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十界主宰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15章 千钧一发

    一声极为猖狂的声音自叶飞四人身后响起,旋即一个一脸倨傲,满身华F的青年走了出来。只见他头上戴着一个古怪华冠,其上笼罩着一层雾影,隐隐约约有一丝电光从其内激荡而出。

    “Y无极,你来这里做什么?”

    万厉一见这华冠青年,脸Se便Y沉下来,丝毫掩饰也没有,眼眸之内,尽是Y狠,似乎有那么一丝咬牙切齿的恨意!

    “哼!万厉,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难不成你以为,你万灵公子的身份,便比我Y煞宗大师兄的名头高贵不成?”

    Y无极冷哼一声,对万厉也分外不喜。不过似乎没有针锋相对的意思,只是嘲讽对方。

    “笑话!万某乃是真武书院真传弟子,万圣山之内,莫不能入。你Y无极那些身份,可不顶用的。要想耍横,去黑水帝国吧!想来那等僻壤之境,最适合你这等人耀武扬威,反正也没什么是你对手!”

    万厉冷笑一声,直接摆明自己的身份,旋即开始拿Y煞宗这些年的衰败做名堂,直气得Y无极咬牙切齿,但是在这一点上,他是无话可说。

    就在此时,Y无极身后跟着一个黑衫青年走到Y无极身边,凑着其耳朵,切切S语。也不知说了什么,Y无极渐渐平静下来,前一刻还和万厉分外不对付,但是此下却是没事人一般,居然还冲着对方笑了一笑。

    “Y无极,你不是一向独来独往嘛?这跟班是什么身份,居然有如此能耐?”

    万厉面Se一变,一脸狐疑地看向那黑衫青年,对方虽然已经到了淬骨境后期,距离巅峰也就一步之遥,不过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真正让他重视的乃是刚才手段,三言两语就让Y无极镇定下来,这可不能轻视。

    “他叫Y满天,应该是Y煞宗一个核心弟子,手段稀疏寻常,万厉兄不必在意!”

    叶飞开口了,一脸淡笑着看着Y满天,目光当中,似乎有那么一丝凛然之意。

    万厉有些古怪地看了叶飞一眼,没想到对方死得黑衫青年的身份。然而Y无极却更是诧异,对着Y满天厉喝道:

    “他怎么认识你?难不成你跟他之前有过接触!”

    此言一出,Y满天身形一颤,立时躬着身,老老实实J待道:“上次出去执行任务,和这小子有过接触。原想替雷迪长老报仇,但是力有不逮,在他手中吃了瘪。回去之后,因为害怕长老会责难,也因为宗派考核的缘故,所以未曾通报!”

    他这话一说完,目光一侧,很是Y寒地扫到叶飞身上。看在别人眼里,只是嫉恨,但是在叶飞眼中,自然不单单如此。

    “哼!废物,就是因为你等顾忌颜面,欺上瞒下,我Y煞宗才会在龙象四宗中垫底,不得不据守黑水帝国,丢尽历代祖师的脸面!”

    Y无极话说得丝毫不留情面,不过显然并未真正生气。至少眼下Y满天很有用处,对方那等举动,他也无心计较。

    “Y无极,你对你们Y煞宗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不过这也怪不得你旁边这位兄弟,你想想看,连你们雷迪长老,都被我叶兄弟镇杀,他做那般事情,也很正常!”

    万厉一阵Y笑,目光中有那么一丝得意,连带着对叶飞的称呼都变了。当然,他并不是好意,借由叶飞往日事迹打压Y无极,也是一种祸水东引的招数。

    “我们彼此彼此,不久前真武书院的闵长老不是也折在这小子手中嘛!比起死在五阶符文战车下的雷迪长老来说,闵长老恐怕更有冤屈呢!”

    Y无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下子堵得万厉哑口无言。连一直看戏的魁地奇,都是一脸恼恨。

    “诸位,尔等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有何意义?眼下无量崖就在眼前,叶某真有些好奇,这奇峰峻岭上的景致想来不同一般。我这就先走一步,也好先睹无量崖风采!”

    叶飞一声朗笑,身形飘然而起,直接化作一道土HSe虚影,转瞬间就到了百丈之外。随后一闪一闪,冲着无量崖激S而上。

    “元气化形,好快的速度!这小子这十日推三阻四,看你如今伤势是彻底好透彻了!”

    宋秋晨微微一惊,尽管对叶飞的手段有过了解,之前还教过,未曾以自己武王修为,看清对方。但是眼下叶飞这一手元气化形的手段,还是让他很是惊讶。

    “宋兄,闲话莫要多说,此处是你地盘,等下就看你的表现了!”

    魁地奇清啸一声,单手一抹,头上斗笠却是被取了下来,狠狠一甩,飞旋而出,旋即纵跃而上,紧随叶飞而去。

    不过就是如此,他的面貌也是模模糊糊,根本看不分明。

    随后J道身影也是先后激S而出,以追风赶月之势,冲着无量崖奔行。

    一个时辰后,叶飞到得云雾飘渺之处。四周分外广阔,很是平坦,在他面前赫然乃是一座气势庄严的大殿,殿前牌匾之上,赫然有“惊澜殿”三个大字。

    而在这惊澜殿之后,却是一道笔直的仿若玉尺一般的巨型柱石,想来便是无量崖了!

    “叶飞,你跑这么快做什么?难不成赶着去阎王殿投胎!”

    宋秋晨冷森森的话语传来,第一个到了叶飞身后。

    “一路上太过清闲,这不身子骨有些松散,所以活动活动!怎么,宋兄有意见不成?”

    叶飞淡淡一笑,言语之内,听不出什么锋芒,但是却让宋秋晨非常不爽,到得这等时刻,居然大怒起来,吼道:

    “好你个叶飞,区区三千里,你拖延了十日不说,到得这一刻,居然还敢戏弄本监察使,辱我宣德司声誉。我看也不用审了,现在就拿下你,就地正法!”

    话音未落,他赫然纵跃而起,单手一个挥动,一柄晶灿灿玉尺横转而出,直接冲着叶飞后背挥拍而去。

    霎时之间,凛冽寒意漫卷虚空,看似冲着叶飞围卷而来,但是隐隐测测之间,却是绕了个大弯子,似乎另有目标。

    叶飞见识过这戒律尺的手段,刚开始还不在意,随手将术炼晶炉取了出来,但是还没准备运转之时,脸Se大变。

    只见无量崖之上,不知什么时刻赫然卷裹出一道罪罚意境,以一种莫测玄威,铺天盖地而来。

    还未作用到叶飞身上,他内心里居然不自觉生出一种惶恐之感,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自觉内疚,根本无力抵挡!

    “该死!你居然借助地利之便,想要强行镇压我,真是打得好主意!”

    他终于醒悟过来,宋秋晨在此等关键时刻出手,借助那无量崖上的莫测玄机,显然是打定主意,将他叶飞彻底镇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审判,而是要动用S刑。

    对方之前诸般举动,显然不是这般想得,否则不需要这么麻烦。到底是何等事情,让宋秋晨改了初衷,也如此偏激行事?

    此等关头,叶飞脑海中居然盘算这等事情。若是说出来,恐怕听闻之人都得惊呼一声“找死”。

    “宋兄,惊澜殿就在眼前,你要是妄自孤行,恐怕首尊大人非要责难不可啊!”

    魁地奇乘着斗笠而来,一声惊呼,虽是提醒对方。但是也没准备等待宋秋晨回心转意,直接就出手了。

    只见他猛然一蹬,身形悬浮而起。于此同时,那斗笠却是仿若瞬移一般,一下子轰碎戒律尺上的凛然寒意,到得叶飞身前。

    叶飞当即就抓住机会,身形拔地而起,借着斗笠激S的速度,脱离开了此地。

    他虽然有元气化形之术,但是周身气劲已然被宋秋晨勾动而来的罪罚意境封锁,一个人根本难以抵挡,动不得其他手段。

    “谢了——”

    这一道声音拖得很长,而且越来越飘渺。等到魁地奇和宋秋晨反应过来,叶飞居然驾着斗笠,钻进了惊澜殿之中,并且朝着内殿激S而去。

    “坏了!这小子行为如此张扬,恐怕这一次惊澜殿上,会有惊人事情发生!”

    一道鬼影炸裂,万厉也赶了过来,脸Se分外的难看。他来此可不是护送叶飞,本是为了套取藏兵殿内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无所获不说,还陪着叶飞L费了十来日。此番想起来,真是一阵后悔!

    “呵呵,万厉,这一点你不必担心。此次惊澜殿上,不单单有我J人,龙象诸宗有数个势力都派人过来了,各种声讨,恐怕会超出你想象。姓叶的就算长了八个脑袋,也有死无生!”

    Y无极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气势最是沉稳,一脸自信,似乎已经看到了叶飞凄惨的下场,Y煞宗之冤得以昭雪!

    “还有其他人?来这里G什么?”

    万厉一听这话,脸Se却是更加难看。他虽然不喜欢叶飞,想要杀之后快。但是对方身上秘密不少,可都是他觊觎的,若是真的今日被镇压在惊澜殿,那可就出大事了。

    “G什么?你还不明白嘛!这小子天怒人怨,除了两生斋,龙象四宗被他得罪了个遍。圣武殿堂那里对他也是分外嫉恨,今日他死定了!”

    Y无极想起叶飞击杀雷迪的事情就暴露不已,似乎也顾不得和万厉斗气,居然老老实回答了对方!

    “该死!这下坏了!”

    万厉一下子想明白了,一声惊嚎,身形一阵扭曲,化作一道黑烟,冲着惊澜殿内钻去。