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32章 两个叶飞

    龙社议事厅内,十数个壮汉风尘仆仆,看起来一脸疲累。但是对于龙社提供的茶水却是点滴不碰,一点歇息的意思也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十数担货物旁,一言不发。

    “诸位朋友辛苦了,在下就是叶飞,若是不嫌弃的话,还请吃些茶点,有什么话待会再说!”

    叶飞带着韩铸二人走进议事厅,热情地招呼这帮人。不过让他尴尬得是,这些人却是面无表情,居然半分回应也没有。

    裘胜凑到叶飞耳边,小声道:“飞少,这帮人就好似铁疙瘩一般,和一般商团一点都不一样。刚才张激灵跟我说,他们很可能是军旅之人,而且应该都是军官级别的,否则不可能全都是武师!”

    叶飞微微点了点头,他也从这帮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凛然之意。在他眼中自然说不得什么,不过也有些不寻常。雷象谷很多大武师,都没有这般气息。

    “各位朋友,想必这些都是货物吧!既然大家不喜欢这些虚礼,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先看看货物吧!”

    叶飞一时间弄不出对方的来历,不过也不能冷场,自顾自地摄来一担货物,刚刚打开包装,就面Se一变,惊叫道:

    “雪莲花,白蛇C,乌青子……怎么都是这些东西?这可是武者游历修炼常备YC中最顶级的部分,疗伤、解毒、乃至遮掩气息,再没有比这些东西更具X价比的了!”

    裘胜一听此言,也是一脸吃惊。前J日他派人出去购买,但是被十来个商会刁难,只带回一些低劣的YC,根本不足以解决武师大武师往日里遇到的问题。

    “居然是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好了,飞少,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拿下啊!”

    他也是禁不住,一点耐心也没有,直接说出了心里的渴望。

    叶飞冲着他点了点头,旋即将那担YC放下。再次摄来另一担,这回只是放出精神力窥探,只不过就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然将其内的东西摸出了七七八八,冲着裘胜裘胜低沉道:

    “你们是一些特殊属X的攻击符箓,基本上都封禁着玄阶武技。虽然只是一次X的,但是只要激发出来,J乎都有着对应玄阶武技的顶尖威能!”

    他此番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惊讶,不过眼眸内的骇然之Se,已然显露了他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

    “居然是这些东西,前两日周木还跟我抱怨,说负担太重,他一己之力炼制的符箓根本供应不了龙社弟子。若是能得到这些东西,这家伙非得开心死不可!”

    比起那些YC来,裘胜对于这些攻击符箓倒是没那么喜欢。不过若是能够买下来的话,短时间了,每一个龙社弟子,都会“有”三连招压箱底的手段了!

    “再看看其他货物,如果都是我们需要的,哪怕砸锅卖铁,也不能错过!”

    不用裘胜多说,叶飞再一次将精神力窥探而出。不过却是没有刚才那么麻烦了,只是随手冲着虚空一拍,一道道紫气光柱缠在了十来担箩筐上。

    一道道清晰的意念反馈到叶飞脑海,如果是一筐筐窥探,或许他还能强行保持住表面的镇定。只是如此多紧俏的货物摆在他面前,都是龙社这些日子苦苦收购而不得的。哪怕就是他叶飞,也再也镇定不下来。

    “裘胜,你自己来看看。若是没什么问题的话,这些东西我们全要了!”

    裘胜没想到叶飞会如此急迫,走上前去,正准备打开箩筐,屋外却是传来一道道杂乱的脚步声。

    在这些脚步声当中,赫然还有些惊疑言语。

    “飞少,你说得是真的嘛?这到底是什么商团,能够供应我们一切消耗用度?”

    “是啊!我也有些怀疑,根据我对雷象谷的了解,哪怕就是势力最强大的那J个商团,也不可能供应某个社团所有用度。毕竟术业有专攻,一些冷门Y石乃至术炼产品,可都是独家经营的啊!”

    “说这么多G什么,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既然飞少都说,这个什么坤元商行,哪怕再有所夸大,应该也不简单的。我们龙社暂时急需的那些东西,应该大半都能凑出来的。”

    一众人终于走到议事厅前,赫然便是张激灵周木等人,而其中为首的,赫然便是另一个“叶飞”。

    “怎么又出来了一个飞少?”

    裘胜当即就愣住了,众人簇拥在门口的,赫然便是另一个叶飞。面容温润,一脸微笑,真扫视着当场。

    屋内屋外,龙社众人齐齐呆住了。一个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皆是瞠目结舌,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叶飞。

    韩铸最先反应过来,指着门口的“叶飞”,就暴喝道:

    “哪里来的歹人,居然敢冒充飞少,赶快束手就擒,否则待你原形毕露之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武道实力最“渣”,在场任何一个人,伸伸手就足以拿下他。但是此刻胆魄和气势,却是分外少见。不明底细之人,恐怕一下子就被镇住了。

    屋外的张激灵紧随其后,不过在第一时间,却是不动声Se的闪身而开。旋即目光冲着屋内屋外扫视不定,仔细回想了许久许久,才震惊道:

    “都是飞少?这怎么可能!”

    这话一出口,在场人都哗然了。一时之间,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自处才好。

    周木也弄不清楚哪个是冒牌货,不过韩铸他并不认识,一个平庸的小P孩的话,他自然是不相信的。冷哼一声,道:

    “我等之前一直和飞少在一起,若是有丁点问题,肯定会有人发现的。比起屋内那个,我们这边的才是真正的飞少!”

    张激灵等人听了这般话,都觉得很有道理,齐齐点头,旋即目光微微有些不善地盯着屋内之人。

    裘胜这下子有些着急了,他觉得自己身旁的人才是真正的叶飞,但是屋外那个人,他也看不出丝毫破绽。若是自己弄错的话,那可就糟糕至极了。

    “周木,你别乱说话。你们和飞少在一起,难道我就没和飞少在一起嘛?眼下情形有些古怪,大家仔细回想下,上一次见到飞少是什么时候,说了什么话!只要问询一番,就可知谁真谁假了!”

    这番话虽只是慌乱之言,但却甚有道理,在场人皆是点了点头,旋即沉声不响,绞尽脑汁思虑起来。

    “嘿嘿!我还以为能有些好戏看呢!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让你这帮手下给破了,我认输!”

    就在此时,屋外的叶飞一阵怪笑,旋即周身元气飘荡,一阵变化之后,赫然现出一个一身黑袍的青年,自然便是高鼎了。

    张激灵等人一见这等情形,面Se大变,一个个像是退散开来,旋即又元气B发,想要冲上去拿下对方。

    不过叶飞却是没有他们如此紧张,哈哈一笑,阻止了众人,“大家不必惊慌,这位朋友不过就是开个玩笑!”

    “高鼎啊高鼎,刚才我们还在议论你了,没想到你说来就来,倒可真会寻找时机啊!”

    他说完这般话,又冲着韩铸诸葛清明二人看了一眼。这时候见得高鼎的真面目,他二人比起刚才受到欺骗的龙社众人,还要愤怒,也更加复杂。

    “韩铸老弟,诸葛先生。上次一别,如今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当时因为一些特殊事情,不便以真面目相见,还请原谅高某!”

    高鼎笑呵呵地冲着韩铸和叶飞躬了躬身,倒是没有天才符师的倨傲之Se。

    “高会长,这话说到那里去了。你们符修身份尊贵,又行事古怪,往日那点事情,算不得什么。不过还请你下次易容之时,扮作陌生人为好。我们龙社虽然大人有大量,但是也难以坐视别人假扮社长的!”

    韩铸刚开始说话比较和气,显然是商人作风,和气生财。但是随后声音就冷冽起来,对于刚才高鼎的言行,还是耿耿于怀。

    “哈哈,韩铸老弟说这话可不好。高某这一出,可是学自你们飞少。上一次他在我公会做客,不单单易容成我的模样,而且在我们公会内颐指气使,随意取用我们公会大量珍贵术炼Y石不说,而且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想必在场各位也都听说过,可别只顾沾沾自喜,有些事理还得分得清才是!”

    高鼎话说起来是讥笑之言,不过神情可一点都快意。显然当日的事情,哪怕就是到现在,他也怒气未消。

    说起来这般话确实很有道理,如果身处公正立场上来说,确实怪不了高鼎。如果不是因为叶飞,龙社有J人恐怕此刻还得说些公道之言,声援高鼎呢!

    “这么说,我们就此两清了!我们龙社只是个小社团,只求安稳修炼,高会长日后可不能打击报F啊!”

    叶飞终于开口了,对方现身的一瞬间,他就发现了真正底细。之所以一直未曾言语,倒不是因为之前局势如何麻烦,而是在思虑其他事情。

    “两清?你想得太美了吧!你可还记得,当日耀武扬威离开我黑风符修公会之时,说了什么?”

    高鼎撇了撇嘴,略微有一丝怒恼。不过他定X不错,倒不会被负面情绪所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