一直坐镇天命堂吗,怎会会来到这里?”

    叶山行脸Se有些古怪,谨慎的问询道。

    “哼!叶山行,你十数年前为什么来这里,我也是同样原因。不过方式和你截然相反!我要将他彻底扼杀,免得日后给我大乾叶家引来滔天祸患!”

    驼背老者冷哼一声,气焰灼灼。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略微提及了往事!

    “叶山霾,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叶飞乃是我叶家天诏之人,你这个天命堂的长老应该最是清楚不过了。你有护佑辅助之责,此刻悔悟,向飞少请罪,还来得及!”

    叶山行听闻了对方的言语,脸Se一怔,旋即就斥责起来。冷冷威言,有警告有威胁!

    “呵呵!让我请罪?好啊!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承不承得起!”

    驼背老者讥嘲一笑,旋即身形跃起,脚踏虚空。三两步之间,居然越过数百丈,直接钻入了十字军阵内,到了叶飞身前。

    “天命,崩!”

    他轻轻一抬手,挥拍而出。看起来没有J分气力,但是却是产生了不小的威势。似乎整P天地都被调动驱使,冲着叶飞镇压而去。

    叶飞只觉得巨力临身,有若山岳轰砸,他措手不及,一下子遭受重创。

    身形暴退之间,“噗”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不单单是叶飞,其他人也反应不及。

    “飞少,你没事吧!”

    秋香一脸慌张地走到叶飞身边,脸Se很是担心,眼眸内一Pai怜!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他本想做得表现得更加若无其事,但是他做不到。

    这位驼背老者的实力,难以测度。尤其是手段上,更是玄妙。以他的本事,很难抵挡!

    秋香似乎是看出来了,连忙拦到叶飞身前,张开双臂,死死地将叶飞护在身后,随后对着驼背老者道:

    “这位前辈,你也是叶家之人,怎么能对自己的晚辈下如此狠手?刚才你说飞少不是叶家人,这一点肯定有误会。我秋香可以担保,飞少绝没有问题的!”

    “担保?你一个小丫头,不过就是小小神风叶家分族的侍nv,有什么资格担保!”

    驼背老者讥嘲一声,旋即再一次抬手,还是刚才那一招,轻轻一个挥手,轰击而出。

    这是这一次,连带着秋香,似乎也要镇杀!

    “哼!老祖我护佑的人,你一个个的武尊也敢妄动,找死!”

    Y天煞看出了叶飞的麻烦,终于出手了。一个闪身,挡在了秋香和叶飞面前,随后猛然一抬手,挥击而出。

    一G绝强的气势,陡然凝现。四周元气汹涌聚来,化作一道屏障,更像一面盾牌,格挡而出。

    然而就在此时,后方的叶飞却是惊叫起来,“不要Y拼,这人非常古怪,不是一般武尊!”

    只是此刻才开口,已经迟了!

    那元气盾牌屏障凝形轰S的一瞬间,无端溃裂而开,随后微微一顿,又反向倒S而回。接着再次凝结,直接轰击到了Y天煞身上。

    “怎么会怎样?区区一个武尊,怎么会让老祖我失手?”

    Y天煞惊诧万分,下意识地撑起双臂抵挡。自己凝聚的元气盾牌屏障,此刻却是轰到了他身上。

    气力澎湃,有莫测威势。加上又有些反应不及,J乎生生Y抗下了这一击。

    一瞬间,Y天煞的脸Se惨白如纸。T内的局势更是糟糕,数百年虚元之界的侵蚀,再也压制不住,彻底爆发!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中,一抹抹黑血吐了出来,其内尽是死气,毫无生机可言!

    “哼!听你的口气,看来也是个武帝强者了。莫非就是叶飞身后依仗之人?”

    “说!你暗中培养这小子,到底对我叶家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山霾说起“武帝”二字之时,一脸嘲弄。他虽然只有武尊修为,并且今生差不多也没机会更进一步了。但是寻常武帝,在他面前还放肆不得!

    Y天煞何等T会过这等屈辱,他堂堂武宗,三百年前将整个龙象搅得天翻地覆之人,哪里能任由一个武尊在自己面前放肆?

    只是心有余而力不及。尽管他现在有信心镇杀三五个武尊,但是眼前这人,手段有些古怪。

    刚才那一招,他根本就没弄明白。若是再次强行出手,又被对方所用的话,那就糟糕透顶了!

    “叶飞,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你刚才被对方重创,似乎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

    他此刻才回过神来,冲着叶飞问道。对方的出手速度确实足够快,叶飞或许反应不得,但是下意识的手段也应该有的。

    但是叶飞偏偏没有如此,再联系起刚才提醒自己的言语,恐怕另有隐秘!

    “他不是一般武尊,而是凝聚了命符之人。天命之中,自有冥冥安排。顺之,一切安康!逆之,纵有九命,也会枉死!”

    叶飞颤颤巍巍地走到了Y天煞身边,面Se肃然地说了起来。此话一落,全场人皆是震惊不已。

    叶山霾听得叶飞此言,眉头也是皱了皱,随后又狐疑地在叶飞和Y天煞身上扫了一扫,道:

    “等等,你二人……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叶飞不是你暗中培养出来的?”

    叶飞能够窥破自己的虚实,眼界比之这位自称老祖的家伙,可要高上了不知多少。显然,叶飞种种手段神通,和这人没什么关系!

    “我二人就在你眼前,你居然也窥视不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你那命符,应该不是自己凝聚的吧!”

    叶飞没等Y天煞开口,直接就打断了对方。原本肃然的面容,却是有了两分缓和,眉宇间多了一丝喜意!

    “哼!本尊的命符如何得来,与你无关!小子,赶快J代出你的来历,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叶山霾眉头一皱,看出了叶飞的心思。不知怎么回事,多了J分气恼和怒意,显然叶飞说到了他痛处。

    “我的来历?”

    叶飞目光微微一凝,看向了阵法之外,船型战车上叶天仇四人,略有些恍然,道:

    “看来你说的是那等传言了,我既然放了出去,自然不会和任何人解释。你本和冥冥天道命运打J道,大可以自行窥探!”

    “哼!冥顽不灵,找死!”

    叶山霾所有的耐X消耗一空,满面煞气,又一次挥手而出。

    四周天地之间,陡然产生一G波动,直接化作威压,冲着叶飞镇压而来。看起来,根本不是叶山霾在出手,而是这P天地,要镇杀叶飞。

    此等时刻,Y天煞终于看出了两分玄虚,脸Se惊变。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犯了多么巨大的错误!

    这是天地之威,任何人但凡有所违抗,皆会受到天地之意碾压。他刚才动用实力,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是此等道理。

    天地浩大,只要不能超脱一界,便永远局限于此界之中。任何人,任何势力,皆可被天地之意驱使。

    顺之,为自己掌控。逆之,则是作死之举!

    “只有这一招嘛?你这命符实在是薄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